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四八 劫道

章一四八 劫道

男人翻出一幅地图,上面标注得极为详细,比远征军的军用地图还要完善,仅比暗火几名高级军官手中的地图稍差一点而已。
  他向黑流城西北方向望去,在新并入的区域里,分布着好几处矿场,基本都是黑石和普通的铁矿铜矿。这种矿场值不了几个钱,光是把矿石运到永夜人族控制区核心郡城的运费,就远远过了矿石本身的价格。
  男人喃喃道:“矿场,矿场难道说他们在狼城那边现珍稀矿脉?这可是个大消息!”
  女人听了,叹了口气,说:“可惜狼城许进不许出,能够来往的只有暗火最嫡系的部队。我还没办法在那些部队里拉拢到人,要不要动用那几条暗线?”
  男人微微一笑,说:“完全没有必要。想知道他们究竟在往外运什么,也不是只有这一个办法。你去跑一趟,让后方那些大人们密切监视从黑流城出去的浮空艇,特别是高艇。那些大人们知道怎么做。”
  两天之后,在暗火总部,宋子宁正端然坐定,听取宋虎的汇报。
  “少爷,虽然经过两轮清扫,不过各方势力安插进来的眼线反而越来越多。即使再进行一次清扫,那些老鼠也扫不干净。”
  宋子宁点了点头,说:“且放他们去吧,守好我们的核心区即可。总不能把有嫌疑的人全都赶走,只要他们老实呆着,就不用理会。”
  随着暗火快扩张,无法避免大量收编低层的佣兵和冒险者。这些家伙到了城里,往往就会变成地痞无赖。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战力不弱,稍加训练就是合格的战士,直接能送上战场。
  几次战争后,现在的暗火前后收编佣兵冒险者已经过万人。各方势力自然借机安插了不少眼线进来,这在门阀世家之间是常见的举动,大多情况下这些人只收集情报,并不会作出格的举动。
  宋子宁采取的措施就是把这些人打散,放到各个不重要的位置上做一些定岗守卫和巡逻的活,或者是集中起来训练。至于城防要害,以及新建的狼城,全部都由暗火老兵负责。
  在原斯图卡伯爵领新修的狼城,更是严密封锁消息,任何佣兵商队都不许接近。一旦外来人进入警戒线,无论什么身份,全部视为开战挑衅。
  宋虎又报告了几件事,都是些日常事务,宋子宁听着只点点头表示了解。这一刻他本该是悠闲从容,可是忽然间面容却变得有些古怪。
  转眼间宋虎就知道了原因,一个小女孩从宋子宁身后冒了出来,抓着他的头利落无比地爬上头顶,然后象找到了窝的小猫一样趴了下来。
  宋虎努力忍着笑意,对朱姬视而不见,继续汇报军情事务。
  不过宋子宁却不耐烦听了,他把朱姬从头顶摘下来,按到腿上,扬起扇柄就在她小屁股上敲了一记,喝道:“教训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往我头上爬!”
  朱姬手脚划动几下,努力转过头,一脸委屈地看着宋子宁,叫了声:“妈妈。”
  宋虎刚停下喝了口茶,顿时一口全喷了出去。
  宋子宁则脸色黑,一把捂住朱姬的小嘴。但是紧接着他就大叫一声,把手缩了回来,只见手掌上一排小齿印,一个一个清清楚楚。
  宋子宁脸色精彩,哭笑不得。他已经运起原力护手,可仍是被朱姬一口咬穿,留下一排整齐的小牙印。这不是第一次了,而朱姬下嘴也有讲究,不管宋子宁用了多少原力护体,她都是一口咬穿原力后留下牙印,但绝不会真正穿透他的肌肤咬出血来。
  这时事情已经谈不下去,宋子宁长话短说:“下一批货什么时候出?”
  “应该在三天之后。”
  “三天,我等不了那么久。军部的正式调令来了,我明天就得前往浮6战场。后面的货你来负责吧,记得要谨慎小心。”
  叮嘱几句后,宋子宁就让宋虎退了下去。随即他抓起朱姬,一把按在桌上,扇柄噼噼啪啪地落下去,怒道:“让你不改口!”
  一顿痛打之后,看着两眼微眯,一脸享受的小朱姬,宋子宁也没了脾气。刚刚那顿惩戒他可没留手,用的力气都能够打断一个成年大汉的腿,然而这种程度的力气才刚好让小朱姬有点感觉,相当于轻度按摩。
  宋子宁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用扇子点点朱姬的额头,叹道:“你说你,现在还有哪点象未成年蛛魔呢?就算是头成年蛛魔,我刚刚那几下也足以打断它们的腿了。”
  朱姬睁着大眼睛,茫然地看着宋子宁,浑然不知蛛魔是什么东西。
  宋子宁也只能苦笑,朱姬刚一出生就褪了一次壳,前不久又第二次成茧褪壳,身体各项属性都再上一个台阶,已经不知道该用哪个种族的标准来评判她。
  然而朱姬的心智却没有明显增长,还是人类三、四岁小女孩的样子,既没有觉醒蛛魔的种族传承,也没有接受血族传承的迹象。
  第二天清晨,宋子宁就乘上私人高浮空战舰,除了随身武器,他惟一一件行李就是朱姬。
  现在的朱姬,战将以下恐怕都制不住她,暗火里只有南华等寥寥数人能压制。可朱姬的成长完全出常识,哪怕成年过程中的黑暗种族也没听说过这样的觉醒度,然而最让人担忧的是,她在力量觉醒的同时心智好像没有变化。
  宋子宁也无法卜算出朱姬最终觉醒的时候,会得到哪个种族的传承记忆,当然不敢就这么把她放在黑流城。为了这件事,七少心底不知道把撒手不管的千夜骂了多少遍。
  再过两日,又一艘浮空艇离开了黑流,向着永夜腹地飞去。
  艇舰控制室内,满脸风霜的老船长正紧张地观察着周围空域。旁边年富力强的副手笑道:“刘叔,我们这条线路不知道跑了多少回了,从来没有出过事。”
  “你懂什么!永夜这个地方,什么时候太平过?”老船长呵斥道。
  副手不以为然:“那些盗匪如果能弄到一两艘浮空艇,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就他们那些破船,哪里干得过我们的战舰。别说他们,远征军手上那些用了快一百年的古董战舰,来上三四艘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老船长不为所动,依然不断观察着周围空域。
  副手看了眼控制室里几名全副武装的暗火军官,压低了声音,问道:“刘叔,你说我们运的都是什么东西?需要这么多人押运?”
  老船长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七少的规矩你难道忘了?不该你知道的事就不要胡乱打听!”
  副手唯唯诺诺,有些讪讪地退开。
  就在这时,一名军官忽然叫道:“不好!有人在跟踪我们!”
  老船长面色一凝,抢到舷窗往外看去。只见数艘浮空战舰从侧后方的云层中冲出,迅扑来,明显不怀好意。
  只看它们的度,控制室内所有的人就都知道逃不掉了。打头的一艘浮空艇舰身修长,两侧探出如鱼鳍般轻轻摆动的长秆,那竟然是帝国新锐的高驱逐舰。光是这一艘战舰,就可以轻松干掉他们这从旧军舰改装过来的武装商船。
  老船长面容坚毅,喝道:“准备战斗!”
  “可,可是”副手此刻已经面如土色,他的话还未说完,浮空舰在老船长的操控下缓缓转向,将侧舷对准了来袭的舰队。
  片刻之后,这片空域中浓烟滚滚,带着暗火徽记的浮空艇燃烧着坠向大地,散落一地残骸。
  那艘高驱逐舰徐徐降落,从舰上走下一名刚刚三十出头的男人。
  他看了眼舰身上两个冒着黑烟的大窟窿,叹了口气,道:“靠着这么一条破船居然能把我打成这样,我还真想见见这个对手。”
  不过转头看到眼前的残骸,他又摇了摇头。双方接火的全过程中,暗火艇内都无人出来,显见其中没有战将,那浮空艇摔成这样,里面的人肯定都活不了了。
  他向前一指,道:“去给我仔细的搜,一点可疑之处都不能放过!”
  百名战士从驱逐舰内涌出,散向战场,一一翻检着残骸。他们一身彪悍气息,行动之间训练有素,但战甲上没有任何军衔和徽记,显然不欲人知道身份。
  片刻之后,一名军官就来到了那男人面前,说:“将军,我们找到了这个。”
  在军官身后,数十名战士抬着六口箱子走了过来。这六口箱子看似不大,实际上极为沉重,每个货箱都需要六名高级战士合力才能抬动,少说也有上千公斤。
  货箱本身就是由高级合金制成,即使在飞艇坠毁的灾难中也没有损毁,只是表面被撞出凹凸不平,还有些变形。
  男子走上前去,拔出短刀,运起原力一斩,就将一个合金箱的扣锁斩下,然后拉开箱盖一看,顿时吸了口凉气,立刻把盖子合上。
  “将军,里面装的是什么?”旁边几名军官不明所以。
  “你们不需要知道。好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把所有箱子都抬到舰上,打扫干净现场,我们走。”
  夜晚时分,在一间密室内,几个人正围坐在一张桌子旁边,盯着中央一块矿石,目光炙热。
  许久,一个年轻人才出了口气,说:“这么高品位的晶铁原矿,确实少见。晶铁只有在高温高压并且原力浓郁的条件下才能生成,一般来说,品位越高,意味着矿脉的储量越大。这条矿脉,不得了啊!”
  ps:最近两周在封闭学习,有放风机会,俺就更新。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