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二 邀请

章一五二 邀请

李天权不耐烦地道:“当然!快去!”
  “是。”女书记官离去时身体明显有些颤抖,看来很不愿意和那几个人有所接触。
  离开基地后,千夜并没有走远,他找了个视线死角,确定不会被人窥探,将弹药箱丢进安度亚空间,又从里面取出两个装备箱。千夜在箱子外面涂抹上薄薄一层巨树的树液,然后把它们放到了巨树树冠顶上。
  巨树汁液可以让诡异的森林感觉箱子是巨树的一部分,从而避免被吞噬。这是千夜无意当中的现。只不过以这种方法存放东西也不能太久,巨树汁液的效果最多维持几天。
  布置完这些,千夜看了看时间,转头向李家基地赶去。这次他在迷雾森林的边缘就停下,灰蒙蒙的天色下,隐约可以看到不远处有十来个人正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千夜观察了一会儿,走出迷雾森林,向那些人走去。
  为是个微胖的中年人,看见千夜双眼一亮,立刻迎了上来,热切地道:“千夜将军果是信人,来得真准时。哈哈,在这鬼地方等人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千夜并没有和他多客套,只是道:“跟我来。”
  千夜带着他们在迷雾森林中东兜西转,大约一个小时后,绕到他先前存放两个装备箱的巨树下。千夜跃上树顶,将箱子取下,放到那胖子面前。
  那人急不可耐地打开箱子,顿时面上放光,喜不自胜地搓着手,连连道:“好,好!都是好东西!”
  虽然千夜此次最高击杀纪录不过是一等子爵,可都是永夜精锐,其中更不乏各种族名门子嗣,装备携带不便,能被留下的自然也全是精品中的精品。
  中年胖子拿起一把吸血刃,仔细鉴定,大赞道:“这做工,这材质,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的作品了!你们来看这段纹饰,别的地方可是轻易见不到的。这把吸血刃,应该出自血族拉金氏族,而且属于主支纯血。光是这段纹饰,就能让它的价值提升三成!”
  在千夜眼中,吸血刃只有材质和功能之分,那些装饰花纹长得样子都差不多,哪里看得出这许多门道?当下千夜对他也十分佩服,道:“6先生好眼光。”
  中年胖子哈哈一笑,说:“我们沅阴6家几百年来一直做这门生意,只是些祖传的吃饭本事罢了。呵呵,不比千夜老弟,单枪匹马,就能干出一番大事!我昨天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们6家就缺你这样的核心支柱,只要你肯过来,不但家主的独生孙女可以许配给你,另外我提到过的那对双生姐妹花也会一并作为媵妾随嫁。”
  千夜微微惊讶:“那对女孩不是你们长老的孙女吗?”
  “长老又怎样?这可是关系到6家未来百年展的大局,不说媵妾随嫁连牺牲都谈不上,只要你看得中族里其他女孩,都可算在陪嫁里。”
  千夜笑了笑,他所遇到世家中人大多是这个论调,为了家族什么都可以牺牲。当然,真正作出牺牲的往往都是家族底层和旁支,真正上位者大多是享用牺牲成果的。这次6家肯把长老的双生孙女都送做媵妾,还真是下了血本。
  “6家真是有心了,不过就为了一个军功榜,值得吗?”千夜现在还不明白天风云烟珠的作用,但想来虽然价值过镜水涤生,应该也有个限度,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拿出来凭人争夺?象这种程度的宝物,历来是大人物们在幕后碰一碰,就决定了归属,连一丝消息都不会放出来。
  6家怎么说也属于世家之列,虽然只是下品世家,但也有几百年的积累。千夜觉得,6家似乎犯不着下这样的血本,为了招揽他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平民,用上媵妾婚制未免太过隆重。
  听到千夜问起,那中年胖子一笑,道:“军功榜算什么,我们只是来掺一脚,看看有没有好处可捞,主要还是趁此盛会来做点生意的。镜水涤生也就罢了,天风云烟珠实在太烫手,我可不打算要。那种东西抢到了也保不住,千夜将军您就不一样了!”
  那中年胖子目光炯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千夜,仿如在品鉴一件稀世珍品。千夜脊背窜过一道凉气,他有种感觉若对方不是忌讳自己实力,说不定会直接扑上来。
  饶是如此,那微微福的胖子还是象用放大镜鉴赏宝物般,把千夜从头到脚都细细看过一遍,才道:“千夜将军,婚姻只是存身根本,你若入我6家后真心办事,不仅本人可享受嫡系待遇,累积功勋就能进入长老会,下一代血脉也有继承你权位的资格。三代之后,就与6家子弟没有任何差别,即可竞争家主。”
  当今门阀世家中多有以入赘招揽外姓高手,但赘婿之后最高成就亦不过另立旁支,没可能参与家主角逐。与青阳张氏同根同源的昊北张氏,当年脱离主家独立宗祠,也有这一原因。而6家今天肯做出这样的承诺,可见诚意十足。
  不过千夜还是摇了摇头:“这事太远,以后再说吧。”
  被婉拒了,中年人即不懊恼,也不死心,呵呵笑道:“确实不急,老弟可以多考虑一段时间。有机会的话来我6家转转,看看我们家主的孙女和那对小姐妹花,说不定你就会改变主意了。”
  他和千夜攀谈,手下的人也没闲着,由三个上了年纪的执事带领,把一件件装备拿出来分别鉴定、核价,娴熟无比,显是家族业务的中坚骨干。他们核出的价格得到千夜认可后,就将那件装备登记造册,重新包装,放到一边。
  这些装备自抢来后就没收拾过,胡乱堆在一起。让这些执事们看得心痛无比,一件件小心擦拭保养,直到重放光彩,才收入专门的武具箱内。
  千夜大致看过几件,见核价颇为公道,后面就不再管了。
  中年胖子又说了一堆劝说千夜加入6家的话,见他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便转了一个话题,堆起笑道:“千夜大人,如果您对我们这次合作还满意的话,这个,嘿嘿,可否把今后的货也都交给我?保证价格公道,不出半点纰漏,绝不会象李家那样!”
  这胖子脸皮却厚,此刻有事相求,对千夜的称呼马上就从老弟变成了大人。
  千夜想了想,觉得有固定收货渠道也方便,省得自己再为战利品费心,于是点了点头。
  片刻后所有装备都清点完毕,千夜身家又多了几万金币。当然6家胖子全用高纯黑晶支付,否则的话这么多帝国金币,装箱的体积可不小。
  交易完成,千夜给他们指了回基地的方向,自己就转身离开,很快消失在迷雾之中。等千夜的背影看不见了,6家胖子突然出了一身虚汗,差点有些站不稳。
  一名随从忙扶住他,然后压低声音问道:“老爷,这次难道就这样让他走了?”
  6家地下生意中占大头的一项就是黑暗种族武器,商行开到各个大6,以往也不是没有干过黑吃黑的事情。这名随从出身马匪,后来才被6家收服,算是个狠人,手上性命不少,几万金币可是一整支商队两三个月的交易额,看得他不免眼红。
  然而他这么一问,招来的却是一个耳光。胖子喝道:“你脑子被驴给踢了?也不想想,能够拿得出这么多装备的人也是你刘老三招惹得起的?别说这里是迷雾森林,就是在森林外头,十个你也不够人家一只手宰的!”
  刘老三挨了耳光,却听得怔住,捂着脸问:“老爷,您是说,这些装备都是他一个人打下来的?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人吗?”
  6家胖子冷笑,“没看连李家都吃不住他,否则哪里轮得到我们来捡这个便宜。”6家收购武器的价格比李家高两成,但一些特殊装备兑换给李家是能折算军功的,这么一算,还真不好说谁占了谁的便宜。
  随从们全部噤若寒蝉,即使有人曾起过和刘老三一样的心思,现在也都把那念头驱除得干干净净。
  中年胖子喝道:“别想东想西的了,抬上东西,我们走人。路上都给我警醒点,不小心被黑血杂种给宰了,就是自己活该!”
  手下们唯唯诺诺,迅收拾东西走人。想到这一趟利润丰厚,回去后每个人都少不了一笔分红,众人都是心中火热,脚步格外轻快。
  6家的队伍渐行渐远,谁都没有现千夜就站在几百米外的一株巨树顶上,把他们刚刚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听到有趣处,千夜脸上也忍不住有了笑意,这6家胖子倒是个明智识趣的人,以后或许可以多加合作。
  千夜纵身一跃,人如飞鸟般在迷雾中滑行,当渐渐下落时脚下刚好有另一棵巨树伸展出来的枝桠。他再一点,又腾空而起,如是迅远去。
  白阀的旧战堡遗址已完全被一座黑暗种族要塞占据,宏伟的主楼内,魔裔深黯之渊的帕尔斯长老看着厚厚一摞伤亡报告,面沉如水。
  这个月,他辖下部队损失惨重,正规战士竟折损千余人,就连族人都死了几个。
  要知道深黯之渊作为魔裔名门,放在外面历练的核心子弟都至少是男爵级别。名门出身的魔裔男爵,干掉个普通姓氏的三等子爵毫不困难,而魔裔秘法也足以让他们在不敌对手的时候逃遁保命。
  可是现在,面前桌上的死亡报告竟然多达三份。这意味着三名族人永远回归了最深沉的黑暗,魔裔繁育困难,但是拥有上位血脉的每个族人都很有潜力,死了一个都是莫大损失。
  在最近十年中,即使和大秦帝国正面战场上的几场大会战,也少有短时间陨落这么多族人的时候。
  他把死亡报告扔到一边,又拿起一份清单。这是艾登的军功记录,看着那一笔笔厚重且扎实的记录,帕尔斯终于面露笑容。这个艾登,倒还知耻而后勇,才一个月不到,军功就快追上几个兄弟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