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五 刺杀

章一五五 刺杀

千夜面色凝重,却没有追击的意思。虽然他依靠偷袭重创了狼人伯爵,可对方出乎意料的强大,撤退得十分果决,度也非常快。剩余的黑暗战士数量众多,大多还有战力,更不必说离去的方向上多半有接应。
  特别是狼人伯爵手中那挺原力机枪更是七级以上的高级货,千夜只要没疯,就不会想去正面面对这样的凶器。千夜耸了耸肩,有些遗憾地看着一大笔军功从眼前溜走,这个狼人实力远普通伯爵,在永夜世界中一定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此类击杀是能够从军部拿到额外奖赏的,当然他自己在永夜方也是一样。
  在确认全部敌人都退走后,千夜走向那支被打残的队伍,问道:“你们还好吧?”
  领头的是个还不到三十岁的男人,十二级原力,实力算是相当不俗,从残破多处仍不掩精致奢华的衣甲上看得出来是个世家子弟。
  他迎向千夜,抹了把脸上的血迹,苦笑道:“还活着。不过你也看到了,这情况怎么都说不上好。我们出来时有一百二十人,结果被一路追杀,终于在这里被围住。现在还剩”
  他回头扫了一眼战场,脸色更加难看了:“十六个。”
  这个数字让他也有些难以接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直到身后的随从小声提醒了一句,他才反应过来,歉意地道:“在下孔方圆,是孔家子弟。还没有请教恩人尊姓大名,等回到基地,一定重重酬谢。”
  “我叫千夜。”
  孔方圆一怔,随即堆上笑容,说:“原来大人就是千夜将军!早就听说过您的过往战绩了,没想到今日一见,将军战力还在名声之上!”
  客套过后,孔方圆又问道:“那头狼人怎么样了?死了没有?”
  “轰中两枪,不过还是被他跑掉了。”
  孔方圆脸色一变,心有余悸地道:“跑掉了?这,唉,这可后患无穷啊!”
  千夜点了点头,神情也颇为沉重。以后再在战场相遇,恐怕就不会有这么好的偷袭机会了。没有人愿意碰上这样一个对手,论危险程度,恐怕还在艾登之上。在名门子弟中,艾登的战斗经验算是相当丰富,可那头狼人伯爵却显然是上惯战场的。
  这时人族战士们都从藏身之处走出,打扫战场,救治伤员,同时把死难战友的尸体放在一起,取走身上的纪念物。
  迷雾森林就是天然的墓场,时至今日,大多在此战斗的帝国战士都接受了死后被基质吞噬,大地融为一体的结果。毕竟大多数战队没有条件把战死者的尸体都带回去。
  活着的人大多带伤,还有几个重伤员,战死者的遗体多达四十多具,而那几个不幸被原力机枪撕碎的尸体则根本无法拼接完整。
  在幸存者中,千夜意外地看到几个熟悉身影,竟是卢杀那一群人。他们也是人人带伤,而且一个还变成了尸体。
  孔方圆看到千夜忽然微微皱眉,转身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由恍然,于是轻声解释道:“这次出战,卢将军受我孔家雇佣。若非有他们几个在,我们恐怕也支持不到现在,也就见不到千夜将军你了。”
  千夜敛眉垂目,没有做声。抛开过往恩怨不谈,卢杀这几个人确实战力不俗,而且战场经验极为丰富,尤其擅长团体作战。孔方圆倒是很有眼光和魄力,雇佣这队人的价钱必然是个大数目。
  此地不宜久留,谁也不知道黑暗种族会不会再杀回来。千夜虽然重创了那头狼人伯爵,可迷雾森林里的黑暗战队并不是只有这一支,最近众人都感觉到了这片战区永夜增军的压力。
  最后千夜和孔方圆都亲自动手,加入到清扫战场、整理战士遗物的行列。千夜俯身拿起一个头颅,已经无法辨别面容,也不知道身体在哪里。头颅下方压着一根项链,紫色基质已经裹住了链子焦黑断裂的部分。
  千夜抓住项链的吊坠把它从微微蠕动的基质中拽出来,那是一个可以打开的银制像盒,里面收藏着一张照片,是个美丽的少女。这一份再也没有结果的爱,让千夜觉得手中的吊坠有些沉重。
  千夜将项链交给了身边的一名孔家小队长。他接过项链看了看,就说:“这是小雷,很不错的一个小伙子,我本来觉得他将来有可能接我的位置,可是没想到”
  这样的没想到有很多,在这里就有几十个。哪怕再卑微渺小的人,都有自己一段独立的人生,在那里他就是主角,死亡意味着一个世界的崩塌。
  这时孔方圆在不远处开始招呼所有人加快动作,最多再呆五分钟,就必须要撤退。这点时间根本不够将所有战死者的尸体稍稍清理,摆放到一个合适体面点的位置,让他们走的安详一些。
  看来孔方圆表面上很镇定,实际上还是有些被这次袭击吓坏了,一刻都不想多呆。
  千夜向那个方向望了一眼,还是把手中的头颅放在了其余尸体的旁边,让这个年轻人能够和战友长眠在一起。做完这些,千夜准备过去和孔方圆打个招呼,然后就此分开。虽然同样是要回基地,不过千夜习惯独自行动。
  他刚直起身子,就感觉身后有个人靠了过来,伸手拍向自己的肩,同时招呼道:“千夜”
  这个声音很陌生,仿佛带着某种韵律,让人心情平和,平和得放下一切紧张情绪。千夜刚要回头,猛然感觉腰间一阵冰凉,一把利刃无声无息地刺穿了护甲,插进了他的腰肋!
  千夜猛地回头,看到的是一张即熟悉又陌生的脸。那是卢杀队伍中的一个人,也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不起眼到千夜若非在此地,可能都认不出他。
  此刻这个人脸上有些惊讶,见千夜回望,双手加力,一手拼命抓牢千夜的肩,一手则拼命将利刃继续向里面插去,直至没柄。
  “为什么?”千夜声音冰冷。
  感觉手中短刀已经插到了底,那人神情轻松了许多,脸上浮现狰狞,狞笑道:“有大人物出了大价钱,想要你的命。就这么简单,要怪的话,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吧!”
  他猛然把短刀拔出一截,转动刀锋换了个角度,再度深深插了进去。千夜脸色顿时一阵苍白,闷哼一声。
  那人却皱起了眉,骂了声:“好厚的甲!不过你还是要死。”
  虬龙十分厚重,他调整角度重刺,结果刀锋偏转十分有限。不过即使如此,他确信这伤势足以致命。
  这就成了?他几乎有些不敢相信会如此顺利。
  一想到那巨额的奖金和招募的承诺,他就忍不住呼吸有些急促了。
  变故骤生,孔方圆一时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下才喝道:“这是干什么?!”
  卢杀横跨一步,拦住了孔方圆的去路,说:“孔少,这可是一个大人物的意思。孔少还是当什么都没看到为好,否则那位大人物一怒,孔家可未必承受得住。”
  孔家亦是老牌世家,能够迫使孔家退让的,放眼整个帝国也没有几家。孔方圆心中瞬间掠过那些名字,心中微微一沉。但他脸色一肃,仍然喝道:“我不管是谁,千夜救了我们所有人,我不容有人这样对他,给我让开!”
  卢杀却没有让路,缓缓地道:“孔少,你要是一意孤行,我们兄弟几个恐怕就要对不住,送您一起上路了。”
  孔方圆脸色一变,怒道:“你敢!”
  卢杀只是一笑,并没有回答。不过敢或不敢,已经在他脸上写得清清楚楚了。
  孔方圆忽然心中一寒,卢杀这队人心狠手辣、战力强劲,在这一路上已经充分见识过了。此次一路被追杀,他手下的核心战力死伤惨重,现在还活着的人个个带伤,可压制不住这几头恶狼了。
  孔方圆心中反复挣扎,开火的命令始终在他舌尖徘徊,最终没有吐出去。卢杀露出略显狰狞的笑,手按在腰间短刀上,慢慢退后,然后才回头喝道:“快点杀了,还磨蹭什么?”
  可是身后传来的却是断断续续的声音:“老大,救救命”
  杜杀大惊,回头一望,却看到本应控制千夜生死的那个兄弟,现在处境反而相当危险。千夜身体半转,一手抓住他持刀的手腕,另一手则是扼向对手的咽喉。那人为了防止千夜临死前的反扑,不得不松开千夜肩膀,挡下了向自己咽喉握来的手。
  这样两人就双手相持,进入角力状态。
  按理说千夜后腰中刀,绝对是致命重创,而且他现在又是半转身的古怪姿态,相当不好力。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临死反扑,千夜也应该处于下风。换了卢杀自己,若是处在千夜的位置,第一反应不是攻击对手,而是引爆身上的原力手雷,和对手同归于尽。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千夜的手正坚定地向着对手的咽喉靠近,而对手那握刀的手则在不断颤抖,两根手指有些向外张开,显然被千夜扼住手腕后,他连刀都有些握不住了。
  此刻和千夜对峙的那人心中早已苦不堪言。他其实是个杀手,更加适合躲在阴影里给对手正面一击。从靠近,到起致命一击,千夜都没有察觉到危险,正说明了他天赋能力的强大和可怕。
  然而虽然在战场上他可以客串狙击手,但毕竟不是真正的战士,正面相持战斗并不是他的特长。眼下他就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千夜的力量大到不可思议,甚至在他的感觉中,就是一头蛛魔伯爵也不过如此。
  那只伸向咽喉的手如同被好几个蒸汽引擎同时推动,力量大得几乎无可阻挡。他拼命催原力,甚至可以感觉到体内漩涡因为透支原力正在出哀鸣。可是那只手依然在压过来,只是稍稍缓慢而已。
  至于握刀的那只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不断响起喀喀嚓嚓的细微声响,那是腕骨正在重压下破碎的声音。
  他现在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惟恐一开口就会泄了那一口气,被正在推来的力量彻底碾压。只要千夜的手碰到咽喉,那他的颈骨立刻就会如脆弱的瓷器般破碎。
  这让他难以理解。按照以往经验,无论是谁中了这么两刀,早都该全身无力,连挣扎都挣扎不了。
  此刻他右腕的剧痛已经蔓延到了手臂,而手掌则完全失去了知觉。刀柄还在手里,但他已经无力掌控。
  “住手!”现情况不对,卢杀一声大吼,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