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七 买命

章一五七 买命

千夜缓步走向卢杀的尸体,忽然挥剑,斩下了那颗仍然大睁双眼的头颅。
  见卢杀头颅飞起,孔方圆忍不住失声叫了一声。他毕竟是孔家的嫡系少爷,虽然时有历练,但也很少看到这种斩尽杀绝的手段。
  失声惊呼之后,孔方圆忽然间感觉胸口如火烧一般,炽热难受,宛若在水下憋了许久没有呼吸。直到一口浊气吐出,再深吸一口气,这才感觉好过了一点。
  原来自原初之枪乍现,孔方圆就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如他这等实力不俗的世家子弟,越是修为高,就越是能够感知到原初之枪中那种毁灭一切生机的恐怖威力,结果被震慑当场,直到刚才才算缓过来。
  自孔方圆之后,孔家其余战士才纷纷回过神来,望向千夜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惊惧。
  林间忽然陷入沉寂,静得让人窒息。
  孔家幸存战士都下意识地聚在孔方圆周围,将他保护起来。此前卢杀几人毕竟受雇于孔家,现在悉数死于千夜之手,不知道千夜会不会接下来把他们也归入同党,一起干掉。刚刚孔家众人虽然没有出手攻击,可是在千夜受袭时,也没有加以援手,而是袖手旁观。
  千夜看都不看孔家众人,从口袋里摸出一支急救药剂,喷在腰间伤处,随后又取出一支兴奋剂,扎进自己颈侧,全部注射进去。直到把重要伤势简单处理完,千夜才抬起头,向孔方圆望去。
  见千夜眼中全无情绪,孔方圆心底一颤,无力地道:“误会,都是误会!”
  “误会?”千夜重复了一遍,毫无表情地看着孔方圆。
  孔方圆额头上的汗珠更大了,颗颗滚落,难为他此刻还能保持笑容真挚,声音没有大的走调:“自然是误会,我们孔家对将军并无恶意。”
  孔方圆身后一句年轻战士似乎有所不甘,上前一步,喝道:“我们家公子说的话自然是真的。你可别忘了,我们孔家也不是好惹的。”
  他话一出口,立刻就被上了年纪的老兵捂住了嘴,强行拖到了一旁,然后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声色俱厉。那年轻战士脸胀得通红,显然很不服气,可是在队长严令之下,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孔方圆这时才松了口气。刚才姿态放得极低,他心中实际上也有不平之气,然而一看身后众人死的死伤的伤,还能够一战之人寥寥无几,又哪里硬得起来?以千夜在迷雾森林的过往战绩,根本不惧围攻,更别说他刚刚那一击堪称惊天动地,孔方圆感觉纵使自己在重重护卫下,也躲不过这必杀一枪。
  在这个时候,孔家威名全无用处,千夜只要把他们全部杀光,用不了多久所有痕迹都会被迷雾森林消去,谁又能知道是千夜做的?这一刻倒是显出孔方圆的实在,什么名声都没有活着重要。
  千夜默然不语,片刻后才说:“你说没有恶意,那么诚意呢?”
  “诚意,啊!对,诚意!”孔方圆一拍额头,恍然大悟。
  他也不多话,直接解下腰间佩枪,双手奉上:“这是在下随身的佩枪,名为风烟冷,做工说得过去,还颇有渊源故事,一直是我孔家珍藏之物,直到前两年我为家里立下大功,才得赐下。只是在下实力低微,这风烟冷用起来颇不顺手。刚才我见将军所用双枪似有不足之处,宝物当配英雄,所以这把风烟冷就转赠将军,以壮将军声威!只望将军日后功业有成之日,莫要忘了孔家,忘了在下。”
  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自肺腑。如果不是千夜一直站在这里,恐怕都要以为是真的了。这些世家大族的子弟,确实都有不凡之处,什么话都能说得跟真的一样,连千夜的真视之瞳也分不出真假。
  风烟冷形状高古,属于单管单的原始设计,枪身上纯作装饰的淡淡云烟都似在缓缓流动,神妙无比,显是宗师之作。这把枪设计形状上与蔓殊沙华有些类似,但多了些飘渺出尘之意。当然这是表相,若论内在神韵,则风烟冷根本连蔓殊沙华的边都摸不着。一把是七级巅峰之作,一把则是当世名枪,岂能相提并论?
  原力法阵展至今,原力枪械已经各类繁多,各种类型的枪械都有展,并且越来越复杂。然而最原始的单管单短/枪并非无用,反而因为形状功能最简单,更方便在原力法阵上作文章,所以存世的名枪一点也不少,而且大多附带强大特殊能力。
  这把风烟冷能够成为孔方圆的心爱之物,自然也有独到之处。除却不菲的艺术价值外,一枪轰出,方圆十米内即会风烟涌动,衬得持枪人如在梦境仙山,风采一时无两。
  这可不光是为了好看,实际上形成的风烟会对覆盖范围内的一切原力形成压制,这可是群战利器,清扫杂兵再犀利不过。但它的真正用途,却是领域压制。此枪形成的风烟对领域有数倍破坏力,若是两人领域交锋,持有风烟冷的一方无疑会占据极大优势。
  孔方圆把这把枪拿出来,确实已经下了血本,这可是买命之物。
  千夜接过风烟冷,把玩片刻,就把它收起。这确实是把好枪,本身即是七阶巅峰之作,而风烟冷的特殊能力价值还在枪本身之上。
  千夜有大海漩涡的领域之力,倾力一压之下,敌对领域只要力量稍有不及,即刻就会崩溃。所以风烟冷对他意义不大,而且双生花毕竟是安度亚亲手改装之物,里面恐怕还藏着不少秘密。光是能够承载原初之枪而毫无伤这一点,就值得深入研究,所以千夜轻易不会更换。
  这些千夜自然不会跟孔方圆说,反正风烟冷就算自己用不着,也可以送给别人。千夜感觉,这把枪倒是和宋子宁颇为合适,七少无论到了哪里,都要讲究个风度翩翩,也不看看时间场合。宋子宁近年来打不过千夜,多少有点这方面的原因。往往他潇洒姿势还没摆好,已经被放翻在地。
  千夜可以想象,到时宋子宁一手折扇一手风烟冷,一枪轰出,风起云涌,那出尘之意,肯定直冲天际。到时候身边再有一群美丽少女呐喊助威,宋子宁原力说不定都能再涨三分。
  嗯,这幅画面中若是有魏破天在,那就有意思了。有他作对比,似乎更能衬托七少的风仪如神。
  想到这里,千夜心中忽然泛起一个古怪想法:不会就因为这个,宋子宁要拖上魏破天一起战斗吧?
  千夜却是不知,此刻宋子宁坐在浮空艇上,正在翻阅着手头战报,对着一个个名字琢磨着。
  此刻战报正翻到魏破天那一页,魏家世子这段时间已经打出不少佳绩,至少足以在战报上记上一笔。相比之下,千夜因为以自由强者身份为李家猎杀,反而在帝国军方的战报上没有纪录。
  宋子宁手中折扇开了合,合了开,正自沉思:“嗯,这个家伙其实也有可取之处。他那千重山已经修炼得显形于外,几近形神兼备,一旦用出,倒是十分抢眼。嗯,本少三千飘叶的领域中风光大好,就是缺了块假山石点缀”
  千夜不知道自己以为的胡想,居然真的猜对了宋子宁的心思。但他不知,宋子宁还想深了一层。
  “这野猪皮糙肉厚,若有危险,正好让他挡在前面”宋子宁心中满满的恶意。
  迷雾森林中,孔方圆见千夜收下了风烟冷,顿时松了口气,脸上肌肉也不那么僵硬了。只要千夜肯收东西,那就好办,至少命是保住了。
  孔方圆不愧是世家大族子弟,立刻决定趁热打铁,道:“不知将军还有何吩咐?”
  千夜没有回答,而是在卢杀等人的尸体上搜了一遍,却没有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更没找到那位‘大人物’要杀自己的证据。不过想想也知道,这种东西不太可能以纸面形式存在。
  千夜沉吟片刻,就有了决断。他大致心中清楚这事是谁做的,回基地后再暗中探察,总能找到蛛丝马迹。只要确定了对象,那怎么报复就是千夜自己的事了,有没有证据反而没那么重要。
  对着卢杀等人的尸体一指,千夜问道:“孔公子对他们几个人的装备有没有兴趣?”
  孔方圆一怔,马上连声道:“有,当然有!”
  孔方圆转念间就想得明白,千夜或是不耐烦、或是不方便处理这些装备,所以想都扔给自己。千夜身上装备不差,虬龙战甲和东岳都不是凡物,看不上卢杀等人身上的东西。这一点,只看千夜对于风烟冷那不冷不热的态度就知道了。
  千夜看不上眼,可不代表着卢杀身上的东西就差了。这些独行强者几乎全部身家财富都在一身装备上,毕竟有命在才有钱花。所以他们身上几乎是清一色的六七级装备,七级和同阶相比大半是普通货色,这也就罢了。那些六级装备中却有不少精品,各有特殊功能,战场上用得好了就是翻盘利器,作用反而比普通七级装备更高。
  这批装备孔方圆自己是用不上的,但是用来武装手下精锐强者却是再合适不过,当下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这当中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孔方圆自知,一把风烟冷用来买命,却是略嫌不够。千夜杀了他,照样能够搜得出风烟冷。不过再把这批装备吃下,就差不多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