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九 交换

章一五九 交换

千夜战力之强,已经出了这些世家能够控制的范围,普通世家除非倾巢而出,预先设伏,否则难以杀掉千夜。而且从过往战绩资料可以看出,千里奔袭也是千夜的长项。对这样的强者,就算众多高手追杀也可能无功而返。一旦杀不掉千夜,那就种下覆灭之种,日后千夜时时偷袭暗杀,恐怕下品世家也会就此烟消云散。
  所以在场几个世家战队很快就协调了立场,转为示好,纵然不能拉拢,那也不能得罪。
  千夜向李维时望了一眼,微笑道:“李大主管也有被惊到的时候?”
  李维时苦笑:“自从遇到了你,这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你现在打算做什么?”
  千夜道:“有李大主管在,这里的事情应该不用我烦心了。正好得点空,去见几个人。”
  李维时点头道:“也好,这里交给我即可。”
  千夜和李维时告了别,就转身出了军功兑换区。
  如李维时这种人,大风大浪见过不知道多少,又亲眼看到了千夜那堆军功凭证,哪里会惊到失手掉落登记册的地步?他那样做,实际上是给围观人看的,让各世家的人都看到千夜清点出来的军功是多少,这样也就有了见证。李天权事后就算再想做什么,也不敢在军功数字上动手脚。
  这不大不小是个人情,千夜就记在心底,对李家的态度也由此一分为二,视具体其人其事而定,不再一概而论。
  走出军功兑换区时,有不少人追着出来,邀请千夜去自家营地小坐片刻,这是含蓄的。有心急之人直接在路上就开始开价,并且给千夜勾画出一张张未来的大饼。
  对于这些世家的拉拢之举,千夜即不拒绝,也不接受,只是说道还会在基地中再呆几日,有的事时间,可以慢慢细谈。这倒是从宋子宁处学来的手段,反正现在奇货可居,不妨往后放放,那些世家中人想必会一次次提高价码。就算千夜没有接受招揽的打算,也不妨听听,清晰一下自己目前的身价。
  千夜又到前厅转了转,看了最新战报,了解了一下战场态势,再听了会一众强者的闲聊,就向着基地主营走去。
  此刻李天权坐在椅中,正准备着一壶好茶。可是不知怎的,总是有些心神不宁,火候数次出现失误,最后泡出的那壶茶看起来和以往没什么分别,实际上味道却是差了一层。对于李天权来说,这一点点差别喝在口中,就味同嚼醋。
  烦燥之下,他猛地举起茶壶,就想摔到墙上。可是手已举起,却凝在半空。他这个月已经不知道摔过多少茶壶,身边好壶仅剩下手中这个,若再是摔了,可就没得用了。
  李天权勉强压住心头翻涌热血,慢慢将手放下。就在这时,房门忽然敲响,女书记官柔和的声音响起:“长老,千夜求见。”
  啪的一声,这个壶终是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千夜并没有等候同意,直接推门,走了进来。他向地上破碎的茶壶望了一眼,淡笑道:“李长老看起来心情不怎么好?”
  李天权已经没有了掩饰的耐心,哼了一声,冷道:“看到了你,老夫的心情怎么会好?”
  千夜径自拉过一把椅子,安然坐定,说:“可是现在看到李长老,我的心情却是不错。”
  李天权脸色一沉,不过没有当场作,而是转向女书记官,吩咐道:“你先出去,把门关好。没我的吩咐,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女书记官脸色有异,二长老素喜整洁,可是放着一地碎片茶水不收拾,着实罕见。不过她自有分寸,知道这事不是自己应该好奇的,于是乖巧出门,让房门关上。
  李天权咳嗽一声,自回桌后,从容坐定,方问:“千夜将军来找老夫,所为何事?”
  千夜直视李天权,淡淡地道:“卢杀死了。”
  李天权顿时全身一震,镇定全失。他沉默片刻,方问:“怎么死的?”
  “自然是被我杀了,没有一个逃掉。”
  李天权忽然一笑,道:“此事与老夫又有何关系?”
  千夜冷笑,说:“他们对我下手,是因为有个‘大人物’想要我的命。”
  李天权神色不变,抚须道:“此事也很正常。卢杀这些人本就是亡命之徒,没有好处,怎会轻易出手。”
  见李天权撇得干干净净,千夜也不与他争论,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李天权顿时一怔,愕然道:“你来找老夫,就是要说此事?”
  “李长老是聪明人,我本来觉得说到这里就已经够了。不过既然李长老一定要问个清楚,那我就直说了。李长老,你觉得卢杀那些人厉害,还是我厉害?”
  李天权脸色微变,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老夫?”
  千夜神色平静,说:“卢杀他们可都死在我的手里。所以,他们能做的事,我自然也能做,而且能做得更好。您别忘了,他们有三个人,而我只有一个。”
  李天权脸色顿时阴沉,衣衫无风自动:“你以为现在这点修为,就是老夫的对手?”
  千夜又是冷笑,说:“我现在或许不是李长老的对手,可是你想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虽然你修为深厚,身居高位,我一时动不了你,可是你总有疏忽大意的时候,总有吃饭休息的时候。恰好我还懂点狙击,除非你今后不在人前出现,否则三年,五年,十年,总有让我抓到机会的时候。”
  李天权脸色阴沉得可怕,如果被千夜这种人盯上,确实极为棘手。
  说到这里,千夜淡淡地道:“就算李长老您肯缩在家里不出来,可您总还有家人。”
  李天权又惊又怒,腾地站起,喝道:“你敢!”
  千夜毫不退避地与李天权对视,说:“你既然想要我的命,我还有何事不敢?!”
  李天权盯着千夜,全身原力鼓荡,六处原力漩涡如同六轮小太阳,耀得人难以直视。
  千夜依然坐着,只显露出两轮原力漩涡,然而所放光芒虽然微弱,却在重重压制下不减不灭,甚至都没有什么动摇。
  李天权脸色变幻不定,时而愤怒,时而犹豫,心内挣扎不定,随时都有可能出手。
  千夜却安然坐着,显然做好了正面交手的准备。
  不过李天权毕竟是大权在手的人物,转眼间就恢复了冷静,斩钉截铁地道:“你就这样自信,一定能够在老夫手下逃脱?另外就算你逃出去又能怎样?动了老夫的家人,你以为李家会放过你?就算你逃到虚空深处,李家也必会追杀到底!”
  这是世家处事正道,若一时不察,被寒门散人得了手,折损了家中子弟,即会倾力追杀,不死不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有些世家行事手段酷烈,还会祸及家人,誓要将对手全家斩尽杀绝,方会罢手。以此行事,自能震慑住相当一部分出身贫寒的独行强者。
  然而千夜丝毫不为所动,说:“这事当然可能。不过等到那时,李长老还有几个子孙能够活下来,就不一定了。而且出了这种事,事情起因自然会广为传播,你们李家的声望还能剩下多少?就算李家不放过我,李长老你的下场又会好到哪里?至少也是家破人亡,大权旁落。”
  李天权脸色难看之极。在千夜这件事上,他行事说不上光彩,这种事压得下也就罢了,可若是闹大了,李家自然信誉扫地。身为引一切的根源,李天权也必会受到重责,不光一应权柄都会被收回,自身多半会被送上战场,直到战死,以为家族尽最后一分力。
  登高位易,下来却难。对他这种人来说,手中无权甚至比杀了他还难受。就算家主宽容,让李天权能够安养晚年,可也生不如死。如此结果,哪怕将来千夜死于李家追杀,对李天权来说,也形同于和千夜同归于尽。
  如此结局,李天权自然心有不甘,他位高权重,是何等人物?而在他眼中,千夜不过烂命一条,怎么能和这种人同归于尽?
  李天权反而沉住了气,说:“你想要什么,直说吧。”
  千夜微微一笑,说:“卢杀那几个人虽然为人不怎么样,这一次还算敬业,为了任务把命都搭进去了。所以虽然我还活着,可是这次任务的酬劳却不能不给。所以我就勉为其难,代他们几个把酬劳收了。”
  李天权目瞪口呆,没想到千夜居然是这个要求。第一个反应就是千夜怎能如此厚颜,人都杀了,还要代领酬劳。不过他随即转过念头,只要千夜要钱,这事就好办。
  正当李天权心思转动之际,千夜忽然又道:“哦对了,卢杀几人为任务殉难,按照行内规矩,也得额外有份抚恤才是。”
  李天权刚刚恢复镇定,闻言喉中又是腥气上涌,险些就是一口血喷出来。
  “千夜!你不要欺人太甚!”
  千夜容色转冷,淡淡地道:“卢杀他们几个若是活着,拿不到钱,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何况以钱换血,对李长老您来说应该是再划算不过的事。对您而言,钱没了可以再赚,可是我们这种人把命看得可没有钱重。”
  李天权面色忽青忽白,最后还是一咬牙,道:“钱可以给你,此事到此为止!”
  千夜灿然一笑,道:“此事到此为止。”
  他在此事二字上加了重音,相信李天权听得明白。
  李天权起身,挪开身后墙上挂着的一幅画,然后在墙壁上拍了几下,就见一扇暗门打开。李天权在里面取出一个手提箱,放到千夜面前,咬牙道:“都在这里了。”
  千夜打开一看,里面一块块高纯黑晶,都叠放得整整齐齐,粗略一估,大约有五六万金币的样子。千夜剥了卢杀等人全部装备,卖给孔方圆所得,还不到这个数。李天权出手就是接近卢杀一队人的全副身家,难怪他们会铤而走险,哪怕冒着得罪孔家的风险也要杀掉自己。
  千夜合上箱盖,在箱子上拍了拍,道声“谢了”,就向屋外走去。临出门之际,千夜象是忽然想起,回头道:“对了,李长老,差点忘记告诉你,我这次回来带了不少军功,您最好还是提前做好准备,免得兑现不了我们之间的赌约,影响李家声誉。”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