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二 强召

章一六二 强召

章一六一
  赵阀和白阀战区之间有一片辽阔地域,地势起伏不定,丘陵、峡谷交错,更有数片石林突兀而起,矗立在大地上。峡谷底部,河流轰鸣而过,水流湍急,处处暗礁,即使水性再好的人也不敢擅入。
  这片辽阔区域是天然战场,由于地形复杂,交通不便,许多地方连越野能力最好的载重卡车都无法通行,所以战争初期,无论赵阀和张阀都没有在这片区域内修建大型要塞,只是建起一些小型堡垒。
  此刻在沿着峡谷的简陋道理上,一支部队正在向赵阀的方向行进。这支大约几百人的队伍中只有十几辆卡车,车上载满了辎重装备以及伤员,所以大部分战士都只能靠自己的双脚前进。
  在地上走着的战士中也有不少人身上缠着绷带,有的还在往外渗着血水。几乎每辆卡车上都有不少弹孔,最惨的一辆驾驶室的顶棚都不翼而飞,动机盖也只剩下半个。每当有稍大点的颠簸,这辆车就会呻吟着喷出大量蒸汽,让人怀疑它会不会在下一段路就彻底抛锚。
  卡车和战士身上都有着张阀的徽记,显然是刚从前线撤下来。他们尽管看上去刚刚经历过苦战,然而仍然保持着基本的行军队形,士气也不见低落。
  随着军官的命令,这支部队随即分出数十个人和一卡车物资,在路边丘陵上开始修建防御阵地,其余人则继续行进。一切都井井有条,从这些细节,就可以看出张阀私军虽然名声不那么大,可也是支不可多得的精锐。
  前进十几公里,这支部队又分出几十人,再次修建防御警戒阵地。剩余的人又走了近二十公里,远方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座小山,山顶隐约出现一座城堡。
  张阀军官拿起望远镜,在视界中城堡渐渐变得清晰。这并不是个小据点,而是至少可以容纳数千人的要塞。要塞墙头,数面军旗迎风飘扬。看到军旗上‘幽燕赵氏’的字样,军官紧绷的脸终于显得轻松了些,重重吐了口气,吩咐道:“立刻派人回报将军,就说我们已经到了赵阀防区。”
  旁边上尉即刻下了指挥车,从后厢搬下一架机车,驾车向来路驶去,转眼间就在滚滚烟尘中消失在道路尽头。
  此刻在不远处的要塞中,一间不大的会议室内居然挤了七八个将军,除了两人是帝国正规军团的将军服之外,其余人都带着赵阀或是狼烟军团的标记。这并未压低威慑力,反而有所提升。众所周知,赵阀私军和狼烟军团的战力还在帝国主力军团之上。
  居中而坐的是名鬓已经有些斑白的中将,此刻正紧锁双眉,盯着铺在会议桌上的地图。在他左手边,端坐着一个剑眉星目的年轻将军,看上去还没有三十岁,却赫然佩着少将军衔。一众将军中,不到三十岁的竟然还有两人,其中一名准将看起来才二十三四的样子。余下将军,也大多在三四十之间,罕有过四十。
  只有属于帝国军团的两名将军都在五十上下,都是少将。他们望向居中沉思不语的中将时,眼中均有敬畏之意。
  赵卓延,燕国公四子,自十六岁初登战场,至今征战已有二十多年,平生罕有败绩。只是他风格素来稳重,用兵如磐石,却是不如赵魏煌那种风雷火山般的风格容易引人注意。然而无论战绩还是战力,赵卓延都不容小视。
  此次主持浮6战场赵阀战区,即是对赵卓延实力的认可。
  虽然赵卓延名声不显,不过帝国军中之人,却大多知道他,也都清楚这是最让人头疼的那种对手。
  两名帝国将军目光再掠过其它赵阀将军,特别在赵卓延左手边的少将身上格外多停留了一段时间,然后彼此互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浓浓的忌惮。
  赵君弘,赵氏四公子之一,也算是自少成名的典范。若不是赵君度太过耀眼,他的名声当不只于此。只是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继展示出卓的指挥才华之后,赵君弘的战力也突飞猛进,连连突破,此刻竟已是十二级,一时与赵君度并驾齐驱。
  而在赵君弘身旁坐着的年轻人,赵君毅,不过二十出头,也是准将了。至此,昔日的赵氏四公子皆已是战将,从需要家族呵护,走到了能够独挡一面的地步。
  而在另一侧坐着的赵风雷,虽然年纪大了些,但那也是和赵君弘、赵君毅比。现在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名少将,在帝国军方绝对属于少壮派。而这一辈中,赵阀还有赵君度、赵若曦和赵雨樱,更是阀内精华。
  这就是赵阀,已不是人才济济可以形容。
  这时沉默许久的赵卓延终于抬起头,环视一周,沉声说:“此次接应张阀大军,事关国运,意义无需我多说。此战就采用君弘之策,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无论在谁那里出了纰漏,都军法从事,绝无姑息!”
  赵卓延说得声色俱厉,众人都是心中一凛,大声应了。
  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在张赵二阀战区之间的辽阔区域,座落着九座要塞,隐约成九宫布局。
  赵卓延道:“此次张阀败退,黑暗种族必不会善罢甘休,大军必是衔尾疾追,同时多路并进,迂回包抄,要将张阀大军尽歼于我赵阀防区之外。这九座要塞犹为重要,务必尽可能迟滞黑暗大军,让张阀军队得以顺利撤退,进入我们防区。除第一线三座要塞外,其余要塞都至少要坚守三日,三日后我会组织援军接应。”
  众将目光都落在九座要塞上,哪怕是不通军事之人,也知道仅凭借匆匆修筑的要塞,想要阻挡黑暗大军是何等困难,几乎是必死任务。
  见众人面色凝重,赵君弘忽然展颜一笑,道:“此战也不是全无机会。在黑暗种族眼中,追击张阀大军显然比拔下一个小小要塞重要得多。我们只要守住第一波攻势,黑暗大军必会留下一支小部队继续攻击牵制,主力则会绕过要塞前进,继续追击。”
  两名帝国将军脸色当即好看了些,都点了点头。
  这九座要塞的主将就是重中之重,赵卓延环视一周,道:“诸位将军中意哪座要塞,可以自择。”
  诸将有的皱眉,有的沉思,一时沉默。选择哪座要塞,不光要看自己,还要看周围要塞的主将是谁。在激战中,要塞之间能否互相配合、彼此呼应,可是能否守得住的关键。第一线的三座要塞因为先接敌,更是要配备两名将军。在完成任务后,一线守军就要撤向二线要塞,加入那里的守军,以此类推。
  就在这时,赵君毅啪地站了起来,就欲伸手,指向第一线的三座要塞。
  赵卓延不等他开口,即道:“君毅,你防守七号要塞。”
  赵君毅登时一怔,问:“为什么?”
  七号要塞位于第三线,最靠近赵阀基地,也是防御压力最轻的地方。虽然肯定会有黑暗种族的部队从外围迂回,但是实力不比中路追击张阀的大军,又有前后接应,想要守住不难。
  赵卓延面色微沉,道:“军国大事,岂是儿戏,你哪有实力守御前面的要塞?”
  赵君毅脸色阵青阵白,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赵卓延积威很重,既然命令已下,他也不敢公然抗命,只得郁闷坐下。
  有赵君毅开头,接下来就有几名将军开口,选了要塞。其中赵卓延自镇中宫,以策应四周。赵君弘和赵风雷和两位帝国少将分别选了第一线的三座要塞。
  就在这时,赵风雷忽然道:“再怎么布置,整个防御体系也还嫌薄弱。人不够啊!”
  赵卓延不动声色,道:“明日雨樱就会赶来,家中还有两名将军与她同行。”
  赵风雷摇头道:“就是加上雨樱,也还远远不够。”
  赵风雷能够看出的事情,赵卓延如何不知?他叹了口气,缓缓地道:“这事无法可想。黑暗种族兵锋浩大,连张阀都败了,哪还有轻松之战?外层虚空帝国几大舰队都在苦战,或许只有等他们那里分出了胜负,不让黑暗种族再往浮6增兵,才能轻松一些。”
  若是帝国舰队败了呢?不只一个人浮上这个想法,随即都没有再想下去。若是帝国舰队败了,到时候浮6上十余万大军注定全军覆没,或许只有少数世家子弟和强横之人能够逃得出去。
  赵风雷忽然道:“此战至关重要,可是我赵阀力量,好象还未用足。”
  此言一出,所有目光都落在赵风雷身上。赵卓延面色不动,根本看不出在想什么,只是问:“为什么这么说?”
  赵风雷吐了口气,道:“莫非你们都忘了千夜?”
  赵卓延双眉微皱,一时没有说话。
  赵风雷继续道:“若是千夜也在,有他和君度在外游走策应,黑暗大军必然顾此失彼,无法全力围攻要塞。我们防守的压力就会小上很多。”
  赵卓延双眉微扬,似是有所意动,不过还是叹了口气,道:“千夜选的是自由猎杀,现在李家那边战斗。他毕竟不是赵阀的人,也不在我们的军团任职,我没有调遣管辖之权。”
  赵风雷一声冷笑,道:“他怎么不是赵阀的人?你们别忘了,他可是在四公子的别府里挂名的。再者说,我们在这里生死相搏,他却在李家那边为了自己的封赏战斗,怎么都说不过去吧?我认为,当时非常时刻,为了大局,应对千夜征召令,命他即刻回归!”
  赵君弘腾地站起,喝道:“不可!”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