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三 牺牲

章一六三 牺牲

“为何不可?”赵风雷问道。
  赵君弘向赵风雷盯了一眼,才转向赵卓延,说:“众所周知,千夜现在在李家军功榜上已经登上榜。这一期军功榜马上就要结束,眼下正是关键时刻。如果千夜能够继续安心猎杀,就有可能独占榜,那可是一颗天风云烟珠和一份镜水涤生!”
  室内众将几乎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就算不考虑未知的用途,光是明面上的作用,就足以让他们为天风云烟珠疯狂。别说神将,又有几人敢说自己一定能够修炼到十七级?
  赵风雷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神色,朗声道:“这些东西再好,也不过是千夜个人的收获,与我赵阀何干,于大局有何益处?为大局计,为整个赵阀计,千夜他小小牺牲一下又有何不可?”
  赵君弘胸膛微微起伏,勉强保持平静,冷道:“刚才卓延将军已经说了,千夜并非赵阀之人,我们对他没有管辖调动之权,有何理由要他牺牲?”
  赵风雷不阴不阳地笑了一声,看着赵君弘,拉长了声音道:“这千夜,真不是赵阀的人吗?呵呵,承恩公府上下果然彼此呵护恩爱,传闻不虚。只是不知道那千夜有什么特殊之处,值得贵府上下如此看重?”
  赵君弘脸色渐转冰冷,盯着赵风雷的目光也越来越凌厉,等着他说出关键的那一句话。看样子赵风雷听到了什么风声,也不知道他对千夜的真正身份究竟了解多少。只要他胡乱开口,赵君弘就有理由难,即刻将他拿下。
  不过话说到这里,赵风雷眼中闪过狡黠,就此打住,没有再就这个话题深入,而是云淡风轻地道:“再者说,不过是区区一个天风云烟珠”
  赵君弘再也忍耐不住,重重一拍桌子,霍地站起,喝道:“区区一个天风云烟珠?不要说现在此物已是无价之宝,就是放在以前,你赵风雷活了三十年,可曾赚过一颗出来?你连弄到一颗的本事都没有,又有何脸面坐在这里大言不惭?”
  这番话声色俱厉,会议室内一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向温和从容的赵君弘竟也会如此不留情面,而且还是对着燕国公素来期许,将来有望继承公位的赵风雷。
  赵风雷则是目瞪口呆,血气上涌,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两名帝国将军悄然对望一眼,随即坐得笔直,目光就落在自己面前的桌面上,分毫也不挪动,仿佛那里有绝世美人,无双武具。这可是赵阀家事,冲突的又是年轻一代举足轻重的两位,他们可不想被牵连进去,惹上无妄之灾。
  好一阵子赵风雷才反应过来,用手指着赵君弘,差点连话都说不连贯:“你!你,你居然这样说我!在你心中,可还有我燕国公府分毫位置?可还顾忌我燕国公府丝毫颜面?!”
  一旁的赵卓延脸色也不太好看,他毕竟是燕国公之子,又是浮6战场主将,赵君弘那番话也让他多少脸上无光。
  赵君弘只是冷笑:“你刚才可曾顾忌过承恩公府的颜面?再者说,以你赵风雷的本事,就是当上了燕国公,我也无须给你什么脸面!”
  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赵风雷脸上阵青阵红,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是连连地道:“好,好!你记得今日的话!”
  若是换了旁人,赵风雷早就要声挑战,在决战中下死手,当场将对手打杀,方才能出了胸中这口恶气。就算下手重了,或是出了阴招,以他的身世权势也能压得下去。然而赵君弘岂是一般人?就算前几年在赵阀的地位不如赵风雷,可近年来逐渐展露军事才华,个人战力也突飞猛进,地位隐约已在赵风雷之上。
  这就是最让赵风雷痛恨的地方,许多惯用手段根本用不上。
  赵卓延这时咳嗽一声,沉声喝道:“够了,这样成何体统!你们还嫌赵阀的脸丢得不够多不成?”
  赵君弘哼了一声,慢慢坐下。赵风雷也悻悻地回到原位,不过暗地里却是松了口气,否则的话还难以下台。
  赵卓延望向赵君弘,道:“君弘,此战确实非同小可。抛开过往恩怨不谈,你看是否有可能让千夜回来助战?他若回来,我们守卫成功希望至少能够增加两成。”
  不管怎么说,身为全军主帅,赵卓延此刻确实感觉赵风雷的提议诱惑不小。他名义上是赵阀此战的主将,可实际上只是负责具体战斗,并且位置不那么牢靠。在后面可还有幽国公赵玄极座镇,一旦作战不利,随时可以把他给换了。
  赵君弘只是冷笑,道:“我还是那句话,想要征召千夜,就拿颗天风云烟珠出来。否则的话我一概不管,也休想我传话。至于强征,嘿嘿,你们尽管试试!”
  赵卓延脸色顿时难看,沉默不语。赵风雷则是大怒,用力一拍桌子,喝道:“你们承恩公一脉怎么尽是些自私自利,不顾大局之人!当年高邑公主之事如此,今天换了小一辈还是这样。若是战局崩坏,你们可负得了责任?”
  话一出口,赵卓延即喝道:“住口,公主之事,你也敢胡说!”
  赵风雷连声称是,随即又道:“我这只是心有不平而已。”
  当年赵阀与帝室联姻,燕国公长子赵卓风也曾追求过高邑公主,后来结果则是众所周知,赵魏煌得娶公主,并以此为起点,最终开创了承恩公一脉。
  正因此事,赵阀中燕国公府和承恩公府素来有些不睦。
  赵君弘面沉如水,他虽然年纪轻轻,可统领大军已有不少时日,此刻板起脸来,竟有凛然之威。他沉声道:“说到战局,哼!只要在座诸位都有死战之心,别存半路脱逃之念,这战局怎么崩坏得了?至于我们承恩公一脉怎么作事,还轮不到你赵风雷来指手划脚。”
  见赵君弘态度强硬,赵卓延叹了口气,准备就此作罢。诸将也都不再言语。不少人想起承恩公府上还有赵君度和赵若曦,这兄妹二人实在太过光彩耀人,以至于总是被人下意识地从年轻一辈中摘出去。
  赵风雷心有不甘,忽然道:“既然君弘对此战如此有信心,那么强征之事就到此为止,当我没有说过。只是为了顾全大局,我觉得还是给千夜去一封信,将这边局势言明,看他自己是否愿意回来,这样可好?”
  赵君弘眼中泛起一片杀气,似欲站起,可最终还是缓缓坐下。
  赵风雷这话看起来合情合理,毫无强迫之意。然而赵君弘深知千夜性格,一旦收到这样一封信,势必会放下手头之事,回援赵阀。赵风雷此计极为阴险,可谓抓准了千夜的软肋,又让赵君弘有所顾忌,无法作。若是连这也要反对,似乎就太过了。
  “那就按此办理。”赵卓延作了决定,结束了会议。
  走出会议室时,赵君肃和赵君弘走在一起,此时犹自愤愤不平,在四公子中,他算是最易怒,最沉不住气的一个。脸上怒意未消,说:“二哥,赵风雷实在欺人太甚!不过,他似乎很了解千夜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对啊!”
  赵君弘闻言一惊,心中泛起疑惑。赵风雷按理来说和千夜相交不深,只起过一次冲突,怎么能对千夜性格抓得如此之准?难道说,背后有人指点?
  疑心一起,就难消去。
  此刻千夜均奔行,跑着跑着,忽然觉得眼前豁然开朗,视野迅延伸,天高海阔。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出了迷雾森林。
  千夜放眼望去,只见层层起伏山峦,却分辨不出是哪里。他几乎横穿了小半个迷雾森林,奔跑两天两夜,多少总会有些偏差。不过出了迷雾森林就好办,视野开阔,想必很快就会找到张阀或是赵阀的部队。
  当千夜离开时,李家基地已经一片混乱,千夜别说抢艘浮空艇,就是连个喷气管也抢不到。所有浮空艇全部升空,其中有部分世家战队来时自带浮空艇,此时就将世家重要人物送往后方。而李家自己的浮空战舰也都紧急升空,以防被抢。
  其它世家倒是未必敢在李家地盘上抢李家的战舰,可是李家自己也有些平素里无法无天的跋扈子弟,为了保命,恐怕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为防战舰被自家子弟下手,李天权索性命令战舰升空,警戒基地空域。
  混乱局面只是暂时,等那些惜命的大人物,身娇肉贵的公子少爷们撤离险地,基地一切就会恢复正常,该出战出战,该猎杀猎杀。反正旁支子弟,佣兵猎人们本就是要在战场上讨生活,命中注定离不开这里。就是想走,也没有浮空艇给他们用。
  千夜找了相熟的6家,可是听说是往赵阀战区去,6中游死活不肯。除了6家,千夜更找不到其它的浮空艇,于是索性离开基地,靠着自己横穿迷雾森林,前往战区。
  走出迷雾森林,正在辨认方向之际,千夜突然听到远方传来一声凄厉惨叫,随即一个熟悉的纤细身影映入眼帘。她动如闪电,在乱石沟壑间不时跃起落下,每个起落都必然伴随一声惨叫,听声音似有狼人,也有血族。
  千夜瞳孔微收,瞬间已经认出那正疯狂收割生命的少女,白空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