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五 奔向战场 下

章一六五 奔向战场 下

至少在刚刚杀戮的时候,白空照身上并没有背着这把大到会妨碍动作的魔裔狙击枪。有可能是她预先将这把枪放到隐密所在,现在又取了出来。还有一种可能,则是和千夜一样,她手里也有某种空间类物品。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至少在战斗中,变数会无限增大。千夜心中掠过一丝很不舒服的感觉,白空照身上有太多例外和意外。
  此刻残存的黑暗战士已经跑远,千夜就返回了刚刚的战场。幸存的战士领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向千夜深深一礼,说:“多谢将军救命之恩!今后只要将军有所差遣,我们寿光纪氏上下,绝不会有二话!”
  千夜点点头,接受了他的谢意,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前方战况如何?”
  纪姓男子苦涩地道:“我等家族本来跟随张阀大军作战,已经成功筑起黄昏之城,可是那些黑血杂种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们前后竟然调集了二十万大军前来围攻。我们的人从六万打到了四万,再打到两万多,眼看就要守不住了。大将军和卫国公让我们这些小家族先行分散撤出,前往赵阀领地。大将军自领张阀大军,说是将择机撤离。”
  千夜脸色微变,他也是军中出身,深知大军若是被优势兵力的敌人衔尾疾追,这条归途必定是无比惨烈。
  纪姓男子口中的大将军,是张阀阀主徽国公次子,现任帝国威远大将军张钧恕,论起辈份来算是张伯谦的堂兄。若说张阀如今之威是凭藉于青阳王,然则近三十年来让张阀坐稳门阀之的赫赫战绩却有这位威远大将军的一半功劳。
  此次镇守黄昏之城,败退之势已无可挽回,张钧恕让依附的小族先逃,自己亲率大军断后,自置险地。是以自纪姓男子以下,提到大将军时无不是满眼感激。
  寿光纪氏连世家都轮不上,仅仅是士族中较有实力的家族,在浮6之战这种等级的大型会战中,能凑出百余名精锐战士已是倾族之力,若是这些人全部战死,纪家定会就此一蹶不振,至少要几代人才能恢复元气。
  张钧恕这一决定,等如是免去了许多小族士家的灭顶之灾。然而代价,则全部由张阀承受。
  千夜默然。
  虽然帝国自建国时起,就定下了权位愈尊,职责愈重的规矩。在战场上,一向是高门大阀断后,寒门士族先退。可是千年以来,这条规矩已经名存实亡,千夜见多了世家门阀彼此之间勾心斗角、以邻为壑,血战就是典型的例子。
  张阀或许行事霸道,或许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可在这国运之战的关键时刻,却是恪守了开国时代的原则。只此一点,就值得尊敬。
  千夜又问起白空照袭击的缘由,纪姓男子恨得面容都有些狰狞,咬牙道:“谁知道那个疯子是怎么回事!突然跳出来不分敌我地大开杀戒。我听说类似的事情已经有好几起,可是那个疯子一旦出手几乎没有活口,白阀白凹凸那个贱人又拼死回护她,结果一直不了了之。想不到今日就让我们碰上了!要不是我们命大,遇到了千夜将军您,恐怕现在全都变成尸体了。”
  说到这里,他显得又是痛恨惊惧,又是庆幸。遇到白空照还能活下来,简直就是绝地逃生。
  再问几句,千夜弄清楚了目前身在张阀赵阀战区边缘,向东南方不远,就是赵阀预定接应张阀的地方,据说赵阀已经在那一带着手修建工事,准备节节阻击黑暗大军,。
  但是从黄昏之城到赵阀预定接应地带之间的这段路,就只能靠张阀自己了。
  转念之间,千夜就有了决定,对纪姓男子说:“除了基本防卫需要外,把所有弹药和药剂都留给我。”
  纪姓男子大吃一惊,道:“您,您是要”
  千夜没有回答,只是向西北方指了指,那正是张阀战区的方向。
  纪姓男子忽觉一股热血冲上头顶,即刻道:“我跟您一起去!”
  然而千夜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即使千夜不说,这纪姓男人也明白,那不是他能去的战场。
  片刻之后,千夜只身向北,走向了血与火的战场。
  此际在遥远北方,张阀大军正自滚滚南下。这是一支由近千辆各种型号战车和载重卡车组成的庞大钢铁洪流,喷/泄出的黑烟和蒸汽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团黑白相间的奇怪云雾,将整个车队笼罩在内。
  在车队上方不足百米处,数十艘浮空战舰保持着和车队同样的行进度,缓缓飞行。
  中央那艘旗舰的艇楼内,张钧恕正站在舷窗前,望着地平线上轮廓渐渐淡去的黄昏之城。
  这座张阀联合多个世族倾力修建、可容纳十万大军的级要塞,此刻已陷入一片火海,翻滚的烈焰浓烟直上云宵,数十公里外都看得清清楚楚。
  以张钧恕的目力,还可以看到火海周围有数以百计大大小小的黑点上下飞舞着,那是黑暗种族的浮空艇,正在倾尽全力灭火。
  张阀战区地形复杂,靠近迷雾森林的湖区沙丘广布,相对平坦。延展向赵阀战区则地势陡然拔高,岸线曲折,多砾石滩,更有鹰翼横壁屏障般横亘在湖区源头的雪线河上。
  因此南下只有一条通道,出口处被黄昏之城死死扼住,其余区域湖盆落差极大,还有些地方是至今仍有活动迹象的冰川地形,不适合大军通行。
  这条通道看上去很像是不知久远年代前,冰川从寒霜之地冲刷下来形成的。两侧都是数百米甚至上千米的峭壁,宛延曲折,长达数百公里,盘绕南下。它最窄处不过数千米,而宽阔处则达数万米。
  然而若是在幅员辽阔的大6本土,这样的冰川古道虽然也算得上宏阔,却也并非前所未有。只是虚空浮6不过七省之地,如此规模的冰川遗迹未免显得诡异,这长度仿佛是整个寒霜之地都倾倒了似的。
  如今的河道底部颇为平坦,许多地段明显修整过,并且布下了原力阵列。行色匆匆的张阀大军就处于阵列影响范围内,即使最笨重的载重卡车也明显加快,大军行军度至少提高了三成。
  当通过这段长约数公里的阵列区域后,大军度又恢复了原样,然而被抛在身后的路段突然开始次第剧烈爆炸,平整的道路上出现无数深坑巨石,重新阻塞了通道。
  此刻黄昏之城另一侧,近十万黑暗大军陈兵于此,看着面前火海,不得寸进。
  上百艘各种型号的浮空艇正在黄昏之城上空来回穿梭,将大片灰色粉末洒入火海,试图控制火势。可是在燃烧了整座巨城的火海面前,这百来艘浮空战舰显得势单力薄,根本拿烈火没什么办法,用时良久,火势也未见小。
  在火场外围,上万名黑暗战士从地面向前推进,一点一点扑灭前方的火点,可是这座城市仿佛连每一块石头每一根支架都在燃烧,他们向前推进的度十分缓慢,看样子想扑灭整座城市的大火,至少需要两三天时间。
  这时远方天际出现了一艘浮空战舰,舰外八根长长的驱动杆表明了战舰主人蛛魔的身份。
  战舰度快得惊人,片刻之间就从天际飞到了黄昏之城前,缓缓下降,与之一起到来的是无形威压,下方的黑暗大军无论是在灭火还是仅仅列队,都难以承受,成片倒下,阵形一时混乱不堪。
  数声长长的号角响起,黑暗大军各部向四面散开,避开了压力区域,空出一块几乎有半个街区大小的地方供那艘浮空战舰降落。
  然而浮空战舰只是凝停在百米高空,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为何还不前进?已经在这里耽误整整半天了!”
  黑暗大军中数十名血族浮空而起,居中一名血族老人已是满头银,脸上皱纹深得如同山脉裂谷。
  他已经维持不住外表的年轻,显然以血族那悠久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然而他身周的血气浓郁得有如实质,如同滚滚血浪环绕在周围,毫无保留地彰显出荣耀侯爵的可怕实力。只要再进一步,就可以迈进公爵的门槛,那就是真正掌控整个永夜阵营的阶层。
  可是当飞近浮空战舰时,老侯爵的血气猛然间受到压制,剧烈收缩,最后只剩下薄薄一层,勉强覆盖在体表。此刻他距离浮空战舰还有数百米,如果进到百米之内,就连这最后一点血气也会被压入体内。
  而原本簇拥在老侯爵周围的数十名血族,早就落在后面,连千米范围都进不去。看他们摇摇晃晃的样子就知道,如果再靠近,恐怕就无法维持浮空,会在恐怖威压下一个一个从空中栽下去。
  这就是最真实的差距,和梦魇编织者、蛛魔大公爵阿尔达克之间的力量差距。
  老侯爵开口道:“阿尔达克阁下,我们正在努力灭火,可是”
  阿尔达克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没什么可是,我只看到你们这些家伙象没头苍蝇般到处乱飞,把十万大军扔在那里干等着。为什么不从城市两侧,或者干脆是正中央开出一条通道?”
  老侯爵道:“我们需要尽可能完整地把黄昏之城保存下来,所以现在所有能够调动的浮空艇都在参与灭火。可是人族很狡猾,他们好像早有准备,整座城市的地基几乎全是用黑石铺就的,一旦燃烧起来,想要扑灭就非常困难。”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