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六 卫国公的选择

章一六六 卫国公的选择

蛛魔大公爵不耐烦地打断了老侯爵,道:“不管你有什么困难,现在我只要知道一件事,还有多久可以过去?”
  “至少还需要一天的时间。”
  “一天!?”阿尔达克的咆哮如同雷鸣,覆盖了方圆数十公里,数名实力最弱的血族根本承受不住蛛魔大公爵震怒的威压,直接昏了过去,笔直从空中栽落。
  阿尔达克看都没看掉落的血族,继续咆哮:“一天的时间,足够那些人类爬虫逃进他们另一个战区了!你只有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内,必须开出一条通道!”
  “可是,我们需要一个完整的城市”
  “完整的城市?这是谁的愚蠢命令?”
  老侯爵道:“这是陛下的意思。”
  阿克达克忽然沉默。在血族口中,没加任何前缀的陛下只有一位,那就是夜之女王,莉莉丝。
  片刻之后,阿尔达克才冷冷道:“我听说,你们的女王陛下出了些意外,刚从虚空深处回来,眼看又要沉眠。你们认为在这种时候,她的命令还能管得到我吗?”
  但在这件事上,老侯爵却是极为硬气,说:“陛下现在可还没有沉眠。另外,陛下无论是什么状态,都不是你能够擅自议论的。”
  蛛魔大公爵哼了一声,没有再继续难。也许等他踏入君王,才能获得稍稍非议几句夜之女王的资格,但也仅限于此而已。蛛魔毕竟不是魔裔,即使永夜议会圣山之上的那一位,也不会愿意轻易和夜之女王生冲突。
  眼见这种情况,阿尔达克知道自己很难指挥得动这以血族为的十万黑暗大军,如果回大本营申请调整指挥权限,一来一回怎么也要大半天时间,那时敌人早就跑远了。
  “帝国那边都有些什么人?”阿尔达克忽然问。
  老侯爵没有隐瞒,道:“指挥是威远大将军张钧恕,镇军的应该是卫国公。”
  阿尔达克的声音忽然起了波动:“卫国公?他也在?”
  老侯爵道:“是,在我们最后一次进攻时,卫国公亲自出手将我们拦下,这才被帝国军将焚城大火成功燃起。我以前和他交过手,不会看错。”
  阿尔达克沉默片刻,忽然哈哈大笑,又将几名血族从空中震落:“好,好,非常好!就让我看看,那个小家伙这些年又长进了多少!”
  大笑声中,血族老侯爵面前突然多出了一个人,身披铁灰色长袍,高近三米,宛若巨人般俯视着一众血族。
  他左手三指上戴着数枚戒指,如同鸽蛋大小的宝石散出莹莹光芒,极是醒目。几名血族的目光不受控制地落在那些戒指上,随即就被陷住,渐渐深入,如同整个灵魂都要被吸纳进去。
  老侯爵血气猛然扩张,将几名表情呆滞的下属包裹起来,喝道:“不要看大公的手!”
  阿尔达克终于正眼看了老侯爵一眼,说:“你虽然老了,但还有点用。”
  老侯爵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加深了,苦笑道:“多谢大公夸奖。”
  阿尔达克望着帝国军远去的方向,忽然仰天长啸,轰轰隆隆雷霆炸响,飞快地传向远方。
  阿尔达克身躯忽然膨胀,转眼间就变成一头高达十余米,周身闪耀着金属光泽的巨大蜘蛛!
  八根节足末端各自射出无数丝线,在空中编织出一道丝网之路,瞬间跨越燃烧的黄昏之城上空,直通前方。阿尔达克巨大的蛛躯连续闪烁,每一下闪烁,就会出现在千米之外,转眼之间消失在视线尽头。
  而这时,空中丝路才开始徐徐消散。
  战舰内突然响起一个尖锐细利的声音:“大公,战舰!”
  天际传来阿尔达克的回答:“你们太慢,自己跟上来吧!”
  庞大战舰缓慢爬升,没入云端,越过黄昏之城的冲天火焰,向着阿尔达克消失的方向追去。
  直到蛛魔大公爵的座舰消失,一名伯爵才阴沉地说:“就这么一艘座舰追过去了?似乎人族那边早有准备,浮空舰队实力不弱的样子。”
  老侯爵神色不变,淡淡地道:“阿尔达克阁下积累深厚,哪是我们可比。损失一艘座舰,再造就是了。我们的舰队损失,可是需要几十年才能补回来。”
  那名伯爵露出一个阴恻恻笑容。蛛魔大公爵的座舰,岂可与普通血族战舰相提并论,尤其是蛛魔大公爵的座舰比标准战列舰还要庞大,一艘造价就抵得上大半支血族标准舰队。
  张阀中军,卫国公沉吟已久的一子终于落下,了结这盘残局,然后平静地道:“有个老朋友过来了,我去会一会他。”
  张钧恕向远方天际望去,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能够感觉到天幕垂落地平线之处,有一股庞大无匹的恐怖气势正不断升腾,宛若暴风雨前夕。
  “国公爷,您身份尊贵,理应万事小心,还是呆在军中为好。”张钧恕毫不掩饰内心的担忧。他距离神将只差最后一步,分辨得出远方疾接近的恐怖气息,还在卫国公之上。
  卫国公抚须微笑,道:“钧恕,别忘了我们这几个国公可都不是来自世袭荫庇,阵上决杀,正是我辈本分。”
  “国公爷”张钧恕还待再劝。
  卫国公一摆手,道:“不用多说,何况本公此去也不见得必死无疑。不要在阵前坠了我帝国军人的威风。”
  说罢,卫国公袍袖一拂,腾空而起,下一刻就出现在船舱外的虚空中。他身影翩翩,仿佛在平地上从容行走,转眼间就消失在天际。
  天空中的云越来越浓,越来越低垂,甚至快要压到低飞的浮空战舰顶上。张钧恕静立不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片刻之后,地平线上忽然响起一声霹雳,遥远隐约的隆隆轰响瞬息来到跟前,一时之间,这方天地充斥着滚滚雷音,再无其它声响!许多实力不足的战士只觉得头晕眼花,四肢不受控制,一头从运兵卡车上栽了下去。
  好在每辆卡车上都专门安排了久经沙场的老兵带队,雷音虽然来得突然,他们依然能够勉强保持行动,一把抓住摇摇欲坠的人,堪堪重新拉回车厢。
  然而雷音过后,大地也开始不断震动,空中的风更是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越来越强烈的气流中沙石呼啸纷飞,噼噼啪啪地打在车厢上,人身上。一颗颗小石子打在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立刻就会留下点点红印。
  浮空舰队在狂风中剧烈摇晃,一些小型艇舰更是上下起伏,如怒海中的孤舟,时刻都有可能倾覆。即使体型最大的载重舰,也不住摇晃,艰难地维持着空中队型。
  好在张阀此次精锐尽出,操舰的都是真正好手,哪怕是在这天灾般的环境下,也毫不慌乱,竭尽全力控制着舰体平衡。
  张钧恕眼见情况不对,即刻下令,所有小型舰都脱离编队,全升空,以便有更大回旋空间。
  空中狂风不息,大地涌动更是一波接着一波,许多载重卡车都被掀到了空中!
  在这种时刻,哪怕是三四级的老兵,都只能紧紧抓住车厢,以求自己不会被掀飞出去。一旦脱手,就会被这仿佛龙卷风般的气流吹上天,不知抛向何处。
  中央旗舰通体闪耀起微黄光芒,数道符文构成的光带拉出一道淡淡光罩,将整艘战舰保护在内,隔绝了肆虐的狂风。
  张钧恕望着阴沉如墨的远方天空,脸色也如天色一般黑漆漆的。
  指挥舱内众将都是身经百战,可是看到如此天地惊变,也禁不住动容。一名少将悚然问道:“大将军,这,这难道是”
  张钧恕重重吐口浊气,沉声道:“没错,是国公爷已经和敌人动上手了。”
  众将脸色随即大变。
  此刻能够站在张钧恕身边的,都是张阀重将,也是帝国重将,每个人都有参加过国战的经历。众将大多见过神将级战斗,而且卫国公镇军已久,此前亦有数次出手,所以诸人更觉惊心动魄。要知道,卫国公即使全力出手,也没有如此威势。
  如果这天地异动不是卫国公,那自然就是追来的敌人了。仅由此看来。卫国公不只是处于下风,恐怕凶多吉少。
  张钧恕手握紧又放开,放开后再握紧,骨节出噼啪微响。
  神将级别的战斗,普通军队毫无用处,仅仅是原力对冲的爆炸余波,就能灭杀一支方队。更不用说强者们领域一旦张开,战将以下完全无法靠近。
  然而即使尽起军中强者前去助战,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惨胜。哪怕卫国公能够脱身,可张阀这支私军强者尽失,就算完了。此战张阀十万精锐私军,有一半在张钧恕麾下,如今踏上归途的只剩下不到两万。
  这两万人是最后的骨血,只要能够把他们带回去,以他们为框架补充新兵,用不了半年时间,就能再得一支精锐大军。可若是在这一仗里拼光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卫国公宁肯只身迎战蛛魔大公爵阿尔达克也不让张钧恕助战,就是知道这支部队,以及这支部队中的强者,是张阀根基所在,一旦有损,即会损伤根本。而如若此战卫国公殉难,念在这份保全了张阀有生力量的情份上,青阳张氏乃至青阳王张伯谦都会倾力维护卫国公的后人。
  这是让人为难的选择,但也是卫国公的选择。
  砰的一声,张钧恕重重一拳砸在指挥台上,吼道:“都去帮下面的弟兄们,快点赶路!我们走得越快,国公爷就能够越早脱离战场!”
  诸将轰然应令,就向外冲去。只是远方的天地异象如铅块沉沉压在每个人心头,在绝对的力量差异面前,卫国公又是主动迎战,再想脱离,恐怕希望渺茫。
  就在这时,一名上校冲进指挥舱,叫道:“外围浮空舰现有不明浮空舰接近,疑似蛛魔大公阿尔达克的座舰!”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