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七 陷阱

章一六七 陷阱

章一六七陷阱
  张钧恕猛地转身,喝问:“当真?”
  上校斩钉截铁地答道:“弟兄们都把图册背得烂熟,就是烧成了灰也认得!”
  张钧恕又问:“来了多少战舰?”
  “就只有一艘!”
  张钧恕眼中寒光凛冽,哑声道:“很好!一艘大公座舰,价值也不比一支舰队差多少了。传令下去,各舰去除伪装,全员出击,今日务必把这艘座舰留下,为国公爷报”
  说到这里,张钧恕陡然止声,可是身边诸将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个个眼中含泪,齐声应道:“得令!”
  张阀6地大军不断提,继续向前,舰队则整体转向,迎向了北方。
  北方浓云中,阿尔达克的座舰正在疾飞,舰身周围有无数巨大蛛网时隐时现,八根长长节足则踏在虚幻蛛网上,就如一头无比庞大的蜘蛛,闪电般扑向自己的猎物。
  一头高高瘦瘦的蛛魔站在舰桥上的控制台前,帝国舰队的影像正投射在他前方半空中。
  看到帝国整个舰队开始转向,将兵锋对准自己,这位蛛魔侯爵出一阵尖锐的笑声,说:“就凭区区一艘巡空战舰和一群杂鱼,也想和大公的座舰对抗?哈,连货船都冲上来了,难道这些小虫子自知难逃一死打算拼命吗?呵呵,哈哈!”
  他旁边一名年轻子爵立刻附和道:“也是,属下从军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见过敢对着战舰冲锋的货船。莫非人族那边最近有所突破,研制出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武器?哈咦?那些货船,那些货船”
  影像中的帝国舰队正在迅接近,旗舰和护航战舰开始变换队型,中后方的一些小型巡逻艇及运输舰则被拉开距离,慢慢散向外围。以至于其中有三艘老旧的货运艇变得极为突出。
  它们不断提,竟然不但跟上了旗舰,还在渐渐出。这根本不是货船应有的度!
  身为舰长的蛛魔侯爵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步,眼睛死死盯住不断变换队形的帝国舰队。在舰队两翼,各有一艘高战舰率领一小队炮艇高冲出,包抄蛛魔座舰的后路。
  蛛魔侯爵只向两翼扫了一眼,目光就又落在那三艘货船上。
  忽然眼前的影像闪烁起来,数道符文的光芒充满了视野,等亮光过后,只见三艘货船外壳上不断生细微爆炸,船体片片脱落,渐渐露出威武庄严的内在。转眼之间,三艘庞大战舰如破茧蝴蝶,从货船的伪装外壳中脱出,出现在战场中央!
  蛛魔座舰指挥厅内一片死寂,即使贵为侯爵的舰长此刻也似乎呆了,只有不断颤抖的手指彰显出他此刻的心情。
  整整三艘主力舰!每一艘都可以单独支撑一个分舰队的战列舰!
  三艘战列舰再加上张钧恕的旗舰,战力已足以抗衡一支完整编制的战斗舰队。
  永夜大公爵的座舰一般都是级战列舰级别,面对帝国战列舰时,对上一艘有显著优势,对上两艘就要处于下风,碰到三艘时不败就已经不错了。
  况且此刻蛛魔座舰孤军突进,身边一艘护航舰都没有,最高武力的强者也不在舰上,陷入整支舰队的包围圈,结果可想而知。
  三艘战列舰现身的同时,蛛魔侯爵一下明白了许多事情,包括帝国外虚空舰队这段时间的战事为何表现疲软,处处被动,只能勉强支撑局面,不肯和永夜舰队主力决战。
  那些狡猾的人族,居然把三艘战列舰封藏于此,就连地面战争败退都没有暴露出来。显然是为了引诱永夜浮空舰队,准备把追击而来的舰队一口吞掉。
  帝国舰队比起永夜方整体实力本就略显不足,再抽调三艘主力舰,战力自然虚弱。能在外虚空打成那等局势,没有全线溃败,已经说明舰队指挥绝对是罕见的良将。
  想是想明白了,只不过当一头撞进陷阱的是自己时,无论是谁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旁边子爵也明白过来,失声道:“这些该死的人类!他们的目标不是地面要塞,而是我们的舰队!”
  只要能重创永夜舰队,帝国就会在外虚空重新确立优势,封锁浮6,将绝大多数补给运输船歼灭于虚空,到时候浮6上的黑暗大军断绝后援,而帝国一方援军物资源源不绝,此刻布置在浮6上的黑暗大军最终只有全军覆没一途。
  子爵的反应不可谓不敏锐,也很有战略眼光,只可惜此刻身陷绝境,侯爵的心情差到无以复加。听了子爵的话,侯爵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子爵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咬牙道:“早不说,现在都是废话!”
  蓦然一声地动山摇般的轰鸣,整艘战舰都在剧烈摇晃,舰桥上灯光忽明忽暗。座舰已经被击中,而且受创不轻,显然是被战舰主炮击中。
  蛛魔侯爵面容转为狰狞,手上猛然力,控制台上顿时爆起一团血雾,那名子爵竟然被生生撕裂!
  稍稍泄心中暴虐,侯爵一连下了三个命令:“加、转向、脱离!”
  只是他心里明白,第三个命令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实现了。
  帝国舰队中,张钧恕的怒吼传遍整个舰队:“干掉那头蜘蛛!为了帝国!”
  一瞬间,帝国舰队万炮齐,无数绚烂烟火在蛛魔大公爵座舰那近千米长的舰身上绽放。不知多少支威力巨大的弩箭,拖着明亮的尾迹,如鱼群归海般冲向蛛魔座舰。
  在远方山顶,千夜用手遮挡着风沙,眯起眼睛,正注视着这难得场景。
  “真是壮观!”千夜叹了口气,这种舰队级别的空战殊为少见,他之前也几乎没有见过,此刻只能远观,不由感到可惜。
  在风暴中,普通人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而拥有真视之瞳的千夜却能够凭藉原力分布,隐约看到远方的战况。不过他看到的也是大致局势,无法分辨细节。
  离地千米的高空正在爆一场不逊于外虚空对抗的舰队大战,无数道原力波纵横往来,编织出一张充满死亡气息的天幕。
  一艘如巨鲸般的庞大战舰左冲右突,周围散布着数十艘大小不等的战舰,如鲨群般在巨鲸周围游弋,得到机会就猛扑上去,咬下一大块肉来。
  而在千夜视野之外,张阀残军正顶着风沙,艰难地前进着,一点一点撤向已方最后的根据地。虽然行进缓慢,可在这样的环境下,主要依靠强悍身体的黑暗种族行动更加困难,他们不象帝国那样早有谋划,准备了大量载重卡车运兵。
  短途冲刺,载重卡车自然远比不上黑暗战士。可是在以百公里计的长途行军中,尤其遇到这种风暴天象干扰,再坚强的肉体都不如只要燃料充足,就永远不知疲倦的载重卡车。
  所以此刻张阀战士心中反而希望风暴持续得越久越好。风暴多延续一刻,他们和追兵的距离就会拉远一点。
  在另一个方向上,更远的地方,就是风暴中心。
  在那里,无论黎明还是黑暗原力都变得极度狂暴,无时无刻不在冲突、爆,连空间都变得不再稳定,时时有长达数百米的深色纹路从虚无中出现,那是空间裂缝,可以毁灭一切的空间裂缝。它们每次出现,虚空原力就如潮水般喷涌。
  浮6和大6一样,靠近地面的内层空间中虚空原力难以稳定存在,它们一旦大量出现,就如同在沸油中倒进冰水,瞬间形成恐怖风暴。
  即使有真视之瞳,千夜也只能看到无数杂乱无章的原力,每一刻的变化快得连意识都无法捕捉。他完全不能判断战况,只知道有两名神将级别的强者在那里激战,而黎明原力处在下风,宛若风中残烛,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千夜心有隐忧,随即压下。那种级别的战场,还不是此刻的他能够插手的。
  千夜又望向张阀残军的方向,他已经感觉到一些强大的黑暗气息正在朝那边快移动,显然燃烧的要塞能够阻碍大军的步伐,却挡不住黑暗强者的追击。
  他们当然不敢正面强攻有整支浮空舰队坐镇的本队,但会不断骚扰蚕食,拖慢大军前进节奏。当然,如果有隙可趁的话,实力强横的家伙也不会放过攻击浮空战舰的机会。大型战争中,决定局势的除了神将级强者,就是制空权。
  张阀大军就如一头蹒跚前行的巨象,尽管体型庞大,却受了重伤,沿途滴落的鲜血,引来一群群恶狼。能否将这些恶狼杀死或者赶走,是巨象能否走到终点的关键。
  那里才是千夜的战场。
  只是此刻浮6上赶得及过来猎杀恶狼的帝国强者并不多,迷雾森林集中了很大一部分自由强者,但永夜早在月前就在那里不断增兵,仓促之下,他们想要安然穿过那片诡异森林都很困难。
  而眼前狼群已在不断汇聚,数量或许远远过猎人,多到足以将所有猎人淹没的程度。
  千夜把残破的虬龙收回安度亚空间,换上一套轻便软甲,以方便隐匿猎杀。他扎紧战斗服和软甲,收起用来在风暴中稳住身体的东岳,然后跃出峰顶。
  在风暴中,千夜不坠反升,如同一叶扁舟,在波峰浪谷间起伏。这是由狂暴原力引的风暴,不象自然风暴那样无迹可循。千夜分辨着原力涌动的方向,判断风暴走势,不断调整自己的飞行姿态,在空中划出一道曲曲弯弯的轨迹,以和张阀残军平行的方向朝前飞去。
  正当千夜借助风暴之力飞行时,忽然间心头涌起一阵强烈之极的悸动,而原本狂暴的风沙毫无预兆地陡然减弱,就如暴风雨中的大海本是巨浪涛天,却突然恢复平静。
  然而深海中央,却出现了一个不知道多深多广的漩涡,这一刻无尽的浩瀚带来的是无边恐惧,远风浪滔天之时。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