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零 重逢

章一七零 重逢

章一七零重逢
  千夜踏出洞口,山风扑面而来,风中除了森森寒意,还混杂着血和硝烟的味道。
  他极目望去,战火无处不在,大地上处处硝烟,轰鸣声不绝于耳。在目力尽头,一座笔直矗立的孤峰忽然摇晃了几下,竟缓缓倒塌,弥漫烟尘轰然扬起,遮蔽了半边天日。
  再向远方,就是张阀残军前进的裂谷。
  只见天际影影绰绰有无数黑点,正在迅接近。其中有独行的强者,也有疾飞的浮空舰。不过浮空舰多是小型艇,零星不成编队,根本不敢接近有主力舰队坐镇的张阀大军。它们降落在百公里外,将一队队战士投放到战场,再升空返回。
  和如蜂群般涌来的敌人相比,人族一方的强者显得无比单薄。
  千夜一跃而起,迅向最近的一处战场接近。
  那里是一片丘陵,一队人族战士正踞守附近惟一的制高点,一座石山,拼命抵御着黑暗种族的冲击。有上百名黑暗战士围住山顶,正在猛攻。半山腰处则立着三十余人,居中一名二等子爵,负手而立,冷眼看着山顶激战的双方。
  人族战士只有二十余人,无论数量还是修为都远低于对手,但是相互配合默契,显然有丰富团体作战的经验。
  前方十余人握盾持剑,悍不畏死,死死顶住冲上来的黑暗战士,后方数名战士负责火力支援,丝毫不顾惜原力,拼命将弹雨倾泻到敌群里,一个个黑暗战士不断在弹雨中倒下。仅仅两个小队的战士,居然顶住了数倍于已的黑暗战士冲击。
  尽管战况不利,坐镇的子爵却是毫不着急,更是把大多数男爵和爵士级别的高阶战士都聚拢在自己身边,没有让他们参与围攻,否则的话山顶战局不会是胶着状态。
  他时不时看看天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千米之外,千夜蹲在一堆敌石之后,瞄准镜的准星早把那名子爵套在正中。现子爵似乎在等待什么之后,千夜也没有急于动手,打算看看对方究竟在图谋什么。
  片刻之后,山顶人族战士渐渐顶不住攻势,黑暗战士的伤亡也在逐渐扩大。
  那名子爵冷笑一声,道:“看来人族根本不会为这几个废物浪费弹药,既然如此,就没有留着他们的必要了。跟我上!”
  子爵仰天出一声长长嗥叫,身体迅膨胀,体表黑色毛生长,转眼之间现出狼人战斗形态,双眼涌动着嗜血的光芒。
  然而他的长嗥在中途嘎然而止,身躯猛然向前一冲,差点扑在地上。这时众人才看到他背后血光喷溅,大团血雾混合着碎肉四处纷飞,整个脖子几乎都被打断,狼头再也得不到支撑,软软地垂了下去。
  狼人子爵瞬间遭受重创,周围下属们几乎没人反应过来。在他们呆愣的时候,两名男爵头颅忽然炸开,随即爵士们也一个个倒下。这时幸存者才察觉远方传来的轰鸣枪声,在处处战火的战场上,枪声实在是不起眼,以至于被忽略过去。
  千夜收起雷霆,向战场望了一眼,就转身离开。主将被杀,强者也被清理大半,那边黑暗战队已是一片混乱,山顶上的人族战士就算打不赢,逃走还是能够办到的。黑暗种族此刻兵锋浩大,千夜不打算把太多原力浪费在战将以下的黑暗战士身上。
  千夜正在选择下一处战场,忽然转身,盯住了东方某处。在那个方向上,他感觉到了极为熟悉的原力波动。
  千夜弓起身体,如6行兽般在山间乱石间奔行蹿越,借助地形,迅向那边接近。
  片刻之后,千夜就登上一座山丘,居高临下,俯视着前方的战场。
  在两座丘陵之间,是一处天然谷地,地形复杂,乱石穿空,两侧山壁又有不少山洞,正是天然的战场。
  然而这里本该是一片荒芜,鲜有绿色,就算有植被,也是耐旱抗寒的低矮灌木。可是此刻在战场中央,却凭空出现一片绿洲,里面风光灿烂,数株冲天古树正在风中摇曳,片片落叶旋转飘落,期间还时时有彩虹浮现,宛然一副人间仙境的模样。
  绿洲中央一泓清泉泛着粼粼波光,池边一角处矗立一块假山石。若说有什么不和谐处,也就是这块黄扑扑的石头,即无刀刻棱角线条,也没有天生的玲珑孔洞,完全就是随处可见的一块顽石,放在这人间仙境中,和周围美景格格不入,怎么看怎么别扭。
  荒莽野地中这片绿洲显得如此突兀,让人想忽略都办不到。而在绿洲中,那块土黄顽石则最是吸引眼球,尤其是它还不安分,正在四处移动。
  千夜一看,就知道这其实是双方的领军人物正以领域对战,只不过具现幻象如此栩栩如生实是极为罕见。
  所谓领域之战,也即双方争夺周围环境中的原力控制权,以天地间的原力为已用,强化自身,攻击对手。当双方控制的原力生冲突,即会显形于外,这即是不同的领域影像。
  可是这片绿洲又是怎么回事,未免也太逼真了。难道那些碧波绿草也有攻敌效果?
  看到片片落叶,千夜心中隐约有所猜测,当即双瞳中泛起蓝色,望向绿洲。真实视野一起,立刻扫清了领域对感知的干扰,看透了整个战场形势。
  在山谷间,正有数百人在舍生忘死的厮杀,其中绝大多数是黑暗战士,人族战士还不到百人。战团最激烈处,十名子爵正在围攻人族四名战将。居中一人面如冠玉,气质温雅,手挥折扇,衣袂飘飘,赫然是宋七公子。
  只是宋子宁此刻即没有披甲,也没有持枪,更没带那招牌似的银制假面,手中折扇一张一合,轻轻挥动,一副踏春赏景的样子,哪象在生死搏杀?
  宋子宁身边,倒是有个魁梧青年正在高呼大喊,一招一式都大开大合,气势极其威猛,。他一人就拖住了七名子爵,其中还有两名二等子爵,悍勇无比。
  可是他以一敌众,早处于绝对下风,身上时不时会挨上一两下,痛得他哇哇大叫。可是叫归叫,每次痛过之后,这家伙就会若无其事地再度扑上,和敌人缠斗一处。这个打起架来横冲直撞的家伙,不是魏破天又是何人?
  另外两名人族战将才十级,各自拦下一名三等子爵,正在苦战,眼见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对方还有名一等子爵,没参加战斗,正站在一边与宋子宁遥遥相对。
  不过千夜立刻现那名血族子爵并非没有动手,他此刻面色凝重,周身血气翻涌,近于沸腾,正在和宋子宁死拼领域。一头头各色凶兽不断从血气内冲出,扑向宋子宁,可是这些凶兽刚一现身,就莫名其妙地栽进了中央池塘里。
  血兽似乎都不会水,落水后拼命挣扎,然而仍渐渐沉底,眼见一串串汽泡浮现水面,落水的血兽就再也不见出现。
  看到这里,千夜不由愕然,血气凝结的凶兽会溺水?领域内本该是幻象的池水还真能淹死生物?这景象全然颠覆常识!
  千夜很快就不再想下去,下方战况已经十分紧迫,宋子宁魏破天不知被围困了多久,看似还可以支撑,实则岌岌可危,在他的真实视野中,两人身上原力光芒已很微弱,那是即将力竭的前兆,随时有可能崩盘。
  千夜也来不及想为何这对天生冤家会走到一起,取出阴影颂歌,身后光翼尽展,修长的枪身上也镀上了一层暗金光泽。
  他略一瞄准,就扣下扳机。阴影颂歌猛然一震,即使以千夜的臂力,也被后座力震得枪身一跳。一团若有若无的光芒从枪口射出,瞬间穿入宋子宁领域中的一处破绽,轰在一名子爵后背。
  足踏青草地的宋子宁突然脸色大变,下意识捏住掌中折扇,差点将坚固的合金扇骨弄断。他分明感到,一团强横无匹的黑暗原力轰入自己的领域,无论时机还是方位都恰到好处,抓住领域中一处破绽钻入,没受到任何削弱。
  这是真正的高手!
  宋子宁刹那间寒毛全竖,把折扇掷出,凛冽如刀轮般回旋着逼开了正和自己对拼领域的血族子爵,然后扬手一招,一直静静躺在脚边的银色枪盒落入掌中,那把扬威黑流的长枪,就在盒中。
  枪盒盒盖一按即开,可是在真正高手眼中,开盖取枪的这点时间,已经足够杀他好几回了。生死之线仿佛触手可及,宋子宁额头见汗,猛地抓住枪盒,原力透体而入,上好的合金竟然四分五裂,他的手握住了非金非玉的枪柄。
  然而那颗原力弹已穿透大半个领域,黑暗气息近在咫尺,宋子宁手脚冰凉之际,深吸一口气,就要点燃原力。他突然呼吸一滞,眼睁睁地看着那颗原力弹划出一道弧线擦肩而过,轰在一名三等子爵的背后。
  那头狼人正绕着魏破天猛攻,上半身忽然彻底炸开,血雨披头盖脸向魏破天浇去。
  宋子宁心念如电,不及细想,伸手一指,原本浑然天成的领域突然间变得破绽百出。果然,又是一颗若隐若现的原力弹出现,无比准确地穿过一处破绽,将另一名黑暗子爵轰成两段。
  经过原初之翼加持后,阴影颂歌的威力已堪比八级,区区三等子爵如何挡得住一击?
  此刻黑暗种族也察觉不对,和宋子宁对拼领域的血族子爵又惊又怒,大喝一声“撤退!”率先冲出了宋子宁的领域,转身就逃。
  能够在正交战的领域中,一枪收割一条三等子爵的生命,绝不是普通狙击手可以做到。如此杀力,人族方来的至少是伯爵级强者。血族子爵与宋子宁领域对决到现在,也已消耗过半,哪敢留下来当第三个靶子。
  然而他刚冲出领域,就见眼前多了一人,恰好挡住去路。
  血族子爵眼见这人年轻得过份,脸上即刻显出凶厉,喝道:“给我滚开!”度不减反增,笔直向前撞去。
  千夜不闪不避,纵身向前,结结实实和对手撞在一起!
  砰的一声闷响,血族子爵踉跄后退,一时间被撞得头晕眼花,眼前全是飞舞星光。毫无花巧的碰撞之下,千夜不光没有后退,反而踏出一步,紧跟上前,东岳一挥,血族子爵头颅就冲天而起。
  ps:总算忙得告一段落,明日两更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