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四 控告

章一七四 控告

“威廉,你还打不打?”暮色喝道。
  威廉耸肩:“不是已经打过了?”
  旁边几名血族子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面色怪异。他们完全没想到以威廉的地位,居然会做出如此公然耍赖的行径。可是暮色不知道拿住了威廉什么把柄,可以随意的呼来喝去,他们却不行。威廉在狼人中地位极高,在整个永夜世界也是名声渐起,区区几个血族子爵如果得罪了威廉,将来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威廉手上,可是已经有了不少血族强者的性命。
  这几名子爵都不是出自门罗氏族,没必要为暮色卖命,当下个个默不作声,冷眼看着暮色的笑话。
  暮色脸色越苍白,嘴唇渐渐失去血色,这是她怒到极处的标致。她忽然换上迷人笑容,柔声说:“威廉,去杀了他。”
  在她没有说一句威胁话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威胁。这已经没有商量余地,不是请求,是命令。
  没想到威廉还是不买帐,摊手道:“我办不到,你行你上。”
  暮色深深地吸了口气,冷笑道:“好!那就我来!”
  “加油!”威廉居然真的退到一旁,开始看戏。
  临战激怒是大忌,暮色转眼间冷静下来,等转身望向千夜时,从她脸上已经看不到一点怒意。然而她的冷静瞬间被千夜一句话彻底破坏:“你不是我的对手。”
  暮色再也忍不住,讥笑道:“你忘了当初是如何被我玩弄的?”
  这句话一出,威廉立刻变得目光炯炯,盯着千夜猛瞧,脸上写满了要找千夜弄清楚整个‘玩弄’过程的决心。
  其它血族子爵对此倒是无动于衷,在血族漫长的生命中,情人的数量可以多如繁星。虽然暮色年纪还很小,以血族标准来算也就是刚刚成年,但是和异族出众雄性生点什么,一点也不奇怪。
  谁也没有料到,千夜的回答竟是:“那只能说明你的进步太慢。”
  暮色气得手都在颤抖,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天赋,这方面不容任何人质疑。放眼整个血族,能够在血脉天赋上明确压住她的,也就是夜瞳和爱德华而已,顶多再有几个和她差不多的。而夜瞳还是后来觉醒的血脉。
  没想到她,暮色,整个血族乃至永夜世界公认的天才,今天居然会被质疑进步度太慢?
  暮色忽然决定不杀千夜了,她要把他捉回去,赐予他初拥,然后在漫长的岁月中尽情地折磨羞辱,以泄心头之愤。不知为什么,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就变得格外强烈,几乎不可抑制。
  暮色没有急于动手,而是慢慢拉开战斗服胸衣的拉链,露出胸口大半沟壑,一字一句地道:“回去后,我会好好的招待你,绝对让你永生不忘。”
  两把长剑呛然出鞘,自行跃入暮色手中,她随即向千夜走去,皮靴那高高的后跟敲在地上,竟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然而她才走了一步,第二步就再也落不下去。千夜将东岳插在地上,手扶剑把,平淡如水的目光望向了暮色。
  暮色忽然一闪,横移数米,避开了千夜的目光。可是千夜随即又望了过来。暮色脸色再变,瞬间伏低身体,避开了千夜目光的扫视,紧接着她双剑在地上一插,借力后跃,刹那间闪退。
  千夜的目光刚好落在暮色退后之前的位置,在那里没有看到暮色,似也让他微觉意外。他随即抬头,望向已在数十米外的暮色。
  此刻暮色距离千夜足有几十米,显得十分尴尬。这个距离已经可以用原力枪了,然而她刚刚拔出双剑,摆明是要用华丽的近身战好好教训一下千夜,现在一剑未,怎么好意思出枪?千夜可是一动未动,光用眼神就逼得她上窜下跳,更不得不退到数十米外。
  可是转眼之间,暮色就现百米之内似乎都不是安全距离,千夜目光变得深邃无比,又向她望了过来。刹那之间,暮色如坠冰窟,如同被天敌现,几乎不能自已。她尖叫一声,一跃而起,在空中连续变幻数个方向。但她闪到哪里,千夜就望向哪里,暮色度再快,哪里快得过千夜的目光?
  暮色忽然一个后翻,又退了数十米。这一下就和千夜相距百米,她一落地,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眨眼间消失在起伏的丘陵中。
  几名血族子爵一时怔住,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暮色竟然逃了?不过被千夜看了几眼,她居然就逃了?
  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威廉反应要快得多,向千夜一指,豪气干云地说:“来,你的对手是我。”
  千夜一凛,转向威廉,严阵以待。然而威廉只是嘴上气势冲天,却站在原地不动。对待威廉,千夜可比对上暮色时慎重得多,威廉不动,他也就不动。反正自己这边还有宋子宁三人,收拾那几个血族子爵绰绰有余。
  子爵们眼见千夜威廉光对峙不动手,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时,忽然眼前景物一变,俨然换了个天地,已是被宋子宁领域席卷在内。
  领域内,赵雨樱和魏破天如同虎入羊群,砍瓜切菜一样将对手全部放倒。宋子宁随即收了领域,望向威廉,收起笑容,凝神以待。
  “宋七,干嘛不用你的领域困住这家伙,我们一起上去干他娘的!”赵雨樱盯着威廉,眼有凶光。
  宋子宁摇头,说:“我的领域可困不住这个家伙。”
  威廉扫了几人一眼,象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哎呀,晚饭的时间到了,我得赶回去吃饭了。加入议会的部队至少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吃的不错!”
  千夜向倒了一地的几名子爵指了指,说:“那边还有一个活的,你不管他们了吗?”
  威廉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道:“他们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反正都是暮色未战先逃,才把他们害死的。”
  说到这里,威廉意味深长地冲着千夜笑笑。
  或许别人看不出来,不过威廉眼中,却看到千夜目光望向哪里,脚下就会有一条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血线延伸到哪里。暮色对这条血线如避蛇蝎,完全不敢让它粘到身上,拼命闪避,最后还是被血线沾上。她这才不顾一切地逃走。
  其实她已经算是和千夜大战一场,威廉那未战先逃的话,就十分诛心了。
  见威廉丝毫不顾及暮色带来的手下,千夜就不再多说,挥手道:“那你早些回去吃饭,多吃点,带上我的一份。”
  威廉笑容更加灿烂,道:“好,下次见面,我打包一份带给你。”
  千夜立刻摇头:“别,下次最好不见。”
  “你这无情无义的家伙。”威廉叹了口气,似是有些落寞地转身离去。
  等他真的走了,赵雨樱等才松了口气,猛地出了一身大汗。威廉在场时,隐约压力无处不在,让他们始终处于最紧张的临战状态。这种状态可维持不了多久,如果威廉再多聊两句,魏破天赵雨樱就可能忍不住要动手了。
  魏破天擦了擦汗,问道:“千夜,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你和他们真的打过了?”
  千夜点了点头,郑重说:“暮色很厉害,威廉更厉害。”
  赵雨樱哼了一声,道:“厉害个鬼,老娘怎么没看出来?哎呀!”
  她本向千夜走去,准备一爪子把这小五拎起来,好好审问一下这段时间究竟干了些什么。结果距离千夜还有十余米,突然脚下一软,竟然踏了个空!
  赵雨樱措手不及,一头向前栽去。她反应极快,原力迸,向地面一冲,整个人就借势腾空而起。然而原力一,只听轰的一声,瞬时烟尘四起,将她完全包裹在内。赵雨樱一声惊呼,继续向上,终于冲出烟尘笼罩的范围,只是已然灰头土脸。
  她抹去脸上尘土,正要查看是否有敌来袭,低头一看时,顿时呆了。
  地面上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大坑,深达米许。这个大坑以千夜为中心,直径达数十米,只有千夜脚下方圆数米地方完好无损,看来起就象在坑中多了一座石台。
  此处可是山陵地带,脚下都是坚硬岩石。几人都是刚刚从这里经过,知道都是实地,怎么会突然多出这么一个大坑?
  赵雨樱只是一怔,转眼间明白过来,问:“这是,你刚刚和威廉战斗时留下的?”
  千夜点了点头:“是。可惜,让暮色跑了。”他显得不无遗憾。
  赵雨樱忽然觉得有些说不出话了,千夜和威廉那下交手,表面上无声无息,可实际上外溢余劲竟将这么大一片的山岩化成石粉,这两个家伙一击之威,究竟有多大?
  想着想着,赵雨樱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有些不自然,哼了一声,说:“我说不定都打不过你了。”
  “怎么会,你比他们厉害多了。”千夜笑道。
  “胡说八道!这点自知之明老娘还是有的。”赵雨樱怒道。不过她话是这么说,脸上却是眉开眼笑的,早就暴露了心事。
  “走吧,去接破天的人,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千夜道。三人知道此刻时间紧迫,于是匆匆打扫了战场,跟着千夜一路远去。
  远方一座山谷内,此刻已建起一座黑暗种族的临时营地,规模很是不小,时时可见各种族的强者进进出出。
  暮色回到营地后,径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理,只是从屋里不断传出砸东西的声音。偏在这时,就有人极不知趣地敲响了房门。
  “滚,别来打扰我!”暮色也不开门,没好气地喝道。
  门外那人却并没离开,而是道:“暮色大人,侯爵让您立刻去见他。有人控告您不战而逃,将众多得力下属置于绝地,导致他们平白战死。”
  暮色猛地拉开门,怒道:“是谁?我要杀了他!”
  “这个是威廉大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