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八 大局

章一七八 大局

坏消息总是传得格外的快,还不到一天功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浮陆战场。…,白凹凸这次动作太大,居然同时招惹了赵阀、宋阀和远东魏家,而且是往死里得罪的节奏,实在非同寻常。以往白凹凸只是行事霸道,又不是真疯,至少还讲些道理。而且此事太大,她一人可未必担得下来,许多阴谋论者顿时兴奋起来,纷纷猜测是不是白阀将要有什么大动作,甚至有人感觉,帝国说不定要变天了。
  赵阀防区西部边界,修建了一座规模不大,但极为坚固的要塞。这里距离浮陆边缘已经不远,偶尔会出现虚空乱流,按理说不适合大军作战。可是现在赵阀防区和李家在迷雾森林的基地是帝国仅有两块可以坚守的阵地,黑暗种族显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这段时间以来,赵阀防区周围不断出现黑暗种族的强者,试探渗透,试图找出防线的弱点。这一带靠近浮陆边缘,是用小形浮空艇渗透的绝佳地点,因此黑暗种族的活动格外频繁。
  要塞城头忽然响起刺耳的警报,远方荒原上出现了一辆机车,以极为狂暴的速度笔直开来,在荒原上拉出长长一条如龙烟尘。
  炮塔上的守军立刻转动弩炮,并且装上了专门对付强者的追踪弩箭。能把机车骑成这个样子的,绝对不是普通的强者,否则的话不是摔死也得震死。
  两座专门用于防空的速射炮也放平了炮口,对准冲来的骑士。
  守卫军官举起望远镜看了一会,伸手按停了警报,放声喝道:“是四公子回来了!”
  于是巨弩和速射炮归复原位,继续警戒,毫无松懈。以此可见赵阀私军的训练有素。
  机车咆哮奔腾,轰的一声将要塞外一具浮空艇的残骸撞碎,自无数碎片烟尘中冲出,然后一个盘旋,轮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堪堪停在了要塞大门前。
  一身青色战甲的赵君度从宛若小卡车一样的机车上跳下,从后厢里拿出两颗狼人头颅扔给迎上来的手下,说:“把这个处理了,到月底一起上报。”
  那名战士飞奔而去,又有数名身强力壮的战士跑过来,将那辆机车推进要塞。这可是个数吨重的大家伙,没有几个人根本弄不走。
  赵君度一边向要塞内走,一边问:“这几天有什么事情吗?”
  旁边负责情报的中校立刻道:“四公子,确实有一件要事,和雨樱小姐和千夜将军有关。”
  赵君度双眉微扬,道:“说!”
  那名中校即刻扼要将白凹凸和千夜等人冲突的事说了一遍。赵君度一路走一路听,脸上淡定渐去,渐渐布满寒霜。
  要塞不大,赵君度很快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在桌后坐下。中校知道事情特殊,早有准备,当下取出两份文件放在桌上,说:“这是千夜将军和魏世子的伤情报告。”
  赵君度拿起报告,细细看了一遍,对千夜的部分格外仔细。这份报告是由张阀舰队军医所写,只送赵阀。
  看罢之后,赵君度将报告缓缓放下,说:“这种伤势,哼!看来白凹凸根本没有留手。”
  中校微觉诧异,不过赵阀军中风气,一向鼓励有话直说,当下就说出心中疑惑:“白凹凸若是没有留手,千夜大人就回不来了吧?”
  赵君度抬眼望了她一眼,在自己心腹手下面前,也就不再保留,当下冷笑一声,说:“所有人都低估了千夜。以千夜现如今的实力,接下白凹凸的一击,我并不意外。”
  中校顿时大吃一惊,没想到赵君度对千夜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白凹凸近年来实力突飞猛进,越级斩杀如同砍瓜切菜,号称神将之下第一人。她真实实力或许还不足以横扫神将之下一切对手,但是帝国国内能够和她匹敌的,大都是四五十岁、成名已久的强者,怎好放下身段来和她血战一场,争争这个名号?而且就算打了,也没有必胜把握,一旦输掉,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
  即使这样,也足以说明白凹凸此刻的强势。
  千夜居然能够接白凹凸一击不死,那岂不是说,千夜也有了和白凹凸相近的战力?千夜可是比君度少爷还小一岁呢!
  想到这里,中校的心中忽然有些不安份的燥动。
  赵君度双眼微垂,没有注意也不会理会中校的一点小小心思,径自思索片刻,方道:“来此之前,幽燕二位国公以及父亲都对我说,此战事关国运,无比重要,凡事要以大局为重。嘿!什么是大局?既然有人心中毫无大局,那让我怎样顾全大局?”
  中校登时一惊,忙道:“少爷,您别冲动!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另外,您......您也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去找白凹凸理论。”
  她这话说得宛转,赵君度听了哈哈一笑,说:“你就是想说我现在还不是白凹凸的对手,不是吗?我也很清楚,她比我大了十岁,这个差距恐怕一两年内还弥补不了。”
  中校刚松了口气,就听赵君度道:“去拿份战书来!”
  中校顿时急了:“您刚刚还说现在不适合和她决战!”
  赵君度淡淡一笑,说:“不是现在。三年之后,我要和她决一死战,不死不休。她大了我十岁,就算这三年完全不修炼,也还占了七年便宜。如果这样都还不敢战,那就让她从现在起,把那个什么神将之下第一人的称号去了吧!”
  这个条件,对于白凹凸而言,恐怕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少爷,这......三年,是不是太早了些?”
  赵君度淡淡地道:“若没有风险,那还叫什么生死决战。就这样写。”
  “......是。”
  中校匆匆离去,赵君度起身站在窗前,遥望着荒野尽处,地天相连的景致,淡然一笑,自语道:“我倒要看看,在你们眼中什么是真正的大局。是白阀和白凹凸,还是有望天王的我。”
  赵阀防区核心处,早已建起一座宏伟要塞。从赵阀登临浮陆的第一天地,就开始着手修建要塞,到现在还在一刻不停地建设。要塞无论规模还是面积都远超李家的基地,内部可以容纳数十万人,光是高等级的动力塔就修建了十座。这已然不是要塞,而是一座城市。
  这座要塞,被命名为“不坠之城”,多少可以窥出赵阀的野心。
  不坠之城并非孤城,环绕着它,赵阀还修建了十余座大大小小的要塞,互为倚角,所有要塞都有地下通道和不坠之城相通,并且还有供紧急使用的动力管道,在必要时候,可以动用不坠之城的动力体系为卫星要塞提供能源,整个防御体系堪称固若金汤。
  不知道是真有远见还是别的原因,不坠之城自修建时起,就规划了至少五十万人的规模,而且并不完全是军事化的要塞,划出不少适宜居住的区域。其中最核心的一片城区中竟然花了若大代价修建了山水园林,并铺设了可以操控气候的原力法阵,虽然温度部分更多是靠管道内的高温蒸汽或是冰水调节,但这样也是造价不菲,尤其是在短短时间内建成。
  这片核心城区内只设了十座院落,依山面水,各有胜景。眼下十座院落中只有四座有了归属,分别是帝室,张阀和宋阀,赵阀自己也占了一座。
  院落归属很有讲究,帝室和张阀自不必说,实力远过普通门阀世家,自然能拿一座宅院。赵阀是主人,早就占了半山面水的一片幽静宅院。至于宋阀能够早早入主,却是因为财大气粗,直接开了个让赵玄极无法拒绝的价格,也挤了进来。至于其它院落,索性先就空着,直到需要时再一一放出。
  在这座能够体现身份地位的场合,各大门阀世家绝对会倾力以赴。
  此刻赵宅中,一座临湖的小楼上,赵若曦正凭窗而坐,把下巴支在窗台上,很是无聊地看着楼前一池碧水。
  “小姐,该吃药了。”
  听到王伯的声音,赵若曦耳朵动了动,算是听到了,身体却纹丝不动。
  王伯却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意思,又说了一遍:“小姐,吃药的时间到了。”
  “知,道,了!”赵若曦终于懒懒的撑起身子,不满的低声嘟囔着:“这药好难吃的,而且我不是有生生不息之力嘛,还用得着吃药?”
  “这药对于消化生生不息之力很有好处,而且它可以护持小姐的身体,让你在动用曼殊沙华的时候可以少受损伤。”这番话,王伯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先放桌上吧。”赵若曦垂头丧气,随后身前就响起喀喀嚓嚓的清脆声音。
  王伯将药盘放在桌上,转身一看,见赵若曦正就着窗台,用一把复古手枪的枪柄砸松子。
  一向沉稳的王伯,此刻眼皮也不禁跳了几下。那把做工极尽精美的短/枪,不就是曼殊沙华吗?
  王伯忍住揉眼睛的冲动,定了定神,再仔细看去,终于确定,赵大小姐用来砸松子的就是曼殊沙华。
  这,国之重器,居然用来砸松子?虽说曼殊沙华别说用来砸松子,就是砸石头也不会有损坏,可是王伯心中,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忍不住长叹一声。
  赵若曦砸好一把松子,就才到桌前坐下,苦着脸盯着那碗尚在冒着热气的汤药,一颗颗往嘴里扔着松子。可是看那张快要皱到一起的小脸,就知道她觉得松子再多,也压不下药的味道。
  此时王伯说:“最近出了一件事,想必小姐是想知道的。千夜前一天和白阀起了冲突,被白凹凸打伤......”
  王伯一句话没有说完,赵若曦腾地站了起来,双手握紧了拳头:“白凹凸?她找死!”
  王伯咳嗽一声,说:“小姐,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赵若曦却根本不听,只是咬牙:“白凹凸在哪?”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