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九 不是只有一个疯子

章一七九 不是只有一个疯子

饶是王伯再沉稳,这时也有些难以淡定,只能劝阻:“小姐,这事冲动不得。”
  赵若曦眼中透着凶光,怒道:“这事还不冲动,那还要什么事才能冲动?你就告诉我,白凹凸在哪?”
  “这个”王伯一脸无奈,有心不说,可是随即看到赵若曦示威性地扬了扬曼殊沙华。有曼殊沙华在手,赵若曦想走的话,王伯是拦不住的,放眼整个不坠之城,大约也只有幽国公赵玄极能够拦得下。
  王伯不得不说:“此事说来话长,内里不是那么简单”
  接下来,王伯将整件事来龙去脉再详述了一遍,而且专门梳理了其中的脉络,将其中利害干系剖析得一清二楚。这件事于整个赵阀都不算小事,因此相关报告也格外的详实。
  很费了一番唇舌之后,王伯道:“所以,这件事的起因其实只在于白空照一人,至于白凹凸,或许她还不清楚白空照做了什么,只不是在护翼手下而已。这种事,我们门阀世家其实都在做,只是程度有别而已。”
  “王伯,你这是在劝我不要去找白凹凸?你觉得我打不过她?”
  王伯叹了口气,说:“小姐,国之重器,不是用在这上面的。而且,现在又是非常时期,整个防区都需要你和曼殊沙华座镇。再者说,这把枪能不用,就尽量不要用,对您的身体不好。”
  “国之重器又怎么样,它现在在我手里,那就是我的,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替我告诉那些老家伙,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白凹凸一个疯子!”
  王伯大惊,忽然纵身扑出,伸手去抓。可是落手处明明是赵若曦的手腕,却突然变成了一朵盛开的彼岸之花。这朵冥河之花转眼即逝,居然结成一颗开了口的松子,落在王伯手心。
  王伯愕然片刻,才重重叹了口气,从窗口跃出,如飞而去。他知道赵若曦要去哪里,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赶得及。
  此刻在一艘浮空舰的修炼室内,千夜缓缓睁开双眼,结束了这一段的修炼。
  他现在的修炼主要是为了治疗伤势,而原力方面的伤其实不重,主要原因是千夜此刻两个原力漩涡中的原力都布满了细碎晶粒,是以半晶化的形势存在的。半晶化的原力对于外来伤害的抗性不知比寻常原力高了多少,白凹凸那足以震毁寻常强者原力漩涡、毁去修炼根基的一拳,其实只是让千夜受了点轻伤,真正伤害都集中在身体上。
  而身体上伤势虽然沉重,但是血核无损,燃金之血遍布全身,对伤势的修复格外迅,只要一两天功夫就能恢复大半,三天即可痊愈。恢复时间上,千夜确实没有对赵雨樱说谎。
  只是身体恢复还需要一个步骤,那就是大量进食,以补充营养能量。千夜离开修炼室,去餐厅领了好几份食物,风卷残云般打扫干净,然后就去探望魏破天。
  魏大世子躺在床上,浑身缠满了纱布,尤其是腰部裹了一层又一层。
  千夜坐到病床前,习惯性地伸手在纱布上轻轻一按,关切地问:“还痛吗?”
  魏破天登时杀猪一样的惨叫一声,怒道:“不痛才见鬼了,你就不能轻点?!另外,这是你今天第七次问我了!”
  千夜一拍额头,这才想起自己确实是第七次过来了。他运功疗伤,四十分钟为一阶段,然后是大吃一顿,以补充能量损耗,接下来就过来看魏破天,下意识就是伸手一拍。换句话说,他每小时就要过来折磨魏破天一次。
  魏破天上下打量了一下千夜,忍不住哀叹一声:“你手劲又变大了,这是伤快要好了吧?真见鬼了,你那什么身体,明明伤得比我还要重,怎么才一天多点,就活蹦乱跳的了?老子我还得老实在床上躺着!”
  “你少了一大块肉,还有几根肋骨,这也叫伤得不重?老实给我躺着,估计要过一周你才能爬得起来。”
  魏破天心有不甘,道:“早知道学点殷家的秘法,还能好得快些。”
  “那会耽误你千重山的进境。你要是防御弱了一点,这一枪说不定就要了你的命。”
  魏破天颓然躺下,道:“闷死我了,而且这该死的破船上连个漂亮医生护士都没有,也没个养眼的。”
  千夜失笑:“你什么时候变得和子宁一样了?”
  魏破天两眼一翻,道:“本大爷也是男人,男人哪有不喜欢美女的。说起来,那小白脸没事吧?说实话,看到他脸上多了两道伤,我心里还是挺解恨的。”
  千夜再度打破了他的幻想:“以子宁的为人,想必会花大价钱把脸上的伤疤给去了吧?这个你就别想了。”
  魏破天叹了口气,忽然沉默,片刻之后说:“千夜,你甘心吗?”
  千夜变得沉静,缓缓地说:“如果是说白空照,那么我迟早杀她,越到后面她越逃不掉。白凹凸,我追上她也应该是时间早晚的事。如果只是想杀她,那或许不需要到能够和她正面对敌的时候。可是,我一直在想,在这大敌依在的时候,要不要这么做。”
  魏破天听了,难得地也陷入思索,不过他忽然吐了口气,咬牙道:“真恨不得立刻就能揍她一顿!”
  只是白凹凸的战力放在那,想要痛快揍她一顿,不到神将还真是难以办到。等千夜成就神将,白凹凸说不定已经先行一步,那时战力对比还是两说。至于魏破天,想过神将一关不说难如登天,却也差不了太多,这辈子想揍白凹凸,恐怕是无望。
  看着千夜阴郁面容,魏破天大笑一声,说:“没事的,千夜,这点事别往心里去。这件事谁是谁非,相信帝国上下自有公论!我们魏家为帝国拓土开疆,多少男儿战死沙场,却不是能这样给人羞辱的。此事白阀若不给我们一个交待,还不知会让多少世家寒心,没那么容易过关的。”
  千夜面容稍稍舒展,露出一个微笑。只是这个笑容实在勉强,比哭还难看。
  魏破天大大咧咧地说:“都跟你说了老子没事!不就是少块肉吗,过几天就长回来了。你不会以为老子身为世子,连治伤的钱都没有吧?”
  魏破天说得轻松,可实际上他的伤并不是那么简单,那一枪带走了他腰肋的大片血肉,几乎让他的腰少了三分之一。这种伤,就算日后好了,魏破天也得虚弱一段时间,才能重回巅峰状态。
  “你慢慢休息,我出去走走。”
  “等等!千夜,你不会一小时后再过来拍我一下吧?那老子没被打死,可要被你折腾死了!”
  千夜作势欲拍,吓得魏破天怪叫一声,这才哈哈一笑,说:“没事,我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今天已经不用修炼了。”
  出了病房,千夜一路想着心事,顺着廊道走着。这是张阀舰队中一艘专门负责后勤补给的高运输舰,舰体庞大,内部的走廊也相当宽阔,并排走四五个人都没有问题。实际上,这条走廊是可供小型卡车开行的。
  所以当走廊对面出现了一个人的时候,千夜下意识地就将对方忽略。两个人的路线刚好错开,而且走廊也够宽。
  不过千夜走了几步,忽然现前路被拦住,那个人不知怎么也走的这条线路。千夜还在努力平复体内血气和原力的波动,身体在下意识地的微微颤抖。这是他愤怒到了极致,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现在只要看到魏破天的伤,千夜就难以克制心上怒火。
  千夜下意识地横跨一步,错开了路线。可是那个人也跟着跨了一步,再度拦住了去路。这时千夜终于知道,前面的人是有意想要找岔。
  忽然之间,千夜心情竟变得有些活泼,正在满腔怒火无处泄之际,居然就来了一个找事的。
  来人是个高壮男子,问:“你就是千夜?”
  千夜一言不,目光落在对方准将军衔和白阀家徽上。
  见千夜沉默,来人冷笑道:“就凭你这种人,也配和凹凸大人起冲突?凹凸大人没有一拳打死你已经是手下留情,你居然还敢诬陷大人!赵家的狗都是这么贱的吗?今天我白”
  他话未说完,千夜忽然抬头,目光如电,竟刺得他眼中一痛!就在他下意识想要挪开目光的时候,忽然间喉咙上如同锁上一道铁箍,竟再也无法呼吸!
  他低头望去,才看到千夜不知何时扼住自己的咽喉,然后一点一点将自己提离了地面。千夜并没有锁住他的原力,可是手上的力量大得不可思议,竟然只凭单纯的身体力量就握碎了他的护体原力,捏得他颈骨喀喀作响,随时都会破碎。
  虽然还能行动自如,但这名白阀准将只能拼命扳住千夜手指,惟恐颈骨真被捏碎。可是他用尽全力,却不能丝毫撼动千夜的五指,脸色渐渐变得青紫。
  他眼中已满是惊骇,口里嗬嗬的说不出话来。他出身白阀,眼力不差,看出此刻千夜竟然分毫未动原力,只是以单纯的肉体力量就让他毫无挣扎之力。这是什么怪物?
  千夜大步走到走廊尽头,一脚踹开那里的应急舱门,直接把手中提着的家伙给扔出舰外。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