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八二 兑子

章一八二 兑子

“在你成为神将之前,还撑起不起整个白阀!就是成就神将,白阀也离不了我们几个老家伙!所以,即使你对族里事务再不上心,作事之前也最好多想一想!”白松鹤怒道。
  白凹凸安静坐着,安静听着,什么都没有表示。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根本没有把白松鹤的话听进去。
  白松鹤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勉强压下怒意,沉吟道:“你没有把那些事告诉空照吧?”
  “当然没有。”
  白松鹤点了点头,神情轻松了一些,道:“那是我们白阀的立身之本,除了少数几人,谁都不能透露。空照的事,就先顺其自然,既然你推许她战斗天赋举世罕见,那么逃过赵若曦的追杀应也不是难事。那种大小姐,追杀个几天应该就会不耐烦了。”
  白凹凸淡淡地道:“空照的事,本来也无须我插手。”
  白松鹤点头道:“这样最好。这段时间乃是关键时期,有好几件大事都到了紧要关头。能够不生事,就最好不要多生事端。至于那些敢于威胁我白阀的世家,早晚要他们好看!”
  白凹凸问道:“听说最近赵阀正在联合一批世家,准备向我们施压?”
  白松鹤瞪了她一眼,道:“难得你也会关心家族。赵阀的动作比你想的要快得多,据说今天已经把这事捅上了朝廷,联合了一批世家,在廷议会上狠狠告了我们一状。哼!”
  “要不要紧?”
  “此事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上了廷议岂有小事?不过至少可以拖上几个月,才会有定论。”
  白凹凸点了点头,明显对继续谈下去已无兴趣,白松鹤叹一口气,反复叮嘱她不要再多惹事非,然后就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一名随从匆匆赶来,将一封急报同时呈给白凹凸和白松鹤。白松鹤打开一看,顿时愕然:“赵君度要约你三年后生死决战?!这,这也是为了千夜?”
  白凹凸面色凝重,沉吟不语。
  白松鹤默然许久,长叹一声,离帐而去。此事他管不了,也没法管。赵若曦、赵君度兄妹两个如此激烈反应,距离白赵两阀全面开战也相去不远了。特别是赵君度的约战,更是将自己和白凹凸逼上了绝地。三年之后,那一战无论结果,恐怕都是两阀全面争战的开始。
  白松鹤有一句话没有说,此时的白阀,还没有准备好。
  此时千夜盘坐在修炼室内,被阵阵柔和铃声唤醒,缓缓停了太上兵伐诀的运转。走出修炼室时,两名战士已经等在门口,说:“千夜将军,再有十分钟就到目的地了。”
  千夜点了点头,回舱取了行囊和武器。此时舰身一阵震颤,机械的轰鸣声骤然提高,随后侧方的主舱门缓缓打开。
  此刻运输舰悬停在距离地面数米的高度,并没有落在地上。下方是一片缓坡,不远处的山顶上建有一座要塞,这就是赵阀修建的第一线三座要塞之一。
  从这艘运输舰上,有近百名战士纷纷跃下,向要塞走去。千夜也随之跃出舱门,稳稳落在地上。运输舰一刻也不停留,随即升高,鸣响一声长长的汽笛,向远方开去。
  宋子宁跟在千夜身后,手里提着两个几乎和自己等高的行军背包,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东西。千夜也有些好奇,记得登舰的时候宋子宁几乎身无长物。
  “这些都是什么?”千夜忍不住问。
  “接下来守要塞需要的,都是武器军火,哦,还有吃的。”
  千夜略吃一惊:“吃的也要准备?”
  宋子宁白了他一眼,道:“要不是实在拿不了,我还打算再带一包水呢。你以为接下来的仗会容易?真要好打,赵阀那些家伙怎么会连修三道防线,他们又不傻。”
  千夜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倒不是他对战争艰苦程度估计不足,而是安度亚的神秘空间里始终放着一定数量的水和食物,平时哪怕空间再紧张,宁可少装点战利品,也不会动用这部分储备。
  两人刚要走向要塞,忽然远方传来阵阵猛烈的爆炸声,还没有开远的运输舰舰身上燃起数团火光,舰身猛然向下一沉。从云层中冲出数艘高浮空舰,它们的舰身虽然还不到运输舰庞在舰体的十分之一,可是攻击却凶悍之极,炮弹、弩箭如雨般泼向运输舰,如同群鲨围攻巨鲸。
  千夜大惊:“破天还在上面!”
  魏破天伤势恢复度远远及不上千夜,至少还要躺一周才能起床,因此要随着这艘运输舰回到后方。可是没想到黑暗种族追兵来得如此之快,居然帝国运输舰还没有脱离,先头的舰队就到了。
  千夜立刻就要奔向战场,却被宋子宁一把拉住:“那头野猪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另外张阀也不是全无准备,别冲动,先看看再说!”
  运输舰舰身表面不断燃起爆炸火光,舰体外壳层层脱落。然而外壳脱落半是因为黑暗种族战舰攻击,另外一半却是自行脱落。卸下一整层的外壳后,运输舰度陡然上了一个台阶,而且在舰壳下还藏有大量舰炮巨弩,一时之间运输舰竟化成满身是刺的凶兽,汹涌火力压得敌人喘不过气来,转眼之间就打爆了两艘高战舰。
  黑暗种族其余战舰顿时如受惊的兽群,拉开距离,不敢再靠近露出狰狞面目的运输舰。而运输舰也不恋战,以比来时高得多的航迅远去。
  千夜这才放下心来。旁边宋子宁则道:“看到了吧,上面那些大人物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他们早就等着这一天了。张阀残军一路撤退,其实也是个鱼饵,吸引黑暗种族强者前来送死。”
  “可是,我们的伤亡也不小。”千夜感觉,如果作为诱饵的话,这一路大撤退,双方的伤亡其实是差不多的。当然,千夜并不知道张阀通过暗藏战舰的手段击毁了一艘大公爵座舰。
  宋子宁道:“我们是普通战士死的多,强者伤亡也多是军中战将,没有太大前程的。而永夜一方损失的许多是还有大把潜力提升的精英。这就是兑子了,我们现在占的便宜,要再过几年才显得出来。”
  千夜无语,只能长叹一声。这样的兑子,也未免太残酷了些,短短两天时间,有太多战士在千夜面前死去。这些都是一条一条鲜活生命,却化作大人物手中棋子。兑子的惨烈,在张阀大军撤退的血路上尽显无疑。
  宋子宁轻叹一声,说:“以前我也是不太理解,后来跟了张帅一段时间,才有点明白了。其实这样的兑子,早在千年之前就开始了。帝国能够走到今天,就在于一代代持续不断的兑子,把点点滴滴的优势积累下来。这样的决定确实残酷,可也一定要有人去做。”
  两人一路走一路聊着,快要走进要塞时,千夜忽然心有所感,回头望去。只见远方天际处,出现一片乌云,滚滚而来。千夜目力厉害,早就看出那根本不是什么乌云,而是如蜂群般的黑暗种族舰队!
  近千艘永夜战舰蜂拥而来,几乎遮蔽天光。如此规模,即使意志坚定如千夜,也禁不住心旌动摇。宋子宁也失去镇定,失声道:“怎么会这么多!”
  他有一句话没有说,可是旁边的帝国战士中也不乏有见识的人,当下就有人惊叫道:“难道帝国的外空舰队败了?”
  轰的一声,惊慌和恐惧刹那间在帝国战士中蔓延开来。如果帝国外空舰队战败,那就意味着在场众人谁都回不了帝国本土,只有战死在这块虚空浮6上。
  眼见混乱持续蔓延,千夜双眉一扬,正要跃上高处,说些什么,却有人比他先一步跳上一块大石头,吼道:“都慌什么,如果外空舰队败了,那不是正好什么都不用想,只要狠狠揍这帮黑血杂种就成?”
  这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脸上有数道狰狞刀疤,显然不止一次经历生死危机。他站在大石上,扯开军服前襟,露出满是浓密毛的胸膛。在他胸口处,也可以看到好几条纵横交错的伤疤。
  “那些黑血杂种只要敢来,干他们就是!有愿意跟老子一起,全都欢迎!老子不会说空话,只能保证如果不能活着走下战场,那老子一定是死在最前面的一个!”
  这名大汉讲话不长,十句话里面倒有一半是咆哮和战吼,可是说的句句实在,眨眼间就把低迷的士气扭转过来,越来越多的战士跟着他如野兽一般的咆哮着。
  在千夜眼中,这名大汉只是初入战将,惟一的原力漩涡黯淡无光,原力不光稀薄,而且驳杂不纯,显然晋阶无望,能够凝聚出一个原力漩涡,都算是运气不错。
  但是这样的人,到了战场上却是真正的战士,战力远在修为之上,更是能够放到最艰苦的战场,最危险的位置上,实是中流砥柱。
  千夜在心中叹一口气,说:“子宁,这样的人,也会是兑子吗?”
  宋子宁露出无奈而又苦涩的笑容,说:“若我是一军主帅,在关键时候,会毫无犹豫地把他推出去兑子。这是最佳的兑子。”
  千夜只能沉默,向远方迅逼近的永夜舰队望了一眼,加快脚步,向要塞走去。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306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