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八 九 两难

章一八 九 两难

战舰内,赵雨樱和宋子宁找了个幽静舱室坐下。舱门一关,赵雨樱脸上的笑容就悉数消失,阴云密布,声音中透着不加掩饰的杀气:“什么时候生的?谁干的?”
  宋子宁轻叹一声,道:“这算是意外吧。至于当年那场意外的起因,谁也不知道,千夜自己也不知道。可是这事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你们赵阀当年做的好事?”
  赵雨樱哼了一声,说:“千夜小时候那件事,现在已经解决了。可你说的那个意外是怎么回事?”
  宋子宁当即把当年红蝎遇伏、全军覆没的事讲了一遍。听完之后,赵雨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后只有一声长叹。身为帝国战士,沙场征战是应有之意。就如赵雨樱自己,身份高贵可说仅次于帝国皇子皇女,可也不一样在战火中出生入死?
  自开国时起,帝国贵胄就有在一线浴血厮杀的传统,若无代代先烈尸骨奠基,人族又岂能在黑暗种族环伺而立的环境下逐渐崛起,如何能在永夜立国,一步步走到今天?
  千夜既然加入红蝎,那自也是要上战场的。两大阵营彼此征战千年,无所不用其极,包围中伏之类的事多如繁星。红蝎那场大败赵雨樱也有所耳闻,可是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再想深究其中原因几不可能。就算深究,也有可能是中了圈套,正常战败。
  知道了事情由来,可是赵雨樱心中压抑非但未消,反而更加沉重。千夜不知道用什么秘法掩饰住了血族的血脉,可这种事时间久了,岂有不出意外的?这次还好是宋子宁和自己在旁边,若是其它人在场,又会怎样?帝国对待血族,从来只有一种态度。
  她越想越是烦燥,忽然盯住了宋子宁,说:“刚才救小五的时候,你是不是在想,若是老娘碍事,就要干掉我啊?”
  宋子宁大吃一惊,只觉满满的恶意扑面而来,赶紧解释:“我那是为了千夜”
  不过他显然没有抓住重点,赵雨樱依旧盯着他,眼睛越来越亮:“你是觉得,你干得掉老娘?”
  宋子宁这才惊觉自己的错误,疾道:“当然不是,雨樱姐,先听我解释,休要动粗”
  赵雨樱哪还肯听他解释,早就扑了上来,紧接着宋子宁的惨叫就在舱室内回荡,而且透出舱门,远远传了开去。
  高战舰全疾飞,很快就到了位于第三道防线的要塞,在这里略作徘徊,放下了上百名战士,又复起飞,向赵阀腹地飞去。
  下方要塞中,赵风雷匆匆从主楼内冲出来,看着远去的战舰,一脸阴沉。他一把抓过身边的人,喝问道:“雨樱呢,没在这艘船上吗?”
  那名刚从战舰上下来的战士道:“雨樱小姐受了伤,无力再战,和战舰一起回去了。”
  赵风雷一怔:“受伤?雨樱怎么会受伤?”
  在原定计划中,赵雨樱负责接应第二道要塞,然后在第三道要塞驻守,作最后的防御。在要塞守卫战之前,她可以说没什么风险。这也是赵风雷在后面一力运作的结果,另一个目的,也是为了一段并肩作战的经历。
  面对赵风雷的问题,这名战士哪里答得上来。赵风雷忽然感觉烦燥,忍不住怒道:“废物!”
  那名战士脸胀得通红,双拳握紧,微微颤抖。
  这是一名全程参与了第二场要塞防御战的战士,可说是九死一生,现在又来第三道要塞防守,还要再经历一场生死之战。这样的战士,从哪个方面来说,都称得上铁血忠诚,却无端遭受辱骂,如何能够承受?可是赵风雷乃是燕国公之后,他身为赵阀战士又不好回嘴。一时之间,周围的赵阀战士也有些燥动,刚刚有过出生入死的经历,却被辱骂,让他们也感同身受。
  赵风雷见了周围战士反应,随即省悟过来,明白自己刚刚那句话实在是过了。不过他素来刚愎自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一名战士认错道歉实在是说不出口,于是哼了一声,转身回了要塞主楼。
  此刻战舰上,千夜、宋子宁和赵雨樱都在各自舱室内修炼。千夜激沸血状态,修复了身体,可是血气原力都在谷底。赵雨樱和宋子宁则是失血过多,实际上都是重伤状态,需要抓紧时间疗伤。赵雨樱看似无事,实则为千夜治伤时所出鲜血都饱含原力,此刻原力已然透支,再无一战之力,不得不随着战舰回返。
  片刻之后,千夜就结束了修炼,起身出了舱室。战舰上没有精血补充,他的太上兵伐诀全力修炼时动静太大,肯定会干扰战舰飞行,所以稍稍恢复一些原力之后,现在反而无事可作。
  一开舱门,千夜就看到宋子宁等在外面,当即一怔,问道:“子宁?你怎么不去修炼恢复?”
  宋子宁道:“一点小伤,不用急。现在有事和你说。”
  千夜皱眉道:“什么事这么重要,要你放弃疗伤?你的伤势如何,当我不知道吗?”
  宋子宁先前在要塞防御战中就受了伤,现在又大量失血、透支原力,伤势比千夜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他脸色凝重,道:“先进去再说。”
  等千夜关好舱门,宋子宁自行坐下,忽然额头上就出了一层冷汗。千夜深感惊讶,问:“你这是”
  “吓的。”宋子宁苦笑道。他定了定神,继续说:“还好这次是雨樱在旁边,如果换了是其它人,恐怕我就不得不下手了。接下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雨樱知道了?”
  “一半的血都给了你,还能不知道吗?好在她对你感情特殊,做起事来毫不犹豫。亲姐也不过如此了。”
  千夜轻叹一声,如果不是赵雨樱以及君度、君弘、若曦几人赤诚相待,他又怎肯放下当年那段恩怨,再回赵阀?
  宋子宁有些坐立不安,索性站了起来,在房间内来回踱步,说:“我刚才反复思量,越想越觉得你在这两场战斗的表现不太对劲。你那根本不是人族的打法!”
  千夜叹了口气,说:“这种方式最有效率,也能够长时间战斗。我多杀几个敌人,我们的兄弟就会少死几个。”
  宋子宁猛然提高了声音:“糊涂!你以为除了我们之外,其余人中就再没有有眼力有见识的人了吗?那些经年和血族厮杀的战将,就肯定认不出你这种典型上位血族的战斗风格?万一里面就有有心人呢,万一就有人恰好看出来呢,你让我们怎么办?”
  面对宋子宁的诘问,千夜苦笑道:“生死关头啊,哪还能想到那么多。再说,若不是动用了属于血族的力量,你早就死了。那一枪落你身上,恐怕直接打成两截了。”
  “你!”宋子宁为之气结,片刻之后也无可奈何,只得说:“反正不管怎样,你今后在战场上尽量不要动用血族能力。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我杀了那么多黑暗种族,还会有人就根据这点怀疑我?再者说,这两场战斗,周围可都是赵阀战士。”
  但是千夜话没说完,就被宋子宁打断:“赵阀战士?哼,老实告诉你,在你这件事情上,直到刚才,我连赵雨樱都不相信!更不用说其它人了。”
  千夜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宋子宁面色凝重,继续道:“千夜,你别嫌我啰嗦。可是据我这些年来的经验,但凡是坏事,有可能生的就一定会生。在你这件事上,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千夜皱眉道:“你总不能让我在战场上,看着自己兄弟要战死了,却见死不救吧?”
  宋子宁指着自己,提高声音:“我也是你兄弟!你这种身份,一旦出事让我怎么办?就算不考虑我,夜瞳呢,雨樱呢?你考虑过她们没有?若你身份暴露,被帝国通令追杀,你让我们拦是不拦?”
  千夜再次哑口无言。
  “你好好想想吧!”宋子宁扔下一句话,推门而去。
  黑流城内,行人熙熙攘攘。难得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所有人都尽量到外面活动,把个若大的黑流城弄得十分热闹。
  暗火总部一角的小院,却是难得的清净之地。夜瞳捧着一本书,坐在院中,正读得出神。阳光落在她的额角梢,宛若激起一层淡淡光晕。
  这时院门轻轻敲响,打破了院中的宁静。
  夜瞳起身打开院门,看到门外的人,微觉惊讶:“南华?你没有跟子宁一起走吗?”
  门外的正是南华,也是宋子宁这段时间名义上的正牌女伴。她笑了笑,说:“听说他这次去是要打一场大仗,我跟去也是添乱,还不如在这等他。反正他总是要回来的。”
  南华的话中不经意间透出一点酸涩。若大的黑流城,谁不知道宋阀七少风流成性,走到哪里身边都是美女如云。她这个位置,引来的不是羡慕,多是等着看笑话的冷眼。
  夜瞳轻笑道:“我一时吃惊,都忘了让你进来了。来坐吧,正好还有茶。”
  说着,夜瞳拿起精巧茶壶,向空杯中倒去。茶水碧绿如玉,从壶嘴中挂出一道细细绿线,不疾不徐地注入杯中。夜瞳的手很稳,细细水线如同恒定不变,连接着茶杯和茶壶。
  南华怔怔看着夜瞳,忽然说:“你好美!”
  “啊?!”夜瞳抬起头,有些不明所以。她一直戴着面具,真论容貌勉强算得上中等,偏上都谈不上。
  南华依旧盯着夜瞳,神情竟有些痴迷,喃喃地说:“你给我的感觉,真的好美好美”
  夜瞳检视自身,确定并没有动魅惑人类。事实上,她也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一能力,所以不明白南华为何会突然这样说。
  不过夜瞳却不知,她这段时间以来什么都不做,只是安静读书,却是在不知不觉中将一份安宁静谧与原本的张扬霸气,一同融入真正上位血族天生的优雅之中。
  她已无须再靠容貌,举手投足之间,自有绝代风华。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29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