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九零 意外

章一九零 意外

夜瞳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就是知道了,以她性情也不会在意。她很享受这安宁的日子,惟一的不安是来自于对千夜的牵挂。可是这种牵挂想念,却正是生活中最迷人的地方。
  听到了南华的夸奖,夜瞳只是笑笑,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和南华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南华谈兴很高,天南海北地讲,时不时会格格地笑。她显然是个活泼的女孩,只是天生倨傲,黑流城这种地方在她眼中比边塞之地还要不如,简直就是穷山恶水。城里的居民,包括来这里谋生的猎人和佣兵,在她眼中也都是绝无交集的底层贱民。只是因为宋子宁的原因,她才会在这里屈就住着,现在难得有了可以聊天的夜瞳,自是谈兴大发。
  聊着聊着,南华忽然说:“你知道吗,不光是黑流城,包括整个郡在内,我能够看得上也就是子宁、千夜,现在还有你。其它人啊,都没有和他们多说一句的必要!”
  夜瞳现在也知道了南华是边境某个小郡国中的公主。这些郡国名义上依附于帝国,实际上都类似于独立王国。这种郡国大多立于四战之地,帝国以他们为藩篱,作为抵御黑暗种族的缓冲。因此虽然地位不够尊崇,但论实力却不在帝国世家之下。可想而知,南华在郡国的时候该是何等的目空一切。能说出这种话,也是南华能够给别人最高的夸奖了。
  不过夜瞳听了,只是笑笑,仅此而已。
  她往昔在血族中的身份高高在上,新生代中仅次于圣子爱德华。而若论血脉潜力,更不比爱德华低。虽然公认夜之女王要强于黑翼君王,可是爱德华觉醒的血脉纯度有限,而夜瞳则是被认为拥有接近完整的黑翼君王血脉,两相对比,反而夜瞳潜力可能更加大些。
  若作类比,帝国中或许只有排位前几名的皇子皇女,或是赵君度、宋子宁这类公认的身世与天赋皆属顶级的天才,才有和她并论的资格。一个小郡国的公主,想要见夜瞳一面,还得看她心情。
  不过这些,早就被夜瞳抛在身后。她现在的身份,就是千夜的女人,一个向往平淡生活的小女人。
  又闲聊几句,南华忽然说:“子宁也很关心你,前段时间特意派人传了话,让我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呢。其实他问起你的次数挺多的,信中十句话倒有六七句是在谈你。”
  夜瞳没有注意到南华语气中的些许异样,听了只是问:“哦,子宁来信了。有千夜的消息吗?”
  “听说他非常厉害,战绩辉煌,好多老牌强者都被压下去了。”提到千夜时,南华眼睛也是一亮,只是看着夜瞳的目光更加复杂。
  “他没受伤吧?”夜瞳关心的显然不是千夜的军功。
  “没听说过。不用担心了,千夜那么厉害,连子宁都佩服的,怎么会有事?不过你倒是要担心另一件事呢!”说到这里,南华掩口不说,只是笑,笑得有些古怪。
  夜瞳莫名道:“我要担心什么?”
  南华笑道:“担心有人抢你的千夜啊!就我所知,最近打他主意的人可是不少呢!”
  “啊!”夜瞳微觉惊讶,她倒从来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不过随即就微笑道:“有人喜欢他啊,那不是很好吗,不过千夜不会变的。”
  南华道:“你倒是真的自信。唉,不过你也确实该有自信,除了你,我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人配得上千夜了。”
  南华谈兴很高,又聊了很久,这才离去。
  回到自己居处,侍女又送来了一封宋子宁的信。信中照例问起夜瞳的情况,顿时让南华的脸上泛起一片阴影。不过由此想起了千夜,南华却又泛起微妙感觉。
  无论在黑流城还是在哪里,宋子宁都是耀眼的存在。可是当他和千夜站在一起时,如南华这样的人看来,却会感觉千夜如同一座冰山,浮于水面不过寥寥一角,水线下的真正本体根本无从测度。仅是水上一角,似已不比宋子宁暗淡多少。
  当站在千夜面前时,南华竟会有种不由自主的战栗。
  此时此刻,宋子宁在舱室中来回踱步,显得焦燥不安。以高速战舰的航速,再有半个小时就要到目的地了。可就是这半个小时,都让他有些等不了。
  宋子宁坐到桌前,提笔写信,开篇就问夜瞳的情况。不过才写了几句,他就苦笑,把信纸撕了。因为刚刚才寄过一封信,现在再写,却是太着痕迹,很容易让有心人看出端倪来。
  然而他心中不安越来越浓,于是不顾伤势,默运心法,测算天机。可是有如此明显不安迹象,三千飘叶推衍天机的结果却是模糊一片,完全没有指向。
  这里是虚空浮陆,两大阵营在地面和虚空舍生忘死的激战。而在看不见的幕后,双方擅长推衍天机的强者也都在隔空出手,在看不见的战场上死斗。此刻浮陆上下,虚空内外,处处混沌。就算林熙棠亲自出手,若无认真准备,恐怕也未必得的出结果,何况是此刻重伤未愈的宋子宁?
  另一个后果,就是在浮陆之上,强者们对于危险的本能感应大为减弱。
  宋子宁深吸缓呼,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重新梳理思路。思前想后,也没有找出究竟是哪里不对。他也明白自己是关心则乱,失了方寸。可正因为知道夜瞳在千夜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她的身份又有多敏感,宋子宁才会如此失了平常镇定。
  战舰舰身一震,引擎轰鸣声不断增大,开始缓慢减速。宋子宁知道已经到了目的地,于是镇定下来,整理了仪容,才从容步出舰舱。无论何时何地,七少在众人面前,都得是完美无瑕。
  战舰减速,千夜也感觉到了,于是走出舱室。
  战舰停在赵阀领地外围的一处中继基地,在这里将舰上受伤人员放下,然后搭载为补充的战士和物资,再返回要塞,协助守御。
  千夜一走下战舰,就看到眼前一派忙碌景象。成队的战士正排着整齐队列,向着战舰走来,更多的战士则在远处列队,等待着下一艘战舰到来。起降场边缘,物资堆积如山,十余辆卡车正在穿梭来回,有些紧急物资来不及装运,干脆由高级军官扛着,搬上战舰。
  早有专人过来,领着千夜前往后方休息,并且检查身体。在赵阀官方记载中,千夜属于重伤。而实际上,千夜此刻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只是血气原力亏空严重。
  是以千夜拒绝了去医院检查,而是要了一间修炼室,准备恢复原力。
  那名军官答应了,立刻飞奔前去安排。此时一辆越野车从旁边呼啸而过,上面赵雨樱和宋子宁向千夜招了招手。他们两个和千夜不一样,需要老老实实在医院里趴上一两天。
  此刻赵雨樱气息微弱,脸色苍白,一直强压着的虚弱终于全面发作。一口气少了大半鲜血和几乎全部原力,即使以她的实力也承受不起。
  千夜心中如同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等想起来挥手时,越野车已经远去。
  赵阀军人办事雷厉风行,还不到半个小时,就把修炼室准备完毕。
  千夜随着引路的军官穿过半个基地,来到修炼区,刚迈进大门,忽然间一名传令兵飞速奔来,对着千夜行了个礼,急急说道:“千夜将军,前线要塞失守!赵钧方将军请您即刻前往,共商对策!”
  千夜登时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塞失守?最后一道要塞?”
  “就是最后一道要塞。”
  千夜实在难以置信,喝道:“不可能!这才多点时间?”
  从他们撤离第二道要塞算起,到现在也不过三个小时。他们可是乘战舰离开,黑暗大军则是在地面赶路。光是路上就要用去一个多小时,也就是说,即使黑暗大军毫不休整,一刻不停地赶路,那第三层要塞也不过守了一个小时多一点。
  面对千夜置疑,传令兵肯定地道:“情报无误!请您立刻参加军议!”
  千夜即刻跟随传令兵前往基地主楼,但在路上,心中疑惑却是越来越多。
  其它因素且不论,千夜对自己心知肚明,也深知自己在前两场要塞守卫战中究竟取得怎样的战果。他毫不留手,放手大杀,击杀的黑暗种族上位强者和高级战士比其它人加在一起还要多。可以不客气地说,千夜一个人,就让黑暗大军的伤亡增加了一倍还要多。
  如此惨重的伤亡,即使是公爵麾下的大军,也要伤筋动骨,要说黑暗大军战力没有下降,那绝无可能。而另一方面,赵阀在第三层要塞配置的守卫力量是最强的。守卫力量增强,黑暗大军的战力又比预期的要弱,按理说第三层要塞守个一天应该毫无问题,怎么现在才一个小时就已失守?
  这么短的时间,张阀大军根本来不及拉开距离,仍处于危险境地。
  到了要塞主楼军议室,千夜看到赵雨樱和宋子宁都到了,另外还有几名帝国将军。居中主持的是一名鬓发苍白的中将,千夜认出是基地主将赵钧方。赵钧方来自苍狼军团,辅佐赵魏煌多年,乃是承恩公左膀右臂,在猛将如云的苍狼军团中也是名声赫赫,这才被派来主持这处战略要地。
  此刻他读着手中战报,脸色铁青,片刻后猛地把战报拍在桌上,怒道:“黄口小儿,只会纸上谈兵,坏我赵阀大事!”
  ps:晚些还有一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39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