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九二 挫锋于正锐

章一九二 挫锋于正锐

可敢一战?
  面对这个问题,面对迎面而来的黑潮,面对十倍于已的大军,千夜忽觉胸中澎湃,无须回答,只是拔出东岳,插在身前。
  重剑入地,屹立如山!
  “好!”赵君度一声长笑,抬手指向敌方中军,道:“我先替你开路!”
  说罢,赵君度取下碧色苍窟,枪身上突然亮起一抹青碧光华,随即气息疯狂攀升,竟似没有止尽,转眼间已冲过十二级,却犹未止歇。
  “四公子!”
  “公子三思!”
  “万万不可啊!”
  与赵君度如火山喷发般的气势相对应的,却是周围的声声惊呼。几名将军都是大惊,纷纷拦阻,可却被忽隐忽现的层层紫火拦在外围,只能眼看着赵君度的气势不受阻碍的攀升。
  这一下,就连宋子宁也不淡定了,惊道:“你疯了不成,这会影响今后根基的!”
  然而赵君度淡然回道:“天王太远,敌人却近!”
  “可是”
  “没有可是,若为了一点精纯原力,都不敢放手一战,那这点原力要来干什么!”
  赵君度的声音清越高亮,如鸣金石,手中碧色苍穹光芒更是越来越盛,头顶辽阔天空中,竟隐现青色的无尽苍穹!
  眼见惊人异象,众将尽皆失声。当此时刻,再劝已经晚了。
  然而黑暗大军却不为所动,依旧滚滚而来,无边无际。数以万计的炮灰和低阶战士一马当先,疯狂冲来。他们已经失去理智,完全没有恐惧,更是丝毫不顾惜体力身体,只剩下满腔的杀戮嗜血。
  赵君度的手很稳,稳得不可思议,压着扳机以恒定的速度向后。
  冲在最前方的一名狼人战士闪电般奔过千米,然后高高跃起,拼尽全力挥动利爪,向近在眼前的赵君度抓去。在它布满血丝的双眼中,锋锐利爪已要将赵君度剖开,然而就在此际,它的瞳孔中忽然充斥无尽青色,再无其它。
  青色光流奔涌如长江大河,以赵君度为源头,瞬间纵贯千米,贯穿黑暗大军军阵,直抵中军!
  天地间一片寂静,似乎所有的声音都已失去。众人眼中,只有那道青色洪流。当青色缓缓退去时,方能看到被光流淹没的无数黑暗战士都僵立原地。它们都还保持着全力冲锋的姿态,可是就在这一刻被定格,仿佛时间也停止了流动。
  在同一时刻,所有定格的黑暗战士无声无息地倒下,浩如深海的军阵中,赫然出现一条康庄大道!
  众将这才明白那句“我来为你开路”的含义,顿时为之屏息。
  碧色苍穹突然化为飞灰,随风而逝。这把闻名帝国、伴随赵君度一路成长的名枪,已无法承载赵君度的力量,便以这最绚烂的方式落幕。
  寂静中,响起千夜的声音:“到我了。”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千夜已然冲出,奔行之速,如幻如电,沿着赵君度开出的通道,直扑中军!
  千夜冲得实在太快,就连赵阀诸将大多都没有反应过来,黑暗大军更是迟了一刻,直到千夜奔至中途,这才省悟,两翼合拢,封闭通道,将千夜团团包围。
  然而千夜绝无停留,更不改变方向,竟是以一道笔直轨迹杀中军。
  此刻千夜全身上下都已变成武器,任何部位在与黑暗战士接触的瞬间都会衍化致命杀招,一击毙敌。到了后段,他更是高举东岳,一剑以排山倒海之势斩下,毫无机变,纯以无上力量杀敌,瞬间清空前方三十米通路。
  见了这蛮不讲理,霸道无比的一剑,原本还安坐中央的魔裔嘉德伯爵又惊又怒,腾地站起,向千夜一指,发出凄厉尖锐的长啸。
  中军原本肃立不动的百名黑甲亲卫突然动了,如同一道暗黑激流,猛扑千夜。
  千夜不闪不避,迎锋而上,连人带剑冲入黑甲亲卫中央,身周无数血线一闪而逝,已从黑甲亲卫中冲出。
  大多黑甲亲卫的动作突然一滞,随即摇摇晃晃,如同醉酒。少数亲卫则茫然四顾,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更是找不到千夜行踪。
  中军处,魔裔伯爵蓦然睁大双眼,惊疑之色尽显。就在刚刚一刻,千夜原本已经见底的气息竟突然暴涨,生机掠夺就是如此霸道。
  眼见千夜即将恢复巅峰状态,他再无选择,离座飞出,直扑千夜。
  此刻千夜体内庞大血气不断涌动,几乎无处可去,身体似乎都在无限膨胀,随时有可能炸开。魔裔伯爵飞来时,恐怖气势直接锁死千夜,也封住了体内血气外泄的可能。
  内外压力交织下,千夜血核强劲脉动,将燃金之血泵往身体各处。原本千夜燃金之血已达身体各处,此刻更是将最后数道关口一冲而下,燃金之血融为一体,突然猛烈燃烧!
  千夜耳中响起一记轰鸣,无法形容的澎湃力量自身体每个角落涌出,虚空最深处,传说中的鲜血长河也泛起一个漩涡。无数知识自虚空垂落,有若飞瀑,冲进千夜灵魂。
  这是无法形容的感受,仿如一切尽在掌握,涌动的力量若能击碎世界屏障。这即是上古血族伯爵的力量!
  空中突然出现一条似有还无的血线,自千夜脚下延伸到魔裔伯爵处,围着他环绕三圈。
  当鲜血长河隐现的刹那,魔裔伯爵心头顿时浮现无法抑止的强烈恐惧,几乎无法自已。而本还在数十米外的千夜身影隐而复现,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瞬息之间,千夜绕着魔裔伯爵环飞三周,然后骤然升空,宛若失了重量,轻轻巧巧的一个转折,落在数十米外。他腾空时轻盈灵动,落下时却沉重无比,只听通的一声闷响,千夜脚下大地沉降,出现一个巨大浅坑。
  魔裔伯爵忽地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啸叫,身体忽然分成四截,鲜血漫洒长空。
  出自魔裔名门楚门,黑暗大军前锋主将,嘉德伯爵奥列维.西萨.楚门,就此陨落。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到大多数人都不及反应,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可是魔裔嘉德伯爵,也即是一等伯爵,竟然就这样被斩杀了?
  此刻惟一有所动作的是宋子宁,此刻他铁青着脸,随手从身边一位赵阀军官身上拔出一柄长剑,就向前冲去。然而经过赵君度身边时,却被他伸手虚按,一下镇在原地。
  “你干什么!我现在要去接应千夜!”宋子宁喝道。
  赵君度道:“千夜无须接应。再者说,你现在过去也是送死。”
  “就算送死那也是我的事,与你无关!给我让开!”
  赵君度似笑非笑,望着宋子宁,道:“堂堂宋阀七少,帝国未来军神,难道就是这么冲动的人?”
  两人说话功夫,黑暗种族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缓缓向千夜围拢。可是摄于千夜一击毙杀嘉德伯爵的余威,一时无人敢率先出手。而那些已失去理智的炮灰和低阶战士,
  宋子宁又急又怒:“赵四!我不是你赵家的人,你管不到我头上,给我让开!”
  赵君度似笑非笑,眼中紫气隐隐,八方封镇镇得宋子宁动弹不得。
  就在此时,远方天际处突然升起一道巨大黑色气柱,转眼间形成狂暴龙卷风,连接天地,徐徐压来。看到这道冲天气势,许多人立刻心中暗叫糟糕,没想到在诸多强者被牵制的情况下,追击的黑暗大军居然还有公爵级别的强者座镇!
  虽然远方气势还没有到真正公爵那种引动天地的程度,或许位阶仅是副公爵,然而副公爵也是公爵,和侯爵有本质区别。若说众人对赵君度战胜侯爵还能有一点点信心,面对副公爵就半点希望也无。
  黑暗军阵中央,千夜抬起头,望着那道连天接地,当头压来的恐怖龙卷,忽地站起。他回头望去,看到了赵君度,看到了宋子宁。
  千夜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东岳剑锋上忽然燃起一片淡金火焰。千夜持剑,笔直走向黑暗龙卷,视周围黑暗大军如无物。
  宋子宁大惊,高声叫道:“千夜,回来!!”
  他声音清越,远远传了开去,不光能够覆盖战场,甚至足以让尚在远方的黑暗公爵听到。
  然而千夜并未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面对公爵,逃的话谁都逃不掉,惟有有人正面死战,拖住黑暗公爵,才有机会让其它人逃脱。千夜知道身后是赵君度,是宋子宁,所以他选择迎向那道似能毁天灭地的龙卷。
  宋子宁忽然沉默,体内却是暗流涌动,已准备发动秘法。他身周忽然腾起熊熊紫火,火焰忽明忽暗,竟有熄灭迹象。这时四方紫火中突然各有一道青色火柱升起。青火一出,原本摇摇欲坠的紫火立刻稳定了许多,但仍剧烈起伏着。
  能够将赵君度的八方封镇逼出青火,而且即使青火现身,也不能稳定镇压,可见宋子宁这门秘法的威力。
  望着千夜的背影,赵君度眼中有莫名的光芒流转,却无从测度他此刻心境。他忽然伸手在宋子宁肩上一按,说:“不会有事的。”
  军阵后方,天空忽然黯淡,涛涛冥河在昏暗中浮现,朵朵彼岸之花在冥河中盛放而又凋零。
  黑暗龙卷风眼中响起气急败坏的嘶吼:“曼殊沙华!你们竟然在这里用曼殊沙华!”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42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