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九三 天王只在门外

章一九三 天王只在门外

在冥河中无尽彼岸之花面前,黑暗龙卷风迟疑片刻,终是不归心地退后,消失在地平线上。面对曾经重创歌诗图的曼殊沙华,他还是下不了悍然挑战的决心。
  黑暗公爵退走,前锋主将又被斩杀,黑暗大军士气终于溃散,开始后退。但是上万名被激发了嗜血狂暴效果的炮灰和低级战士却没有后退,而是被驱使着向赵阀军阵冲来。
  没有高级战士和强者支撑,在赵阀严整军阵面前,无论多少炮灰都是被屠戮的命运。只是片刻功夫,冲上来的炮灰和低级战士就全都倒在赵阀军阵前,连冲入军阵都没能做到。不过经此阻挡,黑暗大军前锋主力已经完成了阵型收缩,开始缓缓后退。&小说nbsp;赵君度也不追击,目送黑暗大军远去。在他眼中,黑暗战士哪怕多如烟海,清扫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宋子宁此刻方得自由,他向赵君度盯了一眼,说:“原来你早就安排了曼殊沙华作为后手,刚才你是成心想要看我笑话是吧?”
  赵君度悠然道:“若曦前不久刚刚用过曼殊沙华,现在可没有再开第二枪的能力。”
  宋子宁吃了一惊,原来赵君度从头到尾就是在虚张声势,若是那名黑暗公爵不顾一切上来挑战,岂不是糟糕?
  赵君度未再理会宋子宁,而是走到阵前,迎上了归阵的千夜。千夜心中一动,只觉全身上下似乎都被看透。愕然之下,他当即停步,和赵君度相距数米处站定。
  按照常理,千夜直破中军,斩杀敌军主将,功劳犹在赵君度之上。然而身为全军主帅的赵君度却未有夸奖,甚至连话都没有说一句,只是眼中紫气一闪而逝,然后向千夜点了点头,就转身回了军阵。
  千夜双眉微皱,跟着赵君度回归本阵。
  “收兵,召唤战舰。”下了这个命令后,赵君度就在中军坐定,双眼低垂,如同假寐,再也不发一言。
  赵阀将士都是满头雾水,不明赵君度为何如此,难道是怪千夜斩杀敌军主帅不够利落?可是千夜一剑斩杀嘉德伯爵,还能怎样利落?就算千夜能够一剑斩两,在场可没有两个嘉德伯爵给他杀。可是赵君度在军中积威日重,他不发一言,就没有人敢妄语。
  宋子宁拉着千夜站到一边,一手打开折扇,不停扇着,另一只手则藏在袖中动个不停,每一个动作,他的气息就会增强一分。
  千夜看得直皱眉,以他眼力,自然看出宋子宁正以某种秘法催发原力,以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战力。可是现在战局已定,哪还需要用这种消耗极大的方式催升战力?
  宋子宁动作极快,还没等千夜阻止,就已完成秘法。此刻他体内原力如海潮澎湃,已是巅峰状态。
  远方天际处,已经出现高速战舰的影迹,片刻之后就到了赵阀军阵上空。数艘战舰缓缓降下,将三千赵阀战士接应上舰。
  宋子宁随着千夜登舰,然后随意选了个舱室,一进去就坐定,闭上双眼,不语不动。千夜在他身边坐下,实在不明白大战已定,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激活原力。
  这时赵君度巡视全舰,自门外走过。他向舱室内看了一眼,似是知道千夜心中疑问,淡然道:“他是怕再被我给封镇了。”
  说完,赵君度就飘然而去,只留下怒目而视的宋子宁。
  装载完所有战士后,战舰依次升空,返回基地。
  自张阀要塞被破,黑暗大军一路追击张阀残军,迤俪千里,大战连场,小斗无数,更是连破赵阀苦心布置的三层九座要塞,直逼赵阀防区门户,可谓无坚不摧。
  然而锐利兵锋却为赵君度迎头挫败,浩荡攻势戛然而止。千里追击,至此告一段落。
  此战之后,赵君度声名骤起,于巅峰处再进一步。当远在天外的张伯谦听到那句“天王太远,敌人却近”时,只说了一句:“天王就在门外。”
  评价一出,帝国哗然。
  若赵君度能成天王,而指极王又未陨落,那帝国就将同时拥有六位天王。回溯过往千年,上一次人族有此盛况,还是立国之战。当时以太祖为首,七大天王光耀一时,终于在永夜中开辟中一方黎明之土,奠定帝国千年根基。
  武帝之后,帝国是否将二次中兴?
  终战之役,赵君度所现战力也就罢了,心胸境界却将同辈英才远远抛在云天之外,已不可同日而语。
  除赵君度之外,赵若曦携曼殊沙华由西而来,未发一枪,即以冥河幻象惊退黑暗公爵,惊艳之处不下于赵君度。只是赵若曦为何能够驾驭曼殊沙华,原因谁也不知,惟有归于天赋。所以长久以来,她一直未被拿来与帝国其它年轻才俊比较,也根本无法比较。
  或许赵君度、赵若曦太过惊艳,提及千夜的反而不多。可是凡是亲眼目睹千夜杀破中军过程的人,事后回想,却发觉都不明白千夜是如何斩杀敌方主将的。
  那绕身三周,一击而杀的过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平生所见战技秘法都无法解释,就是想赞都不知道该从何赞起。
  转眼之间,有心人就发现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主导此次大逆转的三人,赵若曦,赵君度和千夜都是出自赵阀承恩公府,俱是年轻一代,而赵君弘也早早显露大将之风。不知不觉间,承恩公一脉年轻一代竟已能独挡一方,并且在浮陆国运之战这样的大局面中打出关键之战,这又岂是后生可谓可以形容?
  若非张阀青阳王张伯谦如日中天,承恩公府就将是帝国第一名门。假日时日,说不定能够再开一门四公盛景。
  赵阀代有英杰,天才层出不穷,早已闻名帝国。然而到了这一代,却实在太过离谱。
  当下就有人坐不住了。
  帝国上层风云诡鹬,却与远征归来的将士无干。只是如此大捷,获胜归来的战舰上气氛却显得十分古怪。
  赵君度由始至终,只在自己舱中闭目静坐,也未修炼,不知在想着什么。宋子宁同样静坐不动,全身原力鼓荡,总是在全力戒备的状态。有一点倒是共同,两人都不与千夜说话。
  若在以往,千夜也就安心修炼,可是他临战突破,一举突破伯爵大关,再度沟通鲜血长河。只要一静下来,脑子里就全都是血族古老传承知识,胀得脑袋如欲炸开,如何能够修炼?
  按照以往经验,总要过去几日,才能将传承知识储存起来,慢慢消化。短短航程,一下就显得漫长起来。
  半日功夫,舰队返回基地,在此稍作停留,补充物资之后,再度起飞,飞向赵阀在浮陆的根据地。不坠之城。
  不坠之城的浮空艇起降场规模恢宏,可供多艘浮空艇同时起降。仅用了两次,这支规模不小的舰队就全部降落。
  步出浮空战舰时,千夜见到舰外竟停了数辆战车,另外百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严阵以待。而在其它战舰处,却没有这种景象。这些战车战士,明显是为保护什么。可这艘战舰上,无论千夜自己,赵君度又或是宋子宁,又有哪有一个需要保护?
  战车中,走下一名军官,身上李氏家徽在众多赵阀标记中显得格外刺眼。他提着一个闪着银色光泽的金属提箱,快步走到千夜面前,行了一个军礼,道:“千夜将军!”
  这名军官亦是准将,但站在千夜面前,却显得又是紧张,又有些激动。他将提箱拿起,双手捧到千夜面前,高声道:“将军,您的天风云烟珠!”
  千夜一怔,虽然时间过去不久,可是激战太多太久,变化太多太快,几有沧海桑田之感,早就把天风云烟珠的事忘到了九宵云外。
  这颗天风云烟珠没被千夜记住,可是对敬唐李氏上上下下意义却非同一般。天风云烟珠所归之处,即是对李家基地安危举足轻重之人。尤其千夜一介平民出身,孤身出战,转战大半迷雾森林,将所有豪门世家战队压在脚下,独霸军功榜首,宛若神迹。
  李家也有外来效力的强者,也有众多寒门战士,他们原本是家族中最低等,基石一般的存在,却在千夜身上看到了希望。原来寒门也能成就伟业,也能力压豪门。
  后来千夜身世也有流传,听到他是自永夜垃圾场长大的孤儿,更让无数底层寒门平民重燃斗志。那名准将也是寒门出身,自小兵一路奋斗,终于封将,是以在千夜面前犹为激动。
  接过装有天风云烟珠的手提箱,千夜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于是有些尴尬地问:“这个,什么天风云烟珠,究竟有何用途?”
  那准将却是答不上来,只是说:“时候到了,自然会通知将军。在下只是知道,时间应该快了。”
  这名准将对千夜虽然尊敬,可是这里是赵阀地盘,赵阀众将一向对李家看不顺眼,毕竟李后是踩着赵妃上位的。当下就有一名见闻广博的将军阴阳怪气地说:“这珠子真的假的啊?反正什么天风云烟珠谁也没见过。你们李家偷偷换了一个,也谁都不知道。”
  另一名将军笑道:“就算换过一个,好歹也送了个珠子过来不是?比直接扣下不发强多了。”
  李家准将满脸尴尬,想要反驳,却又无从说起。他也是能与闻机密的人,确实知道有许多人主张将云烟珠扣下。反正军功榜统计掌控在李家手中,谁多点谁少点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左右都比落在赵阀手里强。
  有这主张的可是大多数,自然,许多人背后都有世家影子。毕竟有些战队军功距离千夜并不算远,动点手脚就有可能将天风云烟珠收入囊中。然而敏感之际,李家家主直接发话,军功榜不许作任何修改,一举平息争议。
  知道这些内幕,这名准将也就无从辩驳。
  这时宋子宁忽然冷笑,道:“有赵四公子发过话,谁还敢劫他的东西?”
  赵君度身影忽然一僵,转头望向宋子宁,咬牙道:“还这么多嘴,看来镇得你不够!”
  ps:今日已晚,明日再战。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42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