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九六 等我到来

章一九六 等我到来

虚空深处,一艘血族华丽战舰无声无息地跃出,向着远方若隐若现的浮陆飞去。
  舷窗前,立着一名纤瘦的男人,紧紧裹着华丽黑袍,如同畏惧寒冷。在他周围,立着十余名血族,各有不凡气象。他们的衣领处,都饰着一朵缠绕着蛇的镶金玫瑰,那是第一氏族帕斯的标记,也是夜之女王的象征。
  其中一人高壮如铁塔,和普通血族的体型截然不同。他踏前一步,说:“圣子,浮陆很快就要到了。不过,我们真的要违抗议会的命令吗?”
  舷窗前的男子缓缓转身,露出一张苍白之极的脸,空洞的眼眸深处燃烧着血火。看面容轮廓,依稀就是血族圣子爱德华,可是和以往相比,他消瘦了太多,简直形如骨架,而且还在不抑制的微微颤抖。
  尽管虚弱得象是被风吹一下就会倒下,可是当爱德华转过来时,虚空中如有血色闪电划过,许多血族都下意识地后退,只有寥寥几名最强者勉强能够稳立不动。
  “不要管那些老家伙,他们活得太久,胆子也变得太小了。”爱德华的声音也变得沙哑难听。
  那壮汉道:“可是您依然在刑罚期,并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爱德华沙哑地笑笑,说:“赵君度的修为本来就比我弱,现在我这个状态,勉强算是相当吧。如果连和弱小人族公平一战的勇气都没有,我们又算什么圣族?我又算什么圣子?”
  血族的孤傲清高闻名永夜,听了这话,在场众多血族强者顿时激动得双眸涌动血色,差点进入沸血状态。
  这时一名血族忽然咦了一声,指着舷窗外,失声道:“那,那是什么!?”
  在他手指的方向,安静地航行着一艘纤长如柳叶的战舰,它的线条无比优美,周身毫无装饰,在虚空中无声无息地前进着,若不是众血族都是强者,差点要误以为那艘战舰根本没有移动。
  这艘幽灵般的战舰偶尔会闪烁一下,每次闪烁都会变换方位,向前方移动一小段距离。在虚空中,眼睛看到的一小段距离实际上相当遥远。这倒也罢了,关键是这艘战舰那诡异的行进方式,顿时让所有血族都想起了一个尘封在记忆角落里的传说。
  “难道……是那艘船?”一名血族子爵竟然连声音都在颤抖。
  可是没有人嘲笑他,就连圣子爱德华也呼吸有些急促。
  片刻难言的沉寂之后,才有一名伯爵打破沉默,缓缓地说:“有一艘战舰是这样行进的,也只有一艘战舰这样行进。而这艘船的主人,不曾变过。”
  爱德华终于开口,声音中也有一丝掩饰不住的苦涩:“没错,就是梅斯菲尔德的那位魔女。”
  “不是传说,她一直在虚空深处深睡吗?”
  “别忘了,另一个传说可是当她醒来的时候,就意味着突破了魔裔的天关。”
  这句话一出,舰舱内突然寂静,众人如同哑了一样。
  能够站在这里的,都是血族的真正核心,知道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也都知道魔裔最终级的瓶颈,天关,意味着什么。
  此时在他们心头徘徊的都是同一个想法,难道经历了千年的空白后,魔裔终于要出一位新的大君?即使这大君仍是遥远未来的事,可是也足以颠覆永夜议会的格局。
  何况以魔女过往种种匪夷所思的传说,若说多年之后,能够在议会最顶层加上一个位子,也非绝无可能。这种可能性,哪怕再小,小到渺渺茫茫,也足以震动整个永夜世界。
  因为这将对永夜议会数千年不变的大格局,产生最根本的颠覆。
  以魔女的传说,从沉睡时起,没有人怀疑她终将苏醒,只是没有人想到她竟会苏醒得如此之快!
  距离传闻她进入虚空长眠的时间,还不到十年。十年,在黑暗种族漫长的生命中,只不过短暂一瞬。
  远方那幽灵舰的战舰上,忽然有一道无形目光投注过来,刹那之间,所有血族都感觉如有一道冰潮涌来,从身体中穿过,一时间血核都似要冻僵。
  爱德华毕竟是血族圣子,当此时刻,骤然爆发,化为一团深得发紫的血雾,将所有血族都包裹在内,抗住了无形冰潮。可是他的血气剧烈波动,颜色迅速暗淡,显然消耗极大,坚持不了多久。
  好在冰潮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间就已消失,没留下一丝痕迹,只有众血族极度苍白的脸和仍在颤抖的身躯记录着它存在过的痕迹。
  爱德华恢复人形,默然站立,脸色阴沉到极点。
  一名子爵倒是刚烈,竖眉怒道:“她竟然无端攻击我们,绝不能忍!殿下,让我带战舰去和她决一死战!您先回去,去了刑罚后再来为我们报仇!”
  众血族轰然附和,均有决死之心。刚刚那记攻击突如其来,让他们都出了大丑。此种羞辱,身为血族第一氏族帕斯的成员,如何能忍?
  夜之女王/莉莉丝的威严可绝不在魔裔那位之下。
  可是爱德华却没有发怒,反而有些怔怔地看着舷窗外。片刻之后,他才轻叹一声,说:“那不是攻击,她只是看了一眼而已。”
  ‘看’了一眼?
  所有血族强者尽皆无言,这根本是他们触及不到的层次。哪怕是最凶悍的人,也不再提死战之议。
  死战和送死是两回事。他们连一战的资格都没有。
  爱德华见了,摇头道:“她的力量并没有你们想的那样强大,只是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明白。”
  能够站在这里的血族强者,哪有普通人,都明白爱德华话中含义。远方幽灵舰中的那一位,当下力量越弱,就越可怕。
  幽灵舰依旧按照自己的轨迹在虚空中飞行着,直指浮陆。
  战舰内亦是一片混沌,浓重的黑色四处弥漫,将所有东西都掩盖在黑色之后。这些黑色并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精纯到接近极致的黑暗原力。
  整个战舰内部,竟全都是黑暗原力。
  战舰内,忽然响起一个带着些许机械感觉的声音:“小姐,血族圣子爱德华是您名单上的人,是否过去一战?”
  在深沉的黑暗中,缓缓浮现出一个身影,她宛若由黑暗原力凝成,所有细节都模糊不清。然而仅仅是勾勒出身体轮廓的几道曲线,已足够让人干渴。
  她如同飘行般前行,缓缓移到舷窗前,淡道:“爱德华身被燃血之罚,根本不值得为他浪费时间。那里,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
  她手指着的,正是遥远的虚空浮陆。
  那机械而又带着莫名温柔的声音再度响起:“那里有什么?”
  “人族未来的天王。哪怕只是人族自我吹嘘,也值得去看看,不是吗?人族可不是个喜欢吹牛的种族。”她沉默了一会,又道:“另外,我感觉得到,我宿命中的真正敌人,就在那里。”
  “真是令人惊讶,您是说人族那位未来的天王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
  这是从长眠中苏醒之后,她第一次不能肯定判断与自己相关的事。
  幽灵舰不断闪烁着,一路向浮陆而去。
  永夜议会大殿中,值守的议员几乎全都到场,不能来的也都以投影现身。今天的会议格外重要,而议题只有一个,人族有可能出现第六个天王。
  数十位永夜世界最顶级的人物,此刻明里议论纷纷,暗中则有无数强横意识在不断交流,整个殿堂中竟掀起阵阵原力风暴。也无怪他们失去镇定,实在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太过震憾。
  上一次人族有此辉煌盛景时,就有了大秦帝国的诞生。而若这六大天王中再出一个真正惊才绝艳的人物,哪怕再少一个天王,也是武祖中兴的格局。这种事情绝非不可能发生。虽然人族当前名义上的最强者,指极王已垂垂老去,再无前进可能。然而张伯谦崛起太快,太过霸道,若无人能阻,让他大势一成,那就是另一个武祖。
  而赵君度,原本他就算再升个三五级,也还没到能入这些永夜世界真正巨头眼界的程度,可是一路以来,他表现得实在是太完美了。该静的时候静,该动的时候动,更是在时局关键处悍然出手,一举扭转战局。看上去是有可能动摇了未来的根基,可若这种时刻还不敢战,还温养精纯原力,这原力要来何用?
  是以赵君度所展现的,竟是真正的完美,连心胸都是大气得如此完美。
  这样的人,反而不好评价。一众永夜巨头争来吵去,发现自己竟也说不清赵君度的前途究竟如何,有可能仅是勉强成就天王,也有可能成就还在张伯谦之上,甚至有可能成不了天王。
  每种说法都有道理,都有人支持,也就得不出任何结论。渐渐的,一种声音逐渐占据主导,那就是应该出动至少公爵级别的强者,强势击杀赵君度,将危险扼杀于萌芽状态。支持这种方案的,大都相信赵君度未来成就不在张伯谦之下。
  然而也有人激烈反对。帝国辽阔,人口多如沙海,天才层出不穷,年年都有一堆。哪能是个天才就去扼杀?
  争到激烈时,忽然有人冷冷地说了一句:“莫非你们以为,林熙棠就一定成不了天王?”
  此言一出,满堂俱静。
  ps:争取再有一更,但不要期待。十年了,对于一直喜欢我拙劣文字的你们,总要多些努力,多分些时间给你们。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44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