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二 反正不吃亏

章二零二 反正不吃亏

尽管这一幕如此诡异,千夜还是接过任命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这是份货真价实的任命书,纹路一看就是军部特制的文件用纸,印鉴则自带原力阵列,任何战将级别的强者都能够轻易分辨真伪。
  如果不是千夜亲眼看到她当面填写,绝不会怀疑这份任命书的真伪。
  “这个,这份任命书”
  “怎么?难道它是假的?”姬天晴一脸茫然地问,好象不知道这份任命书是怎么来的一样。
  “”千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从哪个角度看,这份任命书都是真的,而且是即刻生效的那种。然而,千夜就是无法觉得它是真的。
  一口闷气就这样横在千夜胸口,怎么都吐不出来,比被赵雨樱的手炮轰上一记还要别扭。
  好在跟宋子宁混久了,千夜总算有了点政治智慧:“这个,我在战斗时候经常需要快切换战场,所以我的副官需要一个战力更强、军衔更高的人来担任。如果军部有更合适的人选,我自当受命。”
  这番话说得颇有艺术,让军部重新派个人过来,看上去很简单,可是实际操作起来却需要多道手续,层层审查,而且凡是有人事变动的事,总会有人不由自主地想要插一脚。这样算起来,就算姬天晴手段高强,没一个月也弄不成。而等到一个月后,千夜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就叫拖字诀,拖到事情自然办不成为止。
  就在千夜对自己暗自佩服之际,忽然看见姬天晴眼露讥讽,笑道:“原来您需要更高的军衔啊,这个好办!”
  说话之间,她手一翻,手心中奇迹般出现了一副中校军衔徽记,然后问道:“中校够了吗?那上校呢,要不准将?少将?”
  她每说一句,手中就会多出相应的军衔标记,从中校一直换到少将,这已经是千夜现在的军衔了。然后,她手里就出现一副中将领徽,在千夜面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千夜惟有苦笑,说:“你这是要我给你当副官吗?”
  “我给你当。你要哪个军衔的副官,快说呀!”
  千夜终于知道在劫难逃,只有苦笑,“少校好好了,其它那些……都收起来吧。”
  “这不就完了?让让!”姬天晴一脸得意,推开千夜,向院内走去。
  千夜为之愕然,跟在她后面,看着她把所有房间都转了个遍。然后就见姬天晴选了个与千夜相邻的房间,砰的一声把背包扔在床上,说:“我就住这里了。”
  “啊住?”千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当然,贴身副官,当然要和你住在一起,不然怎么叫贴身副官?”姬天晴一脸理所当然。
  “这个,好象不妥吧。”千夜愁眉苦脸,总觉得好多地方不对。
  “怎会不妥?”
  千夜只觉脑中一片混乱,努力梳理思维:“我还不清楚你的来历”
  “这个你不需要清楚,我清楚你就行了。”
  如此霸气回答,顿时把千夜噎了个半死。但他仍在挣扎:“天晴,你看,你肯定是大家出身,这样和我住在一起,会对你的名声有影响的。”
  “哟!怕我嫁不出去?”
  “不是”
  千夜话未说完,姬天睛就一巴掌拍在他的肩头,说:“放心吧,不会对我有影响的。实在嫁不出去,不是还有你吗?”
  千夜怔了一会,才说:“抱歉,我已经有爱人了。”
  姬天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需要考虑这么久呀”
  千夜着实有些抓狂,说:“不是!我”
  “行了,不用解释,我都明白!”姬天睛非常大气地一挥手,将这件事翻篇。
  可是千夜实在是想解释,只是不知道怎么说。他刚才怔,根本不是因为姬天睛的话,而是她拍在肩头的那一下。千夜不经意之际,就被拍中,顿时令他大吃一惊。
  姬天睛来历神秘,还不知道是敌是友,是以千夜由始至终都在戒备。在这种情况下,还被她一下拍中,这就非同寻常。
  千夜反复回想这一掌,渐渐觉其中奥秘之处。她这记拍击浑然天成,似与天地融为一体,仿佛一片落叶飘到身上,自然而然就会掉落,所以千夜的原力根本没有反应,血气也毫无动静,因为没有察觉到威胁或敌意。
  然而实情却非如此,那一掌在临身之际,随时可能变成摧金裂石的杀招。这瞬间转换的能力在他们这个级数的强者中并不罕见,千夜自己就能做到。
  所以刚刚姬天睛若是有歹意,一下就能重创千夜。倒不是她的原力修为有多高深,而是这一掌体现出的秘法实在太高妙,比李狂澜的快剑,甚至千夜的寂灭斩和定八方都要高出一个级数。
  眼见姬天睛已经自说自话地住下,开始收拾行李,千夜只觉阵阵头痛。然后他就又现一个问题:她那个背包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片刻之后,千夜已经放弃挣扎,认命地看着姬天睛布置自己的小窝。有些古怪的是,她把行李搬进搬出,还特意抱着被子在院子里走了一圈。不过从初次相见时起,她种种古怪举动就层出不穷。但是姬天睛可不是无聊的人,所有举动必有含义。所以千夜既然看不懂,也就只当没看见。
  此时暮色将近,夕阳如血,整个不坠之城都染上了一层金红色。
  如此美景,却无法让某些人的心情好起来。在远方一座动力塔上,立着两个身影,衣袂随风飞舞。
  依然作侍女打扮的孔萱此刻小脸阴沉得如欲滴下水来,咬牙切齿地道:“她居然还不出来!难道还打算在那蹭晚饭不成?一顿饭的便宜都要占!”
  李狂澜静静站着,静静看着,一言不。相距虽远,但以他们两人实力,千米外一个小院中哪怕有只蚂蚁在爬,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姬天睛的种种作为,许多都落入他们眼中,另外那些则是模糊不清,就如她突然消失了一样。
  李狂澜和孔萱都明白,姬天睛这也是一种变相的示威:我想让你们看的,你们才看得到。
  此际夕阳西下,落霞满天,天幕上两颗巨大星球也渐渐显出轮廓,就要到晚饭时分。
  可是晚饭还没开始,孔萱就变了颜色,声音都有些颤抖:“她要干什么,居然抱着被子!难道,难道还打算住下不成?”
  “她在整理房间。”李狂澜淡淡地道。
  “整理房间还整理到院子里来了?”
  “那是给我们看的。”
  “谁高兴看她整理房间!”孔萱恨恨地说了一句,然后忽然明白过来,失声道:“整理房间?她难道真就这么住下了?这个贱人!!”
  “这话对老王爷有些不敬,让人听去不好,以后不要再说了。”李狂澜的声音依然冷得象冰。
  “不说就不说!可是老王爷怎么就教出这么一个贱出来?你怎么还能如此平静,就这么看着她嚣张?”孔萱气得跺脚。
  李狂澜静静看着远方,看着再次走到院中,并向这边挥了挥手的姬天睛,淡道:“这事我们管不了,也不必管,自然有人会干涉。别忘了,这里还有个赵四。现在我们可都没有那个本事在他的地盘上闹事。这件事一定会经过他那里的。”
  孔萱叹了口气,说:“赵四?这事到他那里,恐怕不会是你想的那种反应。”
  李狂澜一怔,道:“姬天睛如此嚣张,以赵四对千夜的看重,岂有不插手的道理?他若出手,除非老王爷亲自出面,否则真没什么人能够强压他让步。”
  孔萱恨得一把抓住李狂澜,死命往他的腰上戳,咬牙道:“你呀,真是练剑练得傻了!”
  “有什么不对吗?”李狂澜被她戳得莫名其妙。
  不坠之城乃是赵阀一手建立,城中生的大大小小事情自然都逃不过赵阀眼线。是以姬天睛刚把房间布置好,这件事已经形成报告,并且放到赵君度的案头。
  倒不是赵阀的办事效率真到了如此神乎其神的地步,而是姬天睛整理个房间就花了快一个小时,被子、枕头、毛毯都被她抱着到院子里晒了不止一回。
  赵君度花了整整五分钟,把报告看了一遍又一遍。而宋子宁就坐在对面,把赵君度的表情研究了整整五分钟。
  好不容易赵君度才把报告放下,宋子宁当即问:“你怎么说?”
  赵君度淡淡一笑,道:“送上门的肉,吃了也就吃了。”
  “什么?”宋子宁以为自己听错了。
  然后就见赵君度悠然补了一句:“就算生点什么,吃亏的也不是千夜啊。”
  宋子宁好不容易才把那句‘节操呢’给咽了下去。这样当面质问,弄不好又得尝尝八方封镇的味道。但他还是忍不住讥讽一句:“你这样的人也能成就天王?”
  赵君度微微一笑,道:“为何不能?你对大道领悟还不够啊!”
  夕阳终于西下,晚饭已在送来的路上,就在这时,一个车队风风火火地穿过大街小巷,停在千夜的院门外。
  车队由清一色的豪华越野车组成,能够在浮6拉出这样一个车队,显然即富且贵。
  车队中走下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人,左呼右拥,带着久居上位者特有的隐隐倨傲,对千夜道:“我们奉锡安伯之命而来,特来求见千夜将军。是这样,我家老爷有一独女,今年正好十六,品貌极佳,原力修为已有三级。若将军有空,明晚时光正好,在下已经准备好了宴席,我家小姐也会出席。”
  “啊?!”这事实在太突然。其实那中年人已经说得非常明白,只是千夜怎么都想不到这种事会落到自己头上。以往只有魏破天和宋子宁才会有类似遭遇。
  那中年人或是以为千夜没有听明白,含笑道:“今日一见将军,就知我家小姐正配将军。您也无须太过着急,耐心等到明晚,当有佳缘。”
  “你再说一遍?”姬天睛不知何时从千夜身后转了出来,一脸冷笑。
  ps:不就是还个文债吗?这种小事,肯定能还完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55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