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三 有杀气

章二零三 有杀气

“为何要再说一遍?”那中年人一脸疑惑,待看到姬天睛身上少校军衔时,顿时变得倨傲起来,斥道:“你又是何人?一个小小少校,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你是哪个军团的,回头我上秉锡安伯,少不了让你们军团长狠狠教训你一顿!”
  “好啊!有本事你就去找,我是帝国第十七军团的,名叫李狂澜,你们记好了。¢£,可别不来啊,不然多给锡安伯丢脸?”姬天睛语极快,千夜一个没拦住,就已经说了一大堆。
  中年人气得直颤,指着姬天睛道:“好,好你个李狂澜!今天看在千夜将军面上,我且不与你计较。日后咱们走着瞧!”
  “好啊,我等着!”姬天睛跳着脚叫。
  中年人气道:“千夜将军,你可得好好管教下下人了!”
  千夜实在看不下去,不得不说:“这个,她是我的副官,不是下人。”
  “哪有什么区别?”中年人说着,然后向千夜一拱手,“将军,明晚之约,还请务必到场。”
  千夜一脸无奈,说:“明晚恐怕不行,四公子要我过去商议军务,不得缺席。”
  这下中年人才吃了一惊,道:“四公子,可是赵君度赵殿下?”
  “正是。”
  中年人马上换了一副面孔,连声道:“那将军确实不能分身。在下改日再来,另择时日,您看可好?”
  千夜含笑道:“改日一定赴宴。”
  中年人大感满意,就此离开。
  等千夜关了院门,姬天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说:“看不出来嘛,脸上老实,说起谎来却这么流畅,人才呀!”
  千夜苦笑:“我只是想快点把他们打走。不过锡安伯究竟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姬天睛小嘴一撇,道:“我也没听说过,谁知道是哪个小地方冒出来的。”
  突然多出来这么一件事,倒是让千夜有些不明白了,这个锡安伯为何会突然冒出来向自己提亲?而且一副火急火燎的架势,连点贵族该有的矜持都不讲了,听这名号,好歹也是个方伯啊。
  在离去的车队中,那名中年人余怒未消,不停地咆哮着:“实在太猖狂了!一个小小少校就敢如此,还有没有礼仪王法了!不把这个李狂澜拿下,实难消我胸中这口恶气!”
  车内一名幕僚状似沉思,道:“十七军团,好象大本营距离敬唐不远。李狂澜,李狂澜......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难道和李家有关?”
  中年人微微一惊,随即不以为然:“李家我认识好几个人,那些公子小姐的名号也知道不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一个做副官的,地位能高到哪里去?”
  旁边众人纷纷称是,当下就有人出谋献策,应该如何泡制李狂澜。只是大家都有默契,谁也不提十七军团和千夜的事。无论前者后者,都不是锡安伯可以轻易得罪的。
  院落内,千夜与姬天睛正对坐品茶。不得不说,姬天睛于茶道造诣极深,手制的一杯茶其淡如水,其香悠远,让千夜喝了一片茫然,只知道很好,却不知道好在哪里。
  一壶茶只得两杯,饮尽后依旧回味无穷。千夜没去问这茶究竟有多珍贵,免得知道了烦恼。只看姬天睛随身也只带了十几片,就可想象一二。
  一杯茶入腹后,千夜即闭目不语。茶香如有实质,正在体内流转不休,所过之处原力都变得更加精纯。这茶居然还有精纯原力的功效,实在太过惊人。只是千夜体内原力早就经过曜篇提炼凝聚,几乎进无可进,这口茶虽然神异,却也还比不上宋氏古卷,对千夜没有效果。
  片刻后,茶香散尽,千夜张开双眼,只觉胸中一震,不由自主地吹出一口气。这口气凝而不散,笔直如箭,至清至纯,其中夹着几缕金色。一口气喷出,竟然满室生香。这是黎明原力极为精纯时方有的特殊现象。
  姬天睛双眼一亮,死盯着千夜,如同看着一个怪物。
  一口气喷出,千夜顿时觉得全身轻松,原力似乎也变得活泼了些。
  姬天睛忽然说:“你知不知道,喝过这口茶后,如果喷出来的是灰气,已经算是前途无量的天才了,值得倾力培养。你,你居然吹出一口晨曦启明!真想把你剖开看看,里面是怎么长的。”
  千夜倒是吓了一跳。这家伙来历神秘,战力惊人,手段更是层出不穷,说不定真能干出这事。
  千夜把玩着那枚薄如蝉翼的茶杯,沉吟道:“天睛,我不知道你的来历,也可以不问。不过,总要让我看看你本来的样子吧?”
  姬天睛一笑,道:“来历都不能告诉你,样子就更不能给你看了。我长得太丑,免得吓到你。你就当我是个小少校吧!”
  “这怎么可能。不过,随便你吧。”千夜无奈摇头,起身离开。
  他已经想过,姬天睛肯定来历惊人,而且似乎和李狂澜也有几分关系。这样的人来到不坠之城,赵阀和赵君度肯定不会一无所知。既然知道,还任由她自由出入,那就说明至少身份来历没有问题。
  千夜索性把这件事放下,当务之急,还是要修炼战技。大战随时可能重启,每分每秒都很珍贵。
  千夜提了东岳,来到院中,随手取了几把椅子放在院内,以作障碍。然后凝神运力,提起重剑,缓缓刺出。
  一见千夜练剑,姬天睛立刻兴致勃勃地搬了桌椅过来,在旁边坐下,还备好了茶水点心,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千夜练剑,俨然一副看大戏的作派。
  千夜心志何等坚定,当然不会被姬天睛干扰,当下只当她不存在,继续揣摩剑技。
  看了几剑,姬天睛忽然双眼一亮,说:“你是想破解李家的那门快剑?这个我喜欢!”
  一说到破解李氏剑技,她也不淡定了,抛下零食跃入场中,就和千夜研究起如何破解快剑。
  姬天睛所知极广,似乎各家各派的战技秘法都知道一二,对敬唐李氏诸多秘法剑技尤为熟悉,而且思路有如天马行空,每每有奇思妙想,有她参与,千夜破解剑技的进度立刻大为加快,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就能够基本应对李狂澜的快剑狂攻了。
  两人正沉醉剑道之际,院外忽然传来一声冷哼:“有这闲功夫,干嘛不去对付黑暗种族?”
  千夜一惊,转头望去,看到李狂澜一脸寒霜,正转身远去。
  姬天睛则是惟恐天下不乱,冲着他背影大叫:“攘外必先安内!先除了你这祸害再说!”
  李狂澜身影明显一震,不过强忍着没有回头动手,加远去。
  千夜心中暗叹,相比之下,姬天睛倒更象是个祸害,只是这话只能想想,可不能说出来。
  一夜在磨练剑技中过去,天刚刚放亮,千夜的院门就被一脚踹开,伴随着一阵张扬大笑,赵雨樱阔步走进。
  院中姬天睛和千夜正在练剑,目光同时落在赵雨樱身上。
  一看到姬天睛,赵雨樱忽然脸色大变,失声道:“怎么是你!”
  姬天睛的反应更加奇怪,一个跨步躲到千夜身后,说:“你认错人了,不是我!”
  “不是你难道还会是谁?啊?”赵雨樱张大了口,愕然看着从千夜身后走出的姬天睛,这个时候她已经换了一个面孔,一副清秀少女的模样,俨然换了一个人。
  赵雨樱一副又是奇怪又有些庆幸的古怪表情,道:“好,不是你就不是你。千夜,过来。”
  等千夜走过来,赵雨樱压低了声音,问:“你怎么招惹上她的?”
  “我怎么知道?她突然出现,就说要当我的贴身副官,还是当场写的军部任命。”千夜一脸无辜,实话实说。
  赵雨樱登时满脸同情,用力一拍千夜肩膀,道:“这样啊,那老姐也帮不上你了,自求多福吧!另外......”
  她再度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记得一件事,千万不要和她喝酒!”
  “......”千夜看着赵雨樱,很是无言。这点距离,无论她声音放得再轻,姬天睛都能听见。赵雨樱说这话的意思,倒好象有意在激姬天睛和自己拼酒。只不过姬天睛又不是笨蛋,会上这么明显的当?
  说完了这句,赵雨樱对姬天睛道:“好了,我没见过你,你也没见过我。”
  姬天睛立刻点头:“当然!再见!”
  “最好再也不见!”赵雨樱嘟嚷着,如同逃难般出了院门,顿时让千夜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等赵雨樱走后,姬天睛眼睛亮得可怕,盯着千夜,道:“听她的意思,你酒量比我好?”
  “怎么可能!”千夜立刻否认,态度斩钉截铁。他可真不想招惹姬天睛,喝酒这件事,虽然千夜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完全喝醉是怎么回事,但是喝多了也会难受,而且一旦喝多了,感觉就会变得很古怪,容易干出些平时根本不会做的事。
  不过姬天睛哪会被他这么蒙混过关,用力一拍千夜肩膀,道:“今晚喝酒!就这么定了,叫上雨樱她们作个见证。”
  “今晚我还有事。”虽知无用,但千夜还想挣扎一下。
  姬天睛左手一晃,手中就多了份空白的军部命令,道:“今晚的事就是喝酒。需要军部给你下令吗?”
  这还能说什么?千夜只得就范。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魏破天的声音。这家伙中气十足,人还没进门,声音就传了进来:“千夜!起来了没?晚上没安排吧,有也推掉,跟我走,带你认识几个漂亮女孩!怎么样,兄弟我够意思吧?”
  然后院中就有了杀气。
  ps:近日疲劳,眼睛充血,昨晚实在撑不住,午夜刚过就睡了。今天早起干活,补上昨晚欠帐。
  十二月保底一更,以上部分才用来还帐。虽然积欠甚多,但总是还得上的......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56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