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四 今晚喝酒!

章二零四 今晚喝酒!

千夜感知敏锐,但魏破天可没有这个本事,他正在兴头上,哪里感觉得出周围氛围的微妙变化?他一边大笑,一边踏进院落,然后笑声戛然而止,愣愣看着姬天睛。
  姬天睛就站在那里没动过,可是在魏破天的感知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哪怕面对面站着,也是一样。这种感觉实在诡异,就象出现了幻觉。
  魏破天摸不着头脑,居然闭上眼睛,用力揉揉,然后重新睁开。这一次,他不光看到了姬天睛,也清清楚楚感知到了她的存在。无论眼里还是感知中,姬天晴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校,根基一般,有点破格提拔的嫌疑。
  他再用力揉揉眼睛,姬天睛还是那样站在那里,普普通通的,说不上好看,只是清秀,修为根基一般,哪有刚刚的诡异?
  这下魏破天终于有些迷糊了,自语道:“难道真出现幻觉了?昨晚明明睡得挺好的啊!”
  千夜实在看不下去,一把把他拉进院子,按在椅子上,说:“不好好养伤,到处乱跑什么?”
  “老子的伤早就好了。这点小伤,怎么难得住我?现在顶多活动不太自如而已,啥都不影响。”
  千夜哭笑不得:“行动都不利落,还说没事。给我老实回去养伤,再趴个几天再说!”
  “养什么伤,闷都闷出病来了,再不喝点酒,老子身上都要发霉了。今晚你哪都不许去,跟老子喝酒,有漂亮姑娘介绍给你认识,她们几个想认识你已经很久了!可都是世家小姐哦!”
  魏破天越说越兴奋,全然不顾千夜的眼色,一把搂住他的肩,道:“嘿嘿!这下终于可以让你尝尝我当年的滋味了!”
  就在这时,姬天睛忽然‘出现’在魏破天的视野中。而且她存在感极强,怎么都挥之不去,让魏破天不得不注意到她。
  魏破天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对千夜道:“她是?”
  “我的副官,军部派下来的。”千夜解释,希望魏破天能够明白这里面的不合理之处。
  “副官?你的副官?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少校?!”魏破天完全浪费了千夜的苦心。
  “啊,诶?”姬天睛笑得很无害,甚至还有些小委屈,似是被魏破天给吓到了。
  千夜暗叹一声,伸手握住东岳剑柄,作好了大打一场的准备,以防姬天睛突然出手。和她切磋了这么久,千夜对她的战力已经有一些了解。
  姬天睛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几门秘法或是神妙无比,或是威力奇大,论品级的话,远比千夜所知的诸般传承秘法要高。她若骤然发力,千夜或可靠强悍无比的身体硬抗,可是魏破天绝对抗不住。
  就在千夜全神戒备之际,魏破天居然伸手拍拍姬天睛的肩,满是同情地道:“一个小小少校,怎么能当那家伙的副官?你别以为这是个好差事。那家伙打起仗来完全不要命,你跟在他身边根本活不了多久的!别说你一个少校,就是老子这个少将,也差点被他玩死。”
  这牛皮吹得有些过了,千夜忍不住出口打击:“你离少将还有点远吧?”
  魏破天大言不惭:“一步之遥,随时可过。”
  面对魏破天视等级晋升如喝水吃饭的豪气,千夜还能说什么?魏破天展示了一把豪迈之后,又对姬天睛道:“这根本就是个送死的位置,不能多呆。这样吧,遇到就是有缘,你到我这来,我在魏家私军里给你找个不那么危险的活干干。看你原力稀松平常,也不是个能上阵打仗的料。”
  这个转折实在太突然,姬天睛明显愣了一下,准备好的杀招都发不出去。她突然含笑一礼,道:“多谢魏大世子!”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魏破天有些摸不着头脑。
  “魏世子那么有名,谁不知道呢?您不认识我很正常,我认识您就够了。”
  魏破天摸着脑袋,一下就觉得这小少校可爱了不少,呵呵笑道:“啊,老子现在这么有名了?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呵呵,哈哈,哈哈哈!”
  傻笑过之后,魏破天在千夜肩上一拍,道:“好了,不多说了。晚上喝酒!”
  “等等,我晚上有事”
  “就这么定了!”魏破天扬长而去。
  魏破天一走,姬天睛就在千夜肩上一拍,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晚上喝酒!!”
  千夜无奈摇头,这个晚上,注定有人在劫难逃。
  不坠之城的起降场上,一艘颇为华丽的浮空艇正缓缓降落。艇身上有数处破损弹痕,显然来路并不平静。
  这艘浮空艇一落地,就有军官迎了上来,核对着家徽印记。等登记手续完成后,这名军官对艇内走出的一位中年人道:“微山候可好?当年要不是他老人家相救,哪还有我?”
  中年人微笑道:“候爷一切安好,这些年一直潜心修炼,想要突破那道大关,分身乏术,所以派我护送小姐过来。”
  赵阀军官有些好奇,问:“现在这里可是征战之地,小姐万一出点什么意外,那可如何是好?”
  “事情重要,再危险也得过来。”
  中年人话就说到这里,然后怎么都不肯多说了。赵阀军官见问不出来,虽然心中好奇,也只好罢了。
  中年人一行人已经离开,浮空艇在卡车牵引下滑向预定的停放位置。这时空中又出现一艘浮空艇,发出了降落的信号。军官眼力颇佳,已经看到了艇身上的家徽,不禁道:“沂安伯?他怎么也来了?”
  此刻宋子宁坐在办公室中,看着手中报告,双眉紧皱:“微山候和沂安伯也来了?他们来凑什么热闹?”
  微山候为了突破神将,闭关多年,根本不理世事。而沂安伯则是一地方伯,有守土重责,正和当地黑暗种族打得激烈,连抽兵浮陆都办不到。这两方势力一前一后来到浮陆,恐怕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宋子宁又翻开几份报告,看到这几日来已经有九家大小世家陆续来到浮陆。而接下来几日,还将有更多的世家代表到达。
  宋子宁把这些世家的资料反复看了数遍,才放在桌上,皱眉自语:“难道是为了那件事而来?究竟是哪里泄露出去的消息?”
  这时一片阴影掠过窗户,又是一艘世家的浮空艇飞过,徐徐落向起降场。
  宋子宁的心中,也同样掠过一片阴影。
  浮陆辽阔的荒野已经不象过往那样孤寂。围绕不坠之城,一大片要塞群正在拔地而起,赵阀先期建立的几座大型工坊发挥了重要作用,带有鲜明赵阀特色的规模化生产,源源不断地将各种修建要塞的基本构件送往各处工地,极大地加快了工程进度。
  至此,即使再和赵阀有隙的世家,也不得不承认赵阀眼光的独到。在众人忙于攻城掠地时,赵阀一心在后方修建要塞和生产基地。若没有几座大型工坊,要塞群也不会这么快成型。
  黑暗大军兵锋受挫于赵君度后,一度收缩至荒野边缘,几乎退回原本追击张阀残军的起点,又休整了多日,这才开始缓慢进军。
  虽然黑暗大军行军缓慢,距离不坠之城尚远,可是小股部队,乃至众多独行强者已经先期赶到不坠之城周围,或是侦察,或是骚扰,到处都有他们活动的踪迹。
  起伏不定的荒野中,一个单薄纤弱的身影如幽灵般掠过。当她跑过一丛枯黄灌木时,忽然冲出一头狼人,恶狠狠向着她后颈咬下!
  少女忽然向前一倾,恰好让过狼人凶狠的一咬,然后加速向远方冲去。而狼人则如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站立不稳,挣扎了几下后就摔在地上,鲜血如泉水般从身下涌出。
  少女依旧奔跑,只是她手中大得过分的斩刀上,忽然多了一片血迹。
  她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绝美的小脸上满是惊慌。跑着跑着,她忽然向一块巨石后绕去,身影随即消失。片刻后,她竟然在千米外出现,身影淡得只剩下灰朦朦一片,换了个方向,转眼间消失在远方。
  能够以如此诡异方式逃跑的,自是白空照。她脸色惨白,衣裙破烂处处,裸露在外的小腿上布满了擦痕划伤。显然这一路逃得极为狼狈,而且根本没有机会休息。
  荒野上并不只有一个狼人,还散布着许许多多的黑暗种族。其中感知敏锐的偶尔会发现白空照,立刻就会显露出捕猎的欲望。这并不寻常,以往白空照总会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恐怖气息,许多黑暗种族对这类气息畏之如虎。
  可是现在白空照明显因为过度疲劳,而无法完美隐藏行踪,同时又不敢释放独有的杀戮气息,只能忍受黑暗种族的追踪骚扰。看来她对身后追踪的敌人忌惮之极,才一点气息都不敢外露,生怕被追踪到。
  就这样,她在荒野上曲曲折折地跑着,根本没有规律。
  当白空照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上时,荒野中忽然浮现赵若曦的身影。她双手握着蔓殊沙华,哼唱着轻松愉悦的歌曲,不疾不徐地飞行着。
  她原本笔直向前,飞着飞着,忽然换了个方向。而在远方,白空照恰好也换了方向。
  ps:眼睛终于恢复了些,先来一更再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62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