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五 狼与狗的距离

章二零五 狼与狗的距离

如果仔细听,就能听到赵若曦唱的是,“一只小白羊啊,快到碗里来”
  她就如游春的少女,自如自在地荒野上飘荡。一朵朵冥河之花绽放然后凋零,每朵冥河之花的出现,都会推动着赵若曦前进。
  远方,白空照依旧在奔行,度还未有丝毫减缓,隐匿的天生本领也挥到极致。只要环境合适,她就会全冲刺,而到了容易留下痕迹的地段,又会潜行隐匿。依靠着在逃跑隐匿方面的天生本领,白空照曾让千夜无可奈何,追杀千里依旧无功而返。
  但是这一次她却遇到了克星。无论她如何隐藏伪装,如何设法欺骗,只要改变方向,身后的赵若曦就会有所感应,相应追来。
  赵若曦的度并不快,没有原力的她身体天生柔弱,经受不起过于剧烈的度起伏。然而在曼殊沙华的支持下,她的追踪却永不停歇,而且一旦被她锁定,天生的恐怖直觉就会为她指引方向,不会失去敌人的踪迹。
  这是来自冥河的力量,芸芸众生,无论人生轨迹如何演变,终要回归幽暗无尽的冥河怀抱。
  此刻荒野已经快成为黑暗种族的天下,数量众多的黑暗种族强者潜伏在荒野各处,伺机伏击经过的人族。有不少黑暗种族现了赵若曦,但是当他们看到朵朵冥河之花时,自灵魂深处的寒意即让他们本能地远遁。
  然而总会有不怕死的,这些都是游荡在荒野中最低级的存在,还体会不到冥河之花的恐怖。当它们前赴后继地扑向赵若曦时,面前忽然都有一朵冥河之花盛放凋零,然后生命就离它们远去。
  再凶残狂暴的黑暗种族,也会在同伴的尸体面前清醒过来,于是赵若曦身周辽阔区域内为之一空,再也看不到半个黑暗种族的身影。
  白空照已经竭尽全力,但是和赵若曦之间的距离仍在一点点拉近。她确实在很多方面极有天赋,只是想要和曼殊沙华抗衡,还太早了一点。
  在赵若曦侧方,白凹凸忽然出现,相隔数十米,与她并肩而行。
  白凹凸依旧是宽袍大袖,行如踏水。她淡漠双眼望过来时,赵若曦身周忽然浮现出数十朵冥河之花,将白凹凸的视线挡住,而赵若曦的度也相应慢了少许。
  “嗯?”赵若曦立刻转头,望向白凹凸。两人目光撞在一起,如欲激出火星,谁都不肯相让。
  赵若曦毫不犹豫,立刻举起蔓殊沙华,对准了白凹凸。已经有过先例,任谁都知道她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然而白凹凸并不打算退让,而是右手握拳,拳锋处射出缕缕锐利如针的气劲。只要赵若曦开枪,她不会格挡,只会反击,到时即是两败俱伤的格局。
  就在这时,王伯的身影缓缓浮现。他一出现,白凹凸拳锋上的锐气就悉数转向,指向了王伯。白凹凸脸色微变,已然知道这一拳若是击出,无论如何都会落在王伯身上。如此一来,王伯固然难逃重伤,可是赵若曦一枪也能要了她大半条命。
  “小姐尽管追杀,这里有老奴即可。”王伯道。
  赵若曦点头道:“好!我先去杀了那小贱人,再回来找她算帐。”
  王伯向赵若曦行了一礼,目送她远去。白凹凸凝立在旁,紧盯着王伯,现自己这一拳竟然击不出去。明明就在不远处的王伯,似是存在,又似是虚无,每个瞬间都会切换无数次。她一拳击出,多半是要落空。
  只此一点,白凹凸就收起所有轻视,知道王伯是需要认真对待的大敌,一旦开战,还不知道要打多久,就算胜了恐怕也是惨胜,等赵若曦回来,一样是死。
  白凹凸面容肃穆,喝道:“你们如此赶尽杀绝,莫非是想与我白阀开战吗?!”
  白凹凸目前在白阀地位然,小规模的战争可以一言而决。但要说到和赵阀开战,却不是她能决定的。是以此话一出,气势已经弱了一分。
  但是王伯的回答却出乎意料:“老奴来之前得过四公子交待,此行有敢阻挠小姐办事的,无论是谁,不惜一战。”
  白凹凸一怔,随即冷笑道:“兵家大事,难道赵四可以一言而决?”
  “现在四公子一言可决。”
  白凹凸一声长笑,“想吓唬我?”
  王伯微笑道:“如果白将军不信,尽可一试。将军需要知道,有人疯狂,有人能断,结果是差不多的。”
  白凹凸双拳微微颤抖,脸色转为苍白,几度犹豫挣扎,终还是下不了决心。赵阀白阀一旦开战,帝国上下必然为之震动,就连帝室亦会介入。当此国运之战,这场战争势必会招来强势干涉,以雷霆手段解决纷争。到时候作为纷争源头的白凹凸,即使地位再高再重要,白阀也难以保下她。连自己都保不住,白空照更是难有活路。
  而且与赵阀开战这等大事,也不是她能够决定的。
  犹豫之际,赵若曦早已去远。白凹凸只有咬牙,寒声道:“好!你们赵阀给我记着,你也给我记着!”
  王伯宛若已看透世情的老人,缓道:“我这条老命又不值钱,将军想要,随时可以拿去。”
  面对王伯这样的人,纵使白凹凸亦无可奈何。各大门阀世家中,都有不少类似人物,只是不似王伯这样深不见底。白凹凸这样的门阀嫡脉和这类死士拼命,怎么都不划算。
  白凹凸不再多话,即刻转身而去。她一走,王伯的身影也缓缓消失。
  荒野远方地平线上,出现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阳光得如同初涉尘世的大男孩。他脸上略显迷茫,四处张望,自语道:“奇怪了,怎么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他们都到哪去了,明明说是要在这一带汇合的啊?”
  这人正是威廉,他向不远处的一座不高但却陡峭的小山望了望,疑惑道:“没错,就是这里了。黑背部落,锋牙部落呢,怎么还没到?难道迷路和迟到不是我一个人的专长?”
  威廉十分疑惑不解,于是向小山奔去。一放开手脚,他就越奔越是高兴。尤其是此刻四野无人,可以尽情驰骋。威廉瞬间把度提到极致,仍不过隐,索性对天一声长啸,高高跃起,在空中化为巨狼形态,宛若一道银色闪电,奔向前方小山。
  将将奔到小山脚下,威廉忽然全身一震,生生刹去冲势,四爪在地上犁出数道深沟。他颈毛竖起,死盯着面前一朵忽然出现的冥河之花。
  这朵花突兀出现,摇曳的花瓣距离威廉的鼻尖还不到一米。
  此刻冥河之花微微摇颤,正处于行将凋零的边缘,然而在最后一刻神奇般地凝止,宛若时光停止。
  威廉动也不动,两只眼睛死死盯着花蕊,连呼吸都屏住,生怕惊扰了冥河之花,使得凝停的凋零过程得以继续。
  曼殊沙华在永夜阵营的名气远比在帝国要响亮得多。植根于冥河的彼岸花原本就以黑暗原力为生,可说是黑暗种族的天然克星。而对秉承黎明原力而生的人族威力就要弱上一筹。即使强如威廉,此刻也不敢稍动。
  此刻威廉全身上下接近绝对静止,心脏都停止跳动,血液也不再流动,甚至在刹停的瞬间,体温都降到了与周围环境无异。这种对身体的控制力实是无以伦比,可即使这样,也只能让冥河之花暂停凋零的过程,却并未中止。
  如此僵持短短数秒,威廉就有些支撑不住,一粒汗珠从鼻尖慢慢渗出。随着汗珠的浮现,面前的冥河之花又开始摇曳,而且周围又有数朵冥河之花若隐若现。
  威廉心中叫苦之际,忽听头顶传来一个充满惊喜的声音:“好可爱的大狗!”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刻,威廉就知道那是个毫无原力的普通少女。他暗叫一声不好,刹那间从极静转为极动,一跃而起,闪电般横在那个声音和数朵冥河之花中间,颈毛尽竖,出低低咆哮。他一举引动了所有冥河之花的凋零,准备用自己强悍的身体来硬抗冥河之花的冲击。
  曼殊沙华在永夜阵营的名气远比在帝国要响亮得多。植根于冥河的彼岸花原本就以黑暗原力为生,可说是黑暗种族的天然克星。而对秉承黎明原力而生的人族威力就要弱上一筹。即使强如威廉,此刻也不敢稍动。
  眼见冥河之花纷纷开始凋零,威廉不由自主地出一声哀鸣,闭上双眼。他太清楚冥河之花的恐怖,这下冲击之后,恐怕立刻重伤濒死,而且也不一定能够避免身后少女免受余波攻击。
  不过预想中可怕灵魂冲刷并没有出现,冥河之花忽然消失,就如从来没有出现过。紧接着威廉的颈毛被人一把抓住,另一只小手则将他的头扳了过来。于是在威廉眼前就出现一张似是笼罩着淡淡云雾的纯美小脸,眼睛纯净得让他心中一颤。
  “好可爱的大狗!”她又说了一句。
  威廉顿时颈毛再竖,很有咆哮冲动:“我是狼!”
  可是话到口边,他才现,现在自己还是巨狼形态,根本没法说话,只能出一声长号。可威廉乃是堂堂群峰之巅的天之骄子,哪里能够容忍被误认为狗?这是决计不能容忍的羞辱。一旦传了出去,一世名声就全毁了。
  威廉决心破釜沉舟,变回人形,宣告自己是狼人的事实。可是正当要有所行动之际,他忽然看到了挂在少女腰间的那柄华丽短/枪。那是所有永夜子民的梦魇:曼殊沙华。于是威廉就知道了眼前少女的身份,彼岸花这一代的持有者,赵若曦。
  冲到口边的咆哮就这样缩了回去,威廉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可是赵若曦却没有这样放过他的想法,猛地把他的头按了下去,拼命揉/搓,又拔他的颈毛,一边拔一边叫:“好可爱!好可爱!金色的毛诶!!手感真好!!”
  威廉终于现,少女虽然没有原力,手劲可真不小。他有心挣扎,但一睁眼看到的就是曼殊沙华,于是认命地又闭上了眼睛,任凭蹂躏。
  狼与狗之间的距离,原来就是一把曼殊沙华。
  ps:今天还有一更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66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