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六 今夜有约

章二零六 今夜有约

如是兴致勃勃地蹂躏良久,赵若曦才心满意足地出了口气,松开了魔爪。威廉原来柔顺光华的毛皮变得乱蓬蓬的,连精神都有些萎靡,在地上趴着不动。赵若曦这小魔女看似纯真,下手可是一点都不轻。
  赵若曦忽然啊的一声,这才想起还要追杀白空照。她飞上空中,四下张望,很快就锁定了一个方向。随即她就皱起小眉毛,道:“啊,逃得这么远了?”
  一离开赵若曦的魔爪,威廉就要挣扎着站起,想要逃离。可是赵若曦浮空时又启动了曼殊沙华的力量,朵朵冥河之花处处绽放,有好几朵恰好就盛开在威廉身边,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看着这些摇曳不定的冥河之花,威廉惟有趴在地上,不管是不是甘心。
  王伯再一次出现,看到赵若曦犹豫的样子,问道:“小姐在犹豫什么?”
  赵若曦向远方一指,说:“我要杀的那个小贱人在这个方向,大约五百公里外。我在想还要不要追。”
  威廉吓了一跳,立刻站起,想要说话时却现现在的自己只能长嗥或是汪上一声,不能说话。就算他对月长嗥,估计听在赵若曦耳中也还是一片汪汪汪。
  不过威廉知道那个方向、那个距离上,正在修建一座大型要塞。黑暗种族准备以此作为前线的支点,与赵阀的要塞群对峙。如此浩大且重要的工程,现场主持的都是侯爵,而且幕后必有副公爵座镇。
  赵若曦再厉害,毕竟依托的是曼殊沙华的力量,孤身深入黑暗种族腹地,一旦被围攻,必无幸理。
  可是威廉又不知道该如何阻止,着急之下,人立起来,咬住赵若曦的裙角,就把她往地上拉。
  “嗯?大狗,你不想我去是吗?”
  听到这句话的刹那,威廉有种一头扎进地里的冲动。可惜他是狼,不是蛛魔,在钻地打洞上没有天赋。
  好在王伯及时为他解了围,劝道:“小姐,根据最新情报,黑暗种族在这个方向上活动频繁,很可能会有大动作。如果您遇到危险,四公子接应不了那么远。”
  赵若曦咬牙道:“难道就让那个小贱人这么跑了?”
  王伯微笑:“她虽然天赋诡异,可小姐正是她的克星。只要有小姐在,她就不敢接近到千里之内。可是她应该不知道这一点,您现在回到不坠之城静静等着就是,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自己忍不住回来的。”
  “好!到那时候,本小姐要杀得她上天入地!”赵若曦眼睛亮得吓人。
  王伯点头道:“下一次她应该逃不掉了。”
  “不,下一次我会放她走。”赵若曦语出惊人,纯美的小脸上泛着让人心惊肉跳的光芒,说:“现在杀了小贱人,未免太便宜白阀了。只有让她先活着,白阀才会插手。只要他们插手拦截,那我就有理由动用曼殊沙华了。在杀掉小贱人之前,总得干掉几批白阀的人,才能出了本小姐这口恶气!”
  “小姐,这样一来,恐怕真会让两家开战。”王伯委婉提醒着。
  赵若曦小脸转冷,道:“那又怎样,反正打仗是四哥的事。”
  威廉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赵若曦这是摆明了要把赵君度拖下水的节奏。这腹黑的小魔女坑起自己亲哥哥来都不手软,对付其它人那还用说?
  威廉忽然隐隐感觉,自己那一圈金色颈毛有点紧。有生以来第一次,他觉得自己银狼的外型有些拉风过头了。
  王伯居然含笑附和:“说的也是,四公子自会解决。”
  “好,那就先回去。听说今晚好多人约了拼酒,应该会很热闹。”
  听到小魔女准备回去,威廉总算松了口气。作为一头来路不明的大狗,这个时候就应该被放归山林了。于是他悄悄地转身,悄悄地探爪,想要悄悄的爬走。
  然后他颈毛就是一紧,被赵若曦提了起来,抓到半空。
  王伯咳嗽一声,道:“小姐,这只狗”
  “长得多可爱啊!抓回去玩几天再说。反正又玩不坏,是吧,大狗?”
  威廉没有回答,赵若曦也不需要他回答,就这样抓着他的后颈毛,飞向不坠之城。
  夜幕降临,不坠之城处处点起灯火,有若天上星河坠落大地。大战在即,这是最后的平静,城外的要塞群依旧在如火如荼地建设,城内则是处处狂欢。没有人敢说自己一定能在最后的战争中活下来,所以都在拼命享受最后的好时光。
  魏破天的院落灯火通明,院子中央早早就支起了烤架,不断翻烤着一头小牛,肉香四溢,渐渐有了火候。
  靠着院墙,放着一整排的酒桶,里面装的可都是烈酒。光看这十桶烈酒,就可知魏大世子今晚其志不小,有心一雪还是精英军团招募时的前耻。
  当年打架打不过千夜,其实在魏破天心中早就不是耻辱,反而渐有变成荣耀之势,特别在千夜斩杀嘉德伯爵后更是如此。现在还有多少人敢说能和千夜打架,然后不被打死的?他魏大少爷可就只受了点轻伤。
  所以魏大世子复仇之路,注定了要在酒桌上找回来,虽然这条路同样艰难。
  院子里还有好几个美丽少女,时而窃窃私语,时而追逐嬉戏,偶尔会装作不经意的瞄一眼门口,眼里全是期盼。
  这些少女都是世家嫡女,个个身份都不简单。不过身份给了她们优渥生活的同时,也同样给了摆脱不了的束缚。豪门联姻就是她们的固有命运。
  但在她们心中,千夜阵斩伯爵的战绩根本抵不上另一个传言,传说千夜很漂亮,比宋七公子还要漂亮。
  少女们此刻亲密得如同亲生姐妹,然而随着时间将近,气氛却开始有微妙变化,欢声笑语中开始飘起火星。
  魏破天再看了一遍院内布置,目光落在酒桶上,总有些莫名的担心。他想来想去,还是挥手叫来侍从,吩咐:“再去搞几桶酒来!”
  侍从吓了一跳,忙道:“还要?要多少?”
  “有多少就弄多少。今晚来的那些家伙,都很凶残!”魏破天见那侍从还在愣,一脚把他踢出院门。
  夜色渐浓,复仇时机将近,可是魏破天的心事却莫名沉重。
  就在他出神之际,肩上忽然受了重重一拍,差点把他拍在地上。
  “哟!不错嘛!居然当的起老娘的一巴掌,有进步!”不知何时出现的赵雨樱赞不绝口,又是一巴掌拍下,顿时把魏破天拍得脸上变了颜色。
  “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这里有酒喝,我就过来了。怎么,不欢迎老娘啊?”赵雨樱大咧咧地说。
  魏破天小声道:“姐,您小声点啊,这里可有不少人看着呢!”
  赵雨樱转头一望,这才看到院中的一众少女。见赵雨樱望过来,她们齐齐行礼,道:“雨樱小姐好!”
  赵雨樱虽然狂放,但只在熟人面前才这样,有外人在场时还是会扮扮淑女。于是也依礼节回了一礼,说:“你们都是那个……什么侯什么伯的女儿吧?”
  “是的。”众女于是一一说了出身来历,果然都是出自侯伯之家。只是帝国疆域辽阔,侯爵不少,伯爵更是数量众多,每个世家又都努力繁衍,女儿孙女不知道有多少。看赵雨樱的样子,就知道有听没有记。
  不过赵雨樱乃是幽国公之后,本人亦是赵阀中有数的强者,她肯回个礼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众女哪敢不满。
  见过了礼,赵雨樱就拎着魏破天走到一边,问道:“这些小丫头跑这来干什么?”
  “都是来见千夜的。”
  “想联姻?这样有个鸟用,还不如直接把千夜打翻硬来,成就好事呢。”赵雨樱的想法果然与众不同。
  魏破天苦笑道:“姐姐,你也不想想,现在有几个人能打得翻千夜?就算是你,恐怕也不行吧。人家也只是想碰碰运气,看看再说,万一千夜就喜欢了呢?”
  赵雨樱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一个个弱的跟什么一样,就算千夜同意,老娘也不同意!”
  “一会千夜就该来了,到时候看他自己吧。现在还好,你看着吧,再过些时日,来的人会更多。”
  赵雨樱疑惑道:“怎么会这样?千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抢手了?”
  魏破天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都懒得解释。赵雨樱自己一想,也就明白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直接推开院门,走了进来。门口的两名侍从如同瞎了一眼,对此人视而不见。
  魏破天一看来人竟是宋子宁,顿时拉下了脸:“你来干什么?我可不记得有邀请过你。”
  宋子宁经历过多少风浪,必要时脸皮可以厚比城墙,哪会经受不住这点考验。他轻摇折扇,含笑道:“听说今晚这里有场盛会,多位知交好友都会到场,我哪能不来?再者说,某人酒量不行,酒胆却高,上一次输给了我,想必这次是不敢再见我的。我岂会让他如愿?当然要再放翻他一次,让他知道知道本少的厉害!”
  魏破天顿时大怒,“我几时喝酒输给过你了?你别走,给我说个清楚!不行的话今晚就再战一场,当着大家的面分个输赢!老子就不信了,喝不过千夜,还收拾不了你个小白脸了。”
  宋子宁哈哈大笑,“吹,尽管吹!”
  魏破天更怒,二话不说,就吩咐手下上酒,浑然不觉自己已经中了圈套。
  宋子宁魏破天站在一起,顿时让旁边的几位世家小姐看得眼睛亮。七少英俊风流早已闻名,魏破天相貌虽然不如宋子宁精致,但也算英俊,而且自有一股阳刚豪迈之气,也令人心折。
  一众少女看看这个,望望哪个,实在分不出嫁给哪个更加好些。
  此时院外侍从忽然高声唱道:“千夜将军到!”
  刷的一下,所有少女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院门处。
  ps:正如本章标题,与你们今夜相约。今晚应该还有一更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66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