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八 混战

章二零八 混战

好在这时几乎没有人注意千夜,赵若曦死盯着姬天晴,而姬天晴又在防着李狂澜。李狂澜虽然在牵制着姬天晴,却分出至少一半心神放在赵若曦身上。赵李两家的关系可从来都不怎么样。三人互相牵制,一时有些僵持。
  这里面最自由的反而是赵若曦,见姬天晴老实了不少,她哼了一声,将威廉丢在地上,然后径自走到宋子宁面前,说:“你让让!”
  宋子宁早就看出不对,立刻对千夜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利落地闪到一边,跑去和魏破天勾肩搭背去了。
  赵若曦径自在千夜旁边坐定,举起酒杯,道:“喝一个吧!”
  姬天晴眼睛一转,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她脸上带着笑,可是眼中却没有分毫笑意,冷冷地看着赵若曦。
  李狂澜也一饮而尽,坐到了姬天晴身边。他一坐定,姬天晴立刻变得‘真实’起来,让人捉摸不定的感觉全部消失。从这时起,她就变成了一个真实存在的少女,再不复神秘。
  姬天晴的笑容有些僵硬,转过头来默默向李狂澜望了一眼。李狂澜哼了一声,只作不见。
  “狂澜兄,不喝一杯吗?”姬天晴开始主动挑衅。
  李狂澜自然不会拒绝,当即干了。两人一来一往,转眼间就是五六碗烈酒下肚,就连魏破天都看得呆了。
  不知怎么的,赵若曦就加入战团,三人你来我往,饮酒如饮水,不,饮水都没有这样快法。站到激烈处,李狂澜干脆站了起来,赵若曦和姬天晴则把千夜推到一旁,嫌他呆在中间碍事。
  魏破天看得心惊胆战,悄悄叫来侍从,让他速速再去弄批酒来。这侍从现在已经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作‘凶残’,立刻如飞而去。
  魏破天看院内余酒尚多,刚松了口气,忽然肩膀搭上一口手,宋子宁用半调侃、半挖苦的口气说:“魏大世子不是要一雪前耻的吗?怎么这就怕了,战火可还没烧到你这呢!”
  被宋子宁一激,魏破天瞬间暴怒,喝道:“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怕了?废话少说,来,喝!今天放不翻你这小白脸,老子就不姓魏!”
  宋子宁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笑道:“我可不会和你赌,这种注定会赢的赌,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魏破天怒不可遏,当下往桌前一坐,面前酒杯一字排开,喝道:“有种过来喝!别跟个娘们似的。”
  宋子宁还未答,赵雨樱就不乐意了,坐到魏破天身边,抓着他道:“你给我说清楚,女人怎么了?”
  一瞬间,原本还在混战的赵若曦、姬天晴和李狂澜全都望了过来。
  被这些人注视的滋味可不好受,魏破天虽然自视甚高,却也有点自知之明,知道任何一个他都打不过。于是英雄气概立刻消失无踪,举起酒杯,陪笑道:“我自罚三杯!”
  见这事有了结果,赵若曦等人的注意力立刻又回到对手身上,再度厮杀。
  而赵雨樱却还不想放过魏破天,拖着他猛喝,宋子宁当即在一旁煽风点火,落井下石。可是他不知道哪句马屁没拍好,抑或是赵雨樱就是看他不顺眼,也把他拉进了战局,开始三国混战。
  院落内众人分成两团,开始酣战。一众贵族少女反倒被凉在了一边。她们究竟年轻,也不知天高地厚,竟然主动参战,结果还不到片刻功夫,就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
  千夜和威廉一时处于风暴之外,意外地没有卷进任何一处争端。魏破天、宋子宁和赵雨樱都是在千夜手上吃过亏的,下意识地就不想招惹他。而赵若曦这一边,个个战力恐怖,正杀得惨烈,看到千夜摇摇晃晃的样子就觉得没劲,而且谁也不愿意把千夜往死里灌,就都对他视而不见。
  千夜乐得轻闲,装作逗狗的样子,拖着威廉来到一旁,压低声音道:“你怎么会到这来的?”
  威廉不为所动,只当听不懂。
  “威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千夜直接点破。
  威廉:“汪!”
  千夜气得眼前一黑,低声道:“你!你好意思吗你?!看看你现在象什么样子?当初那个和我约定要让狼人和人族停战共存的威廉呢?哪去了?”
  威廉:“汪汪汪!”
  千夜终于绝望,感觉心中有些曾经坚信的东西正在崩塌。就在这时,一个温软身体突然扑在他身上,从背后紧紧抱住千夜。
  千夜正要挣脱,忽听姬天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好好喝酒,怎么总是对着这只狗说话啊?”
  千夜立刻出了一身冷汗,回头一望,却见姬天晴满脸晕红,眼波流转,但是显得有些茫然。她的容貌变得有些模糊不清,隐隐现出另一张面容。她显然喝多了,并没有太在意千夜刚刚的异常。
  这让千夜松了口气,不过转头看到还在装无知的威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忽然拿起一根骨头,递到了威廉嘴边。
  这一下,轮到威廉呆住了。
  威廉喉间响起低沉的咆哮,眼中闪着凶光。可是千夜哪会怕他,一边向赵若曦的方向指了指,然后把骨头又靠近了些。
  威廉大怒,颈毛尽竖!可是看到赵若曦还在拖着李狂澜拼酒,这边姬天晴也在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威廉暴起伤人的勇气再次消失。他把头一转,就想离开。
  可是千夜一把抓住他的颈毛,又把他给拖了回来,那根骨头始终在威廉面前晃啊晃的,想要往他嘴里塞。
  不过千夜终归是低估了威廉,他忽然低头,竟一口咬在千夜的小腿上!这一口咬得极重,一点没有留力,锋利的狼牙钉在千夜腿骨上,居然发出金属摩擦的声音!
  “你,你居然!!”千夜无法形容此刻心中的震惊。
  姬天晴适时插手,一把抓着威廉颈毛,把他从千夜身上摘了下来,丢到角落里,对千夜道:“少逗狗狗,办正事!”
  姬天晴语中的正事就是喝酒。等千夜回到战团中时,发觉战况又不一样,众人已不再分成两个圈子,而是混战一团,赵雨樱捉住宋子宁猛灌,魏破天和李狂澜对拼,赵若曦则满场追杀,捉到谁就是谁,再加上姬天晴和千夜,顿时变得更加混乱。
  乱战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头大狗。威廉到底还是不甘寂寞,有心一显身手,奈何他在酒场上的战斗力实在一般,这院子里此刻还能动弹的个个都是猛人,随便哪个都能收拾他这样的一群。才一轮战罢,威廉就醉得四脚朝天,口吐白沫,被李狂澜随手扔到一个空酒桶里,还顺手盖上了盖子。
  随着战况进行,魏破天、宋子宁一一倒下,千夜只觉得周围还能够活动的人似乎正在变少,酒也快要见底,想要找到点酒正经需要费点功夫。
  酒意渐浓,时间也就忽然变得快了。转眼之间,千夜站在院中,茫然四顾,已不见对手。他向前一步,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原来是魏破天。魏大世子此刻鼾声如雷,身上无数脚印,不知道被多少人踩过。赵雨樱趴在旁边桌上,另一张桌子下边则塞着宋子宁。
  另一处地方,赵若曦和姬天晴、李狂澜三人挤着睡在一起,三人身下则是垫着那几个贵族少女,也不知道是哪个腹黑家伙顺手干的。不过论起腹黑,三人中大约也就李狂澜还单纯些,姬天晴和赵若曦则很难分出高低。
  如此局面,千夜顿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他现在反而渐渐有些清醒,有心找酒醒的对手再拼一轮,可是院中众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无论千夜如何呼唤,都打死都不肯醒过来。
  四顾无人时,实是寂寞。
  忽然之间,千夜想起了远在黑流的夜瞳。因为身份的限制,这种场面或许她一生也不能参与。这意味着,也许夜瞳永远得和千夜的朋友圈子绝缘。
  千夜深深叹了口气,向着黑流城的方向举杯,默默一饮而尽。
  同一时刻,正坐在院中看书的夜瞳如有感应,转头望向夜空。她温婉一笑,品一口茶,继续读书。
  不坠之城内,赵君度靠坐在窗台上,望着夜幕上高悬的荧惑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个全身黑衣的女人悄然出现在房中,问:“公子在想什么?”
  赵君度嘴角浮上一抹笑意,说:“那边喝得很热闹,我在想,要不要过去凑凑。我现在过去,肯定大杀四方,哈!”
  “那公子就去吧!”
  赵君度摇了摇头,“不行,今晚会有很多客人造访,我若不在,怎么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欢迎?”
  “您是说爱德华那些人?一个刑罚在身的废物,交给我就行。”
  赵君度笑了笑,说:“不,我在等另一个人。她可不能交给你们。”
  女人顿时起了好奇,问:“她究竟是谁?”
  赵君度并没有回答,而是凝望着夜空,在他视线所及的尽头,有一颗格外明亮的星星。
  这一晚,夜空中繁星似锦。这一晚,夜空中不止一颗流星坠落。无数流星化作星雨,坠向浮陆大地。
  每一颗流星,都是一艘战舰。
  在其中一艘战舰上,一名年轻的魔裔站在舷窗前,看着越来越近的浮陆,眼中苍白火焰越燃越烈。旁边一名魔裔道:“少主,此行务必小心,尽可能避开赵君度为好。”
  年轻魔裔沉默许久,方道:“既然魔女殿下已经苏醒,赵君度已经轮不到我。此战老家伙们已经有默契,都不能出手。那除他其外,余人有何可惧?”
  “少主,爱德华也不可不防。”
  “他吗?呵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67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