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九 歌舞升平之地

章二零九 歌舞升平之地

夜空中星坠如雨,又如无尽烟火。
  浮空战舰上,年轻魔裔凝望着浮6,并没有下令前进。一艘又一艘战舰越过了他,投向浮6,然而年轻魔裔始终不为所动,他身后一众魔裔也都安静站着。
  终于有人沉不住气,问:“少主,再不动身,恐怕要来不及了吧?虽然这次战功不多,但多少也是有些的。何况现在是关键时期,如果有所落后,恐怕对您的大业会有不利。”
  年轻魔裔一声轻笑,说:“你们就真的以为,这次战功那么好赚吗?”
  众魔裔这次倒都不太认同,有人道:“除了赵君度,年轻一代还有谁是少主对手?就算是赵君度,恐怕也还是嫩了点。如果再给他几年时间,倒确实可畏可怖,但现在,他毕竟只有二十出头而已。”
  年轻魔裔摇了摇头,说:“你们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人族能够和我们圣族抗衡这么多年,还渐渐扩张,怎么会这么简单?”
  当下又有魔裔哼了一声,道:“人族坐大,还不是血族那些混蛋干的好事?若他们不是天天想着取我们而代之,哪会让人族有今天。”
  “这种事说了也没有用。几万年都没有改变过,再过几万年,也不会改变。”年轻魔裔笑了笑,向浮6一指,说:“你们知道,这次和人族年轻一代的战斗,是为了什么吗?”
  一众魔裔都皱眉,开始沉思。
  年轻魔裔缓缓地道:“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知道了,所以现在也不必瞒着你们。用不了多久,大漩涡就会再次出现,而这次战争,将会决定一半前往大漩涡的名额。”
  “大漩涡?!”
  “一半名额?”
  “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决出名额?”
  船舱内一片哗然。
  年轻魔裔没有回答。其它魔裔就都知道了这不是自己现在能够知道的机密,也都沉默下来,望着远方的浮6。
  一艘艘形状各异的战舰在视野中掠过,再消失在浮6上。
  不坠之城中,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微妙,城周一座又一座防空炮塔上的警示红灯变成了黄色,这意味着它们关闭了警戒功能,想要重新启动需要一定时间。而所有的动力塔都开始轰鸣,不断提升动力输出,导气管道将大量蒸汽排出,让大半城墙都隐没在蒸汽中。
  很快,一座座动力塔就到了临界状态,海量动力却不知流向何处。
  指挥大楼内,赵君度终于露出一丝凝重,望向夜空。那里流星纷坠如雨。
  一名中年准将快步走进,行了个军礼,道:“四公子,所有炮塔均已关闭,要塞防御体系功率已经开到最大,一切均按您吩咐布置。不过真要这么做?”
  赵君度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说:“为什么不呢?”
  准将道:“不坠之城乃是兵家要冲,此地若是有失,则整个浮6战局危如累卵。我们放这些黑暗种族入城,一旦他们收不住手,或是故意出手破坏,岂不是危险?”
  赵君度微微一笑,俯视着下方沉睡中的要塞,说:“一座要塞,哪里比得上永夜一代的年轻强者来得重要?他们若敢违约乱来,我正好将他们一网打尽。别说毁了这座城,就算为此丢了浮6又如何?十年之后,我们就能在另一块大6站稳脚踏,百年之内,即能为帝国新添一座大6。”
  说到这里,赵君度转身,望着准将,一字一句地道:“这,才是国运之战的真正意义!”
  准将心中剧震,郑重行礼:“末将受教!”
  准将离去后,那个神秘的黑衣女子在房间内浮现,说:“公子,一切都已经布置完毕,第一批黑暗种族已经入城。不过,我们这一方现在有不少人的状态似乎不太好。要不要把他们弄醒?”
  赵君度失笑:“你是说那几个醉鬼?让他们去吧,正好证明我们是依约而行,确实没有提前做准备。”
  女子依然犹豫:“公子,他们确实醉得厉害,突袭之下,恐怕会有伤亡。”
  赵君度淡淡地道:“若是他们真把不坠之城当作歌舞升平之地,没了戒备之心,那死了也就死了,不值得惋惜。”
  “这”女人愕然。
  赵君度忽然想起什么,再度泛起微笑,说:“别小看那些家伙,他们很可能会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特别是小五,我一向对他特别优待,你们真的以为,就只因为他是我弟弟?”
  “呃”女人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吧!”赵君度看来心情很好。
  女人轻声道:“我们都觉得,您就只是因为他是您弟弟而已。”
  赵君度的微笑登时僵在脸上。
  片刻之后,他才狠狠瞪了女人一眼,咬牙道:“看来我平时对你们实在是太好了。”
  女人掩口轻笑:“哪有?”
  魏破天的院落里,千夜靠在墙上,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喝着,想着心事。
  其实他现在也说不清自己有什么心事,只是心中有些说不清的情续,正在慢慢放大。望着院中东倒西歪的一片人,千夜忽然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又实现了一次横扫四方的壮举。想来等明日他们醒来,应该无人再来和自己叫阵了吧?
  无敌,原来是这么寂寞啊
  千夜失笑,觉得偶尔放纵一下自己的心情也不错,等如是提前体验了一下天王的境界。不,天王也称不上无敌,或许惟有武祖或是太祖,才有过类似心境吧?没想到他未曾在战场上实现的成就,却在酒场上提前完成。
  杯中的酒很快就没了。现在酒喝在千夜嘴里,已经完全没有味道,就如一杯杯带着淡淡甜味的水,怎么喝都不会有醉意,但同样也解不了口中的干渴。
  千夜忽然很想回到黑流城,那里有他的家,有个会一直等着他的人。
  思绪起伏中,千夜突然抬头,目光落在院墙。此刻墙头上多了一个身影,轮廓有些模糊,只能依稀看出是个狼人。光是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身影,就知道他必定精擅于隐匿、潜行和突袭。
  影狼突然身体微微一震,目光落在魏破天身上,显然认出了魏家世子。在永夜议会的名单上,魏破天的排位可是不低,和千夜差相仿佛。这倒不全是战力的原因,也有身份的因素。作为远东魏家的世子,魏破天身份上比千夜要重要得多。
  出自影狼的狼人向旁边一望,又看到了赵雨樱,顿时全身再震。赵雨樱成名可比魏破天早多了,无论身份战力都远在魏破天之上。她居然会醉成这样,实是天赐良机!
  能够把魏破天的头颅带回去,就足以在狼人中扬名;带回赵雨樱的脑袋,则足以进入永夜议会大人物的法眼;如果把两人的脑袋都带回去,那将震动整个黑暗世界!
  狼人直奔赵雨樱而去,当然要确保这最大的战绩,另外他也没有正面战胜赵雨樱的把握。只是刚刚跨出一步,他就停下,盯着在桌下躺着的一个人,脑中一片混乱。
  怎么又多了一个宋子宁?这,这战功该怎么计算?!
  狼人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只是这一迟疑的功夫,数道气息各异、却同样强大的身影出现在小院上方。
  狼人心中大叫糟糕,竟忘记了进入不坠之城的不止自己一个。虽然他运气最好,可是此次能够突入不坠之城的都是各大种族的天才人物,不乏感知极度敏锐之人。其中最可怕的一个,只消动念之间感知就能够覆盖整个不坠之城。这个小院中云集了帝国一方的多位年轻强者,自然会被轻易觉。
  抛开种族仇恨不谈,这些家伙抢起功劳来可毫不手软,而且只要有机会互下黑手,也绝不会迟疑。
  狼人一念及此,立刻冲向趴在桌下的宋子宁。这个才是榜上排名最高的人,比赵雨樱值钱多了。狼人此刻已经绝了把功劳捞尽的心思,只求抢到价值最高的悬赏就好。
  在影狼冲刺的瞬间,周围的永夜年轻强者几乎同时启动。他们都察觉了影狼的动向,也在刹那之间看清了院中的情况,认出了魏破天和赵雨樱。虽然从他们的角度看不到桌子下面的宋子宁,但是那头影狼又不是傻瓜,放着赵雨樱和魏破天的功劳不捡,直奔桌下。明显是桌下那人更有价值。
  永夜各族的年轻强者都是自幼年起就在战斗和杀戮中渡过,哪会错过机会?当下就有几人分别扑向魏破天和赵雨樱,最强的两个则有默契,一个扑向桌下的宋子宁,另一个则出手拦截影狼。至于最弱的两个,则是扑向那一堆女人。
  这堆女人中根本没有榜上的人,不过既然能够在这个院子里喝酒,那多少也应该是有点身份的人。只要出自大家族,那么即使是花瓶,也是个值钱的花瓶吗?
  两个年轻强者如是想着,聊作安慰。
  但当他们眼看着就要得手的时候,姬天晴忽然睁开了眼睛。她的双眼深不见底,如同深渊。一名蛛魔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她的眼睛,刹那间如坠冰窟,有如小兽被天敌盯住,无可抵御的恐惧瞬间席卷整个灵魂!
  一声凄厉惨叫响彻整个不坠之城,打破了夜的沉寂。
  ps:早起干活的感觉很不错。这几天更新又不稳定,主因还是和本书相关,期待早点让大家看到些新东西。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80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