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一零 凶残

章二一零 凶残

这声惨叫不光打破了不坠之城的沉寂,也把姬天晴的酒意全部驱散。她眼中原本还满是茫然,处于视而不见的状态。耳边乍然响起尖叫,把她吓了一跳,于是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一头蛛魔,而且化出原形,正八爪并用,向着院墙爬去,想要逃走。
  姬天晴根本没有经过大脑,靠着本能伸手,一把拉住那头蛛魔的后腿,叫道:“小蛛蛛,你这是想到哪去啊?”
  蛛魔一向以力量狂暴著称,这头蛛魔虽然体型并不是如何巨大,可是满身天生蛛甲,深黑透着金属光泽。这个部族的蛛魔一向以速度迅猛、力量暴烈著称。可是它落在姬天晴手里,简直脆弱得象是一只真正的小蜘蛛,被姬天晴直接轮起来拍到地上,然后卡卡声中,八只节足被悉数折断,抛到一边。
  一口气干完这些,姬天晴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头一看自己,顿时一声惊呼:“我的形象!!”
  她立刻收敛如史前巨龙般的恐怖气息,同时面容变幻,试图把本来面目隐藏起来。可就在这时,院中忽然弥漫浓郁寒意,李狂澜满是讥讽地道:“你还有个见鬼的形象!”
  他长身而起,寒月笼纱出鞘,剑锋拉出一道水蓝剑光,一口气将数个永夜强者圈在里面。
  水蓝剑光一出,几名永夜强者顿时惊呼出声:“寒月笼沙!这把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不认识李狂澜,却认得李狂澜手中的这把剑。而能够使用这把剑的人,无论是谁,都极有可能身怀那两种极为可怕的剑技之一。
  这是陷阱!许多永夜强者的心头同时掠过这个想法,顿时气势弱了几分。
  最先入院的影狼速度最快,一爪划向宋子宁的脖子。以他天生锋利的爪子,能够轻易划破战车装甲,一个醉倒在地的宋子宁,摘下他的脑袋就和摘个水果一样轻松。然而这一爪明明应该早就划上宋子宁的脖子,可是偏偏就如落在透明的泥浆中,每前进一分都十分困难。
  影狼心中大急,拼命出爪,那边姬天晴和李狂澜随时有可能过来。但是无论他出了多少爪,就只看到自己的双爪在缓慢前进,诡异无比。
  就在这时,他眼前景物忽然扭曲破碎,显露出一张已被抓成木屑的桌子。地上也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爪痕,几乎刨出一个大坑。而宋子宁早不在原地,正站在不远处,含笑而立。
  影狼这才明白,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影。
  旁边的赵雨樱忽然坐起,双眼燃火,咆哮道:“还能不能让老娘好好睡觉了!!”
  她一清醒,立刻发现院中满是永夜强者,顿时精神一振,站起来就准备开打。
  然而就在这时,一众永夜强者忽然全部掉头,跃出院墙,转眼间逃了个干干净净。这下变故突如其来,顿时让赵雨樱满腔沸血化为冰冷,愕然呆在当场。那些永夜强者分向四面八方而逃,一时也不知道该追哪个。这是这一愣神的功夫,所有敌人全都消失在夜幕中,再无踪影。
  李狂澜悠然收剑,看了看剑锋上挂着的血迹,大感满意。
  赵雨樱只觉说不出的难受,转眼望见一头被折去所有节足的蛛魔,还仰天翻在院内。这手法她实是再熟悉不过,顿时怒火就有了出口,对姬天晴喝道:“你过线了!老娘其它地方可以忍你,但你要抢老娘的对手,这我可不会忍!再有下次,绝不会跟你客气。”
  姬天晴自然不惧赵雨樱的威胁,或许是自觉生拆一头蛛魔,已经自毁形象,也不在乎再多一次两次的缘故,索性向赵雨樱比了个中指,道:“用不着跟我客气,来,先把欠我的赌债还上再说!”
  赵雨樱顿时语塞,气势一降再降,降到谷底。
  这个时候,赵若曦也醒了。她轻盈地跳起来,几个小碎步,从那些贵族少女们的身上走下。此刻院中的人哪个不是一时天才,个个目光如电,早看出赵若曦不经意间把所有贵族少女都踩了个遍,有两个眼看着要苏醒过来的又被踩得昏睡过去。凡是和赵若曦有隙的人见了,无不心中一寒。姬天晴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刚刚压服赵雨樱的张扬不知去向。
  赵若曦提着裙角,四下一望,说:“又要打架了啊?你们打,我就不参与了。”
  说着,她就在冥河之花的明暗幻变中升空而起,飘然远去。此际不坠之城内虽然处处风云诡鹬,可是看到朵朵彼岸之花绽放,谁也不敢出来招惹赵若曦。
  赵若曦一走,院中气氛顿时一松。然而姬天晴和李狂澜对望一眼后,院中又布满杀气。
  两人都是哼了一声,飞身而起,各向一方飞走。宋子宁和赵雨樱也早就选好目标,所以也不多作停留,各自离去。一时之间,院中只剩下千夜和依然呼呼大睡的魏破天。
  千夜仍然靠墙站着,静静看着院中所有变化。倒并不全是镇定,而是酒意仍在,反应都要慢上一整拍。就连影狼突袭宋子宁、以及蛛魔扑击姬天晴时,他想要出手,可是心里想了,身上却没有动作。
  其实这也不全是因为反应迟缓,而是千夜没有感觉到真正的威胁。千夜此刻的感知很奇怪,觉得宋子宁那里就是一大片隐藏得极为巧妙的刀锋,谁若伸手触动,一不小心就会被切得鲜血淋漓。而姬天晴、赵若曦和李狂澜这边,则完全就是一座活火山,稍有风吹草动,立刻就是惊天动地的爆发,连靠近点都是找死。
  千夜用力甩了甩头,把最后的醉意驱逐出去。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一个酒桶盖子开了一条缝,里面一双眼睛闪闪发亮,正在四下打量。
  “他也醒了啊”千夜想着,走到酒桶旁边,一掌将盖子拍下,把威廉牢牢扣在酒桶里。这样似乎还有些不过瘾,千夜随手捡了根骨头,扔进酒桶,然后再次把桶盖牢牢扣死,将威廉愤怒的咆哮都扣在酒桶里。
  随即千夜一跃而起,立在墙头,双眼泛起深湛的蓝。真实视野下,整个不坠之城中有数十团极为强大的黑暗原力,格外醒目。千夜随意选了一个较近的对手,飞身而去。
  离开院落时,千夜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好象干了些什么,似乎会让某人极度愤怒。但是具体做了什么,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庭院中,魏破天终于不堪其扰,打着哈欠睁开了眼睛。可是放眼望去,四处空空,只有几名贵族少女躺在一角,除了身上有不少小脚印,似乎没什么其它异样。庭院另一角,则扔了个没有脚的蛛魔,老实趴着不动,看来已经认命。
  其它人一个不见。
  魏破天捧着头,只觉得如欲裂开,忍不住骂了句粗口。就在这时,旁边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把他吓得跳了起来。他转头望去,只见一个酒桶炸得粉碎,从里面跃出一头银色大狗。
  魏破天依稀记得这似乎是赵若曦拎过来的狗,只是此刻银色毛发上沾了不少尘土酒渍,显然经过了一个梦魇般的夜晚。想到那几个女人的凶残,魏破天顿时对这条漂亮的大狗充满同情,很想要安慰它一下。
  如何安慰一头大狗,基本上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常识。魏破天伸手,就拿起一根骨头。
  然而面前那头大狗忽然不见了,随即魏破天后脑挨了沉重一击,重新栽倒桌上,晕死过去。
  威廉总算扬眉吐气一回,不屑地向魏破天看了一眼,抖起颈毛,就想仰天长啸。可是才一张口,他就意识到不对,立刻把长嗥咽了回去。
  威廉终于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了,那场约定的大战将于今日开启。他亦有资格参加这场两大阵营年轻一代的巅峰对决,因此知道此刻不坠之城内必然有众多永夜一方的年轻强者出没。威廉虽然及时赶到战场,可是出战的方式却是太过羞耻,因此满心想的只是如何尽快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
  何况经过昨夜一战后,威廉已经知道议会的情报有多落后和糟糕,对那几个凶残女人明显低估,就连魏破天和宋子宁的实力也在情报记载之上。至于千夜,那情报简直不能用离谱来形容。
  一想到魏破天,威廉顿时怒火熊熊,跃到他身上,狠狠踩过几轮,留下一片梅花爪印,这才略出了口胸中恶气。堂堂群峰之巅成员,被赵若曦强掳,被千夜两次欺负也就罢了,就凭区区一个魏破天,也想喂他骨头?!
  威廉在心中爆了句粗口,跃上院墙,正欲离去,忽听身后传来微弱呼唤:“威廉大人,救我!”
  威廉回头一看,看到了角落里动弹不得的蛛魔。
  蛛魔还要求救,忽然想起威廉刚刚窘态可全都落在自己眼中,顿时一惊。
  威廉长身而起,化为人形,盯着蛛魔,缓缓地说:“我记得你,去年这个时候,红尾部落就是在你手中灭亡的吧?”
  ps:今晚还有一更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480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