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 还给你

章一 还给你

穹顶之上的那些大人物们,似是知道大局已定,意识如潮水般退去。
  大局虽定,细节却还有待雕琢。
  赵君度没有去看千夜,目光却落在爱德华身上,手中青色长枪也指向了血族圣子。
  爱德华眼中顿时闪过凛然和凝重,下意识地将披风裹得更紧。赵君度这一枪本是要和魔女对决的,若是用在他身上,却如何抵挡?
  在赵君度这一枪面前,爱德华忽然发现自己速度上无以伦比的天赋根本无从发挥,无论他如何躲避,都避不过赵君度这一枪。直到这时,他才想起赵君度那奠定帝国第一天才名声的可怕能力,必中。
  想要破解必中,就必须在这一枪还未发出时遁入虚空,以空间来切断赵君度的锁定。
  然而爱德华回头一望,看到的是众多永夜年轻一代强者都站在自己身后,其中有血族,也有魔裔、狼人和蛛魔。此刻场中诸人,也只有现为侯爵的爱德华有借虚空逃遁的能力。只是爱德华若是一逃,在场无人是赵君度一合之敌,甚至无人挡得住姬天晴和李狂澜。到时候能有几人回去,还很难说。
  爱德华披风裹得更紧,双眼中血火燃烧,紧盯着赵君度的枪口,竟是没有逃跑,而是打算硬拼这一击。
  赵君度也有些意外,并未开枪,冷笑着问:“你居然不逃?这么有把握接下我赵四一枪?”
  爱德华苦笑,说:“一点把握也没有。可我毕竟是血族圣子,是夜之女王的后裔,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先逃?”
  赵君度听了,略一思索,就把枪口抬起,道:“你走吧。”
  爱德华很是意外,向赵君度深深看了一眼,也不多作停留,一飞冲天,向着夜天深处飞去。他一走,一众永夜年轻强者更不敢多呆,随着爱德华鱼贯而去。
  虚空深处,年轻魔裔肃立不动,片刻后方道:“回去吧。”
  一众魔裔尽皆愕然,很快就有人向前一步,劝道:“少主,如此一来,这一仗我们岂非是全军尽墨?那些名额”
  年轻魔裔叹了口气,说:“赵君度那一枪可还没有动,我也没把握接得下来。”
  众魔裔面面相觑,没想到少主对赵君度评价如此之高。一名魔裔老者沉声道:“要不少主下令,勒令爱德华不得避战,把赵君度那一枪消耗掉?只要少主拿出那块令牌,谅爱德华不敢拒绝!”
  老者的声音中充满阴狠,一众魔裔也是大为心动,不断附和。一个抗过血刑的圣子,将来会是魔裔的大麻烦,不如趁现在彻底解决。
  年轻魔裔泛起无奈的笑,说:“你们啊还是小看了赵君度。他这一枪根本不会用在爱德华身上,就是留给我的。”
  “他知道我们来了?”
  “怎么可能?”
  年轻魔裔摇头道:“不管他用了什么方法,但肯定知道我在这里。我们走吧,魔女殿下都没能完成的任务,我也一样完不成。”
  随着他一声令下,战舰在虚空中无声无息地调头,悄然远去。
  赵君度凝立空中,压根没向正往虚空飞去的一众永夜年轻强者看上一眼,只是凝望着虚空某处。片刻之后,他的气势才徐徐收敛,落向地面。
  千夜正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如落叶般飘飘荡荡,坠向地面。他的身体似乎没有了重量,也没有实体,只是天地间一片虚影。无数人想要感知,甚至是触摸他,可是感知过处,只有一片空旷,千夜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
  人群中,有数人忽然动了,移向千夜。可是有些人比他们更快,姬天晴和李狂澜后发而先至,眨眼间已经到了千夜的下方。然而两人也显得有些迷茫,无法判断千夜此刻的状态,甚至不知道看到的影像是不是真的。
  连感知都感知不到千夜,让她们如何去接?
  见姬天晴和李狂澜抢在前面,那几个动了的人就停下脚步,然后想要退回人群。赵君度居高临下,将一切都收在眼底。他忽然抬手,凌空轻点,数道青光闪过,那几人的身体忽然自腰间分开,竟被腰斩!他们脸上有惊愕,有疑惑,也有恐惧愤怒,可是都叫不出来。
  事出突然,众多帝国强者尽皆呆了。有不少人看出这几个人心怀叵测,可谁都没想到赵君度手段如此狠辣,行事如此霸道,而且一点掩饰意思都没有。
  赵君度丝毫不理会众人异样眼神,只是吩咐道:“阵亡名单中,加上他们几个。”
  千夜坠落的身体下,忽有无数冥河之花绽放,赵雨樱站在花海中,伸出双臂,轻轻接住了千夜。
  赵雨樱铺开花海,意思非常明显,有敢靠近者死。姬天晴和李狂澜无奈对望一眼,都相应退后。放眼两大阵营,敢站到冥河之花旁边的人都没有多少,两人现在的修为还稍弱了些。
  赵君度却径自向冥河花海中落下。他一动,数朵彼岸之花立刻在身周绽放,然而赵君度手中那把青色不知名长枪光芒闪耀,射出道道青光,将朵朵彼岸之花封住。
  曼殊沙华似有感觉,在赵雨樱手中鸣叫一声,赵君度身前立刻出现数十朵彼岸之花,渐次盛放。随着彼岸花的盛开,赵君度的动作立刻变得迟缓,整个人也在变得扁平,如同被封装到一面镜子里。
  赵君度手中长枪瞬间闪亮,道道青光如有实质,重新撑开了空间,令赵君度重新变得饱满。赵君度立刻从扭曲空间中跃出,闪现在赵若曦面前。但经此对抗,他手中长枪光芒暗淡,曼殊沙华却毫无变化。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让开!”赵若曦咬着牙,用曼殊沙华指向赵君度的眉心。
  赵君度轻叹一声,伸手拔开曼殊沙华,说:“这把枪不是这样用的。”
  “总比你一枪不发要好!”
  赵君度意味深长地说:“敌人可不只跑掉的那些,这一枪留着,比发出去好。”
  赵若曦显得有些迷茫,没有听明白赵君度话里的意思,此刻她也不想明白,而是低头望向千夜,只是这一看,眼泪忽然就下来了。
  千夜安安静静地躺着,如同沉睡,全身上下看不到一处伤口,就连前期战斗时受的一点小伤也彻底消失。只是他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身体再也看不到一点生命迹象,那泛着莹润光泽的肌肤,让他看起来象个无比精致的艺术品,一件没有生命的艺术品。
  赵若曦束手无策。在她年轻的生命中,不曾遇到、甚至未曾听说过类似的情况。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望向赵君度。在记忆中,这个四哥从来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然而这一次,透过朦胧的眼泪,赵若曦看到的却是满脸的凝重。
  赵若曦突然间就慌了,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在赵君度脸上看到如此深沉的凝重。
  “生命,生命”她喃喃自语,忽然伸手拔出千夜腰间的吸血刃,反手刺向自己胸口!
  赵君度大惊,闪电出手,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可是这一下过于突然,吸血刃的刃锋堪堪刺透衣服,划破了她的肌肤。
  “你要干什么!”赵君度喝问。
  赵若曦疯狂挣扎,叫道:“我身上这块原晶是他的,现在还给他,他就能醒过来了!”
  赵君度提高了声音:“这根本没用!”
  “我不管!!”
  争夺中,赵若曦猛一咬牙,数朵彼岸之花突然出现在赵君度身上,刹那间将他动作封停刹那。随即她用力抢下吸血刃,闭上眼睛,再次刺向自己胸口!
  刀锋入肉,但是赵若曦没有感觉到痛苦,只有温热的血不断滴落。
  她低头一看,才看到吸血刃刺穿的不是自己胸口,而是赵君度的手。赵君度五指合拢,握紧了刺穿手心的刀锋,让吸血刃不得寸进。受到彼岸花削弱后,赵君度此刻身体已与普通人相去不远,鲜血如泉水般从割裂的伤口中涌出,不断落在赵若曦身上,血晕在裙装上迅速扩大。
  “若曦,这样真的没用。”赵君度声音很轻很柔。
  “我知道……可是,可是我要怎么办?”赵若曦的眼泪止不住落下,与赵君度的血混在一起。
  “千夜不会有事的,交给我,没有人能够在我面前带走千夜。”赵君度声音很柔,却透着不容质疑的决心。
  赵若曦迟疑着,终于点了点头。她松开了手,一朵朵彼岸之花渐次消失,冥河也隐没虚空。
  赵君度将吸血刃从手心中抽出,看了看,又插回千夜腰间刀鞘,转身吩咐道:“把小姐和千夜都送到我那里去,不许任何人打扰。”
  长身而起的刹那,赵君度又变成了那个号令一方,早早奠定天王之阶的帝国第一天才。
  但他并没有处理手上的伤口,而是任由它流着血,看着鲜血一滴滴落在地上。
  良久,赵君度才淡淡道:“听说李家还欠千夜一份镜水涤生,正好千夜现在要用,派个人过去取回来吧。”
  一名赵阀将军上前一步,沉声道:“末将愿去!”
  赵君度点了点头,默然不语。这名将军办事如风如火,连车也不用,直接奔向飞艇起降场。
  谁都知道,这次取药之旅或许不会轻松。然而假若李家拖延不给,又将如何,赵君度却一个字都没有提。
  不坠之城的夜里,忽然就多了肃杀。
  ps:不知不觉间又是新的一卷。开始和结尾,都是在不经意间到来,愿直到本书终结,都能写得如此肆意。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14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