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 扣而不发

章三 扣而不发

李天权万万没想到,千夜竟能和魔女拼到两败俱伤。
  能够作到李家二长老,李天权并不愚蠢,背景能力一样不缺,见识自然也不差。哪怕没有真正见过魔女,也不妨碍他侧面推断魔女的战力。能够将赵君度逼入绝境的魔女,绝不是他李天权能够抗衡的。
  然而千夜却能拼到两败俱伤!
  这岂不是说,千夜同样也能干掉他李天权?一想到差点有和千夜决裂动手的经历,李天权就忍不住颤抖。
  右手的颤抖不止源于恐惧,也有紧张和不知所措。当这个消息传来时,李天权第一时间想的就是,绝不能让千夜活下去!若千夜将来真成大器,恐怕李家也未必能顶得住压力,说不定就要把他抛出去牺牲,以求和解。
  现在的李天权,已经不复年轻时的悍勇无畏,他有了牵挂,有了权势,有了家族,有了奢侈生活,惟独没有了敢于殊死一战的勇气。其实许多上位者都是一样,只是他们不象李天权现在这样需要面对如此困难的局面。
  李天权回首,望向墙壁上挂着的巨幅山水图。在这幅画后面,隐藏着一个暗柜,暗柜中就是镜水涤生。这份东西本是李天权花了大力气弄来,准备完成与千夜的赌约。在购得这份镜水涤生时,李家特意把价格降低了一半,这样李天权才负担得起。
  说起来,李家对外的口径是为了保全家族声誉,至于其中有多少是因为赵君度,以及因为千夜阵斩嘉德伯爵的因素,那就谁也说不清了。
  此刻走出办公室向左,会客室里就坐着赵阀派来索取镜水涤生的人。但是向右,一间秘室中则是刚刚赶到、前来阻止他转交镜水涤生的说客。这位说客身份神秘,来头却是极大,李天权人老成精,早就从三言两语中探出那人背后究竟是些什么人。
  那位说客开出的种种条件,让李天权怦然心动。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朝堂上那位巨擎愿意支持他另立门户,再开一门世家。能够开出这样的条件,可说极具诚意。放眼帝国,也只有寥寥数人有这个能力,开出这样的条件。
  他们惟一的要求就是,不要交出镜水涤生。
  是以此刻李天权才如此为难。他已然明白,连朝堂巨擎都已暗中出手,阻止千夜苏醒,这岂不是说,千夜的份量已经到了足以引发庙堂之争的程度?这样的千夜,一旦醒来,还是不是他李天权能够坑害的?为了这样的千夜,赵阀又会做出什么事来?
  从朝堂巨擎们的隔空交手,李天权已经嗅出了手中这份镜水涤生的份量。很有可能,有了它千夜就生,没有它千夜即死。
  那么,交还是不交?
  此时此刻,李天权真希望那份镜水涤生不在自己手上,也就不用面对这事关生死的抉择。
  只是时间并不容他过多思考,外面突然轰的一声闷响,整个办公室都剧烈晃动,灰土扑扑索索地从天花板上坠下。一小块碎木,当当正正地砸在李天权头上。
  李天权勃然大怒,喝道:“怎么回事?!”
  女书记官推门而入,惊慌道:“长老,不好了,赵阀来的那人开始砸东西,他说,他说再得不到回答,就要把这里给拆了!”
  李天权这一气非同小可,怒极反笑,连声道:“好好,这是完全不把我们李家放在眼里啊!走,老夫倒要看看,在老夫面前,他怎么拆我的楼!”
  还没等李天权出门,又听通的一声闷响,整座办公楼都开始摇晃,楼内惊呼一片。
  在会客室内,赵阀将军面带冷笑,看都不看周围的李家战士,又是一脚踏在地上。这一下宛若巨兽震地,办公楼摇晃更巨,墙体上开始出现裂缝,可是地板却毫发无伤。这是赵阀知名战技‘撼地击’,练到高深时,一脚踏下,身周无佯,却能震毁百米外的高楼城墙。
  李天权终于冲破灰土烟尘,出现在会客室门口,怒喝道:“大胆!区区准将,也敢在这里放肆?!要不是看在赵阀面上,老夫一掌就灭了你!”
  此事闹得动静极大,又处于基地中心,转眼之间周围就聚集起数十人,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多。李家几名军官原本还想清场,可是放眼看去,发现最先赶到的这批人不是这家长老,就是那家的执事,身份地位不在李天权之下的都有好几个,这要如何赶人?
  而且现在李家基地能否守得住,还要看这批世家愿不愿意留下来。一颗天风云烟珠,已经渐渐抵不上众世家日益沉重的损失。何况天风云烟珠只有一颗,谁能得到还不一定。是以这段时间,基地内李家众人都是夹着尾巴作人,哪里还敢开罪这些世家?
  面对盛怒的李天权,这赵阀战将却丝毫不惧,大笑三声,朗声道:“老子段成鹏就是粗人一个,一条贱命不值钱,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不过老子倒想问问,你李天权哪来的狗胆,敢贪墨我赵阀要的保命之药?你们李家的脸皮呢,连份镜水涤生都不值?”
  李天权脸色黑如锅底,喝道:“休要胡说!那镜水涤生根本不在老夫手上。”
  哪知他话音未落,段成鹏就抢道:“哈哈!这话你也敢说!那份镜水涤生明明就在你办公室内放着,我们这就去看看。要是老子搜出来怎么办?”
  李天权顿时语塞。他心中大恨,知道身边人中必然有赵阀的内线,否则如此机密之事,怎么会让段成鹏知道?而且这段成鹏外粗内细,颇为奸诈,用粗陋态度作伪装,等李天权话已出口,才抛出这个消息,一下就把李天权逼入绝境。
  众目睽睽之下,李天权如何敢让段成鹏去搜自己的办公室?而且这么多人看着,连做点手脚也不行。
  他脸色连变,强道:“笑话!这里是李家,别说你不过是个小小准将,就算是幽国公来了,又有何权利搜我的地方?”
  段成鹏脸色一肃,沉声道:“这么说,李长老是铁了心要扣下我真阀的镜水涤生了?嘿嘿,我家千夜将军的一条命,想来李长老应该清楚份量有多重!你担得下来吗?”
  李天权没想到段成鹏言辞如此犀利,根本不和他绕弯,一句话就把罪名扣死。千夜这条命如今价值多少,李天权多少心中有数,哪敢把这个责任认下?当下就道:“胡言乱语!镜水涤生乃是我李家之宝,如何分配自然由我李家决定。另外千夜将军为国奋战,老夫也是十分钦佩的,怎会有害人之心!”
  段成鹏一声冷笑,说:“李长老,咱也不跟你说废话。此事你很清楚,拖延即等于谋害。你现在不交,那就是铁了心要与我赵阀为敌。希望李长老已经想清楚了,这可是生死大仇,一旦结下,再无回旋余地,惟有不死不休!”
  李天权怒目而视,道:“竖子欺人太甚!赵阀势大却又如何,我李家可也不是那么好欺的。来人,给我把他拿下!”
  李家战士面面相觑,犹豫不绝,可是长老令下,不得不围了上来。围观一众世家也没想到事态转变会如此之速,赵阀来使说话丝毫不留余地,看来这份镜水涤生对千夜至关重要,另一方面也说明千夜确实是在生死关头。
  这份镜水涤生的归属,其实根本没有争议,在场各世家中人都知道当初李天权和千夜的那场赌约。以李天权的身份地位,理当一诺千金才是。现下扣着镜水涤生不发,实是居心叵测。
  可是此事涉及李家与赵阀之争,各世家岂敢轻易涉足?即使想要插手,这等决定也得家主作主,并由长老会通过方可。是以众人都默然旁观,静观其变。
  面对步步逼近的李家战士,段成鹏一声长笑,合身扑上,喝道:“今日就以段某颈血祭旗,他日四公子自当擎此战旗,为段某复仇!尔等鼠辈休要忘了,四公子还有一枪未发!”
  段成鹏的喝声轰轰隆隆,如雷鸣,如风啸,响彻整个基地!
  轰鸣声中,基地主楼再度摇晃,终于塌了半边。当烟尘消散,李天权凝立半空,望着下方废墟,双手微微颤抖。
  段成鹏伏在废墟中,动也不动,生死未知。
  刚刚最后时刻,李天权还是忍不住出手,一击将段成鹏打成重伤。然而段成鹏伤而不死,到了最终,李天权还是没敢下杀手。
  明眼人都知道,打伤和打死其实差别不大,都是拖延了千夜的救治,对赵阀来说,此必是雷霆之怒。以赵君度一向性情,可说开战已是必然。只是众人都有些不明白,李天权过往虽然行事有些跋扈,可也不是不明大体之人。他如此行事,等如要和赵阀死嗑到底,这可不是区区一个长老能够决定的。
  当下就有许多人想到了更深处去。
  “将这狂妄之徒押下去,先关起来。”李天权吩咐道。他的声音虽然沉稳,可是内里却隐隐透出一点惊慌。另外,他的手也止不住的颤抖,即使藏于袖中,也掩不住行迹。
  此事至此已告一段落,众世家中人便即散去。赵李之争事关重大,他们急于把消息传回去,以供定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16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