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然章八 依然爱着

然章八 依然爱着

出乎意料,这晚的酒格外合口。七少虽然从不缺锦衣美酒,可是他真正喜欢的并不是那些真正名贵的品种,反而是一种廉价烈酒。这种酒的口味,和当年在黄泉训练营中大醉一场时喝的酒很相似。
  今晚南华拿来的就是同样口味的酒,也不清楚她为何会了解宋子宁的口味。端起酒杯时,宋子宁也想过这个问题,然后记忆力惊人的七少就想起,确实曾经和她模糊提过一句,没想到她就记了下来,现在都还没有忘记。
  这让宋子宁颇为感动,破例没有让南华走,而是让她留了下来,两个人默默喝酒。这种时候,或是过于疲累和压力沉重,宋子宁难得有了一丝脆弱,想要有人陪一陪。
  一瓶酒很快喝完,南华默默又取来一瓶,放在桌上。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也不问任何问题,就是陪着宋子宁喝酒。喝着喝着,忽然有一颗清澈水滴落到了酒杯里,她揉了揉眼睛,说声没事,就继续笑面如花地陪饮。
  转眼之间两人旁边就堆起了好几个空瓶,纵使两人都有不俗实力,在无心抵御酒力的情况下,眼神也变得有些飘忽和茫然。
  宋子宁终于开口,声音很低沉:“你知道吗,我和千夜认识很久很久了。那个时候,他就是一个笨蛋,一个非常倔强的笨蛋。可是在黄泉训练营里,我也只敢将后背交给这样的笨蛋”
  “千夜从来都不聪明,从来都不。”
  “他笨到替我挡了一枪,然后自己差点死了,哈哈!”
  “不过如果那一枪落在我身上,我死两回都不多。”
  “这场战争里,这是他第二次差点死了。不,或许他已经死了。所以,也许不会再有这么笨的时候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剩下的都是聪明人,那该有多糟糕?”
  宋子宁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久,说了些什么,然后困意上涌,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从在浮陆上闭门推衍天机的一刻起,他一直都没有合过眼。
  南华也脚步蹒跚,好不容易才将宋子宁拖到床上,放平躺好。然后她自己蜷在他的臂弯,就这样躺着,静静地等着天亮。
  天亮了,第一线晨光已经照耀在帝国本土的秦陆上。可这个时候,永夜仍是一片黑暗。但是按照帝国惯例,当帝都迎接晨曦的时候,整个帝国的天就亮了。
  黑暗中,静静躺了一夜的南华终于爬了起来,向枕边的人望去。宋子宁依旧酣睡,他实在是太累了,那是从身体到内心的疲累。而且这次回到黑流之前,他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布置,只是到这里等待一个结果,等待夜瞳的归来。
  南华俯身,轻轻在宋子宁额头一吻,满眼都是恋恋不舍。她毅然起身,推门而出,然后轻轻掩上房门。
  这个时候黑流城已经开始变得热闹,早起做生意的商家已经开始营业,汽灯将一条条繁华街道照耀得有如白昼。南华换上一身普通衣服,打扮得就如黑流城内随处可见的女猎人,行走在商业街上。在途经一个经营早点的小店铺时,似是被香气所吸引,就走了进去。
  角落一张桌子上,已经坐了个人,同样是猎人装束,皮制外套没有扣上,内衬里缝着大大小小专用口袋,装满了各式武器弹药。他的皮衣磨损严重,看起来混得并不怎么如意。不过绝大多数猎人都混得不如意,否则也不会来当猎人了。而这间廉价的早餐店,来光顾的也都是失意的人。
  随着宋子宁一手开辟的矿业日益发展,也带动着黑流城不断繁荣,现在宁远重工一名守卫的收入都要超过普通猎人,这无疑对底层猎人们产生了巨大吸引力。当守卫有制式装备,大部分时间都是安全的,这和猎人朝不保夕的日子形成鲜明对比。所以附近几个郡的猎人都跑到黑流,试图在这里碰碰运气。
  众多猎人的聚集,反过来又让黑流城变得更加安全,逐渐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走进店铺时,迎接南华的是好几声口哨。尽管她掩去了大半丽色,可是身段气质仍然放在那里,即使不看脸,也能完爆普通女猎人好几条街。不过看到南华走到角落桌边坐下,许多猎人就耸耸肩膀,遗憾地转过头去。看来角落里那家伙是个厉害角色。
  独踞一桌的猎人终于抬起头,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双眼亮得清澈。只是一条横亘左右的巨大伤疤破坏了他的英俊,让他看起来有些狰狞。
  见南华坐下,他推过去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说:“你终于来了。”
  这是一碗浓稠肉汤,配上撕成小块的烤饼,一碗就能将大胃口的汉子塞饱,而且可以顶大半天的饿,深受底层猎人和冒险者的欢迎。
  这种底层人的食物,原本南华看都不会看上一眼,可是现在她也伸手拿起碎饼,蘸着肉汤吃了起来。
  刀疤猎人说:“真是好久不见了,没想到还能够在这里相遇。这算什么,命运?”
  南华手上动作一停,自嘲地笑笑,说:“命运?呵,也许吧。”
  说完,她又大口吞起烤饼,如同泄愤。吃着吃着,忽然眼泪就下来了。
  刀疤猎人苦笑,轻声道:“看来你还是爱他的。”
  南华点头,说:“没错,也只有他。越是到了现在,我心里就痛得越厉害。”
  刀疤猎人轻轻叹了口气,伸手轻拍了拍南华手背。南华的手一抖,却并没有收回去。见此,刀疤猎人反而没有进一步动作,端起旁边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倒水的时候,他的手明显有微微颤抖。
  南华的目光在他左手上停了停,问:“还没有好?”
  “怎么好得了?一条能够修炼、能够成长的手臂有多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军部里只是个小角色,哪有可能负担得起?随它去吧,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想开了。”刀疤猎人看上去十分洒脱。
  南华收回目光,说:“如果你是我,会怎么做?”
  刀疤猎人笑了笑,说:“我这人没什么出息,得过且过。所以我要是你的话,就好好在他身边呆着,混一天算一天。现在他不还是对你挺好的吗?只不过七少志在高远,可不是我这种人能够相比的。说实话,区区一个郡国,恐怕还未放在这位未来军神的眼里。”
  南华脸色一阵苍白,叹道:“是的,他胸中世界绝不止于郡国,恐怕一个大陆都不止。我,我在他心中就更不算什么了,他现在身边就有好多女人。”
  “那些女人不过是过眼云烟,也许天亮就会被七少抛在脑后,你又何必在意?七少喜欢的绝不会是那些普通女人,你尽管放心好了。”刀疤猎人劝慰着。
  可是南华的脸色更加苍白,指尖微微颤抖,轻声道:“你不明白,他身边每多一个女人,都如在我心上割了一刀。这么久了,我这颗心早就被割得碎了,碎得再也拼不起来。而且,既然连郡国都不放在他眼中,那我这个郡国公主又算什么?一个郡国那么多公主呢。其实在他心里,我也不过是个普通女人,根本不是他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刀疤猎人叹了口气,说:“你想多了。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样的女人比你更加出色。”
  “以前我也这样觉得。可是现在不这样想了,因为我终于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女人。”
  “她很漂亮?”
  “不,一点也不。可是,看到她的时候,我才知道,她根本就不需要漂亮。”
  “真有这样的女人?”刀疤猎人显得很诧异。
  南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流泪。刀疤猎人似乎明白了什么,没有再问下去。
  南华收了眼泪,说:“我答应你。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把那个女人也杀了!”
  刀疤猎人有些惊讶,问:“七少难道已经得手了?”
  “当然没有,也永远不可能得手。”
  “为什么?”
  “因为他根本不会下手,那是千夜的女人。”
  “千夜啊……难怪。”提到千夜这个名字的时候,刀疤猎人的神情有些异样。
  南华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咬牙道:“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我要毁了他,在毁掉他之前,还要毁掉他最关心、最心爱的东西,毁掉他所有的一切!”
  南华的声音不知不觉提高,刀疤猎人右手轻挥,一道原力屏障悄然形成,将所有声音都挡在屏障内。见他露了这一手,许多望过来的猎人顿时打了个寒战,再也不敢多看,甚至连聊天都不聊了。
  刀疤猎人对南华说:“这事也不是不可能,你知道我们的力量,在帝国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不过,你要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好!”南华答应得很干脆。
  临近中午时分,宋子宁才一声呻吟,缓缓张开眼睛。昨晚发生了什么,完全就是一片空白,怎么都想不起来。宋子宁顿时一惊,坐了起来,可是脑袋重得象块石头,让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宋子宁向周围望了望,见是在自己的卧室里,总算稍稍放下点心。只是莫名其妙地喝醉,总让他有些隐约不好的感觉。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南华走了进来。她手中托盘上摆着热腾腾的早餐,显是刚刚出炉。
  “你醒了?正好,给你做了早点。”南华微笑着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32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