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 背后一刀

章十 背后一刀

众人皱眉沉思。其实讨论到现在,名额有多大缺口,诸人心中早已有数。问题在于,大漩涡不知多久才出现一次,上一次出现还是在数十年前。又不知从何处传出谣言,说此次大漩涡的规模比过往数次都要大得多,一时之间,够资格与闻机密的门阀世家都闻风而动,拼命想要多揽下几个名额。
  而不坠之城一战后,这件事再难保住机密,所以诸多世家知悉此中缘由后,也应声而动。所以表现出足够诚意的世家多如过江之鲫。仅从这点而言,根本不足以决出名额。
  当下一名威严大汉哼了一声,道:“诚意对我有诚意的可未必对你们有诚意,这诚意怎么比较还不是一笔糊涂帐再者说了,如果确立定下诚意作为基础,那是不是还有些世家要补充诚意”
  会议室内数人即刻皱眉。诚如这人所说,所谓诚意原本就很模糊,如何决断,其实还是会议室中各人愿意出多大力量支持。若是诚意还能够变化,这就凭添了无数变数。领先的人自然不希望节外生枝,而落手名额不足的人却希望藉此翻盘。
  当下众人神情各异,飞快盘算。眼下所余名额已经所剩无几,是到出底牌的时候了。
  这时坐在中央的老人再次睁开混浊的双眼,扫过众人。尽管是行将就木的样子,可是每个人被他目光扫过时,都是全身剧震,脸色大变,有个人甚至座椅都嘎然开裂
  会议室内气氛顿时一变,所有人都收起了剑拔弩张的姿态,望向老人。这一眼让他们想起,居于中央的这位老人,才是真正位于帝国巅峰的人物。和帝室两位天王之一,当今帝国皇帝的叔祖,长生王比起来,他们手中那点权势,确实有些寒酸。
  长生王用迟缓生涩的声音道:“大漩涡之行,无非造就几个神将之材,就有那么重要重要到让你们连国运之战都能放到一边”
  一名身着元帅服的老人冷笑道:“国运之战,不过林熙棠一家之词。哼他才多点道行,就时时蛊惑陛下。现在战局沦丧至此,眼看就要被踢出浮陆,帝国除了劳民伤财、损兵折将之外,又收获什么了”
  坐在他对面的一位老人却道:“陆帅,话可不是这么说的。熙棠年少时起就锋芒毕露,多年来罕有一败,在天衍术上的成就更是登峰造极。现在国运之战才刚刚开篇,下此论断,未免过早。”
  陆姓元帅冷哼一声,道:“都到了这种地步,谁还能翻过盘来”
  对面老人一声长笑,长声道:“你陆均一办不到的事,可不见得熙棠也办不到。当年熙棠在越陆一战成名的时候,好像就在眼前啊,哈哈”
  陆均一顿时脸色发青,怒火中烧。当年越陆一役,他统军出战,却被黑暗大军打得落花流水,惨败而归。当时林熙棠尚且年轻,手上只有一支偏师,就敢领着这支杂牌军悍然迎战。此后接连数场大战,林熙棠用兵神出鬼没,如有神助,每战皆捷,硬生生将十倍于已的黑暗大军兵锋挡下,让帝国得以重新集结大军,最终将黑暗大军逐出越陆。
  经此一役,林熙棠奠定帝神之誉,铺平了通向元帅的通途,被视为他的成名之战。只不过对比之下,林熙棠的名声越响亮,陆均一就越是难堪。
  长生王叹了口气,会议室内又安静下来。长生王缓缓地道:“国运之战已得陛下认可,无须再议。名额一事,也耗了太多时间,不能没有个结果。反正现在已经议出了大半名额,剩下几个未定也不影响大局。再有一小时就是子夜,就议到那时吧。”
  一个小时这时间可就紧了。
  陆均一双眉紧锁,似是下定了决心,说:“关于名额,我倒是有一个想法,或许能够多出一个名额。”
  一个名额,就意味着一个成就神将的机会,如此才会让这些大人物聚集在此。此言一出,所有目光立刻集中在他身上。
  陆均一道:“赵阀千夜的那个名额,似可再商榷。”
  众人皆是一惊,那威严大汉当即一拍桌子,怒道:“胡说有千夜舍命迎战魔女,才有了今天这么多名额现在我们还要来打他这个名额的主意,还要脸不要亏你也是元帅”
  陆均一早就预料到有此一问,神色不变,淡然反问:“千夜现在如此状况,那个名额用得上吗而且,赵阀已有赵君度、赵雨樱两人,难道还要给他们第三个名额你真的确定”
  威严壮汉肃容喝道:“那是你的想法,不是我严正的想法如果这一次我们这么做了,岂不是寒了天下英雄的心今后谁还肯为帝国效死”
  陆均一笑了笑,说:“哪有那么严重这个名额千夜用不上,所以才要再议。再者说,多出一个神将,对帝国是何等助力,还用多说吗严公未免过虑了。”
  此时另一位老人抚须道:“那千夜手中,似还有一颗天风云烟珠。此物一入大漩涡,即有可能汲纳虚空原力,化为原晶。若说价值,也不在神将之下。可是形成何等品级的原晶,得到何等能力,却由持有此珠进入大漩涡的人而定。以千夜此刻状况,似也用不上这颗天风云烟珠。”
  多人即刻陷入沉思。原晶之珍贵,不必多言。一颗强力原晶,甚至不亚于一个现成神将。现在千夜沉眠不起,似乎这颗天风云烟珠,归属又有再议的可能。
  严正大怒,可是以他一人之力,却也难抵众人,于是只能望向长生王。可是长生王双眼低垂,头都低了下去,不知是睡是醒,显然不打算再插手此事。
  当第一线晨光照亮不坠之城时,赵君度也缓缓张开双眼。他双手置膝,端然坐着,自有不动如山之势。
  女人又出现在赵君度身后,说:“一切都布置好了,从今天起,千夜公子必定不会受人打扰。”
  赵君度吐了口气,缓道:“就怕敌人不是从对面来的啊。”
  女人一怔,疑惑道:“您的意思是......”
  赵君度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道:“算算时间,消息也差不多该到了。”
  女人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这是一名侍卫快步走来,说:“公子,军部急报”
  赵君度并未站起,接过急报,并未立刻拆开,而是问:“军部来的人呢”
  侍卫道:“在厅外候着呢。他要等公子的回话,好回去覆命。”
  赵君度点了点头,拆开急报,慢慢读了下去。虽然他城府日深,可是读完这封急报,却还是变了脸色,杀气不可抑制,房内温度急降。
  急报不长,可赵君度花了不少时间才读完。看过之后,他将急报递给女人,说:“你也看看吧。”
  女人却没有赵君度这样的城府,只看了一眼,就勃然大怒,喝道:“真是岂有此理”
  赵君度已经恢复了平静,淡道:“此事倒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做到这般程度。”
  “千夜公子舍却性命,拼死击退魔女,才有此战大捷,才有了这么多名额现在千夜还没死呢,这些人就急着谋夺他的名额和天风云烟珠了还要不要脸了”
  赵君度摇了摇头,叹道:“脸面这东西,于有些人重逾山峦;于另一些人而言,却半点价值都没有,哪比得上一个名额来得实在”
  女人咬牙道:“他们还真当进了大漩涡就能稳捞一个神将不成要是神将这么好成,那帝国现在神将还不遍地都是,分文不值”
  赵君度已彻底平和下来,说:“但是对一些人来说,这就是希望和绝望之间的区别。”
  女人似是有所猜测,哼了一声,道:“也就宋阀那些废物,才会这么狗急跳墙。不过白阀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那几个老家伙不过比安国夫人多活个几年而已。”
  赵君度失笑,道:“妄议朝政,被人听了去,可是个不小的罪名。”
  女人冷笑,“谁敢告我,全都杀了”
  赵君度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千夜还好吗”。
  “很稳定,没有变化。”
  赵君度点了点头,说:“那就好。这次名额可能要不回来了,不过天风云烟珠谁都拿不走。”
  “可是由谁来灌注呢”她显然也知道天风云烟珠的秘密。
  “如果千夜没有及时醒来,那就我来吧。”
  这个回答让女人怔住。可是她熟知赵君度的性格,知道他这么说的时候,就是已经作出了决定,不容更改。
  她能作的只是暗自叹了口气,问:“军部那边怎么答复”
  这事赵君度则早有腹案,吩咐道:“把军部的人叫进来吧。”
  片刻之后,一名准将和一名中校就站到了赵君度面前。能够把准将派出来送信,规格可谓极高。
  这名准将在军部任职,地位比同等级的帝国将军要高得多,然而在赵君度面前,什么样的将军都端不起架子。他恭敬行礼,道:“君度将军看过急报了吧,无论有何想法,均请示下,我好回去复命。”
  赵君度扬了扬手中的急报,微微一笑,双手一搓,竟将这封急报搓成飞灰
  “急报什么急报我从来没有看到过。”
  准将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ps:昨晚突发高烧,实在支持不住,最后一点没有码完,今早爬起来给大家补上。今天还有一更,是正常的更新。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36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