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一 上古源血

章十一 上古源血

“君度将军,不......不要开这种玩笑。看到”准将一头冷汗。
  那中校倒是年轻气盛,喝道:“赵君度别以为有赵阀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中校话未说完,就被准将一把拉到后面,斥道:“给我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赵君度却不领情,似笑非笑地说:“你们什么时候听说过我赵君度会开玩笑另外,对你们这些小家伙为所欲为,还要用上赵阀”
  即使受到讥讽,感觉到气氛不对的准将也不敢多说什么,行礼之后,就扯着中校急匆匆地退了出去。
  等军部来人失魂落魄地离开后,女人有些不解地问:“这两个家伙不过是小人物,为难他们似乎也没什么用吧”
  “当然有用。无论我给出什么样的回复,都表示看过了军部急报。身为帝国一员,我理应遵守军部命令,不管这命令是什么狗屁内容。但是现在,既然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份命令,那么怎么行事就看我自己了。呵呵,若不是还要他们回去传话,我连军部来人都没有见过。”
  “但是这样也要不回千夜的名额吧”
  “是要不回。但不管是谁,既然敢吞千夜的名额,这事我赵君度就记下了,日后自会让他十倍奉还。”
  女人轻叹一声,说:“就不知千夜公子会不会醒过来。”
  “希望总是有的。宋子宁不是都已经安排好了吗”说到这里,赵君度忽然双眉一皱,站了起来,在厅中来回踱了数圈,凝重道:“不行,他手上资源有限,更调动不了什么高手,就算加上魏家恐怕也不够。你去查一查,他最后的布置都是什么,然后守在旁边,必要时候助他一臂之力。此行出手,无须顾忌”
  女人躬身行礼,退了出去。
  等女人离开后,厅堂中一下变得阴冷。不知怎地,赵君度眼前忽然浮现出段成鹏的面容。当这名部下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冰冷尸体,虽然面部表情被处理过,仍然可以看出临死前极度的愤怒和不甘。
  赵君度伸手,下意识地想要抓枪,可是却摸了个空。他这才想起,那把未来得及命名的枪已经送去温养,此刻不在手边。他默默收回手,却怎么都压不下心中隐隐的焦燥。
  只是李家已经言明,一定会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对李天权也会按律处理。同时李家也派出高手查出,杀段成鹏的另有其人,李天权并未下杀手。此事交待得有理有据,又有李狂澜送药在先,是以赵君度也不得不先忍下来,等待李家给出进一步的结果。
  寥先生机关算尽,却未想到李家即通天衍术,也精医道,看破了他最后布置。而李家的态度,更是远出他意料之外。
  暮光大6的最深处,那片人类从来不曾踏足的辽阔区域内,矗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绝峰。近乎刀削般笔直的绝峰峰顶,竟修建着一座宏伟城堡。即使在强者如云的永夜,也堪称奇迹。
  悠久岁月已经给这座城堡涂抹上浓重的黑色,建筑墙体边缘,以及阶梯踏脚处,都因为摩擦而显出油亮的金色,显然,这座古堡竟是金属铸成。
  古堡深处,那间高达数十米的大殿尽头,高台上放着整个大殿中惟一的王座,月光透过墙壁上高高的彩窗,照耀在王座上,使这里成为惟一高光的所在。
  王座上端坐着一个形容高古的老人,头顶高冠,枯瘦得如同一具骷髅。他双眼紧闭,以手支颌,似是在打盹。但是在这孤高冷寂的大殿内,空无一人,紧闭的两扇殿门上布满斑驳铁锈,数根粗若兽腿的锁链将殿门牢牢锁在一起。
  时光在这间大殿内似乎已经凝滞,好象没有什么力量能够让这里产生变化。
  当殿中的一切仿佛都是永恒时,大殿突然生了轻微震动。起初震动还很轻微,但是越到后来就越剧烈,灰尘、铁锈不断从穹顶落下,锁住大门的锁链也在晃动,时时撞击在殿门上,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王座上,骷髅一样的古老王者也感觉到了震动,缓缓张开了双眼。在他的眼眶中,没有眼珠,有的只是两汪混浊血浆。他被惊醒后,慢慢低头,目光穿透了重重阻碍,扫视着山峰古堡内的一切。只看了一眼,就勃然震怒,咆哮声响彻整个山峰:“血池是谁毁了我的血池”
  他伸手拉动王座旁边的锁链,顿时刺耳的钟声响彻古堡。然而拉到第三下时,忽听卡察一声,一节指骨掉落在地上。古老王者转头望向自己的手,这才现或许是用力过度的缘故,不光是手掌,就连手臂上都出现了裂纹。他的肌肤和血肉都变成薄薄一层,贴在骨头上,裂开时只看到一层灰白。
  古老王者不得不放缓动作,以免这具干枯的身躯再有损伤。他尝试着站起,可是双腿腿骨也出吱吱嘎嘎的响声,让他不敢再有动作。他开口出连绵不断的尖锐啸叫,召唤族人前来。
  片刻之后,缠绕在大门上的锁链开始缓慢抽动,沿着复杂的预定轨迹缩回到墙壁里。这个过程复杂而又漫长,让古老王者等得极度心焦,却又无可奈何。这些措施,原本是为了保护他在沉睡期间不受伤害,无法缩短。
  殿门终于打开,数十名血族抬着一具铜棺鱼贯而入。古老王者一看那具铜棺,语气立刻变了:“为什么只有这个这个等级的源血要让我完全恢复,需要七天”
  为一名侯爵单膝跪地,惶恐道:“殿下,因为古老血池被毁,最高等级的源血已经没有了,现在城堡里就只剩下这些备用的源血。”
  “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而不是去追捕那个罪人”
  “殿下,这件事情非常奇怪,对方挑选的时机恰到好处。在这个时候,我认为我的职责不是追捕潜入者,而是保护您的安危。”
  古老王者的怒意平息,开始思索,说:“你是说,毁掉古老血池的人,不是来自其它种族”
  “是的。在潜入者逃走时,曾被我们打伤,留下了他的一点鲜血。”
  古老王者立刻伸出枯干的手,“拿过来”
  侯爵递上一块沾染了血迹的黑色衣料。古老王者取过,在鼻端一闻,声音立刻低沉了几分:“这是......门罗的味道”
  大殿内,许多血族的神色都是一变。门罗虽然受到夜之女王的压制,可对于他们这个排名第十二位的卡顿氏族而言,依旧是个庞然大物。况且现在传说夜之女王在浮6战役结束后就将沉睡,那时对门罗的压制就会变成威慑。门罗氏族的行动又将变得自由。
  侯爵说:“也许不是门罗,而是其它氏族下手,只是用了一个有门罗血统的人。”
  古老王者声音中满是寒意:“一个拥有门罗顶级血脉,能够无声无息潜入到我的古堡深处的潜入者,你觉得会是什么级别,还会为其它氏族所用”
  侯爵立刻答不出来了。
  古老王者沉声道:“古老血池被毁,这件事是瞒不住的。既然瞒不住,那就索性闹大。现在女王陛下可还没有沉睡呢”
  侯爵应道:“是,殿下。我立刻安排追捕,同时会通知其它古老氏族。不过,时间上是不是稍迟两天”
  “为什么”古老王者的语气中又有了怒意。
  “殿下,您这次恢复的时间要比以往更长。万一有人抓住这一点,在这个时候偷袭......”
  古老王者遽然而惊,双眼眯了起来,片刻之后说:“先用族内的人去追捕,三天之后,再通知其它氏族。”
  三天之后,一则消息震惊了暮光大6的核心区域,十二古老氏族之一,卡顿氏族的古老血池被毁,上古源血悉数被盗。
  没过多久,各个古老氏族都有了反应,均对此行径表示极大愤怒。古老血池对于侯爵乃至更高位阶的上位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受到重创时,这是恢复的最佳手段,而当他们的生命行将走到尽头,这又是维系存在的最后手段。
  如帕斯、门罗这样的强大氏族,族内都会拥有多个古老血池。而对于卡顿这样的氏族,则只能维持一个古老血池。再次重建古老血池,恐怕需要数十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卡顿氏族就会变得十分脆弱,和古老氏族之外的强大部族相比,已经不具太大优势。
  古老血池对血族如此重要,是以所有古老氏族表态都出奇一致,即使门罗都表达了愤怒,并且派出核心成员加入搜捕。当然,门罗并不承认这件事和自己有任何关系。
  就这样,一张大网以暮光大6最深处的黑暗区域为核心,迅扩张,转眼间就覆盖了小半个大6。
  暮光大6的广袤平原上,一个若有若无的身影正在迅移动。夜瞳弓着身体,借着起伏不定的长草和零零落落孤树掩饰形迹,向着远方奔去。
  她身上黑色的紧身衣上有多处破损,有些已经是完好的肌肤,有些破口处则依旧是翻卷的血肉。连续数日不眠不休的疾奔,即使是体质最强悍的血族也会吃不消,更何况在逃亡途中,还经历了数场大战夜瞳根本没有余力修复伤口,可即使如此,一些小伤口也自行痊愈,显示了她血脉之强横。
  夜瞳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然而她感觉到怀中那一团炽热如火的上古源血,忽然又有了力量,继续奔向远方。
  ps:新年第一天,无论如何也得更一次,取个好兆头。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42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