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三 有意义的事

章十三 有意义的事

夜瞳只觉头脑微微眩晕,发动毁灭之瞳的巨大消耗,对如今接近血气枯竭的她来说实在是沉重负担。最后一击意外失手,她急忙振作,双瞳中抹除了原有影像,再度望向栗风水。
  然而原地除了那名已被绞碎内脏的军部高手,哪有栗风水的影子?
  夜瞳心中刚刚升起危险感觉,后背就遭遇沉重一击,一道阴冷之极的原力破开她所余无几的血气,直攻血核,瞬间将血核冰封。
  夜瞳晃了一晃,终于支撑不住,慢慢倒了下去。栗风水在她身后出现,慢慢收回右手。不过他的指尖在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眼中深处也是掩饰不住的恐惧。
  “不愧是血族的王女,真是厉害。”栗风水的声音也有了一丝战栗。
  一名下属当即道:“再厉害,还不是落在将军您的手里?如果不是您有伤在身,哪会给她出手的机会。”
  “这伤”栗风水神色略显不自然,向吊着的女人尸体望了一眼,摇头道:“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现在回想起来,我依然有后怕感觉,当时若不是连布了三道后手,又偷袭得手,一不小心真有可能被她翻盘。嘿!在过来之前,谁想得到赵阀居然还藏有这种暗子?”
  “但现在毕竟是将军您棋高一着,大获全胜啊!”
  栗风水脸上却全无得色,凝重道:“此局得胜,首要在智,与力无关。可是‘力’这个字,往往才是真正破局关键。我倒宁可事事无须用智,以力破局即可。可惜人力有时而穷,任你智深如海,却总是过不了修炼上的那些瓶颈天关。”
  他轻叹一声,道:“此地不宜久留,即刻启程吧。”
  一行人离开小镇,迅速远去。
  片刻之后,小镇中心处人影不断闪动,数名上位血族接连出现。为首一名高瘦老者环视四周,用力嗅了嗅,说:“她刚刚还在这里。”
  “应该逃不远。”另一名老者阴恻恻地道。
  “是不远,已经追不上了。”略显低矮的一名侯爵指向夜幕。在他手指的方向上,一颗星星正在快速移动。
  这几名至少都是侯爵的大人物个个目力惊人,看到一艘浮空舰正从大陆边缘起飞,开始远去。只看起飞阶段那不可思议的速度,他们就知道根本没有可能追上。这种速度的浮空战舰,放眼整个永夜都不多见。
  “只差了一点点。”为首血族实力侯爵显得很是痛惜。
  “如果卡顿氏族早点说出来,怎么会让她逃掉?”
  “呵呵,无光君王的怒火,看来有发泄对象了。”
  几名上位血族就站在小镇内,彼此交谈,丝毫没有追击的意愿。
  浮陆虚空处,悬停着一支规模庞大的血族舰队,簇拥着中央的巨舰。这艘巨舰比帝国最巨大的主力舰还要大上一倍,宛如一座小城,布置奢华无比。这即是血族无光君王梅丹佐的座舰,一艘光是修建就花去三十年,并且在上千年中还在不断改造增建的庞然大物。
  舰桥内,梅丹佐本在听着下属的汇报,听着听着,脸色忽然变了,急道:“夜瞳?她,她又出现了?”
  高阶下,那名伯爵忙道:“不会有错,在追击的过程中多次确认过她的身份。血脉潜伏是她独有的能力,并且在拦截中,她也不止一次动用了毁灭之瞳。”
  “说下去。”梅丹佐似乎恢复了平静,可是当他伸手去端酒杯时,却碰翻了金杯。
  当的一声,金杯掉落在地,猩红的酒浆洒了一地。刹那间,大殿内所有血族的目光都落在滚动不休的酒杯上,然后迅速移开。两名血族侍女如风一般掠过,地面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转眼间,一个新的酒杯已经放在无光君王的手边,里面盛满醇酒。
  这不过是件小事,可是无光君王何等力量,怎么会连个酒杯都拿不住。可以想见,这件事对他的冲击有多大。
  那名伯爵不敢怠慢,继续往下说,不过诉说的重点有所调整,都是追捕夜瞳的经过。其它大事要事,一概略过。
  “什么?让夜瞳逃了?”梅丹佐似是难以置信,随即大殿内如同酝酿着一场无形风暴,所有血族的血核都开始以同一个频率跳动,越来越快。
  那名伯爵脸色已惨白如纸,挣扎着说:“是的,只差半个小时,就能够抓到她了。”
  梅丹佐终于压抑不住怒意,咆哮道:“半个小时,只差半个小时!卡顿的那些废物,为什么不能早点发出消息!这些混蛋,生生拖了两天!”
  殿下的一名侯爵与卡顿氏族交情不错,大着胆子道:“陛下,卡顿氏族古老血池被毁,正是最虚弱的时期,因此谨慎些也正常。”
  梅丹佐重重哼了一声,怒道:“胡说!区区一个古老血池,哪有夜瞳重要!这些无知的混蛋,误我大事!”
  见他盛怒如此,那名侯爵不敢再说。
  无光君王咆哮之后,慢慢压下怒意,说:“这么说,现在夜瞳已经落到了人族手里?”
  “从最后离开地点留下的痕迹看,带走她的是人族那边军部的人。”
  “军部?”梅丹佐双眉微皱,深感棘手。即使贵为黑暗大君,帝国军部对他而言,也属于轻易招惹不得的庞然大物。夜瞳一旦落入军部手里,再想要夺回来,几无可能。
  他轻轻敲着扶手,沉默许久,缓缓地道:“启动我们在那边的渠道,联络一下那几个人,看看有没有机会把夜瞳弄回来,不管花多大的代价,都可以谈!”
  大殿内一众血族这才明白梅丹佐的决心,凛然应了。
  虚空中,浮空艇脱去了所有伪装,露出特制高速战舰的真面目,如同一道闪电划破虚空,迅速远离了暮光大陆。
  栗风水站在舷窗前,望着逐渐远离的暮光大陆,不知在想着什么。一名心腹凑了上来,拍马道:“将军这次捉到了血族的王女,功劳大得无以复加,也许用不了多久,帝国就会多一位元帅了。”
  栗风水笑了笑,说:“帝国帅位,必是神将方可。这条规矩可从来都没有破过。神将天关,岂是那么好过?若是如此容易,本座怎么在这道关口卡了那么多年?”
  那心腹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却不尴尬,又道:“但您这次的功劳可是非同寻常,足以让帝室将那个宝物赐点下来吧?多了不说,只需要一两滴,您就能破开天关了吧?”
  栗风水淡淡地道:“那件宝物产出极有限,每年不过数滴,每滴早都有了定数,哪里轮得到我。”
  心腹顿时叫屈:“可是您这次的功劳”
  栗风水指了指头顶,说:“上面那几个大人物总要分一块走的。另外,你们几个追随我多年,也都各有心愿。今日冒死立此大功,岂能不分润给你们?”
  心腹完全没有想到,顿时有些哽咽:“将军”
  栗风水摆了摆手,眼中罕见的温情敛去,转为阴冷,沉吟道:“这次的功劳,倒是不急着领。门罗的王女,身上的价值大得超乎你我的想象。军部和陛下能给的那点东西,就不够看了。”
  心腹有些愕然:“您是说,先不交人?可是,这不是扳倒赵阀的天大时机吗?”
  栗风水淡淡一笑,“扳倒赵阀,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平白便宜了右相那边的人。”
  “但您和赵阀的仇”
  “呵呵,这仇怎么报,就看赵阀肯付出多大的代价了。”
  心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问:“那我们现在去哪?”
  “浮陆。”
  心腹又吃了一惊:“浮陆?!那不是在赵阀的眼皮底下?”
  “也是在整个帝国的眼皮底下。”栗风水补了一句,然后冷笑:“我就不信,众目睽睽之下,他赵阀敢有什么动作。哼,公然勾结血族,这个罪名一旦坐实,几个天王都救不了他们!”
  心腹这才明白过来,赞道:“将军果然远见万里!”
  栗风水笑了笑,说:“夜瞳也该醒了,走吧,我们去看看她。”
  不知过了多久,夜瞳终于醒来,入眼是一间冰冷、简陋的舱室,几乎没有任何陈设装饰。她试着动了动,却发现身体几乎失去了知觉,只有微弱的回应。血核依旧被那道阴冷原力紧紧缠绕,许久才会脉动一下,仅仅是维持肌体生存而已。
  她再度挣扎了一下,双手突然传来钻心的刺痛,这才发现两枚特制的长钉穿过她的手腕,将她双手牢牢钉在椅子扶手上。
  “这两根钉子可不是普通货色,光是制造就要整整五年时间,还不说材质。它里面可都是用最上等的炼银制成,不夸张的说,每根的造价都可以买一艘小型浮空艇。”栗风水一边说,一边拉过椅子,坐到了夜瞳对面。
  夜瞳没有再挣扎,说:“你还真是看得起我。”
  栗风水哈哈一笑,“门罗的王女,怎么优待都不为过。当初我得到情报的时候,可也是大吃一惊。直到差点死在你毁灭双瞳下,才敢确定你确实就是那个失踪了的王女。谁也想不到,你居然会躲到帝国,而且藏在永夜的一个小地方。”
  夜瞳淡淡地道:“这些迟早你都会知道的,说这个没有意义。”
  “好!那我们就说点有意义的事。”栗风水身体前倾,凝视着夜瞳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要……千夜的天王之路!”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52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