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九 诀别

章十九 诀别

栗风水反手拔出一柄软剑,挥手间洒出如雨剑光,刹那间和东岳交击不知道多少下,终于将东岳压下,令剑锋重重插在地上。只此番交手,就可见栗风水剑技比之许浪等人不知高出多少。
  虽然暂时逼退千夜,但栗风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他抓着夜瞳迅速后退,一边高叫:“拦住他!快拦住他!”
  无数战士蜂拥而至,以自己的身躯在千夜面前筑起一道屏障。凄厉的警报声终于响起,打破了不坠之城的寂静。
  眼见千夜被团团围住,栗风水却没有一点安全感。他强拖夜瞳向后退去,一直退出院子,来到了外面的街上。
  千夜握住东岳,慢慢将它拔出地面,随后剑锋一展,将那名被切断双臂的肥壮大汉挑到身前,问:“混沌磨盘是什么?”
  东岳的剑锋就搁在下巴上,让这肥壮大汉一时忘记了失去手臂的疼痛,他喉节上下滚动,眼睛瞪得滚圆,死盯着剑锋,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混沌磨盘是一种功法,专门对付血族的功法。它能够撕裂血族的灵魂,修炼得越高深,撕裂的过程就越慢越痛苦。一般血族抗不过半天,就什么都说了。”
  “撕裂灵魂?”千夜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夜瞳会时时显得茫然和迟疑,也明白在真实视野中,她为何如一幅褪了色的画。
  扑的一声,随着东岳剑锋一颤,肥壮大汉的脑袋高高飞起,鲜血从脖颈中喷出,飞溅如泉!
  栗风水心神一颤,在斩杀肥壮大汉的时候,千夜的目光始终都落在他的身上,没有变过。
  眼见众多战士层层拦截,阻住千夜去路,栗风水却没能有丝毫安全感。自千夜攻入军部据点以来,那个肥壮大汉还是他杀的第一个人。
  但是那颗高高飞起的人头,却是意味着一个开端。
  栗风水一边后退,一边叫道:“千夜,你现在迷途知返,还来得及!你若是敢杀伤帝国战士,就是叛国!”
  他顺手想要夜瞳拖走,可是夜瞳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双脚如钉死在地面,怎么都拖不动。栗风水连运数次劲力,都没能拖走她。
  栗风水眼中闪过狠厉,伸手在夜瞳背上一拍,六根长钉受了原力激荡,骤然变得通红,炼银如太阳真火般的炽热黎明原力,顿时将周边血肉烧得一片焦黑!
  夜瞳一声惨叫,但叫声刚起,就硬生生忍了回去。可是她也一时脱力,被栗风水拖着向后。
  千夜突然平静下来,眼中火焰尽去,气息全部收敛,安静得如同没有生机的死物。只有那双凝望着栗风水的眼睛,渐渐被血色充斥。
  “小五,住手啊!”远方传来赵雨樱的喊声,但是这个声音听在千夜耳中,却显得过于飘渺虚幻。
  望着面前层层叠叠的战士,千夜用不含任何感情的冰冷声音,说了一个字:“滚。”
  但是他面前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有军令在身,哪怕面对的是黑暗大君,也会一往无前的冲锋。他们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彼此依靠,步步向前,宛若钢铁城墙,慢慢向千夜挤压过来。
  千夜向前一步,只是一步,速度就增至几乎看不清的程度,如同流星,合身撞入军阵!
  轰的一声,大地都为之震颤,数十名战士飞上半空,他们合力布阵,却挡不住千夜合身一撞。随后东岳一声长吟,剑锋向前,挡在前路的最后十几名战士也被挑飞。千夜大步向前,已自战阵中杀出!
  街旁一间房屋的窗户突然炸碎,一道身影迅若轻烟,与千夜擦身而过。扑扑几声轻响,千夜身上突然多了几个血洞。千夜身体晃了晃,继续向栗风水走去。
  而那道身影在数十米外显现,那是一名瘦小男子,手中一把匕首光芒不显,却极是锋锐,连千夜的肉体都无法阻挡它的穿刺。可是他丝毫没有得手的喜悦,眼中全是惊恐,低头望向自己的身体。在他胸腹之间,突然出现一道红线,随后身体就沿着红线分成两截。
  交错而过的刹那,千夜生受了他的数击,只还了一剑,将他腰斩的一剑。
  两名肌肉分明的战将走到街道当中,这一男一女都扛着巨斧重剑,显然是以力量制胜。
  千夜越走越快,几步就到了那对男女战将面前,悍然撞去!
  又是一声轰鸣,千夜身上多了两道长长伤口,深可见骨。但是他已自两名战将中间穿过,扬长而去。
  咣当两声,巨斧重剑一先一后落在地上,那对战将双膝一软,缓缓跪倒,头垂了下去,再也抬不起来。血自他们身下无声漫流,转眼间淌满了街道。
  千夜眼中,栗风水就在前方不远处,在数十名亲卫的保护下不断后退。这点距离,已在虚空闪烁的范围内。
  千夜正欲起步,忽然停下,向旁边一间房屋望了一眼。在窗后,站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手中提着一把上了刺刀的短管原力枪。他原力气息强大,至少比前面三人都强,可是此刻眼中却充满恐惧,连握枪的手都在颤抖。与千夜目光一触,他的脸色骤然惨白,不住向后退去。
  前面数战,这个年轻人都看在眼里。千夜不管对手如何攻击,全都是用身体硬抗,然后回手一剑就要了对手性命。所以这个年轻人十分清楚,和千夜交手的结果就是死路一条。他在军部任职多年,手上不知有多少条性命,折磨至死的也为数不少。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看惯生死,可是直到此刻,死亡清晰地摆在面前时,他才知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并不是一句虚话。
  千夜收回目光,不再理会这个已经吓破胆的敌人,双瞳由血色转为湛蓝,望向栗风水。
  此刻得力心腹或是重伤,或是战死,或是胆寒,栗风水忽然发现,手下竟已无可用之将。他忽然大喝一声:“红蝎听令,拦住他,不惜一切代价!”
  数名红蝎军官战士冲出,合身向千夜扑来,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架势。千夜双瞳微缩,东岳轻灵跃动,将这些红蝎将士一一拍开。面对昔日同一军团的战友,一时之间千夜还是下不了杀手。
  就在这时,栗风水忽然如幽灵般欺近,一掌拍在一名红蝎战士的后背上。两人连为一体,猛地向千夜撞去!
  千夜措不及防,横臂隔挡,只觉道道阴冷原力又刺入身体,如尖针般疾攻血核心脏。栗风水的原力极度阴狠,似乎专克血气,以千夜的暗金血气阻挡起来都十分吃力。好在晨曦启明的原力对付这等阴狠原力效果不错,堪堪护住心脏和重要脏器。然而血核却不在晨曦启明的保护范围内,数道原力针正中血核,顿时让千夜脸色一白,喷出一口鲜血。
  栗风水一击得手,又如幽灵般退回原处,抓住了夜瞳的后颈,喝道:“千夜,你再不束手就缚,我就杀了她!你们,过去把千夜的双手打断!”
  千夜没有动,而是望着面前那名红蝎军官。那名军官的身体变成了栗风水攻击千夜的通道,所有内脏肌体都被阴寒原力破坏,就连骨骼都化为了浆水。他缓缓软倒,身体已是不成形状,脸上凝固着临死瞬间那极度的痛苦。
  数十名精英战士再度围了上来,小心却坚决地接近。两名胆大战士各持战斧,斩向千夜双手。
  千夜忽然吐了一口气,右手一挥,东岳划了个圈子,将冲在最前的数人圈在其中。
  血雾升腾,这数名战士一一倒下,临死前还不敢相信千夜竟真的下了杀手。
  “再敢阻我者,死。”千夜声音很平静,可是所有人都感知到了那清晰无比的杀意。
  就连折翼天使和红蝎的战士,一时也有些迟疑。毕竟死战和送死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千夜忽然抬头,盯住栗风水,双瞳中清晰映出他的影像!栗风水心生警兆,突然挥手拍向夜瞳身上的炼银长钉!
  长街上忽然腾起团团血雾,一个个战士摇摇晃晃,一时还未倒下,也不知道自己已失去生机。千夜身影仿若幻影,已自血雾中穿过,出现在栗风水和夜瞳面前。
  栗风水右手突然一滞,竟然拍不下去!他也是久经战阵之人,立刻拉过夜瞳,拦在身前,隔绝了千夜的目光,同时运转原力,一举驱散了控制着身体的无形力量。
  栗风水极是狠辣,一得自由,就又是一掌,直切夜瞳后颈。这一掌落下,即可将夜瞳枭首。
  此时此刻,千夜望向的,却是夜瞳的眼睛。她的眼睛依旧清澈,坚定且平和,有着毫不掩饰的炽热与爱恋。
  “相信我。”千夜轻声说,下一刻,东岳飞起,刺入夜瞳腹部,直至没柄!
  栗风水表情突然僵硬,手也停在半空,再也落不下去。他低头一望,只见东岳剑锋从夜瞳身内穿出,又没入自己腹内。无穷无尽的血气如长江大河,涛涛不绝地涌入体内。
  栗风水踉跄后退,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指着千夜,嘶声道:“你,你勾结血族,罪无可赦!谁都救不了你,即使赵阀也不行!帝国虽大,再无你们容身之处!就算你救了夜瞳也没用,她的灵魂已经被我毁了一半,她会慢慢忘记你,忘记过去,忘记所有!”
  千夜小心翼翼地将东岳从夜瞳的身体里抽出,用残破的上衣将伤口扎好,然后才望向栗风水。
  此刻警报依旧长鸣,整个不坠之城都被惊醒,陆陆续续有人赶到现场,有门阀世家,有军团中人,自然也少不了赵阀。众人愕然看着眼前一幕,一时未能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勾结血族?”千夜挽着夜瞳,忽然挥剑剖开自己胸膛,露出脉动不息的血核。他的声音随即响彻整个不坠之城:“这里,还有一个血族!”
  栗风水一时怔住,脸色数变,忽然间压不住体内的血气,胸腹猛然炸开,几乎半个身子都被炸碎。他伸出手,似是想要抓住什么,可指间终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栗风水终于倒下,直到最后一刻,犹是不肯闭上双眼。
  “千夜,你……”
  不等夜瞳说完,千夜即道:“我会带着你冲出去。从现在起,再不会有人能将我们分开!”
  东岳一声长鸣,千夜已带着夜瞳飞起,若流星经天,灿烂辉光划开了最深沉的黑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60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