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 何谓初心 上

章二十 何谓初心 上

不坠之城高处,宋子宁凭空而立,俯视着整座城市。
  此刻不坠之城灯火通明,刺耳的警报声回荡不休。整个城市如同沸腾的湖泊,处处都在翻滚浪花。每一朵浪花,就是一队战士,或是某个世家的私军。
  波涛层层叠叠,涌向城市中心。在风暴的核心处,却有一把利刃,斩开扑面而来的层层波浪,势如破竹,向城外杀去。
  宋子宁身影一闪,已自原处消失。转眼之间,他就出现在赵雨樱面前,说了个街口,道:“去守住那里,不能让任何人通过”
  赵雨樱一怔,见宋子宁说得郑重,她又是满心慌乱之际,就点头应了,也没有细问。
  宋子宁身影一闪,就已消失。他这是利用领域之力快速移动,效果堪比千夜的虚空闪烁,只是移动距离远不如虚空闪烁,而且消耗也格外的大。不过此时宋子宁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他不断在不坠之城各处闪现,最后落到城市外缘的一个路口处,静静等待。
  一队世家战士从街道转角匆匆而来,看到站在街口的宋子宁,顿时一怔。
  宋子宁亮出军衔标志,淡定地道:“此处乃是要地,说不定叛乱那人就会从这里经过。你等现在听我指挥,与我在此处就地驻守,以防乱党逃脱。”
  这队私军不过出身下品世家,看到宋子宁亮出的少将军衔已是大吃一惊,更有人认出了宋子宁的身份,惊道:“这是七少伯谦大帅的参谋啊”
  这队私军于是对宋子宁的安排再无异议。他们原本也不是想要真心拦截千夜,光是听到远方杀声震天,就惊得心惊胆战,专门找僻静地方躲躲。可不是所有人都会被功劳迷花了眼,想要立功,也得有那个命才行。
  没过多久,又有两队世家私军走上了这条路,同样被宋子宁拦了下来,布置在街口守卫。
  几队私军凑在一起聊了几句,就发现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随即对宋子宁深感佩服,不愧是伯谦大帅跟前的参谋,连消极避战都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听说那千夜已经杀红了眼,前去围杀他的队伍都是死伤惨重。
  众人正议论纷纷之际,前方原本空旷的街道突然响起脚步声,每一下都似是踏在众人心头,带着他们的心脏一起跳动。仅仅几步,所有战士,包括两名战将在内,就都浑身乏力,紧捂着心口,连气都喘不上来。
  千夜一手挽着夜瞳,一手提着东岳,从长街尽头走来。他的步伐并不快,然而仅仅几步就来到了宋子宁面前,目光扫过他身后一众私军战士。
  这些战士与千夜目光一触,顿时如遭雷殛,颤抖不已。其余的人则赶紧低下了头,心中战栗,完全不敢和千夜目光接触。不过站在前排的几人一低头,就顺势看到了千夜手中的东岳。鲜血正顺着东岳流淌,自剑尖滴下。那轻微的滴答声,直接瓦解了他们的斗志,让他们兴不起一点抵抗之心,连逃跑都不敢。
  此时宋子宁却上前一步,伸臂一拦,将两个街口都挡在身后,冷冷地道:“此路不通。”
  千夜向他深深望了一眼,并未强闯,而是转身走进另一个街口,转眼间在长街尽头消失。
  直到千夜走后许久,这群私军才透过气来,顿时有死里逃生之感。只有直面千夜的时候,他们才真切感觉到千夜的可怕,光是透出的气息就压得他们几欲崩溃。此时此刻,他们顿时感觉到七少名不虚传,居然能够不动声色地就逼退千夜,什么叫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就是了。
  一众私军围着宋子宁,马屁如潮。
  千夜穿过两个街区,步入街口,忽然一怔。在他对面,赵雨樱手提手炮,正站在街口。在她身后,聚集着数十名赵阀精锐,正严阵以待。
  赵雨樱看到千夜,心中一颤,下意识地道:“小五”
  千夜却冰冷道:“雨樱将军,你这是打算拦我吗”
  赵雨樱心中茫然,摇头道:“不,只是子宁让我守在这里。”
  千夜双眉微皱。这处十字路口和上一处很像,赵雨樱也如宋子宁那样守住了两个出口,只给千夜留下了一条通道。
  千夜即向那条惟一的出口走去,赵雨樱身后的赵阀战士中有几人有些燥动,想要抬枪,但被赵雨樱严厉眼神止住。而大多数赵阀战士毫无动静,静静目送千夜离去。千夜在赵阀私军中威望极高,即使此刻背上叛国之名,大多数战士在他面前也全无斗志。
  就在这时,千夜身后长街上忽然冲出一队追兵。近百人的战士服色各异,是由数个世家私军和帝国军团战士混杂而成。这批人明显是冲着军功来的,看到千夜后顿时如打了鸡血,在一名战将率领下发力追击。
  千夜神色转冷,停步转身,东岳划出一道无可挑剔的弧线,凌空虚斩。这一剑斩落时,那名战将尚在三十米外,后面的战士相隔更远。
  可是看到千夜这一剑,那战将一声惊叫,顾不上体面,猛地扑在地上。一道无形无质的剑气从战将头顶掠过,余波就在他后背上开了一道深深血槽,鲜血顿时喷溅如旗
  战将反应够快,身后那些杂牌战士可就没有这种反应速度了,冲在最前方的十几名战士忽然纷纷倒地,有的人身体直接分成了两截
  后面的战士们立即停步,立功发财的梦想瞬间被滚烫的鲜血浇醒。他们这才想起千夜在战场上的种种传奇般的战绩。只是那个时候,千夜都是对黑暗种族取得的战绩,难以象现在这般让人印象深刻。
  一招寂灭斩重创战将、斩杀十几名追兵后,千夜未再向身后多看一眼,就挽着夜瞳向长街尽头走去,转眼间消失在转角处。
  目睹这一剑,那几个抱有侥幸之心的赵阀战士脸色苍白,不知不觉间就是一身冷汗。
  此刻魏家院落内,魏破天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院中撞来撞去。可是无论他如何抓狂,也冲不破院落四角四名魏家高手联手组成的防线。
  “放我出去我又不可能做什么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魏破天咆哮不已。
  在院门处,放着一张太师椅,魏柏年就端坐椅中。有他亲自守门,魏破天就别想离开院落一步。听到魏破天的话,魏柏年长叹一声,道:“启阳,你伪造家主手令和长老信物,致使我们魏家在暮光大陆的暗子损失殆尽,这件事还没有了结呢,还想再惹是非现在只把你禁足七日,已是非常轻的处罚了。”
  “七日七日什么都晚了”
  魏柏年淡淡地道:“这么说,你还是想掺合千夜之事”
  “千夜怎么可能叛国还不都是军部那群王八蛋搞的鬼”魏破天破口大骂,骂声出口,这才想起不对,急忙道:“啊,不对,我怎么可能掺合这种事呢只是外面这么热闹,想出去走走看看而已。”
  魏柏年不为所动,只是道:“七天,一天也不能少。”
  赵阀大营内,赵若曦身着宽袍长裙,正慢慢梳理着一头黑发。在她左右,两名侍女站着服侍,可是她们的眼神却没有离开过赵若曦的双手。
  赵若曦忽然道:“你们两个很烦,知道吗”
  两名侍女莫名打了个寒战,然后眼前各自绽放一朵彼岸之花望着这意味往生冥河的象征,她们吓得魂飞天外,不由自主地尖叫起来。
  相隔数间的一处密室中央,摆放着一个精美枪盒,上面贴着数道封印。三名老者围着枪盒盘坐,每人身下都有一个原力阵列。三个原力阵列彼此相连,共同压制着中央的枪盒。
  然而当侍女的尖叫隐隐传来时,密室中突然有数朵彼岸之花绽放凋零,原力阵列光芒大盛,转眼间就已达到负荷极限还未等三个老人反应过来,原力阵列就喷出烈火,彻底烧毁。原力火焰同时将三个老人身上衣服引燃。
  原力火焰岂同凡火,三个老人大惊失色,拼命用原力压制。就在这时,枪盒突然炸碎,曼殊沙华从枪盒中飞出,瞬间穿透数道墙壁,出现在赵若曦面前。
  赵若曦伸手抓住曼殊沙华,小脸上泛起坚定得有些疯狂的光芒,纵身飞起,就欲穿窗而出。
  可是当她即将飞过窗户的一刻,旁边忽然出现一只圆润、雪白而又不失纤细的手,轻轻搭在曼殊沙华上。
  托起赵若曦的数十朵彼岸之花逐一隐去,曼殊沙华也失去光芒,宛若沉睡,被那只手轻轻按下,收在掌心。
  赵若曦骤失托力,从空中坠落,眼看要摔在地上,又是一只圆润如玉的手托住了她,让她在稳稳落在地上。
  赵若曦转头一望,顿时惊叫一声:“妈”
  高邑公主一身素服,不施粉黛,却也难掩高贵气质。她轻抚着曼殊沙华,叹道:“这把枪,不是这样用的。”
  赵若曦低着头,咬牙道:“可是他们要杀千夜”
  “你如果就这样带着曼殊沙华出去,千夜才是死定了。”
  赵若曦吃了一惊,抬头道:“为什么”
  高邑公主叹了口气,说:“你啊,若是连曼殊沙华都动了,那些人怎可能再视而不见”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61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