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三 一百天的爱恋

章二十三 一百天的爱恋

章二十三一百天的爱恋
  浮陆之外,虚空之上,并非一帆风顺的空旷。 永夜与帝国的最强舰队几乎齐集于此,激战每日都在发生。
  然而正因为实力相当,无论永夜还是帝国,舰队指挥者都是小心翼翼地集结军力,就连外围的警戒侦察舰都是高速而脆弱的微型艇,就是损失了也不心痛。他们都惟恐分散了兵力,被对方一口吃掉。
  正因如此,突破虚空之际,居然意外的顺利。等帝国舰队得到消息时,已经来不及派舰队拦截,只有命令原本在这片空域的几艘侦察艇就近拦截。
  一场短促激战,在接连被击坠两艘侦察艇后,剩余的浮空艇终于退却,看着那艘银色的浮空艇扬起三面原力帆,在虚空中远去。
  千夜回首远望,透过还在喷吐火焰的残骸,依稀能够看到浮陆。
  算起来,他在浮陆的时间并不长,却已参与了整个国运之战,就连前置战役也完整参加。那是他战斗的地方,浴血之处,那里有他的兄弟、姐妹和朋友,也有明里暗里的敌人。
  而今,这一切都在远去,行将变成记忆。
  时至今时今日,千夜心中依然有个疑问,或者说,一声叹息:“若大的帝国,为何就容不下我”
  不过一切都已过去,多想无异。千夜走进舱内,让浮空艇保持速度和航向,就把夜瞳抱入休息室,放于床上。
  “一会可能会有些痛,忍着点。”
  夜瞳伏在床上,看起来很是舒服的样子,说:“不要紧的。你尽管下手就是。”
  千夜轻抚长钉,问:“这根钉子都有什么功能”
  “好像就是靠里面的炼银来燃烧血气......啊”夜瞳一声轻呼,分心思索之际,肩头长钉已经被千夜闪电般拔出。
  千夜看了看长钉,小心放在一旁。夜瞳的伤口焦黑一片,血肉早已被烧焦,长钉拔出后也没有流血,但也没有血肉生长融合的迹象。
  千夜心中一痛,表面上却是若无其事。以夜瞳的始祖血脉,再生能力就算不如千夜,相差也不会太多。可是现在伤口全无再生迹象,说明她已经被折磨得极度虚弱。
  夜瞳又是轻哼一声,另一侧肩头的长钉也被拔出。
  相比之下,手腕足踝上的长钉更难处理一些,千夜扶起她的小腿,轻抚足踝,仔细感知内部状况。一边检查,一边问:“除了这几根炼银钉之外,你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夜瞳想了想,说:“除了混沌磨盘之外,就没有什么了。”
  听到混沌磨盘这几个字,千夜的心微微一紧,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它究竟有什么影响呢”
  “疼,很疼,非常疼。有好几次,我都有些受不了了,想要杀了自己。可是这几根钉子钉在身上,我动用不了血核里的力量,所以也死不了。至于其它的,让我想想,我好象忘记了许多事情......”
  在夜瞳凝神回想之际,千夜出手如电,又将足踝上的两根长钉拔出。这一次下手之际,千夜动用了少许原力,令长钉高速震动,将依附在长钉上的血肉震碎了薄薄一层,这才顺利抽出。
  夜瞳双眉紧锁,显然很疼。不过或许就是痛苦刺激,让她头脑有了片刻清明,说:“好多应该是不重要的事。不过,一百天以前的所有事,我都不记得了。而且,现在记忆也在变得模糊,好象......我只能记得一百天之内的事。”
  “只有一百天”
  夜瞳坐了起来,用双手环住千夜的脖子,认真地看着他,说:“只有一百天。我现在好象只能留下这么多的记忆。不过,我不会忘记你的。”
  千夜轻轻将她拥入怀中,说:“我也不会让你忘记我的。”
  夜瞳忽然一笑,问:“你打算怎么样让我不忘记呢”
  “很简单啊,每天重新追你。你就算只有一天的记忆,也不会忘记我的。”
  舱室内一片寂静,只有夜瞳手腕上长钉碰撞时发出的几声清脆声音。
  片刻之后,舱门敲响。这艘船上此刻除了千夜夜瞳,就只有朱姬。
  “进来。”千夜话音未落,就听轰的一声,舱门象是被巨兽一脚踢中,从墙壁上撕下,砸向千夜。
  千夜伸手一托,门上传来的巨大力量居然让他的手臂微微一震。这一下,都可以把浮空战舰的外装甲给砸个坑了。
  门外,朱姬站在那里,小口张得老大,一脸震惊模样。她双手抱着个金属箱子,额头上有块小小红印。
  千夜将手中已经变形的舱门转过来看了看,果然门面上多了一个坑,和小朱姬的脑袋大小正好吻合。
  千夜顿时有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感觉,这么一面由高强度合金制成的舱门,兼有防火防爆隔绝外敌功效的舱门,就这样被小小的朱姬一头撞毁,只是脑门上多了一小块红印。就是这一小块红印,还在迅速消退,转眼间就彻底消失。
  再想到她用生生撞散了神将的一拳,尽管是削去大半威力的一拳,千夜忽然就有些头痛了。
  当年他就是不知道如何处置朱姬,所以才很没道义地把她甩给了宋子宁。那时的朱姬有着蛛魔的天性,出生时会把看到的第一个没有敌意、并且足够强大的生物当成母亲。借着她这种天性,千夜成功将宋子宁变成了小朱姬的妈妈。可是没想到,世事轮回,在他逃离帝国的时候,宋子宁又把朱姬甩了回来。
  “朱姬,你怎么了”
  朱姬看着毁掉的大门,小脸上明显有着畏缩,小声道:“我,我又弄坏东西了。”
  千夜哭笑不得,招手让她进来,问:“拿的是什么”
  小朱姬向夜瞳看了一眼,将盒子举给了千夜,说:“我觉得,漂亮的姐姐需要这个。”
  千夜打开盒子一看,发现里面竟然码放着一排高品质血晶。这对此刻极度虚弱的夜瞳来说,确实比什么样的补药都要管用。
  千夜心中一动,问:“你在哪里找到的”
  “就是船里啊,味道很明显,我一闻就闻到了。那边还有两箱,我去拿过来。”
  说罢,也不等千夜回答,小朱姬就跑了出去。随后浮空艇剧烈震动,轰鸣声由近而远,显然小家伙不是在毁门,就是在拆墙。好在回来时她没有另开一条通道,否则千夜还真不知道这艘浮空艇能不能坚持的住。
  小朱姬双手抱着一个箱子,嘴里咬着另一个。合金箱子在她嘴里如同刚出炉的面包一样软,留下两排深深牙印。
  千夜接过箱子,向角落一指,对朱姬道:“在那里站着,不能动,也不能出声,知道吗”
  小朱姬乖乖点头,站到了墙角。
  “你干什么”夜瞳大为不满。
  “给我老实躺下”千夜在夜瞳头上轻拍一记,把她按倒,然后拿起手腕,握住长钉,缓缓运起原力。
  手腕处的长钉最为麻烦,因为钉入时间太久,有一部分已经和腕骨粘在一起。
  千夜黎明原力一放即收,两根长钉受原力激发,钉面裂开,再度露出里面由炼银制成的钉芯。顷刻之间,夜瞳手腕上发出嗤嗤声响,冒出两缕青烟。就是粘连血肉焦化的瞬间,千夜出手如电,已将两根长钉拔出。
  夜瞳轻哼一声,脸色立转苍白,微笑也显得虚弱。随着全身束缚尽去,她倦意上涌,就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千夜放她在床上躺好,将两块血晶放在她手中,供她沉睡时缓缓吸收。
  夜瞳一躺下,就沉沉睡去。她受伤太重,沉睡是血族最好的疗伤方式。千夜拉过被子,给夜瞳盖好,然后向朱姬招了招手,带着她来到控制室。
  一进控制室,千夜就提高警觉,生怕这个小家伙再砸坏什么东西,那时可就哭都来不及了。不过朱姬却是出奇的乖巧,在控制室里就象变了个人一样。
  千夜在朱姬对面坐下,问:“你为什么要那样开门呢”
  小朱姬显得有些茫然,“妈妈没有教过我啊”
  千夜只觉眼前一黑,这小家伙原来真的不会开门他镇定一下,又问:“那妈妈都教你什么了”
  “很多,非常多,我学得很累,从来都没有休息”小朱姬苦着小脸,开始回忆。
  千夜越听越是,宋子宁给朱姬安排了满满的课程,从原力枪使用、维修和保养,一直到战舰结构和操控,以及各式舰上武器的使用方法。课程间隙,则穿插着各种格斗技艺。除此之外,小朱姬的生活就都是吃和睡了,这才是一个幼小蛛魔应有的生活。
  一只血统高贵、天生强横的蛛魔,幼年期需要作的就是吃饱就睡,睡醒就吃。在成长过程中,它们会自然而然的强大。所以在蛛魔眼中,朱姬的幼生期无疑非常悲惨,她居然要学那么多东西
  不过千夜暗中对宋子宁也是腹诽不断,这家伙完全把小朱姬训练成了战斗机器。她对于一应与战争有关的事都十分精通,等如一年走完了千夜当年数年的路。可是除此之外,她对其它事都一窍不通,甚至连开门都不会。在她的小脑袋里,门和墙壁同样脆弱,所以没有必要专门绕路,从门里穿过去。
  再问几句,千夜意外地发现小朱姬连浮空战舰都会开,不止是民用浮空艇,就是军用战舰都能够操纵。于是他忍不住又对宋子宁一顿腹诽。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66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