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七 老伙计

章二十七 老伙计

吴道宇勃然大怒,气势缓缓攀升,道:“你一个小小准将,也敢在本座面前嚣张?”
  赵成义丝毫不为所动,道:“我确实只是个准将,然而现在我还有一个身份,赵阀使者!什么时候军部变得如此霸气,还未说话,就可对赵阀使者喊打喊杀了?”
  吴道宇双眉倒竖,怒意更盛。可是赵成义说的不错,伤个赵阀准将,与伤了赵阀使者性质完全不同。
  军部的准将十分机灵,见吴道宇骑虎难下,连忙打圆场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这件事上,毕竟我们军部的人死伤惨重,吴帅震怒也是应有之义。不过赵将军毕竟是赵阀使者,现下代表着赵阀,所以我们还是先听听赵将军怎么说,弄¢nwán¢n¢nロ巴,▼.※▼.∽明白赵阀的意思为好。”
  吴道宇哼了一声,将信函抖了抖,道:“你们赵阀没人了吗?请赵君度过来聆讯,还得替你们把这段防线守住?”
  赵成义对吴道宇话中的讥讽之意听而不闻,郑重道:“君度将军号称帝国第一天才,自是独一无二,谁能代替?”
  吴道宇为之一滞,想要批驳,却不知从何说起。赵君度第一天才之名,已是公认,即使有人不服,可是同一代人中实在找不出能够比肩之人。原本千夜还有些希望,但是现在他自曝血族身份,杀出不坠之城,自然不会再被提起。
  吴道宇不再提此事,又道:“那这一条又是何意?想要让君度过来聆讯,还得本座亲往赵阀商议?”
  赵成义朗声道:“四公子何等身份,天赋无双,又兼有帝室血脉,岂是随便说聆讯就可以聆讯的?此等大事,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决定的。目前不坠之城内,赵阀以幽国公为尊,想要聆讯君度公子,须得幽国公点头方可。”
  说到这里,赵成义冷笑一声,道:“以吴帅您的身份地位,想要见幽国公,还是过去拜见为好。”
  吴道宇再次大怒,寒声道:“本帅此刻可是代表军部!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幽国公吗?”
  赵成义又是冷笑:“您能代表军部?呵呵!称您一声吴帅,那是尊敬。末将可从未听说,有哪位前元帅可以代表军部的。”
  吴道宇脸色铁青,眼角跳动,杀机外溢。
  赵成义却不管他,自顾自地说:“帝国自有上下尊卑,次序礼仪,你不去拜见幽国公,难道还要幽国公来拜见你?若是末将所记没错,当年您和幽国公切蹉,结果好象不怎么好吧?”
  吴道宇脸色更是难看,赵成义多少给他留了点面子。当年那场切蹉,结果岂止是不怎么好,根本就是惨败。这伤疤被揭出来,他的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吴道宇按下羞怒,缓道:“赵阀现在以幽国公为首?怎么本座听说,承恩公也到了?”
  赵成义道:“您想和承恩公切蹉?不过承恩公驻守西疆,职责重大,只是在此暂停数日。另外,高邑公主也到了,不知吴帅是否也想拜见?”
  吴道宇脸色变幻,最后道:“既然承恩公诸事繁忙,本座就不打扰了。明日一早,本座自会去见幽国公。”
  赵成义行了一礼,道:“如此最好,那末将告退。”
  等赵成义走后,吴道宇道:“去请荣候过来。”
  片刻之后,一名气度雍容,留着几缕细须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见面就拱手笑道:“吴帅怎么突然想到我了?”
  吴道宇换上一脸笑容,过去执着他的手,道:“有件事想要请教一下荣侯,对这次的事,帝室那边有何动作?”
  中年男人的笑容变得有些莫测高深,笑而不语。
  吴道宇使了个眼色,那名准将立刻奉上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中年男子打开一看,见里面是颗手指大小的宝石,蓝得晶莹剔透,丝毫不带杂质,当下满心欢喜,笑容马上变得热情许多,说:“哎呀,这怎么好意思?”
  他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东西却是收得飞快,将盒子在口袋中装好后,中年男子才道:“我在帝室里不过是个小角色,什么事都得听上面的吩咐。不过这一次,倒还真有个消息,和这件事有关。”
  “什么消息?”吴道宇莫名地感觉有些不妙。
  “几位王爷的意思,是暂时不会插手此事。”
  这个消息突如其来,顿时让吴道宇大吃一惊,道:“怎会这样!”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说:“我开始时也不明白啊,就多嘴问了一句。好在我和那几位王爷的关系都还不错,平日里也是经常走动请安的,这才得了点内幕。”
  “荣侯请讲。”
  中年男子压低了声音,道:“千夜是千夜,赵君度是赵君度。吴帅明白了吗?”
  吴道宇皱眉道:“可这是两件事,那千夜明明是血族。”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说:“这是两件事,也是一件事。追捕血族,不管您作什么都没有错。但若是要动赵君度,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而且是大事!现在高邑公主都出面了,几位王爷也就不好说什么,只能置身事外。好了,我只能说这么多,告辞!”
  中年男子走后,吴道宇脸色沉了下来,恨恨地道:“好你个赵君度,看来早就想好了!”
  准将小心问道:“那明天还去幽国公那边吗?”
  “去,当然要去。不把赵君度押回聆讯,军部颜面何在?本帅就忍这一时之气,又能如何?”吴道宇冷笑道。
  准将有些犹豫,道:“吴帅,赵阀一力坚持要我们接手防线,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吴道宇冷笑一声,道:“他们无非是希望我们知难而退。可本帅当年也是无数场血战中杀出来的,岂会怕了这种阵仗?你现在就去安排,多调些兵马过来。本座倒要看看,黑暗种族的攻势能有多强!”
  准将领命而去。
  等他走了,吴道宇才显露出阴郁。只有他自己知道,当年不敌幽国公,现在和赵魏煌切蹉也没有把握了。赵魏煌镇守西疆,经年和黑暗种族及叛军鏖战,近年来实力突飞猛进,恐怕已不是初入神将的境界。若不是元帅之位一向有定数,西疆又是林熙棠在主持大局,赵魏煌搞不好已经是元帅了。
  而且军部内部牵绊重重,派系林立,就连长生王也不敢说能一手遮天。右相行事素喜幕后操控,罕有直接站到前台之举,所以此刻吴道宇就是站在第一线,和赵阀直接交手之人。此刻帝室置身事外,就相当于右相和赵阀直接对抗,吴道宇顿时感觉到了重重压力。如此局面下,一旦犯错,不等赵阀动手,军部内部说不定有人就会跳出来发难。
  茫茫虚空中,一艘破破烂烂的浮空艇正在航行,速度绝对说不上快。
  千夜走进控制室,看看航路图上几乎没有挪动的标记,深感无奈。他乘惯了帝国军舰,宋子宁那艘座舰更是快得无以伦比,可现在这艘船却慢得如同蜗牛,比重型货船也快不了多少。
  “还有多久才能到中立之地?”千夜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问这个问题了。
  船长体态魁梧,留着满脸的大胡子,嘴里总是咬着个摩得油亮的暗红烟斗。据他自己说,这不过是寻常爱好,但是千夜却听说,游荡在虚空中的海盗们都很喜欢用烟斗。一只稀有烟斗,就是大海盗身份地位的象征。
  听到千夜的问题,船长咧嘴一笑,说:“再有几天就到了。”
  每次都是这个回答,听得千夜耳朵都起茧了。从起飞的时候起,船长就说再有几天就到了,到了现在,还是同样的回答。按照航路图的进度推算,至少再有七八天,才能够到达中立之地的外围。
  这时忽然砰的一声,控制台一角突然冒出火光,然后就是浓烟。这处控制台一出故障,外面的一台引擎就停止转动。大胡子眉头一皱,走过去一脚踹在控制台上,然后又狠砸几拳。控制台居然奇迹般地恢复了工作,引擎也再次启动。
  船长回身,向千夜笑道:“这种小毛病,敲打敲打就好了,根本用不着修。”
  看着那处还印着脚印,另有一片焦黑残迹的控制台,再看看舷窗外空寂的虚空,千夜总觉得不那么有安全感了。
  船长嘿嘿一笑,道:“没事,我红烟斗的船什么时候出过事?这老伙计已经跟了我二十年了,再可靠不过。”
  千夜看看锈迹斑斑的舱顶,再看看控制台上那多达数十根的操控杆,以及打了好几块补丁的动力管道,怎么看都不觉得这艘船的船龄只有二十年。
  船长抓了抓头发,说:“是这样,我得到它的时候,它就已经有一百四十岁了。”
  眼见千夜眼神有异,红烟斗忙道:“你别看它老,可是结实着哪,比现在那些壳薄得跟什么似的小船都要好用。你买下这个老伙计,着实是赚到了。你原来那艘银色小船漂亮是漂亮了,可在中立之地那种地方有个鸟用?一炮就轰沉了。”
  千夜实在忍受不了他的自吹自擂,道:“那艘银色小船上的弩炮,一发就可以轰沉这个老古董了。”
  船长嘿嘿一笑,道:“那可真不一定。”
  ps:感谢六厘的小剧场,配图后已经发在微博和微信上了。俺觉得子宁的表情很到位,另外,嗯,一点不污,真的。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71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