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八 约定陪伴

章二十八 约定陪伴

千夜对船长的话不置可否。不过看过航路图后,他就知道原本那艘高舰的航程确实到不了中立之地。毕竟航路不会是条直线。眼下这艘船虽然陈旧,却是专为远程6间航行开的型号,开到中立之地不是问题。
  千夜出了控制室,下了一层,来到一间舱室外,敲了敲门。绰号大师的老人就住在这里。原本不算宽敞的舱室里被几个大箱子挤得满满的,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箱子里都是工具,老人坚持不肯和它们分开,都堆到了舱室内,以至于千夜进来好只能站着。
  “您觉得这艘船怎么样”
  “不错。”
  大师的话让千夜很意外,他怎么都看不出这条快两百年的老古董好在哪里。
  “这艘船关键的地方全都改装过,主体结构更是被反复加固。我也看过它的引擎,应该还有很大余量。也就是说,哪怕是再加挂一层装甲,它也能跑得飞快。”
  “跑得飞快”千夜不以为然。
  “至少比现在高5o”老人很肯定地回答。
  在千夜眼中,现在这种龟,就是高5o也快不到哪里去。不过老人却道:“不要小看,这个度意味着它就算挂了装甲,也比大多数货船和民船开得快。虚空中的追逐动不动就是好几天,一丁点的度优势都会被无限放大。”
  千夜越听越觉得这就是艘海盗船,只不过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船长洗手不干了而已。或许红烟斗只是这一次打算从良,到达中立之地后又会重操旧业。不过千夜并不关心这个,只要他老老实实地把自己送到目的地就好。
  两人又聊几句,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喧嚣,然后砰的一声,似有重物坠地,紧接着整个船体都震动了一下。
  千夜脸色微变,立刻冲了出去。能够弄出这么大动静的,船上就只有一个小家伙,朱姬。
  他身影闪动,几步就到了船尾,看到舱壁上凹进去一个大坑,一名年轻船员嵌在中央,奄奄一息。朱姬站在不远去,正动手把舱门往下撕。船舱舱门都是手指厚的双层钢板夹着隔音防火层制成。可是在朱姬的小手里,撕起来就象软饼一样容易。
  一看这个架式,朱姬就是打算找块顺手的东西,然后把眼前这个年轻人砸烂。虽然小家伙靠自己就能把他给撕了,可是看起来她颇有洁癖,不想弄脏了自己的手。
  小朱姬两下就把舱门撕了下来,然后高举过头,狠狠砸向年轻人。
  千夜伸手一拦,将舱门挡了下来。不过他的手也是微微一震,可见小朱姬这一掷的力量有多大。如果不是千夜拦着,这下不光会把年轻人分尸,而且会砸穿两三层舱壁,说不定连浮空艇外壁都会被砸穿。
  飞船里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大胡子船长自然不会不知道,匆匆赶来,就比千夜慢了少许。一看到船长,那年轻人立刻有了精神,颤声叫道:“老大,救命,她要杀我”
  千夜将手中舱门抛下,柔声问:“朱姬,这是怎么回事”
  朱姬说:“他让姐姐生气了。”可是他究竟做了什么,小朱姬却有些说不清楚,只说他进了夜瞳的房间。
  不过说了这些,也就够了。千夜回身,看着红烟斗,平静地说:“敢打我女人的主意,你们的胆子可真大。”
  在千夜注视下,船长的烟斗颤了一颤。不过他说:“我的人一向都很规矩。这小子已经跟了我三年了,一向可靠,不可能生这种事。”
  千夜淡淡地道:“这么说,是朱姬在撒谎”
  年轻人这时叫了起来:“是她她在说谎,我什么都没做老大,救救我她不是人,她是恶魔”
  大胡子脸色挣扎,咬了咬牙,说:“这事还没弄清楚,需要证据......”
  千夜打断了他,“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船长脸色一变,道:“等等这事还没有搞清楚”
  千夜淡淡地道:“这么说,你是想我动手了这件事没有证据,也不需要证据,我相信我身边的人。”
  船长低吼一声:“你别忘了,这是我的船”
  “没什么区别。”千夜平静地叙述着事实。
  船长的声音开始变得残忍冷酷:“三十年前我就开始跑远途航线,也不是没干过没本钱的生意。这么多年了,我还从来没有抛弃过一个兄弟”
  千夜不为所动:“那今天你得破例了。你若不破例,我就把你也扔出去。”
  船长胡须不断跳动,气势忽强忽弱,显然内心反复挣扎,随时有可能出手。而千夜就是平静站着,根本看不出强弱,甚至一点原力波动都感觉不到。
  就在这时,千夜忽然回头,看到夜瞳出现在舱门处。她扶壁而立,说:“他进了我的房间,不过没想到朱姬也在。”
  年轻人急忙叫了起来:“不是这样老大,她们都在撒谎”
  千夜双瞳慢慢泛起蓝色,里面船长的影像逐渐清晰,说:“你都听到了我现在已经没有耐心了。”
  船长脸色变幻,忽然喝道:“来人,把他扔到外面去”
  几名船员都是脸色一变,当下就有人道:“老大这可是我们的船,我看说不定就是那女人在撒谎”
  千夜哼了一声,抬手虚空一按,刚刚说话的那名船员忽如离膛炮弹般向后飞出,砰地一声嵌进通道尽头的舱壁里,胸腹深深塌陷,瞬间失去生命。
  船长惊道:“你”
  “现在你们应该知道,这是谁的船并不重要。还有,不要再动不该有的念头,也不要说不该说的话。”千夜道。
  船长又惊又惧,吐了口气,连连说:“好,好”
  他猛地回头喝了一句:“还不把他扔出去都愣着干什么”
  幸存的船员畏畏缩缩的上前,把重伤的年轻人抬走。片刻之后,甲板上传来一声凄厉惨叫,然后一切复归安静。
  在没有舱门的房间里,夜瞳和千夜相对而坐。她轻轻握住千夜的手,说:“你真没必要这样,原本你不是还想拉拢红烟斗的吗可是现在肯定不成了。”
  千夜微笑,说:“这些都不重要。我绝对无法容忍有人要伤害你,就是想也不行”
  夜瞳轻叹一声,“笨蛋。”
  千夜伸手,把她抱在怀里,说:“以前很笨,不过以后我会尽量让自己变得聪明。我会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有这样,才能给你安静生活。”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能够呆在你身边就好了。”
  “好。”
  舱室内寂静片刻,夜瞳动了动身子,问:“你为什么会想要拉拢红烟斗呢”
  “他们有船,也熟悉航路。我想让他们去一次永夜,看看暗火里面都有谁想要跟我们一起走的,就把他们接到中立之地来。说实话,我有些担心他们。”
  夜瞳说:“有子宁在那边,应该不会有事的。如果他也解决不了,现在你也不会更好的办法。”
  “也是。”千夜叹了口气。
  这时两人身后忽然响起喀喀吱吱的声音。千夜回头一看,见小朱姬正抱着一大块兽肉,鼓着小脸在那里猛啃。凶兽肉为了方便保存,都是深度冷冻,硬得跟石头一样。不过小朱姬咬得那叫一个清脆,在她那一口小牙下,似乎没有什么咬不碎的东西。
  千夜和夜瞳相视一笑,心知这是小家伙在闹别扭了。千夜走过去,拍了拍小家伙的头,问:“好吃吗”
  朱姬的小脸立刻就扁了:“不好吃”
  小家伙一直跟着宋子宁,不知不觉间把七少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那套给学了来。抱着冻肉猛啃,哪怕是凶兽冻肉,也不是她的风格。
  千夜在她脑袋上拍了一记,“不好吃就煮熟了再吃。”
  小家伙立刻把兽肉举给千夜,意思是让他来做。千夜无奈苦笑,接过兽肉,就去了厨房。朱姬一路紧跟,到了厨房后,她爬上凳子,看着千夜下厨。
  千夜拿起厨刀,备齐作料,运刀如风,转眼间就把冻肉切成无数薄片,然后加料下锅,一气呵成。一直以来,千夜四处转战,分身乏术,倒是许久没有下厨了。好在基本功尚在,不会觉得手生。
  既然开了头,千夜索性大显身手,没过多久就做了一桌的菜,另外给老头也送了一份。
  这顿晚饭吃得十分温暖,小家伙打扫了大半个桌面,但还觉得没有吃饱。此时千夜已经知道,这小家伙的肚子就是个无底洞,根本没有吃饱的时候。当她摇摇晃晃想要睡觉的时候,就是真的饱了。
  晚饭过去,千夜把已经睡熟的小家伙拎到床上,终于得了点清静时光。他和夜瞳相拥而坐,静静看着窗外点点繁星,只觉得就这样到地老天荒,也是不错。
  就在此刻,千夜记挂着的黑流城正燃烧着熊熊战火,城内多处火光冲天,爆炸声此起彼伏。一艘浮空舰呼啸着从上空掠过,两根弩箭带着闪亮尾迹,轰在一座炮塔上。轰鸣声中,炮塔不断生爆炸,缓缓倾倒,大团蒸汽从破裂的管道中泄出,将周围数十米都笼罩在云雾世界里。
  ps:ps点什么呢
  ...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73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