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一 家

章三十一 家

在虚空中航行数日之后,一成不变的星空终于有所变化,远方隐隐约约出现了陆地。
  在这次前所未有的远程航行中,千夜才真正知道了虚空的可怕。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中,时时会出现原力风暴,几乎毫无征兆。如果被卷入风暴核心,没有经过特殊加固的浮空艇,甚至有可能被风暴撕碎。
  另外虚空中还有细小的陨石飘荡,有些速度快得堪比炮弹,一旦被击中,就会在装甲板上留下一处沉坑。
  最后,虚空中最大的威胁不是海盗,而是虚空异兽。偶遇还好,若是不小心闯进异兽巢穴,那就九死一生。不过红烟斗确实有些真本事,选择的航线虽然曲曲弯弯,却没有遇到过一次虚空异兽,平平安安地抵达了中立之地。
  中立之地听起来象是一块大陆,而实际上是由数以千计大大小小的陆块组成,其中最大的几个陆块不过和千夜曾经征战的浮陆相仿。
  这里距离其它大陆都十分遥远,好象是被世界遗弃的角落。无数大小陆块以极度复杂的轨迹运行,并且围绕着太阳旋转。曾经有人推测,中立之地并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在虚谷星陨落前更早的年代,某个行星或是大陆碎裂,才形成了中立之地的雏形。不过这一推测只能是推测,无从证实。
  这里由于距离中心区各层大陆十分遥远,因此气候酷烈,冷热变化极大,时时会有天灾级的风暴席卷而过。许多陆块上寸草不生,根本不适合人族生存,就连适应能力最强的蛛魔也活不下去。
  正因为这里遥远且难以生存,所以千年以来,无论帝国还是永夜都对此地毫无兴趣。但是对那些无法在两大阵营容身的人来说,这里就是惟一的天国。在最开始的时候,能够活着抵达此地的都是最强壮的人,而最强壮的人往往也是最凶恶的人。时间久了,这里就变成鱼龙混杂,一切只为活下去的中立之地。
  由于风暴横行,且陆块运行轨迹复杂,在各个陆块间航行是相当危险的事,只有老资格的船长,凭藉多年经验才能在陆块中间穿行。红烟斗恰好是其中一位。他选择的是一处中型的陆块,这里有整个中立之地最大的港口之一,也是初来者首选的中转地。当然,是人族的中转地。
  老旧的浮空艇缓缓停靠在码头上,一群身材健硕、衣衫褴褛的人涌了过来,将浮空艇的舱门团团围住。
  红烟斗在舱门处出现,挥了挥手,吼道:“都走开,这次没什么货物,只需要几个人就够了。”
  一听他的话,码头上的人顿时一哄而散,而这时躲在后面的人才得以站到前面来。都是些老人和孩子,偶尔有几个中年人,也是骨瘦如柴,看起来疾病缠身。
  千夜和夜瞳没有什么行李,惟一的箱子里装的全是冰冷后的兽肉。倒是老人‘大师’带了整整五口大箱子,个个都很沉重。千夜将三口箱子绑在一起,自己提了,余下的则点了四五人搬运。
  走过长长的码头后,红烟斗带着千夜走进码头上一栋三层砖房里。这是整个码头最宏伟的建筑了,大厅原本十分宽敞,却挤满了人,喧嚣声以及混杂了汗臭和体味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千夜忍不住皱了皱眉。旁边的夜瞳则早有先见之明,提前封闭了自己的感知。
  大胡子船长一马当先,向大厅尽头的柜台走去。遇到有人拦路,就直接一鞭子抽过去,或是抬脚就踹。被打的人一看到船长嘴里那深红色的烟斗,大多老老实实地躲到一边,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只有一个满脸刀疤的凶狠男人目露凶光,狠狠瞪视着船长。
  红烟斗冷笑一声,对刀疤男人指了指,作了个割喉的动作。周围的人立刻哄然叫好,刀疤男人脸色却显得有些难看。
  “这是什么意思?”千夜向旁边一个人问。
  那人向千夜望了一眼,一脸不屑地道:“新来的吧?过段时间你就会知道了。这是决战邀请,不服就打一场,生死由天。不敢打就滚一边去,别他/妈的多话!”
  千夜恍然,没想到中立之地奉行着赤裸裸的强者至上法则,丝毫不加掩饰。
  刀疤男人还是不敢和红烟斗对决,转身离去。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失望的叹息。
  刀疤男人一走,大厅内的人就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无数目光落在千夜等人身上,道道都不怀好意。
  顺利来到柜台前,红烟斗抛了枚金币在台面上,说:“给这几位朋友登记。”
  柜台后是个容貌清秀的年轻人,麻利地收起金币,拿起纸笔,问了千夜、夜瞳和老人的名字。千夜和夜瞳都随口报了个名字,而老人则报了崔源海。千夜略觉惊讶,没想到他居然报了真名。
  老人似是知道千夜心思,笑了笑,说:“我老了,再也跑不动了,到了这里之后,就不想再去其它地方了。”
  年轻人拿出三块钢铁铸成的牌子,在上面刻上三人的名字,扔给了千夜,说:“这就是你们的身份证明,也是出入中立之地的凭证。当然,除了这个外,它没什么大用。你们要是不愿意公开身份,也可以去抢几块,没人会管。在这个见鬼的地方,只要东西在你手上,那就是你的。”
  他又掏出一块铜版,放到柜台上,说:“在这里想要活下去,就要自己去赚去抢。这是去东荒的船票,你们可以在船上得到一个房间,勉强能够塞下你们和你们的东西。想要更好的,就要加钱。东荒那边正缺人手,所以开出了不错的条件,只要你们肯去,就能够得到一块土地。如果嫌小,你也可以多要几块,不过这样可能会死得很快。”
  千夜对中立之地一无所知,不过对他来说,去哪里都是一样。于是伸手去拿铜版,不过年轻人露出玩味笑容,把铜版扣在掌下,没有松手。
  千夜想了想,有些明白过来,问:“需要多少?”
  年轻人露出灿烂笑容,道:“聪明!我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五十个金币,这张船票就是你的了。”
  在中立之地,多种货币同时流通,帝国金银币,黑晶,永夜金银币,血晶,魔方,一概通用。千夜拿出一个钱袋,在手里掂了掂,递了过去,说:“四十七个,只有这么多。”
  年轻人一把把钱袋抢了过去,然后把铜版塞进千夜手里,眉开眼笑,连声道:“够了,够了!”
  千夜知道自己付多了,不过初来乍到,吃点亏也是难免,所以并不在意。问清楚了浮空船停靠的地点后,千夜就和众人向码头走去。红烟斗靠在柜台上,并没有动。他把千夜送到这里就算完成了交易。
  等千夜离开了大厅,年轻人脸上的笑意就全部消失,旁边的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看着千夜消失的方向,说:“一个才八级的家伙,用得着送去那个地方吗?”
  年轻人望向红烟斗,说:“你不是说他隐藏了实力吗?究竟隐藏了多少?”
  红烟斗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深深吸了两口烟斗,然后说:“这个问题不重要。如果他隐藏得够多,正好给那边找些麻烦,不也很好吗?狼王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年轻人露出和年纪不相称的城府深沉,说:“你还是那么阴险。也许下次和你的合作要重新考虑了。”
  红烟斗向钱袋指了指,说:“这次你赚了不少,不是吗?”
  年轻人掂掂钱袋,慢慢地说:“可是我忽然觉得,这钱有些烫手。”
  码头区的另一端,千夜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船。这是一艘看上去更加古老的浮空艇,许多蒸汽管道都露在外面,两个巨大烟囱正在冒着滚滚浓烟。巨大的蒸汽机勉强才能塞进船体,能留给人的位置可想而知还剩多少。
  即使在永夜,都看不到这么古老的浮空艇。
  千夜递上铜版船票,获准登船。船里的舱室不出意外的狭小,把几个箱子放下后几个人就只能站着了。小朱姬倒是无所谓,她在任何姿势下都能睡觉,即使倒挂着也没什么影响。所以她直接跃到舱顶,就挂在上面,沉沉睡去。老人靠坐在箱子上,千夜和夜瞳索性上了甲板,准备在那里度过旅程。
  很快到了启程时间,浮空艇嘶吼着,艰难离开码头,驶向远方。
  即使是陆块间的航行,也整整过了两天,才行驶到目的地。这是一块格外巨大的陆块,在中立之地也属于边缘地带。从虚空中望去,千夜估计它的大小应该和浮陆差不多,甚至还要大上一些。
  旅程中,千夜本想问些东荒的事情,可是没想到从船长到船员,个个如避蛇蝎,说什么都不肯多说一个字,哪怕千夜递过去两枚金币,也都被塞了回来。
  不过千夜还是问出一些基本情况,东荒上大部分都被大湖占据,土地大约只占四分之一,其余都是水面。这湖如此巨大,纵横数千公里,完全可称之为海,所以东荒又称东海。
  古旧的浮空艇逐渐接近陆块,千夜和夜瞳站在船头,望着那块神秘而又隐隐透着凶险的土地。夜瞳忽然轻吐了口气,靠上千夜肩头。
  “怎么了?”
  夜瞳望着渐渐接近的巨大陆块,恢宏深海,说:“我忽然觉得,我们的家应该在这里。”
  千夜抱紧了她,说:“好,那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ps:天寒地冻,应该加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75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