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六 真正的危险

章三十六 真正的危险

只听轰的一声,奔腾的兽潮竟被朱姬撞得向两边分开!而在朱姬正面的数头凶兽,更是直接被撞得飞上半空。小家伙双手乱抓乱抛,将一只只凶兽抛上数十米高空。等它们落下时,就算不死,也都摔得七昏八素。
  小家伙杀得性起,索性抓住一头厚皮犀牛的后腿,把它轮了起来,四处乱砸。这头犀牛皮硬如铁,高近两米,重达数吨,落在朱姬手上却毫无挣扎余地,转眼间就被摔得头晕眼花,把朱姬周围清空。
  朱姬放开喉咙,发出一声细而甜的叫声。她的叫声在普通人听来只会觉得可爱,可是凶兽们听了,却有不少四腿一软,就此瘫在地上。
  不过许多凶兽受了白烟刺激,凶性大发,不受朱姬威慑。此时从森林方向又响起一阵悠远苍凉的笛声,曲调奇异而荒古,让人听了油然有岁月沧桑之感。
  听到笛声,被朱姬威慑的凶兽居然有不少又爬了起来,它们一部分扑向朱姬,另一部分则绕过小家伙,向着营地扑来。这些凶兽打头的一批个个皮糙肉厚,力大无穷,别说是单薄的木屋,就是钢铁青石修建的城堡,也能给撞毁踏平了。
  凶兽潮这样一动,千夜就明白过来,那些原生种族想要毁了他新建的家。在凶兽和原生种族眼中,这一带恐怕是他们的领地,现在一个外来者突然想要在这里建一个窝,自然无法容忍。
  朱姬毕竟还小,格斗经验不是很丰富,一不小心就被一头豹子大小的凶兽咬住小腿,被拖倒在地。众多凶兽一拥而上,几张布满利齿的大嘴狠狠咬住朱姬,拼命撕扯。朱姬一时被压制,无法挣脱,其余凶兽就从她身边滚滚而过,扑向营地。
  这时夜瞳从朱姬撞出的缺口走出,迎向兽潮,她手就只有一把吸血刃。
  千夜大急,尽管知道夜瞳已经恢复了一些,可是在他心中,总觉得她还是那个刚从军部出来,只能勉强行走的虚弱少女。
  千夜身形一闪,已出现在夜瞳身边,暗金血气一闪而逝,周围凶兽顿时趴倒一片。
  许多体型巨大的凶兽冲势未止,在地上犁出道道深沟。前面的刚刚停下,后面的又撞了上去,转眼之间兽潮就翻翻滚滚,摔了满地。
  兽群中,一头通体银色、不过一米长短的豹样凶兽突然窜起,如银电般扑向夜瞳,一口咬向她的咽喉!能够不受千夜暗金血气震慑的,都是罕见的异种。这头银豹速度之快,竟让千夜都措手不及。
  千夜大惊,这时已不及取出东岳,嘴一张,就欲喷出一口原力,纯以晨曦启明的顶级原力震死这头异种。这是大耗原力的方式,以千夜目前修为也喷不了几口。
  不过他的嘴刚张开,忽然被一只柔软滑腻的手盖住,那口原力就喷不出去了。夜瞳向千夜眨了眨眼睛,笑道:“傻瓜!”
  她另一只手向千夜扬了扬,就见那头银色小豹已经被拎住后颈皮,四爪垂下,动弹不得。
  夜瞳毕竟是门罗王女,血脉觉醒后战斗已经成为本能。单以战斗技艺而论,并不比千夜差多少。对付这类依靠本能的凶兽,基本上手到擒来。
  一头全身披甲的凶兽低着头,恶狠狠地向两人冲来。夜瞳如随风而起,轻飘飘的腾空,手中吸血刃轻轻一刺,就直入甲兽要害,深至没柄。她随着这头甲兽奔行一刻,又跃向另一头凶兽。甲兽自顾自地狂奔数百米,突然四腿一软,轰然倒地。
  夜瞳轻盈得宛若没有重量,在凶兽身上一沾即走,但凡是与她接触过的凶兽,片刻后都会倒地不起。看她的战斗,宛如欣赏一场歌舞,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另一边千夜就是大开大阖,简单粗暴。东岳横挥,扫倒一片;再横挥,又扫倒一片;然后还是横挥
  不过千夜和夜瞳似乎都忘了朱姬。
  在战场另一端,一堆凶兽挤在一起,如同堆了个小山。小山最下面,压着的就是朱姬,正被撕来扯去。朱姬起初还在奋力挣扎,久试无果后小脸越来越扁,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但她只哭了一声,就不再哭了,双眼渐渐转为深沉的琥珀色,瞳孔也变为竖瞳。
  她陡然一声尖叫,用力把小手从两头巨兽口中收了回来。她这一抽力量极大,把巨兽的牙齿都拉掉了几十颗。两头巨兽痛得不断哀鸣,可是朱姬显然恨极了它们,小手抓住上颚,再用脚踩住下颚,一推一蹬,喀嚓一声就把这头巨兽的脑袋给生生撕裂!
  她如法炮制,转眼间干掉了好几头巨兽。凶兽们终于受到震慑,轰然逃散,试图避开这个可怕的敌人。
  连番搏斗之后,小朱姬晃了一晃,差点摔倒。她毕竟还小,身体再怎么强悍,体力也是有限。
  千夜见朱姬支撑不住,终于失去耐心,东岳向黑森林一指,冷道:“你们要么出来,要不然现在就给我滚!否则的话,我不光要杀光这群野兽,还会砍了这片森林!”
  黑森林中身影闪动,也不知道他们听懂千夜的话没有。在黑森林一角,小刀和铁熊则披着缀满了树叶树枝的披风,目瞪口呆地看着战场。
  小刀碰了碰铁熊,轻声说:“老大,那小子好象很猛啊,要不,我们就这么算了?”
  铁熊一脸深沉,说:“不必着急,再看一会。”
  “他不会发现我们吧?”
  铁熊哼了一声:“黑森林能够干扰感知,又隔了这么远,他哪里看得到我们?就算发现了又怎样,大不了战!”
  铁熊一贯的霸气,不过小刀惟惟诺诺的,却似有些信心不足。
  千夜又将刚才的话说了一遍,见黑森林中还是全无反应,当下一声冷笑,身周无数血线闪现,刹那间周围十余米内所有凶兽如同饮了酒,即刻摇摇晃晃,东倒西歪,一个接一个倒下。千夜向前一步,瞬息间跨出数十米,来到另一群凶兽中间,然后又是血线闪动,将这群凶兽彻底灭杀。
  如此杀戮手段,瞬间惊到了黑森林中的原生种族,他们愣了愣,然后才响起阵阵急促笛声,残余的凶兽顿时如蒙大赦,一个个夹着尾巴,拼命逃向黑森林。
  笛声一声比一声急促,充满了焦急与愤怒。千夜侧耳倾听笛声,意识中黑之书不断翻动,积蓄的精血大量消耗,很快书页中浮现一门秘法。
  千夜竖起东岳,伸指在剑锋上一弹,发出一记穿金裂石的清音。这记清音的音调居然有笛声有几分相似,森林中的笛声被清音带动共鸣,骤然拔高,随后啪的一声轻响,笛子碎裂。森林中隐隐传来一声惨叫,然后是声声愤怒嘶吼,数个人影在森林边缘来回奔跑,不停向千夜挥动着手中武器。
  千夜冷笑,向着他们遥遥比了个中指。虽然这个手势不一定在每个地方都通用,但是其中的鄙视之意,是个智慧生命都看得出来。
  黑森林中的人影更加愤怒,就要冲出来。这时一个纤小的身影出现,拼命把他们拦下,再一个个拉回森林。这个身影千夜还有印象,就是白天在森林中遇到的那个少女。看来她那时受了不轻的惊吓,深知畏惧,这才不愿让族人们出来送死。
  既然原生种族不愿出战,千夜也不打算赶尽杀绝。而且千夜还想要给他们留下一个错误的印象,以为黑森林对自己也形成阻碍。而实际上,在迷雾森林上都有五百米视野的千夜,在黑森林中就和在普通森林中没什么区别。如果原生种族以为凭借森林之利想做什么大动作,那千夜就打算直接突袭斩杀他们的首领,给他们留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原生种族退走了,还活着的凶兽也逃得一干二净。在院落周围,到处都是凶兽尸体,至少有两三百头。这一下朱姬和众人的食物倒都解决了,只是如何储存又成了难题。
  千夜趁着夜晚渐渐深寒的天气,凿开小河冰盖,取来大块坚冰,再将能吃的凶兽扔在冰堆上。然后他又挖了一个大坑,准备制成储存食物的地库。除了十几头保存完好的凶兽外,其余的千夜都准备运到小镇去卖掉。这里面大部分凶兽都是被千夜和夜瞳汲取过精血的,实际价值已经大为降低。不过收购凶兽的商人却不知道这些,也不影响肉质的鲜美。不过朱姬对被汲取过精血的凶兽肉,却是不屑一顾。
  这一夜的激战可谓完胜,小朱姬又有了进阶迹象,可是千夜却并没有感觉到轻松。如果只是今晚的程度,那么两三名装备齐全的战将就足以守住兽潮的冲击。
  这种危险,和千夜感受到的威胁并不相符。对千夜来说,甚至连危险都算不上。真正的敌人,仍然藏在大海深处。
  又到了一天的日暮时分,小镇里早早的安静下来,除了惟一的酒馆还很热闹,大部分地方都变得一片空旷,街道无人。随着夜风吹起,寒意迅速转浓,日间的暖意被驱赶得无影无踪,地面上的积水迅速凝结成冰。
  等到了子夜时分,夜风中的寒意已是直透骨髓,只有五六级原力修为的话,这个时候根本不敢出门。小刀从酒馆中走出,裹紧了厚厚的皮衣,全身上下包得只剩一双眼睛在外面。但寒风吹过时,他还是打了个寒战,差点摔倒。
  ps:现在好象是出差一次必病一场的节奏。
  ps:ps了这么多,按道理得加加更,那就明天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86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