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四 全力应对

章四十四 全力应对

在最初的时候,千夜还偶尔会失误,甚至手上的物件会被一削为二。 东岳过于沉重,也过于锋利,即使不动力,平放着也能把黑木压坏。但是很快,千夜的失误就越来越少。在前一个夜晚,神秘存在偶尔还能察觉出剑锋有极细微的偏差,可是在今晚,千夜已经切削了近千剑,剑剑完美无瑕。
  至此,海中那神秘存在意识到,千夜的心已经完全安静下来,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对抗了。
  曙光到来之际,千夜看着手中的花瓶,十分满意。这些夜晚对着大海雕刻,实是磨砺剑技和意志的过程。到了这一步,至少在剑技上,千夜感觉自己暂时已经没有什么进步的空间了。
  他将花瓶拿进屋里,放在台架上。然后从冰窑里搬出两头冷冻的凶兽,扔进卡车后厢。卡车车厢里还有不少空地,千夜想了想,随手拿起两件用凶兽长牙制成的雕塑,放在提箱里,也扔进了后厢。
  这两个雕塑是千夜闲着无聊时的随手之作,各有一些小小瑕疵。房子空间有限,可摆不下那么多的工艺品。
  卡车一路摇晃,耗费了两个多小时才开到小镇。这个速度还不如千夜自己把货物背过来快。然而,这种慢悠悠赶路的感觉也颇为新奇,让千夜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慢慢放松。
  小镇内的气氛有些不一样,好几个镇民正在打扫街道,清理垃圾。
  千夜叫住一个镇民,问道:“怎么了,要发生什么事吗”
  “听说上面要下来一个大人物,我们得把镇子弄得干净点,免得惹他不高兴。”
  “哦,原来是这样。什么样的大人物啊”
  那人耸耸肩,“我怎么会知道反正听说挺大。”
  中立之地,所谓的大人物基本就是指战力超群。在这片没有法度的土地上,大人物往往能够主宰弱小者的生死。
  千夜见问不出什么结果来,也就没把这所谓的大人物放在心上。他交易了货物,换取了燃料和一批机械零件,又上了古董卡车,返回了住地。
  一天平静过去,晚饭之后,朱姬和夜瞳都早早睡下,老人则在动手改装着一台车床。这里的宁静生活似乎很合乎他的胃口,灵感不断涌现,据他自己说,很快千夜就能用上一种威力奇大的子弹了。
  这种事,千夜听过就算了。他更在意老人有追求,有事情做。至于原力弹,威力再大也大不过原初之枪。不过老人执意要做,千夜也就尽可能地给他提供条件。
  夜幕降临,又是万籁俱寂。千夜随手提了根木材,走到院外。这次他没有在院门口那片平地上停下,而是径自走到了海边。
  夜幕下的大海,深沉悠远,层层涌动的潮汐让人莫名有种窒息之感。在无尽深海中,不知藏着多少秘密。
  千夜不知自己为何会来到海边,似乎有什么在隐隐呼唤着他。不过以千夜如今的实力,能够在不知不觉中影响到他的存在已经不多了。
  千夜仔细,但是刚刚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千夜也不在意,索性选了块平整的礁石坐下,就在海边动手雕刻。
  深夜的大海,波涛层层涌动,拍击在岸边礁岩上,时时会溅起冲天的白沫。千夜早就习惯了浪涛声,别说区区涛声,就是有人在耳边狂喊,也不会影响分毫。
  千夜把木桩剖开,分成数段,随手拿起一段开始雕刻,其余的则放在旁边。
  这个晚上眼看要和平时一样,安静的过去。
  一道海潮拍在岩岸上,发出的声音格外响亮,千夜似是吃了一惊,东岳剑锋微微一偏,刚刚有了雏形的雕刻居然被削去大半,彻底毁了。
  千夜双眉微微一皱,想了想,将毁坏的雕刻放下,又拿起一段木头,开始新的雕刻。
  海潮声越来越大,似乎整个东海都在这一刻燥动不安。只听嚓的一声,千夜又没有掌握好东岳,将手中雕刻一分为二。
  千夜皱皱眉头,细想片刻,再度拿起一段木头。没过多久,东岳就是意外一沉,挖去了一大块木头,把雕刻毁了。
  千夜双瞳中泛着蓝色,这一次他看得很清楚,有一缕虚空原力莫名出现,推动着东岳剑锋偏离了本来方向,毁了雕刻。接二连三这样,千夜再怎么迟钝也知道不对了。他向大海深处望了一眼,隐隐感觉到,这或许就是另一种方式的交手。
  千夜又拿起一块木头,继续雕刻。果然,没过多久,一缕虚空原力凭空出现,牵引着东岳横向移动。既然看到了,以千夜此刻的剑技,应付起来就不如何吃力。他手腕微微运力,就抵消掉了虚空原力的牵引,东岳稳稳地削掉一片木片,雕刻仍在继续。
  深海中那神秘存在并不甘心,转眼间又是一道虚空原力出现在千夜身边,想要牵引东岳。千夜手肘微抬,将东岳压了下去。然而第三道虚空原力突然出现,引得东岳向上飘去,嚓的一声将木雕划开一个大口子。
  千夜双眉微扬,将废弃的雕刻抛在一边,拿起一段新的木头,再度开始。这一次,那神秘存在也不再和千夜客气,虚空原力一道接一道出现,忽快忽慢,变幻莫测。千夜既然有所防备,手腕不断轻颤,将虚空原力一一化解。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虚空原力在千夜背后出现,却与东岳起了共鸣,剑锋一阵震颤,就将千夜手中木雕炸得粉碎。这一局,又是千夜输了。
  这一次,千夜并未急于开始下一盘,而是凝思片刻,将东岳与虚空原力共鸣的过程仔细回想一遍,才拿起木头。
  夜晚过得格外的快,转眼间晨曦洒落。大海渐渐平静,那神秘存在已悄然远去。此刻千夜脚边,废弃木头堆得跟小山一样。他中途取过好几次木料,现在都变成了废料。一夜功夫,千夜不知道输了多少局。
  子夜时分,千夜已将剑技发挥得淋漓尽致,可谓一举一动,皆浑然天成,妙到毫巅。然而虚空原力不再是一道道的出,而是往往数道同出,彼此间互相作用,互相影响,变化极为繁复,几乎无从把握。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单纯依靠剑技能够掌控的局面了。
  虽然明知那神秘存在已经有点以力压人,不过千夜只当不知,依然不动原力血气,只依靠身体本身的力量,以及精纯剑技应对。此刻千夜剑技已经达到极高程度,想要再进一步,谈何容易不过与深海中的神秘存在隔空相斗,却是磨砺剑技的大好时机。所以千夜心如止水,专注无比,一心一意地与那神秘存在相斗。
  直到临近黎明,神秘存在悄然远去时,千夜突然发现,自己支撑的时间居然比子夜时长了一点。虽然不过多撑了数秒,可这是相当于与一个剑技还在千夜之上的大高手对决,多撑数秒,就意味着剑技实实在在的进步。
  虽然还不清楚那神秘存在用意如何,不过收获是实实在在的。千夜看看天色,就把废木收起,返回院落。这些雕废了的木头,可都是上佳的燃料,不能浪费了。
  次日夜幕降临,等夜瞳和朱姬睡下,千夜又感受到了神秘的召唤,于是提起东岳,背上木料,再度来到海边。
  第一局和昨晚没有什么两样,千夜竭尽全力,仍然败下阵来,手中的木雕碎成木屑。不过千夜并不在意,正打算开始第二局时,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对,回头望去。
  夜幕下的景色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然而千夜目力何等厉害,看出黑森林正在移动。森林的边缘向前延伸了十余米,这才停下。有的是树在移动,有些地方则是冒出树苗。以黑森林的生长速度,一天一夜时间树苗就会变成大树。
  千夜心底自然而然浮现出一个想法,黑森林的扩张是因为他输掉了刚刚的一局。
  这个想法凭空而生,就象本该如此,而虽然无法证实,不过直觉告诉千夜,它是真的。
  再度望向大海时,千夜心中多了些凝重。看来海中那神秘存在已经不甘心普通的较量,打算给这场比试增加一些彩头。很显然,如果千夜输了,那么刚刚建立起来的家园就会被黑森林吞噬。
  虽然可以依靠砍伐来阻止黑森林,但是千夜知道,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么深海中那位就会亲自出手干预。仅凭它调动虚空原力时的随心所欲,千夜就知道,它至少是大公爵级别的恐怖强者。
  千夜定了定心,又拿起一块木料,专心开始第二局。有了压力,表现自然不一样。这一局千夜支撑的前所未有的久,几乎把木雕完成大半,这才败下阵来。
  或许是出于对千夜的认可,这一次黑森林只是前进少许,外围多了一排树苗而已。
  不过按照这个节奏输下去,一夜时间,黑森林就会占据近半空旷土地,最多三天,千夜要么搬到河对岸去,要么就要泡到海里。东海和黑森林,明显都不是可以居住的地方。
  千夜向大海望了一眼,端正坐定,拿起一块木料。这一次,在东岳刻下第一剑时,千夜身周忽然响起隐隐的海潮呼啸呼啸声甚至一时压过了东海的海潮
  数道虚空原力接连出现,但是它们却立刻被无形压力粉碎,未能影响东岳。
  到了这一刻,千夜才算全力应对,动用了大海漩涡的领域之力。
  ps:又是一年新春节,谢谢大家陪我度过一年。希望新的一年,我们还能够在一起。
  本书来自:bkhl88098inex.hl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597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