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七 作法

章五十七 作法

“回去?这个,血鬃大人,现在回去有些不太好吧,那边的人说不定会以此为借口攻击您的。”
  血鬃却毫不在意,冷笑道:“攻击就攻击吧,正好把这件事情推给他们。哼,复苏之杖丢了,我就不信他们不着急。这个功劳,就让给他们了!”
  随行的狼人长者凝思片刻,道:“您的意思是,这次的事情不好办?”
  血鬃露出一个阴沉的笑容,说:“恐怕非常难办。加里死了,吉列也死了,我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就知道有可能是魔裔,仅仅是有可能。另外,我总感觉最近这一带黑森林的变动有些诡异,说不定就与这件事有关联。”
  狼人长者脸色凝重,缓缓点了点头。
  血鬃道:“所以,这件事就让给他们去做,不是很好?”
  “可是,大人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新立功劳了,这个功勋排名”
  血鬃阴森一笑,道:“排名是相对的,我就算原地不动,等着其它人犯了错误,一路跌下去,我的排名照样往上升。再者说”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才意味深长地道:“死人是没有排名的。”
  片刻之后,庞大的浮空战舰收拢了战士,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在黑森林一株大树上,夜瞳放下阴影颂歌,疑惑道:“他们怎么走了?我感觉里面应该有个很厉害的家伙才对,至少是嘉德伯爵。”
  千夜神情显得有些凝重,说:“他应该是感觉到什么不对,所以临战放弃。这家伙对危险的感觉很敏锐啊,是那种相当让人讨厌的对手。”
  夜瞳思索片刻,说:“有这种天赋的人在永夜都很罕见,为什么我们在中立地带都算是荒僻的边区,却接连看到了两个,这难道真的是巧合?”
  “也许不是巧合,可能中立之地有这种天赋的人就是格外的多。”
  “也对,如果没有这个天赋,恐怕会死的很快吧?”
  千夜望了望逐渐消失在天际的浮空艇,说:“走吧,去镇上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回收利用的,回去得好好准备,下次来的人,恐怕就没有这么好对付了。”
  “那可不一定。你没有发现,狼王的人和帝国远征军很象吗?下面的人基本都是半独立状态,互不隶属。只要自己不受损,那就巴不得其它人去死。其实永夜很多时候也是这样。所以,下一次他们再来,弄不好和这次还是同样实力,至多强上一点。”
  千夜点了点头,“有道理,不过该作的准备还是要做的。”
  “对了,下次把朱姬带上吧。”
  “朱姬?不行,她还小。”
  “蛛魔生下来就能狩猎。现在正是她学习战斗技能的最好时机。你不用担心,我会看着她的。”
  千夜想了想,还是同意了。对蛛魔的了解,他肯定不如同是永夜出身的夜瞳。小朱姬也确实需要磨练。蛛魔生下来就能战斗,背后其实是千万年的残酷环境。不能战斗的蛛魔都在历史长河中灭种淘汰了。
  数日之后,狼王的大本营,古堡远古图腾内,气氛一片肃杀。所有人走路时都是轻手轻脚,就连座狼们都夹起了尾巴,匍匐在阴影里,不敢随意走动。
  刚刚那记声传百里的咆哮,已经充分展示了狼王的震怒。在盛怒之下,如果有谁触到了狼王的霉头,被迁怒的话,就只能怪自己了。
  古堡的最高处,图腾大厅内,狼王高坐在王座上,寒铁制成的宝座扶手都被他捏得扭曲。
  “魔裔,你们竟然告诉我是魔裔!我就是养了你们这样一群废物吗?在我的东海,哪来的魔裔?!”
  血鬃匍匐在地,不敢抬头。在大厅中央,几名狼人战士血肉模糊,全身骨骼尽碎,都有些看不出是狼人了。这几个在小镇中幸存下来的战士,刚刚在狼王怒火爆发时,被狼王气势生生压得爆体而亡。
  咆哮之后,狼王稍稍平静了一些,坐在侧位的狼人老者说:“大酋长,吉列临死前传出的消息,多半不会有错。”
  对于这位狼人老者,狼王还是十分尊重,强行压抑怒火,说:“大长老,在我的东海,哪来的魔裔?有什么魔裔会到这个见鬼的地方来?”
  大长老说:“那可不一定,蛛帝那边,就有魔裔活动。”
  听到蛛帝的名字,狼王顿时显出些不悦。
  下面就有狼人大将道:“哼,那头老蜘蛛本来号称蛛王,等我们大酋长得封狼王时,他又改名蛛帝,真是够不要脸的。”
  狼王捏着座椅扶手,说:“那头老蜘蛛的实力还是比我强一点的,想要什么称号是他自己的事,用不着管那么多。”
  那大将仍然不服:“他连挑战张不周都不敢,还好意思称蛛帝?真要打起来,我看他未必是大酋长的对手。”
  大长老喝道:“够了!你是想大酋长和蛛帝战上一场吗?”
  大将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狼王淡然道:“和老蜘蛛打一场也没什么,只是现在打了也没什么好处,白白便宜了。不过若是他有意派魔裔到我的领地上做点什么,那就另当别论了。”
  大长老道:“此事倒也不急着下定论,毕竟没什么证据。如此重大的事情,不能草率从事。依我看,大酋长,天眼大师欠您的那个人情,可以用掉了。”
  狼王顿时皱眉,“加里已经死了,没有必要吧?”
  “还有复苏之杖。”
  狼王沉吟许久,终于点了点头,从口袋里取出一块残缺玉片,交给了大长老,说:“我不想多见那个老家伙,还是您去吧。”
  大长老收了玉片,起身道:“我立刻动身,明天晚上就能有消息了。”
  “你乘我的浮空艇去,这样能够快些。”
  一日之后,狼王的浮空艇已飞到千里之外,降落在一片辽阔沼泽中央的孤岛上。
  这是沼泽中最大的孤岛,中间搭建着几间简陋的木屋,屋檐上挂着串串白骨骷髅,在风中飘荡,发出喀喀嚓嚓的诡异声音。
  大长老从浮空艇中走下,来到木屋间,叩响了门上嵌着的一个拳头大小的骷髅。
  “谁?”门内传出一个尖锐难听的声音。
  “我是狼王的使者。”
  木门打开,出现一个佝偻着身体的老太婆。她有着一双和蜥蜴一样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大长老,道:“那头小狼呢,他自己怎么不来?”
  大长老道:“挑战张不周后,狼王现在身份已然不同,你还是改改称呼为好。”
  老太婆眼中光芒一闪,随即说:“好,好,看在张不周的面子上,我就叫他一声狼王。你来有什么事情吗?”
  “狼王的继承人死了,想要查一查究竟是谁干的。”
  老太婆向大长老身后的几名狼人战士望了一眼,脸上闪过不悦,说:“祭品呢?难道就是这几个?小狼,不,狼王知道我最喜欢三岁以下的孩子。”
  大长老不动声色,说:“狼王说,你欠他一个人情。”
  老太婆盯着大长老,眼中凶光毕露,不过大长老始终神色不变,她终于拉开了房门,不甘地说:“多少年前的事了,他倒还记得。”
  大长老吩咐狼人战士留在门外,自己走进木屋,房门随即自行关死。
  大长老取出一个水晶瓶,里面装满了鲜血,说:“天眼大师,这是狼王的血。”
  老太婆一把抢过,眼中显出无法掩饰的贪婪,嘴上说的却是:“勉强够用,勉强够用!”
  大长老也不揭破,“既然够用,就请大师开始吧!我还要赶着覆命。”
  天眼来到侧屋,将蜘蛛、不知名的草叶、腐烂肉块等等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材料扔在中间的石盆,然后搬来一大桶兽血,注入石盆。等准备工作全部做好,她才打开水晶瓶,在石盆中小心翼翼地倒了三滴,然后就一脸肉痛,赶紧把瓶子收好。
  大长老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忍不住道:“天眼大师,这个,有些不够用吧?要不再多放几滴?”
  “怎么不够?狼王的血统如此强大,三滴就足够了。只要对方还在中立之地,就逃不出我秘法的追踪。惟一的障碍,就要看对方血脉力量有多强。只要不是什么公爵后裔,那就不会有问题。”
  大长老将信将疑,“那就请您施法吧!”
  天眼绕着石盆,状似癫狂的开始跳舞,口中念念有词,不过谁也听不清她究竟念的是什么。
  眼见天眼跳得没完没了,狼人大长老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道:“这个,大师,我在部落里当了上百年的巫医。这些前置的仪式,还是省了吧。”
  天眼狠狠向大长老瞪了一眼,道:“你不早说!”
  她在石盆前跪坐,双眼紧闭,再次默颂着什么。这一次,石盆中的鲜血开始涌动,片刻后就翻滚如沸,可是投入石盆的诸多材料都如有千钧之重,牢牢粘在盆底,动都不动。
  在狼人大长老感知中,天眼那瘦小的身躯内如果藏着一个大海,黑暗原力源源不绝地涌入石盆,似是永无止境。
  ps:祝大家元宵快乐!如此佳节,理应加更。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615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