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八 反击

章五十八 反击

大长老心中凛然,知道这个贪婪丑陋的老太婆能够名声在外,可不是虚妄得来,光是那一身深如渊海的黑暗原力,至少也是侯爵级别。再加上诸多诡异难测的阴险秘法,这个老太婆绝对是谁都不愿意遇上的那种敌人。
  石盆中血色迅速褪去,一盆兽血转眼间变得清水,水面平滑如镜,随着天眼一声大喝,水面波光流动,竟真成镜面。
  水镜中,千夜和夜瞳相对,正在说着什么。
  “是他们吗?”大长老的语气明显带着疑问。在他看来,这两个年轻人哪怕是以短命和成长快作为特点的人族,也实在太年轻了一点。这个年纪,想要干掉同样是狼人天才的加里,以及经验极为丰富,又带着整支卫队的长老吉列,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在他心中,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两人实际上是把外貌维持在青年时代的血族或魔裔,真实年纪可能已有几百岁。
  天眼也有些怔住,说:“等一等,这个结果确实有些奇怪。我能够感觉得到,他们非常年轻。那种生机涌动的气息,根本不会出现在那些老家伙身上。”
  就在这时,水镜中的千夜和夜瞳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身上开始散发出道道波纹,影像迅速模糊。
  天眼立刻念出一段短促尖锐的咒语,伸手一指,从指尖射出数滴近乎黑色的鲜血,落入水盆。黑色鲜血入水,即刻化开消失,原本模糊的影像重新清晰。
  大长老有些紧张,又怕打扰到天眼,只有屏息静观。
  见影像重新清晰,天眼松了口气,说:“不要紧,这两个小家伙的血脉力量非常弱,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如果你给我的狼王鲜血是真的,我真的非常怀疑他们与加里的死有关。他们太弱了,实在太弱了。”
  大长老道:“或许他们使用了能够隐藏力量的秘法。大师,要不您再看看他们的种族?”
  天眼点了点头,一声野兽般的低吼,吼声显得痛苦不堪。她双眼紧闭,额头皮肤撕裂,鲜血淋漓,在血肉中,出现了一只诡异的眼睛,不断转动着,扫视着外面的世界。
  天眼发出凄厉的号叫,双手前伸,指向水盆,几滴黑血又自指尖射出,落入水盆。
  那只眼球被黑血吸引,视线落在了水镜上。它突然胀大了一圈,从瞳孔中射出一道隐约可见的暗色波纹,穿透水镜,消失在时空的另一端。
  这才是她赖以成名的天眼。
  看着那只忽胀忽缩的眼球,纵使见多了杀戮血腥和诡异事物的狼人大长老,心中也不由自主地泛起层层寒意。
  此刻在院落中,夜瞳和千夜正望向四周,他们都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注视着自己。这道无形的视线冰冷、阴湿而又邪恶,落在身上就如同毒蛇在肌肤上爬过,说不出的恶心和难受。
  在这种感觉及身的时刻,两人都发动了血脉潜伏,将气息全部收敛,以干扰对方的判断。当血脉潜伏激活后,有短短一刻摆脱了那种感觉,但是没过多久,无形的冰冷视线就变得更加强大,继续注视在千夜和夜瞳身上。
  这一下,他们都知道不对了。
  夜瞳双瞳中泛起血色,而千夜瞳孔深处则是涌动的蓝色,两人都运起瞳术,扫视周围,想要找出隐密视线的来源。
  两人几乎是同时抬头,望向头顶的天空。在上方不远处,不知何时凝聚了一团暗色,看上去无形无质,就如一团化开了的墨水。
  虽然都具备真实视野,不过夜瞳血气还是稍逊于千夜,在她视野中,那团暗色中隐藏着一个球形的东西,隐隐感觉似是一颗眼珠。而千夜眼中,则看到一颗邪异的眼球虚像,正浮在空中,扫视着自己和夜瞳。
  它的目光有如实质,一波波扫过千夜和夜瞳的身体,不断试图钻到两人身体里去,窥视秘密。
  被这种目光扫在身上,如同被蜥蜴舔过,比刚刚更加的难受。
  夜瞳有些不知所措,抓起阴影颂歌就是一枪轰出,可是原力弹穿过眼球虚影,射向天空,对眼球完全没有一点影响。
  看到夜瞳一枪无功,千夜也放下了手中的原力枪。他忽然想起,鲜血长河的传承知识中,就包括了如何对付这一类诡异生命的方法。
  千夜不假思索,拔出双生花,背后光翼舒展,一道暗金光芒直射空中眼球!在光芒中,一根羽毛若隐若现。
  为了对付这并未露面的诡异敌人,千夜毫不犹豫地动用了原初之枪。作为连黑翼君王都没能最终完成的作品,原初之枪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神异,其中就包括了跨越虚空、追溯本体。
  羽毛同样穿过眼球,但是它随即消失在虚空中,而那颗眼珠瞬间胀大数倍,竟清晰流露出极度恐惧的神情!
  虚空中隐隐响起一声凄厉的长号,眼球如水泡般破灭,然后消失。小院上空再度变得一片晴空,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沼泽深处,天眼大叫一声,一根暗金光羽从水镜中射出,钉在她额头的诡秘眼球上!
  眼球急速胀缩,拼命挣扎,撕扯得血肉飞溅,可是原初之枪面前,它依旧逃不出毁灭命运,砰地一声炸开,血水喷溅得满屋都是。
  天眼一声惨叫,仰天就倒。她的额头上多出了一个硕大血洞,触目惊心。
  大长老受惊非小,过了片刻,见天眼没有动静,这才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天眼倒在地上,气息迅速变弱,从侯爵级别连降数级,直到伯爵时才勉强稳住。她不光额头有伤,紧闭的双眼也有血线流下,多半不保。
  天眼受创极重,昏迷不醒。大长老虽曾身为部落巫医,面对这种伤势也是束手无策,只能期待天眼生命力顽强,自己恢复过来了。
  天眼已经找到了线索,那么她的生死在大长老眼中就不重要了。
  大长老手杖一顿,从杖头喷出一道黑砂,在空中化为黑雾,勾勒出夜瞳和千夜两人的影像。并且点明两人血脉似有特殊,很可能有幕后强者支持,结果以未知手段重创了天眼大师,还毁去了她的天眼。
  当黑雾散去时,远古图腾战堡内,一个池塘就生成了水镜,将大长老传递的信息完整呈现。旁边守候的狼人侍者立刻将信息记录下来,呈给了狼王。
  这是狼人古老部落传递信息的秘法,只要在一座大陆之内,就可以瞬间传递消息。然而这一秘法限制也是极大,维持池塘耗费巨大也就算了,关键是秘法修习极为艰难,耗费巨大代价修成后对战力又没什么帮助,因此历代以来,修炼的人越来越少。到了现在,整个部落中只有大长老一人掌握这一秘法。
  此刻狼王坐在王座上,看着手下呈上来的讯息,目光在那行‘真实年纪不大,身份、种族未明’的字上停留许久,才把这张纸递给左右传看。
  等左右都看过,狼王才道:“你们怎么看?”
  一个身量欣长,毛色深灰的狼人大将道:“既然是两个年轻的小家伙,那么出手击伤天眼大师的想必另有其人。那个人多半就是杀了加里和吉列长老,抢走复苏之杖的魔裔。依我看,他们现在多半还没有逃走,藏身之处应该就在黑森林后面!”
  血鬃却道:“从我当日勘察结果看,里面恐怕有原生种族参与。如果这两人身后真是魔裔,为和又和原生种族扯上关系?魔裔和原生种族一直是生死大敌。”
  狼人大将不悦道:“猜来猜去,穿过黑森林去看看不就得了?胆小如鼠!”
  受此讥讽,血鬃头垂了下去,不再说话。
  另一名狼人长老道:“我们要穿过黑森林确实有很多难处。不过也不是非要穿过黑森林,一样可以逼他们现身。”
  狼王眼睛一亮,道:“要如何做?”
  狼人长老道:“很简单,悬赏!只要大酋长舍得下重赏,整个东海有的人会替我们去找那两个小家伙的麻烦。到时候不管他们幕后是谁,恐怕都不得不出面。至于黑森林,中立之地种族那么多,能够轻松穿越黑森林的也不在少数。”
  “好!那就悬赏,活的每人三十万金币,死的十万,报讯的也有五千。”狼王可谓财大气粗。
  不过狼人长老却道:“这还不够。”
  “还不够?”狼王皱眉。若不是因为事情已经传开,需要顾及脸面,此外也想要知道对手究竟在幕后策划着什么,他根本不愿意拿这么多赏金出来。还是那句话,加里已经死了,不管他曾经有多少价值,在死的一刻全部归零。现在真正有价值的,是狼王的脸面和威严。
  狼人长老似乎没有看到狼王的不悦,自顾自地道:“大酋长,您麾下还缺将军,还有好几片区域都是空着的没人管理,何不拿出一个来,也作为悬赏?”
  此言一出,图腾大厅内的狼人个个动容,就连血鬃也抬起了头。
  狼王很是意外,但是看到众将的样子,又陷入沉思。片刻之后,他一拍扶手,喝道:“好!就再加上一个将军之位!”
  刹那之间,大厅内议论声全部平息,如死一般的寂静。寂静之下,却是如滚滚熔岩般的暗流在涌动。
  ps:再祝大家元宵快乐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615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