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六 梦魇

章七十六 梦魇

苏越远勉强挤出笑容,说:“赵将军肯为临港城出战,实是城中百姓的福份,也是苏家之福。”
  说到千夜,夜瞳浅浅一笑,说:“他啊,就知道打打杀杀的。”
  “是吧,不过中立之地动荡不安,到处都有危险。只有强者,才能护得住家人周全。”苏越远觉得自己都不会说话了,内容空洞无物。
  “如苏城主那样的人物,才能叫作强者。”夜瞳说这话的时候,让人觉得理所当然如此,并不是刻意恭维。
  苏越远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只有苏定乾这种->>小说级别,才会在她心中留下痕迹。
  两人又聊了几句,苏越远就起身告辞,离开院落的时候,简直如同逃离。
  迎面刘道明匆匆赶来,步履如飞,显然十分焦急。看到苏越远从院里出来,他不禁一怔,问道:“出来了?”
  “当然出来了。”苏越远脑子还有些迷糊,还回头看了一眼,确认院门就在自己身后。
  “这个,没发生什么吧?”刘道明又问,面色凝重。
  此刻正在战时,千夜又是苏定乾极为看重的人。一旦他在外出战,家里却出了事,而且还和城主府有关,那么外来强者势必哗然,再无人肯为苏家效力。
  这些自由身的强者以战斗为生,却不存在效忠于谁的问题,把他们推了出去,战场上就会在对面阵营见到他们。苏定乾大力拉拢自由强者,也是出于这个考虑,多拉拢一个,也就相当于少了个敌人,一进一出,可不是小事。
  见刘道明问得紧张,苏越远还有些莫名其妙,道:“说了几句话就出来了,能有什么事?”
  “没事就好。”刘道明松了口气。没有再问苏越远为何要到千夜宅院里的事。
  苏越远离开后,夜瞳安静地坐在院中,手中捧着本书,细细读着,仿佛这本书如果永远都翻不完,她就能一直读下去。这个样子,和在帝国时差不多。
  房间里,小朱姬打了个呵欠,终于从沉睡中醒来。她刚刚睡醒,眼神还迷茫着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什么,骤然坐起,头发都立了起来!
  刹那间,她翻身跃起,四肢着地,身体紧贴地面,摆出临战的姿态。在她小小的心灵中,感觉到冥冥中似乎张开了一双巨大的眼睛,正注视着她。那个存在无比高远,带着亘古的恐怖气息,只是淡漠地看过来一眼,就让朱姬几乎有无法动弹的感觉。
  小朱姬此刻一半靠理智,一半靠本能行事。正是源自本能的恐惧,令她有竭力想要逃走的冲动。
  这时夜瞳抬起头,淡淡地说:“醒了?”
  声音一起,小朱姬才如在噩梦中惊醒,回到了现实世界。她啊的叫了一声,从床上跳下,想要扑到夜瞳的怀里去。可是刚一落地,她的双脚就是一软,顿时摔倒,滚了好几圈,一时爬不起来。
  以小朱姬的身体强度,别说从床上摔下,就是从百米悬崖上掉下来也不会有事,怎么会一摔就爬不起来?
  “怎么了?”
  “没有力气了。”小家伙苦着脸道。刚刚和虚空中那双眼睛仅仅对视刹那,就耗尽了她全部体力。
  夜瞳叹了口气,似是无奈她的调皮,起身走到朱姬身边,将她提了起来,说:“现在可以了吧?”
  朱姬站得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摔倒。她抓着夜瞳的衣襟,说:“我好像好像做噩梦了。”
  夜瞳在她面前蹲下,问:“哦?这是你第一次作梦吧?作什么梦了,说来听听?”
  朱姬想了想,说:“忘了。”
  “再想想?”
  小家伙努力回想,可是想了半天,还是苦着脸,说:“真的忘了。”
  “好吧。”夜瞳起身。不过朱姬拉住了她,说:“饿了。”
  朱姬前一天刚刚吃饱。她现在已经过了天天要吃的时候,一顿吃饱后往往要隔上几天,把食物中所有精华能量消化吸收,才吃下一顿。现在突然说饿,说明身体内储存的大半能量都消失了。
  夜瞳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走向厨房。小朱姬欢呼一声,紧紧跟在她身后。厨房里堆放着大块的凶兽肉,品质相当高级。这里面有千夜出战前购买的,更多则是来自原本海边小屋的存货。
  按照小朱姬的吃法,每天光是伙食费用就要几百金币,一个月下来怎么着都要吃掉上万金币的食物。正常年景下,光是她自己,就能够吃掉远征军一个师的军费。这个小家伙,可真不是一般人养得起的。
  苏越远回到居处,一看到安静坐着的青月,忽然如梦初醒,张口结舌。刚刚发生的一切,宛若在梦中一样。现在回想,自己的行为都是如此古怪,完全不象自己。
  “苏公子,可是有事?你现在的脸色很不好看。”青月问。
  “不不,没事,我很好,很好!你先休息,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苏越远答道,然后又逃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青月眼中闪过一道不为人察知的阴郁。
  荒野中,千夜又擒下一支水晶蜘蛛的侦察分队。这次他并没有下手拷问,而是暴起突袭,顷刻间就结束了战斗,然后连战场都不清理就扬长而去,倒似是在躲着什么一样。
  当千夜走后,在远方,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抹深灰色的影子,那名诡异杀手现身,专精防御的骑士在从无到有地出现。两人看着千夜远去的方向,一时无语。
  “怎么样?”骑士问。
  “还能怎么样?他从来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停留三秒以上。这个距离,就算我瞄准了他,也射不中。所以根本就没有机会。”灰影杀手的声音非常奇异,声音不断扭曲,音调也忽高忽低,让人听了说不出的难受。
  骑士缓缓地说:“他应该发现我们了。”
  “不一定,更象是专业的谨慎。他本身一定是个非常不错的狙击手,只有狙击手才知道如何防止别人狙杀。”
  “你觉得,我不知道我们在跟踪他?”
  灰影很淡定地说:“他应该不知道。如果真的知道,他不会袭击这支侦察部队。在袭击过程中哪怕是出一点意外,就会给我出手的机会。你应该知道,我如果出手,他最多只有一半的机会避过。”
  骑士沉吟不语。
  灰影冷笑,说:“就算正面冲突,不是还有你在吗?他攻不破你的防御,只要你粘住他,我就有把握杀掉他。”
  骑士对自己的防御力很有信心,点了点头,说:“那好,我们继续追踪。不过你出手的时候,最好伤而不死。这个人很敏锐,说不定是个很好的新人人选。”
  “你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在你心里,组织简直比天都重要!”
  “组织是那位大人的心血!”
  “好了,好了,我不和你争。到时我下手留情就是。”
  两人再度隐入虚空,向着千夜所在的方向追了下去。
  千夜又出手突袭了一支侦察部队,但是这一次却没有那么顺利。这支不大的队伍居然是由一名子爵带队。这头蛛魔子爵是罕见的原生型子爵,也就是没有长出类人的上半身,完全就是一头大蜘蛛。他把自己伪装成一头仆蛛,直到千夜杀入队伍,才暴起伤人,一对锋利如刀的节足狠狠插向千夜的后背。千夜急忙闪避,却没能完全避开,被划到了后背。
  千夜闷哼一声,回身就是一枪。七级枪的巨大威力将蛛魔子爵轰得倒飞出去,两根节足脱离身体,远远飞出,插在地上。不过千夜也似受伤,没有继续追杀,而是转身就逃,迅速离开了战场。
  蛛魔子爵挣扎着爬了起来,叫来属下,草草处理了一下伤势。这种伤势对它来说并不致命,但让战力打了个折扣。他望着千夜离开的方向,眼中闪过恐惧。
  崔源海的那把枪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惟独不缺威力。一枪轰中的感觉,就象是中了一炮,连素来凶悍的蛛魔子爵都有了畏惧。
  蛛魔子爵想了想,就下令撤退。作为核心战力的他受伤后,这支部队的战力就少了一半,在这一时刻,可是极为危险的。它又伪装成一只受伤的仆蛛,混在队伍中,向远方退走。
  平安无事地走出十余公里,蛛魔子爵刚刚感觉安全一些,有所松懈。一颗缠绕着深灰色光芒的原力弹悄然飞来,钻入它的身体,准确地击碎了它的魔枢。
  蛛魔子爵瞬间全力无力,而队伍中其它战士仍是一无所觉,直到他轰然倒地,这才惊觉。
  骑士宛如幽灵般出现,手中依旧是那面不破盾。当这面原力重盾挥舞开的时候,锋锐的边缘就让它变成了恐怖的利器,没有哪个人能够挡得住它的切割,刹那间血肉横飞,整个水晶蜘蛛的侦察队全部覆没。
  面对骄人战绩,骑士却没有开心表示。灰影在他身边出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们也跟丢了,不是吗?”
  骑士轻轻拍了拍双手,想把并不存在的血迹污秽甩掉。重甲手套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灰影忍不住叫道:“住手!别弄出这么恶心的声音!跟丢了又不是我的错,那是你的责任好不好!”
  骑士一言不发,绕着战场走了一圈,不破盾荡起层层光辉,将还没有死透的人再度分尸。
  灰影似乎妥协,说:“好了,不要再计较这个问题了。预定的时间快要到了,我们最好赶紧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我可不想和那些东西撞上。”
  骑士终于被说服,和灰影一起,向着远方而去。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635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