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四 斩杀

章八十四 斩杀

以千夜展现于外的实力,能够得到一把七级枪算是运气好了。现在放着七级枪不用,却想用一把毫不起眼的重剑对付自己?骑士心中冷笑,甚至将不破盾向外一摆,向千夜勾了勾手,说:“来吧,还等什么?”
  千夜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回头望向侧后方。在那里,又转出一个人。此人满身精明干练气息,双手持剑,一长一短,显然长于近战搏杀。他显露出来的也是十二级原力,和骑士与灰影相当。和走极端道路的骑士与灰影相比,此人更为平衡,因此当他加入,三人组的实力再度提升,而且提升幅度远大于彼此相加。
  骑士此时显得胸有成竹,道:“只要攻不破我这面不破盾,你现在连逃都逃不掉。我若是你,现在就应该考虑投降了。以你的天赋和能力,在组织里取得一个好位置不是问题,将来也大有前途。”
  千夜并没有如他预料的那样紧张或者是挣扎,反而显出轻松神色。在野外相遇时,千夜一直感觉对方还有后手,现在看来,这个人就是底牌了。既然对方底牌已出,千夜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他提剑上前,顿时把骑士的劝降话全都堵回了肚子里。
  千夜一动,那双剑战士也跟着动了,尾随在千夜身后,保持在十米距离。这个距离,对于他们这等实力的强者而言瞬息即至,如果千夜无法从骑士这边突破,那么就会被前后夹击,外围还有一个灰影在等候绝杀机会。
  骑士实在无法理解千夜的举动,从得到情报看,千夜只是受雇佣的自由强者,这样的人一般不会效死。在局面陷入绝望之时,自由强者投降的在所多有。难道千夜有把握脱身?骑士再向千夜手中长剑望去,仍是没看出什么特殊来,只是坚固点,重点而已。
  骑士皱眉,打算再作最后一次努力,“就凭你手中那把剑,也想打破我的不破盾?运重剑需要蛮力,老实告诉你,别说你只是个人族,就是血族伯爵,也打不破我的不破盾!”
  千夜倒是有些意外,这名骑士招揽他倒还真是不遗余力。千夜心中失笑,一步就到了骑士面前,东岳提起,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剑斩下。
  只是东岳一动,竟起风雷之音!
  “不好!”骑士大惊,双手持盾,全身原力如同不要钱般拼命灌注,原力盾不光更厚更重,边缘处更浮起层层花纹,显然防御力更胜上次。只是从骑士盔甲缝隙中忽然透出一股血腥气,显然他为了挡住这一剑,已经是在拼命了。
  一声无法形容的闷响回荡在战场上,所有人心头都如被重锤砸了一下,说不出的难受。
  东岳在不破盾上停留刹那,然后轻轻弹起,划出一道优美弧线,再度斜指地面。这个姿势,简直是把对面的骑士不放在眼里。
  骑士静立原地,依旧双手持盾,竟是没退一步。然而他僵在那里,宛如一尊雕像,每个动作都显得如此艰难。他欲把不破盾放下,再看一看千夜。可是稍稍一动,不破盾忽然发出清脆的喀嚓声,碎成无数片,纷纷洒洒的落地,然后化为原力,散于空中。
  “你,你是血族名门,不,不止伯爵”骑士每说一个字,都显得无比艰难。
  “我是伯爵。”千夜让骑士临死前多知道一些,以作还了招揽之情。
  “不,不可能”骑士依旧站着,头却垂了下去。直到临终之际,他心中依然疑团未解。
  不过千夜也就能说到这个程度。骑士并不知道,世间除了名门血族,还有古老血族。
  骑士已陨,千夜回头,盯上了双剑战士。
  双剑战士顿时打了个冷战,才从震惊中惊醒过来。他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本不该轻易惊动。可是正因为与骑士合作日久,他才深知骑士和他那面不破盾的防御有多可怕。可以说,只要不遇到侯爵以上的大人物,那面原力盾就是名符其实的不破盾。
  然而不破盾,却被千夜一剑劈碎!若是千夜将骑士斩得飞了出去,也就罢了,可是一剑落下,骑士竟然半步都退不了,一点也没能卸力,将澎湃大力生吃下去。
  这才是让他震惊之处,这一剑上附加的力量,大到了何等程度?
  “这,这怎么可能?”双剑战士失声道。
  千夜可不会给他太多时间思考,一剑横削,道:“没什么,力大剑重而已。”
  力大剑重,这是增加剑势威力最简单的法门了,可以说是个人就会。那把剑平平无奇,没有附加什么惊人能力,或许就如千夜所说,只是力量够大,长剑够重而已。
  可是能将骑士一剑斩杀的威力,这剑要多重,力又是多大?细细思量,双剑战士忽然出了一身冷汗。
  眼见千夜又是轻飘飘的一剑削来,双剑战士心胆俱丧,大叫一声,转身就逃。开什么玩笑,他的防御力还不如骑士的一只手,哪里当得起千夜一剑?都不用斩实在了,只要带到一点,他不死也是残废。
  然而千夜一步迈出,就已到了双剑战士身后,那一剑依旧向他的后腰斩去。
  “灰影,救我!”双剑战士情急之下,忍不住纵声高叫。
  在千夜侧后方,一道若有若无的影子浮现,依稀可以看到他手中的狙击枪。然而千夜此刻脚步忽快忽慢,他的枪口跟随千夜移动,却始终找不到射击的时机。千夜自己也是大师级的狙击手,自然知道如何规避锁定。
  就在这短短瞬间,双剑战士已经屡次遇险,被千夜杀得左支右拙,眼见东岳一斩无可闪避,他不得不挥动短剑格挡。
  双剑一触,剑士全身猛地一震,手中短剑居然没断,只是弯折得不成形状,已然废了。剑士眼中显出绝望,少了一把剑,更支持不了多久。
  眼见剑士生死悬于一发,灰影飘向千夜,竟是主动拉近距离。距离一近,自然更好命中,然而这却也让他自身处于危险之下。
  千夜眼中寒光一闪,沉喝一声,骤然舍弃剑士,扑向灰影。他这一扑迅若闪电,此时才展现了真正的实力。
  灰影剧烈波动,显然吃惊非小,他立刻掉头飞走,想要重新拉开距离。可就在这时,千夜又是一声沉喝,灰影周围空间即刻变得沉重滞涩,巨大的压力让所有东西都变形扭曲。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足够近,落入千夜的领域范围。在大海之力的镇压下,灰影也难以逃脱。
  转眼之间,无论剑士还是灰影都陷入死局。一直以来,因为有骑士抗住正面,他们得以肆意发挥自己攻击方面的优势,逐渐建立起虚幻的强大感觉。现在骑士一死,整个队伍瞬间崩溃。
  灰影拼命挣扎,却被压得逐渐实体化。千夜提剑走近,东岳一挥,就从他腰间斩过。
  然而灰影似是真的没有实体,千夜一剑斩过,他居然毫发无损,依然在挣扎着对抗领域压力。千夜感觉到他的反抗正越来越强,已渐渐适应了压力。眼见脱困在即,灰影向千夜发出尖细嘶吼,充满威胁意味。
  不过千夜毫不在意,东岳一震,剑锋上顿时燃起淡淡的绯色原力火焰。
  看到由晨曦启明原力化成的原火,灰影如同看到天敌,不断尖叫。看灰影的样子,千夜就知道晨曦启明正好克制他。不过就算晨曦启明没有效果,千夜还有暗金血气可以试。无论黎明还是永夜,总有一样东西克制他。如果两样都克制不了灰影,那怎么看都是天王之姿,怎会混成这个德性?
  灰影发出痛苦之极的嚎叫,一阵猛烈扭曲,最外一层灰影猛地炸开,借此机会,里面一个小得多的灰影如电扑出,脱出了千夜领域,迅速远遁。
  千夜没想到他还有这种招数,一时追之不及。如灰影这样的诡异敌人,如果被他逃了,日后还是个不小的麻烦。
  看着灰影远去的身影,千夜眼中寒光一闪,就欲使用虚空闪烁,凌空截杀。
  虚空中一道若隐若现的血线浮现,将灰影与千夜连在一起。就在虚空闪烁即将发动时,空中忽然响起奇异的清越啸音,一颗原力弹划破夜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命中灰影。
  原本灰影并不惧怕实体攻击,但这颗原力弹对他来说仿若剧毒,射进体内就消失不见,然而那团影子却猛烈扭曲,同时发出凄厉之极的尖叫。
  轰的一声,灰影身上燃烧起淡淡血色火焰。以千夜眼力感知,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火焰,只感觉隐约有些血气气息。但是血色火焰却把灰影整个点燃,烈火从内而外地喷发着,让他变成了一个人形火炬。
  烈火烧了整整一分钟,灰影才停止了嚎叫,倒地不起。现在他终于现出了实体,可是从里到外都被烧成焦炭,只能隐约看出是个人形,再也看不出本来面貌。
  灰影一死,剑士自然不是千夜的对手,狂奔百米后依然被千夜追上,一剑腰斩。
  斩杀剑士后,千夜才有余暇向狙击弹飞来的方向望去,那里自然空无一人。
  可是不知为什么,千夜有种感觉,这次出手的,还是那个神秘的女人。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657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