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五 论功行赏

章八十五 论功行赏

激战至今,战局已接近完全崩坏。城内处处都在燃烧着熊熊烈火,许多强者打出了火气,都飞上了天空,在空中激斗。而地面,则是普通战士在生死搏杀。两头战争巨兽已经到了城下,被刘道明死死拖住。可是谁都能看出,在两头攻城巨兽面前,刘道明也支持不了多久。
  斩杀骑士三人组,再消灭数以百计的铁甲傀儡,千夜可说为战局贡献了至关重要的一环。否则以骑士三人的实力,完全可以正面抗衡侯爵级的强者。但是千夜毕竟没有一已回天之力,无法对抗对面如潮水一般的军队,以及密密麻麻如蝗虫般的强者。
  千夜果断改变方向,向贵族区奔去。那里有苏定乾座镇,战火一直没有延烧到那里。不过眼下战局,打到贵族()()(小说)区是迟早的事,苏定乾受对面神将牵制,实是难以出手。在这种情况下,千夜要回到夜瞳和朱姬身边,不可能把她们的安危交到别人手里。
  但在小院外,千夜忽然感觉到院内似有一道陌生气息。在这个战火纷燃的时候,有谁会来造访?难道有了意外?
  砰的一声,千夜直接撞开院门,冲到院子里。
  小院中,夜瞳安静坐着,借着灯光,正在看书。枪炮声轰鸣不断的环境下,也难为她还静得下去,看得进去。
  看到夜瞳无恙,千夜心中一安,旋即四下张望,想要找出陌生气息的来源。这倒不是他多疑,而是那缕气息虽然若隐若现,但却让千夜心生凛然,体内血核都在微微震动,似是遇到了大敌。
  千夜现在已是古老血族的血脉力量,能够被暗金血气视为敌人,哪敢轻视?
  “你在找什么?”夜瞳放下书,问道。
  “我感觉,这里似乎有另外一道气息。刚才有什么人来过吗?”
  “没有啊,就我和朱姬。小家伙在里面睡觉。”
  千夜也有些无语,这种情况下朱姬居然还睡得着。外面战火已经烧到了天,院里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却一个看书一个睡觉,日子过得轻松写意。
  虽然夜瞳说过没有人,不过千夜还是把小院里里外外找了个遍,最终一无所获。那缕气息更是消散得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怕我藏男人?”夜瞳似笑非笑地道。
  “怎么会?”千夜连忙把感觉到陌生气息的事情说了。
  夜瞳思索着,道:“按照族内典藉记载,每个血族血脉在鲜血长河中都有其位置,越是靠近源头的第一滴血,威能就越是强大,也越会对下级血脉形成压制。你的血脉力量,应该不在我之下,同样是始祖级别。能够让你的血脉感到威胁,对方至少也得身具始祖血脉才行。不过整个血族的原生种就那么几个,扣掉那几个觉醒程度不够的废物,其实也就是我和爱德华了。”
  “会不会有其它的原生种存在?”
  夜瞳摇头道:“不可能。每个原生种的出现,对整个血族来说都是大事。要稳固原生种的血脉,需要举行好几个仪式。其中就有呼唤鲜血长河的一项。只要这项仪式举行,所有的原生种,以及公爵以上的大人物都会有所感应,所以不可能有不为人知的原生种。”
  这个解释十分合理,只是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没有绝对,千夜依旧对那缕气息难以释怀。不过现在不是纠缠这个的时候,他向远方看了一眼,说:“收拾东西,把朱姬叫醒,我们准备撤退了。”
  “仗还没打完吧?”
  “已经快了,结果无可更改,很快苏定乾就会下令撤退了。”千夜道。
  话音刚落,临港城上空就响起苏定乾的声音:“敌人势大,今日我等暂时撤退。城卫军开道,各位客卿随行,本座亲自断后!道明兄,那两头畜生交给本座即可。”
  刘道明已陷入苦战,闻言连攻数招,随即飞入临港城。有他加入战局,临港城内的敌人立刻被各个击溃,城卫军们渐渐又聚在一起,向西面突围。
  各个自由强者也汇入进来,共同突围。千夜和夜瞳也在其列,小朱姬伏在夜瞳背上,眼睛半睁半闭,时刻都可能睡过去。
  血战一夜,攻城三方势力也是损失惨重,此刻见守卫退避,也不愿穷追,出城几里,就收兵返回。
  苏定乾凝立空中,徐徐后退,单人只剑,为大军断后。见了这个阵势,已方神将又未出面,自然没有人会来送死。
  这一退就退了一天一夜,一直走到两百公里外的另一座小城,才暂歇息休整。此次跟随苏定乾一同撤离的,只剩下千余名城卫军战士,至少都是二三级的战士,否则跟不上退伍的步伐。至于上万的平民,则只能留在临港城,等候接下来的命运。一般而言,无论是谁占据了临港城,都会把这些平民收为已用,不会随意屠戮。想要收集地竜出产,都是琐碎苦活,还要依靠大量的平民。
  休整之际,苏定乾将所有自由强者和将领都召集到一起。
  等诸人到齐,苏定乾清了清嗓子,道:“各位,临港城一战,敌人势大,我们暂时撤退只是权宜之计,一时一地一城一池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有城卫军效命,有各位相助,有我苏某人在,夺回临港城不过是早晚之事。”
  众人听得精神一振。千夜心中也暗自佩服,苏定乾能屈能伸,临港城一战失败,正是要收揽人心的时候,他立刻把自己的位置放到最后,自称也从本座变成了苏某人。哪个自由强者不是桀骜不驯之辈,见苏定乾以神将之尊,姿态却放得如此之低,立刻感觉面上大有光彩。
  苏定乾又道:“敌人外强中干,看似兵势浩大,实则矛盾重重。他们三家联手,岂能长久?别的不说,蛛帝和狼王就是对头,暗地冲突不断。至于月光白魔鬼,各位都知道他们名声如何,又有谁敢和他们真心合作?所以苏某料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必定分崩离析!”
  分析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这时有个壮汉问道:“苏城主,他们拼着这么大的损失也要拿下临港城,究竟是为了什么?以在下看来,这得不偿失啊!”
  这话就问得有些诛心了,千夜竖起耳朵,认真倾听。以此战损失,就是把临港城占上三五年,以弥补不回来。那些铁甲傀儡,一看就知道培养不易,却折损了近千头。说不定临港城内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不然他们何以如此疯狂?
  苏定乾坦然道:“还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为了地竜?”
  “地竜出产年年都有,不够损失的吧?”
  苏定乾微微一笑,道:“在座各位,都是与苏某一起生死战斗过的,苏某也就有话直说了。以我看来,蛛帝、面具和狼王,为的无非是地竜之血。”
  “地竜之血!”一片惊呼响起,可是许多人脸上都显得迷茫。这地竜之血,听起来就知道是了不得的宝物,可究竟有何功用,是何样子,却是谁都不知。
  众人反应早就在苏定乾意料之内,他轻抚短须,微笑道:“想来诸位也不知道地竜之血究竟是何物。就是地竜长什么样子,也应该没人知道。”
  “是啊,难道苏城主见过地竜?不仿给我等详细说说,也让我等开开眼界!”众人都是一片热切。
  苏定乾笑道:“这地竜之血的消息,其实就是苏某放出去的。但是地竜究竟长什么样,苏某也是不知。”
  众人皆是惊讶,“啊,苏城主怎会不知?”
  苏定乾叹一口气,道:“惭愧的很,苏某前些年曾经尝试到地底探寻地竜所在,可是地下实在凶险,以苏某修为,还未接近地竜,就屡次遇险,当即知难而退,不敢再前进一步。这些年来,苏某修为虽然小有进境,可是思及当年遭遇,却仍是提不起勇气,再去地底一行。”
  众人面面相觑,没想到以苏定乾的实力,竟然连地竜的样子都没有见到。以在场众人这点修为,就是数量再多一倍,到地下去也是有去无回。
  有人试探着问:“那以苏大人所见,有谁都见到地竜本来面目?”
  苏定乾沉吟一下,道:“非是天王不可!”
  哪怕是再贪婪的人,此刻也熄了不该有的心思。随即就有人想到,苏定乾放出地竜之血的消息,显然不存好意。多半是打着将敌人诳去地竜处,借刀杀人的主意。问题在于,这是阳谋。就算知道凶险,但是那些修为到了瓶颈,前路已尽的神将公爵们,有几人能够抵御诱惑?
  或许蛛帝等另行备有手段,可是三个神将加在一起,也抵不了半个天王。他们进入地下,多半凶多吉少。
  此事论罢,苏定乾又道:“临港城之战已了,各位居功至伟。当时苏某曾说过,愿意倾尽库藏以酬各位之功。来人,端上来!”
  就有数人抬了几口大箱子到了房内,一一打开,顿时满室珠光宝气。里面有大量黑晶、血晶以及整箱的金币,也有各种修炼物资,以及打造原力武具的珍稀材料。
  众人都是识货的,一看箱内东西就能大致判断出价值,顿时眼睛都红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657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