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一零二 意外之客

章 一零二 意外之客

所有战士也都端起原力枪,向着千夜猛轰。数颗手雷也悠悠飞起,落向千夜的方向。
  连续不断的爆炸几乎淹没了一切声音,被千夜斩成两半的虫巢终于经受不起折磨,轰然破碎,不断倒塌。
  “住手,都住手!”克劳迪娅的声音穿破了重重轰鸣,回荡在洞窟内。
  “都住手吧。”隔了一会,凯末尔才下了命令。有了他的命令,那些战士这才停止射击。
  克劳迪娅大步走到凯末尔面前,厉声喝道:“为什么不等我的命令就开火?我已经快要说服他投降了!”
  “他只不过是个卑贱的人族,没有任何价值”
  凯末尔话未说完,就听啪的一声,克劳迪娅一记耳光甩到他的脸上,冷冷地道:“我没有心情听你那套种族优越论。你别忘了,在这里我才是指挥官。下次再敢擅作主张,我就让父亲杀了你!”
  凯末尔摸着自己的脸,眼中如欲喷火,低声道:“我是纯血贵族!你为了一个卑贱的人族,竟然打我?”
  克劳迪娅冷冷地道:“你的血脉也没有高贵到哪里去,连十二古老氏族的边都沾不上。我打你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你不听我的命令,明白了吗?”
  凯末尔面容扭曲,慢慢恢复正常。他退后一步,躬身行了个夸张的鞠躬礼,说:“明白了,我和我的部下,将完全服从您的命令。”
  站直之后,他回头喝道:“你们这些废物,都站着看什么,还不快去打扫战场?”
  克劳迪娅哼了一声,径直走向虫巢。她不认为刚刚那阵集火轰击能够奈何得了千夜,反而是给他制造了逃跑的良机。所以她没有浪费时间去察看千夜下落,而是检查虫巢。
  虫巢已经倾塌,底部池塘中堆满了巢穴残骸。她蹲在池边,伸手指沾了沾池水,只听嗤的一声,一缕青烟冒起,指尖处已经多了一小片焦黑。
  克劳迪娅皱了皱眉,撕去焦黑的死皮,然后血肉蠕动,转眼间生出新的肌肤。她看着池水,神色变幻不定。
  凯末尔走到她的身边,问:“有什么不对吗?”
  “不,没什么。”克劳迪娅回过神来,此刻她脑海中回想的,都是千夜将那颗银色的地竜之血在手中抛上抛下把玩的样子。
  凯末尔对她的冷淡早就习以为常,自去指挥战士们清扫战场,寻找有价值的东西。只是偶尔目光掠过克劳迪娅背影的时候,眼中才会闪过一丝阴冷。
  此刻千夜正在通道中疾行,远离了克劳迪娅和凯末尔。月光白魔鬼精锐部队的集火射击很有水准,不光攒射千夜,还不断射击周围,封锁他的逃跑路线。只是这种程度的集火对于千夜而言没什么用处,他硬抗了两发原力弹,就翻过高台,借通道离开了洞窟。原力手雷爆炸所产生的烟雾和火浪反而成了他的掩护。
  一口气奔出千米,估计追兵一时赶不上来,千夜这才有时间查看手中的银团。按照克劳迪娅的说法,这就是地竜之血了。可是如果手中的地竜之血只是一‘滴’的话,那么完整的地竜该是何等可怕,它又要重到什么地步?
  这滴地竜之血,如果被普通猛兽吞入腹中,就会直接穿破肠胃,要了它们的性命,就算千夜也不敢直接吞入。他的身体确实强悍,但是现在真正强化的也就是血肉,骨骼还未彻底强化,内脏就更是脆弱了。
  如果不能吞的话,那该怎么‘服用’这滴地竜之血?
  看着这颗银光闪闪的地竜之血,千夜开始犯难。就这么多握了一会,手心中就刺痛和麻木兼而有之,说明血肉被侵蚀得厉害,不能久握。
  思索的时候,千夜忽然感觉到地面和洞壁都在微微震动,数个震源正从远方向着这边快速接近。
  地竜之血!
  千夜立刻明白,恐怕是地竜之血引来的怪物。这滴地竜之血藏在虫巢深处时,并无气息外泄。月光白魔鬼攻击虫巢,让它出现裂口,才让千夜感知到了它的气息。现在地竜之血气息外溢,不用说,被它引来的怪物肯定又多又强。
  可是不知为什么,地竜之血无法收入安度亚的空间。收不能收,吞又不敢吞,总不至于捧着它到处跑吧?在地下世界,千夜再怎么自大也知道自己肯定跑不过土生土长的兽群,早晚会被它们堵到。
  感觉到地竜之血还有不断侵蚀自己血肉,千夜当机立断,发动了生机掠夺。果然,这个基于血气而生的强大能力一旦激发,立刻就锁定在地竜之血上。无数血线射出,穿入地竜之血,瞬间将它化为无数银粒,吸入体内。
  刹那之间,千夜感觉吸进来的不是血,而是一粒粒火!地竜之血一入身体,因为本身的重量,立刻压裂了周围的血肉,逐渐向下沉去。哪怕是燃金之血淬炼过的血肉,也抵挡不住地竜之血的侵蚀。
  好在暗金血气猛然发动,同样分化无数,分别扑向每个地竜之血的微粒。两大血脉立刻以千夜的身体为战场,开始疯狂搏杀。
  千夜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强忍痛楚,迅速逃离。
  地下通道四通八达,宛然一个巨大迷宫。千夜不知逃出多远,好不容易才算摆脱了追踪的兽群,找到一个幽静的洞窟,得以喘息。
  此刻他体内战况已经告一段落,所有地竜之血都被吸附到血核附近,又化成一个银色血团。而暗金血气则紧紧缠绕着它,慢慢吞噬吸收。只是地竜之血极为坚固,吞噬的过程慢得几乎无法察觉。要隔上许久,才会有一丝地竜之血从血团上剥离,被暗金血气吞噬。
  大约休息了一个小时,千夜体内暗伤愈合过半,初步恢复了战力。现在他大致明白了蛛帝、月光白魔鬼和狼王为何会联合在一起,宁可和苏定乾开战,也要占据临港城。
  地竜之血的血脉力量异常强大,而黑暗种族大多尊崇血脉力量,其晋阶都是依靠血脉的提升强化。如果得到地竜血脉,并转化成自身的力量,对黑暗种族而言就相当于天赋资质的提升,意义之大,无以复加。甚至不排除有惊天秘法,能够以地竜血脉代替自身原本血脉,从而一举扫清通向公爵的所有障碍。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可能。千夜已经亲身体会过地竜之血的恐怖,以暗金血气的品阶都只能慢慢消磨。一般黑暗种族所谓天才,吞入地竜之血,恐怕不是提升而是自杀。
  如果一座虫巢中有一滴,那么地竜之血的数量似乎应该很多。只是想要打下虫巢也没那么容易,那种通体银色的异虫王者就极难对付,更别说它还能呼叫援军。
  异虫最可怕之处就在于它们的数量,数千只一拥而上,恐怕神将都得退避。然而对于携带了整座南青城存货手雷的千夜来说,最不怕的就是这种个体弱小却数量众多的敌人。
  千夜起身,继续向巢穴深处搜寻。地竜之血这种宝物,哪怕自己用不上,也绝不能落到敌人手里。
  地下世界幽暗而深邃,不知有多宽广。千夜已经失去了方向,只是一路尽可能向地下深处探索。但是走着走着,地势开始起伏不定,时上时下,慢慢的,千夜连所处的深度也难以把握。
  穿入一条通道时,千夜忽然看到了一点跳跃的火光,隐隐听到人声。声音极为微弱,如果不是他感知敏锐,仍是难以察觉。听到人声,千夜第一个反应就是检视周围,看看有没有预警陷阱。
  仔细搜索之下,果然找到了数个陷阱。千夜小心翼翼地避过,慢慢潜行接近。在地下世界,几乎任何活着的东西都是敌人。
  在一座不大洞窟中央,建起了一个临时营地。营地内燃着数座篝火。火堆十分高大,让整个洞窟都暖意融融,但是火光却十分幽暗,就如几点烛火一样。
  看到这几堆篝火,千夜双眉微扬,颇为意外。
  营地内大约有几十人,战士们以三人为一组,戒备着营地周围。他们大多是月光白魔鬼的高阶战士,然而里面有几个特殊的人。他们身着深色长款战斗风衣,衣领高高竖起,和头盔一起,几乎把整张脸都藏在阴影里。
  虽然风衣上所有的军衔标记都已摘去,不过前不久千夜刚刚和他们打过交道,怎么会认不出军部几大枢机处专属行动部队的装束?突袭军部驻地的时候,千夜可是放倒了不少同样装束的对手。
  随着夜瞳离去,帝国,军部,赵阀,这些名词似乎都随风而去,离千夜越来越远。可是现在,在中立之地,竟然又见到了帝国军部的人,而且是秘密行动队的高手。
  千夜收敛气息,隐藏在营地边缘,打算看看帝国军部的人出现在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时从营帐中走出一位老人,脸上的皱纹如同沟壑,干瘦的身体似乎随时都会被风吹倒。他走到营火前,伸手烤火,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710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