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一零九 天不容情

章 一零九 天不容情

卫老呵呵一笑,道:“中立之地穷山恶水,岂是久居之地?到了帝国虽然会受些约束,但那可是百世的基业,能够留传子孙后代。到时候卡萝尔阁下就是开族始祖,这岂能一样?别的不说,就说那些普通后裔,在中立之地能活多久?”
  卡萝尔暗自点头。就算是她,也不能保证将来后裔个个都有修炼天赋,而中立之地原力波动剧烈,对于普通人来说环境格外苛刻。如果修炼不出原力,寿命就会相当短暂。所以无论强者还是弱者,都把繁衍和家族延续放在相当重要的位置上。
  卫老又傲然道:“在中立之地称王称霸,和在帝国分封一方,岂是一样?”
  这话也有道理。中立之地毕竟地广人稀,有价值的人或地方不多。在这里称王,确实比不上帝国膏腴之地的一座小城当个城主。
  “好,我就帮你这一回。”卡萝尔下定了决心。
  卫老点了点头,抬手向上方一指,道:“如果老夫所料不差,这段阶梯名为问心路。由此一路向上,越是走得高,压力越大。这压力与原力修为有关,修为越高,就越是难以前行,所以才叫问心路。意为能走多远,取决于一颗强者之心。”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众人隐隐约约看到一块石碑,立于云中高处。石碑上隐约写的有字,内容却看不清楚。就连卡萝尔也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不过走到面前,不就看清楚了?是以她毫不迟疑地大步向前,沿着山道开始攀登。
  所谓强者之心,无非是意志。能够修成神将,卡萝尔的意志自是坚硬如钢,怎会惧怕这种考验。反而是凯末尔等人需要小心。
  众人一路攀登,渐渐绕过山体。卡萝尔一马当先,若不是为了等后面的人,早就绝尘而去。卫老依旧是不疾不徐,然而速度也是不慢。走到这里,几名高级战士就显出吃力,不过他们紧咬牙关,一步一步向前挪动,渐渐就开始掉队。
  卫老轻叹一声,道:“你们能够跟我到了此地,也算有缘。老夫且再帮你们一次,至于能否登顶,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说罢,他取出古卷,翻到最后数页,挥手间数道光芒落在这些战士身上,顿时令他们感觉全身一轻,庞大如山的压力减轻小半。作完这些,那册古卷已是光芒尽去,仅封底还有些余微光。
  几名战士又是感激,又是惊惧,跪下谢过卫老,又默默地跟上。
  有了问心路这道关卡,就算带来千军万马也是无用。再加上前面地下迷宫,以及看守巨门的岩晶巨鳄等等关卡,即使带了整个军团进入地下,最终也只有寥寥数个最强者能够冲击绝峰。
  走着走着,峰顶依旧隐没在云雾之中,山道象是永远到不了尽头。而下方也渐渐泛起雾气,地面只是依稀可见。再攀登一段,恐怕回头望去就都是云海了。
  卡萝尔终是忍不住问道:“卫老,当年那人究竟是谁?”
  能够布下问心路这种手笔,此人手段实是令人惊惧。
  “此人名讳,老夫不敢、也不愿多提。你只需知道,他在整个帝国都是顶天立地之人,这就够了。”
  话说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帝国就那几位天王,此人必是其中之一。
  卡萝尔不再多问,只是由衷感慨,忽然道:“等这次事了,我跟你去帝国。”
  卫老大喜,道:“卡萝尔阁下有此决断,实是帝国之喜。老夫担保,帝国必会裂土封候,虚位以待!”
  卡萝尔却是叹一口气,说:“领地财富什么的,也不是那么重要。只是我原本以为,自己距离巅峰已不遥远。今天才明白,原来我距离真正的众生之巅,仍是遥不可及。卫老,我只希望到帝国后,能够拜见几位天王,得到一点指点。”
  卫老抚须笑道:“此事说难不难,说易却也不易。老夫不敢担保每个天王都能见到,但是至少得到其中一位指点,绝无问题。”
  卡萝尔点了点头,继续向上,又走一段,她忽然皱起眉头,说:“奇怪,怎么还是看不到千夜?”
  她这么一说,众人才想起千夜并没有先走多久。他们已是全力追赶,可是绕了山体数圈,居然一直没有看到千夜。这岂不是说,千夜速度丝毫不比他们慢,所以双方始终隔着一座山峰。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千夜速度远超众人,此刻已高高在上,有云雾遮掩,自然看不到。
  包括卡萝尔在内,都自然而然地将第二种可能排除。走过这一段,所有人都发现,其实还是修为越高,表现相对就越好。压力并不能抹平所有差距,最终能否登顶,还是取决于修为。
  几名高级战士有卫老加持,表现已不比凯末尔差多少。也就是说,怎么都应该比千夜强些。所以如果千夜的速度能够他们持平,已经属于超水准发挥。
  卡萝尔抬头,卫老所指的石碑依旧在云端,似乎距离并没有拉近。但是石碑前似乎多了个人影。她大吃一惊,再仔细看时,只见云雾涌动,连石碑都看不见了。
  此刻千夜正站在一座十米石碑前,出神地看着。碑面上刻着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恨天不容情,人力有时而穷,徒呼奈何!姬问天。”
  这几个大字铁钩银划,肃杀寂寥之意扑面而来,刹那之间,千夜眼前天地都已消失,代之以地天一线的苍茫荒野,一望无际。荒野中央,一个青衫大袖的男子正仰天长啸,一时八荒震动。
  幻觉顷刻间消失。这不是有意布置的幻镜,而是碑上留书之人一身原力震天动地,不知经过了多少年,留书之时意境尤在,让千夜心有所感,这才产生了幻觉。
  以千夜意志,又非有意布置,石碑留字仍能让他产生幻觉,实是可怖可畏。千夜默念着:“姬问天,姬问天?”
  这个名字似乎有些印象,但又非常模糊,千夜也不记得自己究竟在哪里听说过。不过姬是帝姓,姬问天难道是帝室中人?
  一想到帝室,千夜忽然想起,现如今帝国公认的第一强者指极王,似乎名字就是姬问天!只不过指极王名气太大,身份也尊崇至极,因此很少有人敢直呼他的姓名。久而久之,世人只知指极王,却不知姬问天。
  这块石碑竟是指极王所留!
  千夜心中震动,更加好奇峰顶究竟是何物,当年又发生了什么,才令指极王这种强绝一时之人也扼腕叹息,恨已身无力。
  他望向峰顶,更生一探之心。既然指极王留下这座石碑,那么通向峰顶之路考验的性质更多过磨难。至少从石碑留字的意境看,并无杀机。
  峰顶仍在云雾深处,千夜继续攀登。越过石碑之后,压力陡增,千夜只觉全身虚乏无力,身上负担却越来越重,如同担了千钧重担。如此压力,普通战将已是寸步难行,但千夜动念一催血核,加快脉动,燃金之血所过之处,立刻点燃熊熊生机。千夜精神一震,大步攀登,步履如飞。
  此刻在下方,卡萝尔和卫老依旧保持着同样的速度,继续攀登。凯末尔脸上则不复刚开始时的轻松,变得有些凝重。偶尔抬头望向头顶不远处的云层,眼中会掠过一抹阴霾。
  被卫老加持过的高级战士此刻显得十分吃力,并且拉开了距离。有两个人明显抗不住压力,走得越来越慢,渐渐和大部队拉开了距离。还能够坚持的战士们状态也都不太好,有的脸色苍白,有的汗出如雨,也有人不断使用秘法激发身体潜力。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已经接近极限,登顶已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
  卫老终于回头望了一眼,说:“实在坚持不了就原地休息。如果你们运气够好,那么在成功之后,这条问心路可能会消失。”
  他并没有说运气不好会怎么样,那个结局十分明显,并不需要特别提醒。
  不过这时却有个战士大着胆子道:“如果我们停下来休息,会怎么样?”
  “问心路自然需要一鼓作气。此地威压无处不在,纵使停下来休息,也会时时侵蚀你们的原力。所以你等只有一次休息的机会,而且休息之后还能不能站得起来,老夫也不知道。”卫老难得地耐心解释。
  战士们都是大惊失色,咬牙苦撑,再无人谈休息之事。不过意志力总归是有尽头,走着走着,又陆续有人开始掉队。
  有了开始,掉队的战士就越来越多,等到最后两名战士软倒在地时,凯末尔不得不接过他们抬着的箱子,负在背上,继续攀登。只是此刻他额前见汗,明显也不轻松。
  卫老长叹一声,道:“这问心路拷问的不只是本心坚定。所谓地竜压制,其实是我们身体生机的自我抑制。能否维持身体活力,一半看自己,一半则是平日积累。那千夜论原力修为不过十二级,却能走到这里,你等就不羞愧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718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