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一一零 无归路

章 一一零 无归路

凯末尔脸上血色上涌,又羞又怒。他身为血族侯爵,相当于人族十六级强者,论修为和千夜完全不是同一个层级。现在千夜在问心路上遥遥领先,根本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凯末尔却开始露出疲态。正如卫老所说,无论意志还是平日身体修炼上的积累,他都远不及千夜。
  心思一乱,凯末尔顿时感觉背上的箱子变得更加沉重,如小山般压在背上。他气息一个不稳,一只脚突然陷入地面,差点摔倒。
  卡萝尔忽然退后,出现在凯末尔身边,伸手将箱子提了过来,单手托着,说:“还是我来拿吧。”
  凯末尔又是惭愧又是感激,躬身道:“多谢卡萝尔阁下援手。”
  卫老则摇了摇头,说:“只会依赖血脉力量的家伙,就是救下来也没什么大用,肯定走不到尽头。”
  卡萝尔道:“他毕竟是我们中立之地的干将,我亦是中立之地的人,不能见死不救。再者说,既然千夜如此狡猾,那么到时候多个帮手也是多份保险。”
  卫老也不和她争辩,淡淡地道:“本来若他倒下,老夫会接手此物。但现在既然是你要帮他,那老夫就不会插手了。”
  “也不需要你的帮助。”卡萝尔顶了回去。
  凯末尔脸色阴晴不定,跟在两人身后,望向卫老的目光时时锐利如刀,而卫老却似全无所觉。
  此刻千夜领先三人大约两圈,可是峰顶依旧隐没在云雾里,不知有多深远,山道也一成不变,盘绕向上。若不是卫老等人跟在后面也在攀登山道,千夜都要怀疑是否陷入幻境,这座山峰实际上永远也不能登顶。
  走到这里,千夜也不再轻松,血核强劲脉动着,全身上下血燃如沸,身周可以看到暗淡金色火焰升腾。这已接近这副身体的全力,如果再增加压力,暗金血气就会开始消耗。一旦到了需要消耗暗金血气之时,千夜距离力尽倒地也就不远了。
  到了这个时候,千夜不得不放缓脚步,以便减轻体力消耗。而在身后,卡萝尔和卫老依旧在匀速前进,逐渐拉近了距离。
  片刻功夫,卡萝尔和卫老也站到了石碑前。看到碑文上的字,卡萝尔没有多少异样感觉,但看到落款时却失声惊呼:“指极王!!竟是指极王!”
  当她看着石碑的时候,卫老也在看着她。见她阅读碑文时一脸平静,卫老摇了摇头,叹道:“可惜,还是无缘。”
  卡萝尔满心惊讶,问:“什么无缘?”
  卫老道:“指极王当年书这碑文时,满心寂寥,一片悲凉,尽数化在这几行碑文当中。如果能够有所感悟,收获自不会少。不过这是缘份,强求不来的。”
  卡萝尔登时愕然,“这样也行?”
  卫老道:“指极王威能通天,这又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是随手之作,权作指点有缘后辈罢了。话说回来,我人族天王哪个不是手段无穷?和永夜那些只靠着天生血脉、除了吃就是睡的家伙岂能相提并论?”
  卫老这一番话说得狂妄,凯末尔身为血族,自是不服气的。不过他也算有些见识,仔细想想,却知卫老说的没错。论血脉力量、论身体天赋,四大黑暗种族各有所长,任何一族都比人族要强。然而人族天王在战场上,手段众多,战力不在永夜大君之下,这亦是公认的事实。
  事实上,如武祖、太祖那样强绝一时的霸者,均曾力压同时代任何一位大君,就是圣山上那些超然存在,在他们面前,或也要略逊三分。
  卫老积威之下,凯末尔也不敢反驳。不过听说从碑文中有可能得到好处,他顿时心头一热。那可是源自指极王的好处,他一个小小血族侯爵,血脉还不怎么古老,哪里比得了指极王万一?若是道左相逢,指极王一根小手指就捻死他了。所以不等卫老提醒,他就自行站到石碑前,睁大眼睛左看右看,生怕错过了哪怕是最小的一道裂纹。
  可是他都快把眼睛瞪出来了,也没从碑文上看出点什么来,更没什么特殊感触,只是觉得山高风大,身上有点冷。
  卫老看了他一眼,眼中尽是嘲讽,却没有阻止。卡萝尔自也不甘心,同时盯着碑文猛看。
  终于,卫老咳嗽一声,道:“这等领悟之事,是强求不来的。开始时没有心得,那多半就是如此了。”
  卡萝尔毕竟是神将,心志坚定,虽然心有强烈不甘,仍强迫自己把目光从碑文上挪开,继续向峰顶攀登。凯末尔仍是不死心,又磨蹭片刻,直到卡萝尔和卫老快要在山道转角消失,才如梦初醒,赶紧追上。
  不过这么顶着地竜威压疾跑,血气消耗格外剧烈,等到他追上卡萝尔和卫老,脸色已是一片灰败,气息不匀。光是这一顿跑,至少就得少爬一圈。
  卫老已经懒得看他了,只当凯末尔不存在,自顾自往前走。卡萝尔则托着沉重货箱,稳稳走着,尽显雄厚实力。
  转眼间双方又绕着山峰攀登数圈,卡萝尔距离千夜已只有一圈差距。偶尔转角之际,双方已能互相望见。只是山峰特殊,彼此看上去触手可及,却身处不同空间,无从攻击。卡萝尔自不甘心,连连尝试以雷鞭抽击。可是漫天雷火过后,除了浪费原力之外,没能给千夜造成一点伤害。
  屡屡受挫之后,在这诡异之地,她也不敢随意耗费原力。万一走不上顶峰,那玩笑可就开大了。现在形势很明显,双方都要登上峰顶,才能真正相遇。在半途中无论做什么都是白费功夫。
  卡萝尔丝毫不担心自己不能登顶,只要别犯愚蠢错误就行。就算自己因为受伤实力受了影响,有卫老加持,也能走到最后。她现在只担心千夜坚持不到最后。
  如果不能登顶,那么多半会死在半山腰上,直到登顶者破局,才有生还可能。在卡萝尔心中,如果千夜死在半途,那就太便宜他了。
  发现卡萝尔奈何不了自己后,千夜也就恢复镇定,以自己既定的步伐向上攀登,稳健之极。他的速度虽比卡萝尔略慢,但也慢得十分有限,双方又绕了三圈,彼此距离才拉近到小半圈的程度。
  到了这个时候,峰顶的地竜威压已经大得难以抵挡,就连凯末尔也支撑不住,如同步履蹒跚的老人,半天才能往前挪一步。他已经掉队,再也跟不上前面人的脚步。只是一股求生意志支撑着,才让他没有立刻倒下去。不过看他的样子,最多再支撑两三圈。
  千夜回头望了一眼,在凯末尔身上略一停留,就望向卡萝尔和卫老。看着卡萝尔时,千夜的目光是漠然。他此前和卡萝尔从来没打过交道,也没有特殊感触。既然卡萝尔想要报杀弟之仇,那也很简单,双方各出手段战过就是。
  然而卫老却是不同。他来自军部,统率的也是枢机处精锐,只是不知道卫老和栗风水究竟是何关系,从实力来看,卫老比栗风水只强不弱,地位也应在栗风水之上。
  现在双方陷入死局,千夜想要活命,必须除掉卫老,更不用说还有军部这层深仇大恨在。
  千夜向卫老深深望了一眼,就继续攀登,只是这次速度加快了少许,恰好和卫老的速度一致。
  饶是卫老心机深沉,也不禁双眉微扬,眼中隐隐透出精光。他提一口气,脚步加快了少许。一步迈出,卫老猛然惊觉,竟在不知不觉中被千夜带动了节奏。难道在内心深处,已将千夜当成大敌不成?
  所有觉察,卫老即恢复沉静,又回到了原本的速度。卡萝尔略感诧异,问道:“这样我们岂不是永远追不上那个小子?”
  “地竜威压会越来越强,不会和现在一样。再说,以你我修为,还怕耗不过一个小家伙?”
  卫老说的在理,卡萝尔也就不再坚持,保持着和千夜同样的速度登山。千夜始终在她的视线内,无形中也相当于给千夜施加压力。如果双方一直是这个距离,那等登上峰顶,空间隔离消失,卡萝尔一记雷鞭就能抽碎千夜。
  可是又攀登整整一圈,千夜的速度却从未变过,就似身后的卡萝尔和卫老根本不存在一样。到了现在,就连卡萝尔也不由得暗自佩服千夜,单论意志,她还真未必拼得过千夜。现在行有余力,只是因为修为胜过千夜太多而已。
  忽然之间,卡萝尔心头浮上一个想法,回头问道:“你说,那个千夜不会从指极王的碑文中领悟了什么吧?”
  这个问题换来的是卫老罕见的沉默,片刻之后,他方道:“十有八九。”
  卡萝尔啊的一声惊呼,看着千夜的眼神就非常复杂了。能够从指极王所留碑文中有所领悟,这等天资实是惊世骇俗。就算卡萝尔自视绝高,也要甘拜下风。
  再登一圈,云雾忽然淡了许多,隐隐露出峰顶的轮廓。眼见终点在望,无论千夜还是卡萝尔都是精神一振,只有卫老面容阴沉,偶尔会向千夜望上一眼。
  峰顶看似不远,实际上还要在环峰山道上再绕个十几圈。而当三人再登一圈后,忽然云消雾散,露出上方一片晴空。
  然而晴空一现,地竜威压骤然增强,空中竟有丝丝缕缕的灰气如雨飘落。威压竟是已化为实质!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719447.html